0

    “轰隆隆”

    五个被压缩到极致的光能星球,直接轰炸而出,那恐怖之极的光爆,直接穿越了层层空间,乍一出现便径自轰到了创世光尊的身上!

    而此时的创世光尊却已无法闪躲。

    吕重利用大寂灭珠实施的反击实在太快,创世光尊本以为能用自己的这至强一击重伤或灭杀吕重,根本就想不到吕重居然有能力把这五颗被极限压缩的光球给偷龙转凤一般反向攻击。

    这样一来,他哪里还来不及躲开。

    只是圣念一动,勉强激起了全身所有的能量与武器防御。

    接着,他的瞳孔微微一缩,那能毁灭天地的压缩式五颗光球正面轰在他的身上!

    轰!轰!轰!

    犹如宇宙爆炸,惊天动地。

    那炽烈之极的恐怖冲击波,一瞬间撕开苍穹、混沌,在昏暗的混沌之中,也形成了炽白之极的巨大光爆。

    威能无尽的五颗光球的一次性爆炸,直接在无穷的混沌乱流之中,硬生生开辟出了一个宇宙级巨大的毁灭空洞。其爆炸所过之处,所有的混沌天体甚至是混沌物质都纷纷爆碎、湮灭。

    强大!

    毁天灭地!

    无数观战的圣人、圣尊都是头皮发麻。暗道自己没有接近两人战斗的场地,否则,必被波及而重伤甚至陨落。

    “轰隆隆”的爆炸波,除了毁灭四周的一切混沌物质,还把无数圣人、圣尊心中的骄傲给打击得纷纷碎落。

    吕重,一个区区七阶上位圣人,在与堂堂速度系至强光尊大战时,居然能大占上风?

    这太神奇了。

    也让所有圣尊都明白,就算吕重还只是七阶上位圣人境界,但是他已经有与圣尊平等对话的资格。甚至话语权在圣尊之中还会不低。

    毕竟,创世光尊本身就是一个实力偏上的圣尊。

    “这……这就是狂神的实力么?的确强悍绝伦!”第一次观看吕重大战的圣尊,不少都是脸上一片凝重。

    可见吕重与创世光尊的这一战。简直让大量的圣尊对吕重都暗中忌惮起来。

    “是啊,这就是绝世无双的狂神吕重,能正面压制高了他两个境界的创世光尊。这家伙真的是一个绝无仅有的超级妖孽。”

    “看来,正反之战。我们这一方又要多出一个主力了。”

    “这个吕重绝对只能成为朋友,不能成为敌人……”

    “他的天赋实在是太惊人了。我怀疑空明神之后,他会成为第一个渡神劫而飞升的人……”

    ……

    场外,不少圣尊的圣念也活跃起来,无数道圣念横穿无穷空间进行交流。

    这一次。吕重正面压制创世光尊,让他在圣尊之间也打出了自己的威势与话语权。

    ……

    轰隆隆……

    战场之上,依旧有之前的爆炸余波在响动。

    当余波平息,四周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众圣人发现创世光尊依旧没有陨落。

    只不过,这时候的创世光尊,全身狼狈到了极点。

    他的双臂完全被震断,甚至胸膛上、腹部、双腿等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伤口,那伤口周围缭绕着一层层焦炭般的物质,甚至还散发出一股股烤肉般的香味。

    创世光尊的确没有陨落!

    但是如今的他。气息羸弱到了极点。甚至全身的生命气息比一般的仙皇还不如。

    由此可见,这一次,他真的是惨到了极点。

    此时的创世光尊,看向吕重的双眼已经还有了之前那疯狂的怨毒,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恐惧!

    是的!

    这不是他不怨恨吕重,而是吕重这一次对他的打击,让他心中也生出了真正的恐惧。更主要的是,如今的他,身受重伤。虽然还能战斗。但是,这时候的他顶多也只能勉强应付一个三阶的圣人了。而且战斗持续的时间一长。只怕都有可能被三阶圣人战败。

    这样状态下的创世光尊,哪里还有资格去怨恨吕重?

    现在,他最想的就是逃!

    逃得远远的!

