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创世光尊的心神终于失守!

    这一刻,他再也无法保持清醒!

    吕重主动暴露的这一切,让他心中的怒火、杀意完全飙升。

    同时,也真正地担心起自己的血脉后裔的安全。

    “吕重,你他娘的好卑鄙!”创世光尊咬牙切齿地看着吕重,恨不得在第一时间灭杀了吕重。

    可惜,这仅是狂想。

    吕重深深地看了创世光尊一眼,目光微冷:“我卑鄙?你怎么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吕重,你真以为吃定了我?”创世光尊咆哮起来,全身的气势极速飙升。

    闻言吕重突然哈哈大笑:“不错,我今天还真的吃定你了。不然,你真以为我那么傻,提醒你注意魔神界的事?我这是才动摇你的心神,让你不至于在第一时间逃跑。哈哈……”

    好一个吕重!

    创世光尊被气得差点吐血。

    同时,创世光尊心中的怨气与愤怒也燃烧到了极点。

    “吕重,既然如此,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创世光尊全身一震,再次向吕重杀了过来。

    此时的他,全身上下一片片青黑色的烧焦痕迹,黄金神甲早已经被金晶神焱烧得千疮百孔,不时的有着一道青色的浓烟升腾而出。相信再这不久,极有可能让他的肉身也被金晶神焱给烧着。

    无奈之下,创世光尊只等强行从黄金神甲的保护中挣脱出来。

    只是虽然浑身上下都布满了伤痕,而他的眼中闪过无穷的凶光。

    冲向吕重的时候,他就像一头脱困而出的远古凶兽准备开始复仇!

    见到复仇野兽一样的创世光尊,吕重不惊反喜。

    说实在的,吕重真心怕创世光尊逃走。

    那样的话。绝对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现在对方选择与吕重再行战斗,却真心落入了吕重的算计。

    “神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裁决之光”

    创世光尊主动向吕重发动了攻击。

    这次轰出的裁决之光。带着无上的神罚之力,更代表了无上天道之意,实在不可小觑。

    阴着他的吟唱,一道璀璨之极的光柱从混沌之外产生,带着无与伦比的神圣威压,破空而至,直射吕重。

    但凡被那神秘的裁决神光所波及,相信就算是巅峰圣尊都无法承受这雷霆一击。

    这一道裁决之光。是真的有了一丝神性,甚至其威力比之前创世光尊召唤出的焱神焰,都要高一筹。

    如果换了一般的圣尊,绝对有可能被这道裁决之光的神性威压给影响,从而导致心神呆滞,被其重伤甚至是击杀。

    可是,创世光尊根本就不了解吕重!

    更不知道吕重可是真正与神人战斗过。尽管当时,吕重本身没有参战。

    但是,那可是执罚神帝随身监狱中关押的神人,其凶煞之气与神级威压。绝不是普通同级神人能媲美得了的。

    吕重当时虽然借了大寂灭珠、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等道器的光,但到底经历过真正神人气息的威压。

    是以,见创世光尊居然向自己释放略带神性意志的裁决之光。也是心中冷笑。

    根本就不为其中的神圣威压所动!

    在这道璀璨之极的裁决之光临身之前,吕重轻松地脚踏虚空,瞬间移到创世光尊的另一边。

    剐龙刀之上,附带至强的空间之力,一刀斩出。

    这一刀,并没有什么玄妙之处!

    却胜在诡异!快速!

    这是吕重利用上品巅峰境界空间大道圣纹发出的一击,在道器剐龙刀的配合之下,诡异到了极点。

    而空间之力的攻击力也绝世极为强大。

    “吡”

    长刀斩出,空间震动。那无邪的寒芒隐藏着源自九幽寒冥的杀机,神秘地破开重重空间。一瞬间斩向创世光尊的头顶。

    “重阳印”

    创世光尊顿时大骇,轻喝一声。一组组合型法宝出现!

    这是由九个光球重组的法宝,像极了九颗太阳。

    它们重峦叠嶂,形成诡异而复杂的符篆、印记,对着攻击而至的剐龙刀澎湃璀璨之极的金色光芒。

    形成一种极为强大的防御!

    可以说,这重阳印之中的绝对防御式催发到了极致,使得创世光尊整个人都罩在一团璀璨之极的太阳之中,硬生生地用不断膨胀的至阳之力挡住了剐龙刀的一击必杀。

    “噗噗噗……”

    虽然创世光尊终于从这一招之中脱困而出,但是,那组合型的重阳印,却是一下子被毁了四颗光球。

    算来,创世光尊再次毁了一件混沌至宝级的法宝。

    “该死,这创世光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混沌至宝?”

    吕重也是震惊了一下,暗叫可惜。

    如果没有这重阳印的阻挡,就刚才剐龙刀的雷霆反击,足以重伤创世光尊。

    “看来这位纵横诸天万界亿万年的圣尊,果然家底极丰。随时随地都能损耗混沌至宝来救命……”

    “混蛋”

    吕重还在震憾之中,脱困而出的创世光尊瞬间已经杀到了他身前。

    这时候创世光尊也几乎发狂了,完全不留余力,全力调动体内所有的圣光之力。咆哮着破开虚空,向着吕重狂暴无比地冲锋而来!

    “千光合一,光神爆”

    一声低吼,创世光尊疯狂地把上千激光压缩于一体,猛然压下重阳印剩余的五颗光珠之内,再以闪电之势向吕重轰炸而去。

    恐怖!

    恐怖之极!

    这家伙是要用九阶圣尊的所有能量引爆五颗混沌至宝级光球,形成雷霆爆炸轰向吕重。

    “靠!还有这一招?”

    吕重暗骂一声,整个人再次启动空间大道圣纹,强行穿过几重空间,出现在亿万公里之外。

    可就在此时,创世光尊轰出的压缩式五颗光球也出现在吕重的身边。

    显然,创世光尊的空间大道圣纹等级也不低。

    “该死,真以为我怕了它?”吕重冷笑,大寂灭