    只要逃过这一劫,他未必就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只是。吕重会给他逃走的机会么?

    创世光尊心知肚明,在这个时候吕重只怕真的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因为换了是他处在吕重的立场,也绝对不会放虎归山的。

    “混蛋,这次栽了!”创世光尊的所有自信与骄傲被打击得粉碎。

    这一刻的他,就像是一个穷途末路的枭雄,一脸地颓废。

    不过。颓废归颓废,但是任何人都不会希望自己陨落。

    创世光尊全力地动用自身的至强光系能量治愈全身的伤势。

    短短时间,创世光尊身体似乎又完好如是初了。

    手脚俱全,甚至是全身的创伤都一一消失不见。

    只不过,这会儿他的身体素质真的下降到只能与巅峰仙皇相媲美了。

    可见,这一次,他的损失有多大!

    还好,创世光尊修炼的是信仰、神道一类的功法。身体素质下降得快,但是他还勉强有可与三阶圣人战斗的实力。

    只不过三阶圣人,吕重真要动手,创世光尊绝对接不过吕重的雷霆一击。

    “吕重,今天之事大家就此揭过如何?我创世光尊保证不再找你的麻烦。”

    创世光尊并没有立刻动身就逃,他知道以如今他的实力,想逃走的话除非吕重放水,否则绝无可能。故而只得另类求饶。

    只是,创世光尊似乎高高在上惯了,就算是救饶,居然也这么高高在上的语气。

    这下子,吕重还没出声,不少圣尊直接被逗乐了。

    “哈哈,有趣!创世光尊,你个鸟儿求饶也这么骄傲,不对……你不是鸟人,你是骄傲的大公鸡……”混蚕老祖肆无忌惮地大笑大叫。

    “保证不找吕重的麻烦?亏他说得出来……”刀尊也是暗暗摇头。

    莲尊不由宛尔,脸上春风拂柳,深深地看了创世光尊一眼,也是微微出声:“他太看得起自己了……”

    ……

    另一边,吕重却是相当地平静。

    之前的那五颗极限压缩的能量光球的爆炸,不但重伤了创世光尊,也让另一面的吕重受到了波及。

    不过吕重身上道器不少,本身又不是处在爆炸的最中心,所受到的冲击并不太大。仅仅只是肉身被震伤,仙甲崩溃罢了。

    认真来说,吕重的伤势顶多让他战斗力降低了一两成罢了。

    有道器相助,吕重甚至依然有与圣尊对抗的资本。

    之前,创世光尊在疗伤,吕重同样在疗伤。

    当然,如果创世光尊真心要逃,吕重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放弃疗伤,果然一击而灭了对方。

    现在听创世光尊服软,居然也这么高傲,这让吕重也是暗翻白眼。(未完待续。)

第一六八三章 大战结束    而此时下面的清剿已经接近尾声,钢铁丛林中只剩下了中间一小块地方。

    “抡锤的汉子可敢与我单对单决一死战!”一声娇喝响起。

    面对一群即将射击的破法弓,躲到最后的雪玉出声了,也知道躲不下去了。

    “住手!”空中的单晴下看一眼喝止了下面,提着大锤闪身而下。

    雪玉从几根笋柱间钻了出来,空着双手面对周围的破法弓,表示不做反抗,要杀就杀好了。

    走到单晴面前,昂首挺胸抬头,故意激将道:“是男人就不要仗着人多,有种和我单打独斗,你输了放我走,我输了任杀任剐,敢不敢?”这就是女人的优势,也是她最后的机会,她无论如何都要试一下。

    关键她刚才看到了空中的打斗,发现这男人太大男人了,她经历过的男人太多了,深知这种男人瞅准这个软肋下药往往经不起激的,而且也看出了这男人在这大军中地位很高,是能说话算话的人。

    “呵呵!有何不敢?”单晴仰天大笑。

    观战的苗毅面具下的脸色已经是一沉。

    雪玉大喜,忙问:“说话算话?”

    “当然…”单晴话没完,已经是突兀一锤扫了出去,砰一声巨响,将雪玉给砸飞了出去。

    咣!撞在笋柱上的雪玉费了好大劲才勉强站住的,口中呕血不止,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瞪着单晴,没想到这王八蛋居然嘴上说的好听手上却玩偷袭,艰难咕咕出血泡出声道:“你不是男人…”

    盯着这边的苗毅再次无语,有够神转折的。

    “小丫头,跟老子玩这套,你还嫩了点。”单晴大笑一声,闪身上前,双锤立地,一把掐住了雪玉的脖子,脸微微一甩。脸上的假面飞了出去,露出了真容,咧出一口大白牙,嘿嘿怪笑道:“当年和你师傅风流快活的时候。你好像就在边上伺候,只是你师傅的男人太多,不知道你还能认出否?”

    “你…你…”雪玉两眼瞪得老大,满眼的难以置信,震惊。无比的震惊,“单…单晴…”

    “你是不是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很简单,我回来了!哈哈,哈哈…”单晴仰天狂放大笑之后,突然贴身一口吻住了雪玉的唇,野蛮攫取吮吸,忽又见口中滚滚魔气渡入雪玉的口中,身上亦弥漫出黑乎乎的魔气往雪玉的七窍中钻,雪玉身体抽搐,重伤之下双臂想推也推不开单晴.

    一记长吻之后。双唇分离,单晴撮吹长吸,一股混着血腥味的黑红雾气从雪玉七窍中呼呼而出,被单晴吸入腹中,而单晴腹部的创口也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愈合。

    剧烈抖动的雪玉却在以可见的速度干涸下去,面容眼窝快速深陷,刚才还是一个娇滴滴的妩媚佳人,转眼间却迅速变成了一具干尸,最终彻底没了动静。

    这一幕看的人毛骨悚然!

    犹如吃饱喝足了一般的单晴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放开了干尸。嘿嘿一笑,双手提了大锤转身。

    靠在柱子上的雪玉干尸慢慢歪倒,谁知单晴看都不看一眼,回手就是一记大锤砸去。咣!砸中雪玉身上的战甲,却将战甲里面的干尸给震成了粉尘喷薄而出,战甲一软,哗啦落地堆叠,一个大活人彻底烟消云散。

    “变态!”白凤凰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大战结束!

    对六道人马来说。没有什么惊险,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甚至没有什么死伤。

    当然,单晴那点伤是他自己的变态举动之下自找的,怪不得别人。还有就是最后遭遇燕从那记破法弓的攻击时,死伤了数十人,不过对百万大军的规模来讲,这点战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实际上苗毅要的就是这效果,要快速解决问题,一旦动手,此地不可久留,这就是动手前的底气。

    而实际上这支大军不管对上天庭和佛界的任何一支人马都有分个胜负的实力,对付这点人简直是小菜一碟,说是杀鸡用牛刀也不为过。

    一场大战就这样轻易解决了,仗着破法弓之利,那简直是全面压制,压着打,打的几家压根没有还手之力。

    战场也几乎不用收拾什么,一路清剿过来的,连尸体都没有遗漏,更别说东西了。

    不过搜出了点东西,有几个活人,嬴阳、昊云天、广圣、宼文白,这几人在最后关头仍被几位天王的心腹保护了起来,那几位也真不愧是四大天王的心腹。

    苗毅要嬴阳,六道搜查的人又不知道嬴阳是谁,四个人被搜了出来后,押了过来。

    “我说过,不是不得已用不着你们显露身手暴露自己,谁让你去显摆了?很能打是不是?能打怎么还把天下给丢了?还有,你刚才为何露出真容,若是被人看到了怎么办?”苗毅面对单晴,语调发冷,“是不是我说话不管用?”

    归无、冷卓群、长虹、孟如、敖铁,五个人在旁带着戏谑神情看热闹。

    长虹阴阳怪气的来了句,“只顾自己一时痛快,违抗军令,这种人留着后患无穷,不如直接推出去斩了。”

    “是极,是极。”

    “斩了好。”

    “嗯,赏罚分明嘛。”

    “阿弥陀佛,以正军纪!”

    另四位也在一旁落井下石,唯恐天下不乱。

    单晴瞪他们一眼,最后朝苗毅拱手赔罪道:“有人主动挑衅,属下一时头脑发热,周边已经清场了,也没人能看到我…总之是属下错了,还请圣王恕罪,以后绝不敢再犯!”他露出真容给雪玉看,也是一种情绪下的发泄,一种闷久了之后的宣示,想让人知道他回来了,炼狱困不死他。

    圣王?站在苗毅身后左右的燕北虹和白凤凰面面相觑,什么圣王?什么情况?

    苗毅的确想将单晴给斩了,可也知道现在杀大将不现实,咬牙道:“姑且饶你一次,再有下次,定不轻饶!”

    “是!谢圣王开恩!”单晴乖宝宝似的连连作揖感谢。

    苗毅知道这家伙装的,刚才阴雪玉的时候他可是看的明白。

    “哼哼…”另几位大将冷笑。

    “七品破法弓呢?”苗毅突然向几人伸手。

    几人顿时笑不出来了,有点不情愿交出来,本准备回头商量怎么分配的事。

    单晴嘀咕一声,“其实已经没什么用了,能发挥的能量都被燕家兄弟给用完了再用还得补充能量,那可不是一点小钱能补上的。”

    苗毅还真不担心这个,反正他现在也用不了,等以后从荒古死地弄出了大量的灵珠,还怕补充不了能量么,届时加上灵珠的威力,那才真正是凶猛。何况他手上本就有一颗七品结丹,虽不能把能量全部补满,但是射上个几箭的威力还是有的。

    孟如也迟疑道:“圣王不是说这次的战利品收获都由六道分配吗?”

    “破法弓除外。”苗毅一点都不客气。

    几人没办法,最终还是老老实实拿了出来,有人拿出箭,有人拿出弓。

    交出弓的冷卓群叹了声,“其实这一战抓活的多好,能炼化出不少的七品结丹,可惜了。”

    “走漏了风声,保不住自己要再多的东西有屁用?只要能保存实力,以后还怕没机会发财吗?”苗毅冷哼一声,他当然也知道抓活的好,可抓活的太费事了,得打到什么时候。

    换了以前的他,那是白莲三品就敢去星宿海冒险发财的主,可他如今的想法不一样了,确切地说是格局不一样了,何况他如今也不却钱花了,只要不乱挥霍,整个六道的外部财力养他还是没问题的。

    这时,被搜刮干净了的嬴阳、昊云天、广圣、宼文白被押了过来,刀架在脖子上摁跪在地。

    单晴等人分开,让出了苗毅。

    嬴阳惊恐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们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陛下怎能这样对我们!”

    苗毅站在了几人的面前,不理会嬴阳,目光盯着宼文白。

    宼文白人如其名,脸色苍白,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得如此地步。

    与苗毅目光一阵对视后,苗毅虽然戴着假面,但逐渐的,宼文白隐隐感觉苗毅的双眼有点熟悉,再看看苗毅的身形,结合此行涉及的某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两眼霍然瞪大了,身形猛然挣扎道:“是你,牛…”

    结果被后面的人一摁,法力压制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但是那看向苗毅的目光却似乎要喷火一般,同时又有许多的不解和惊疑,总之神情有些歇斯底里般的疯狂。

    冷卓群指了指嬴阳,“这个留下,其他的砍了。”他之前监视的时候已经认识过嬴阳,也知道苗毅要这人。

    下面人正要拖走另三人行刑,谁知苗毅却抬手阻止道:“算了!暂且留着,也许以后还有用处。”先不说其他用处,毕竟云知秋还在寇府,万一寇家那边察觉出了什么要拿云知秋做要挟,他手上最少还有一张牌。

    实在是有许多事情超出了计划之外,他没想到利用罗刹门钓嬴家的底牌却拖延出了另三家帮嬴家,不得已杀了寇家的人马,然却冲撞了寇家有可能威胁到云知秋的安全。

    四人就此收没,六道大军也开始收拢归置。

    对六道大军出动的人马来说,这次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但是对手持星铃联系鬼市的苗毅来说,他深知这才是刚开始,动用了六道这么大力量做这次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多大的风险,真正的风险和真正的好戏才刚开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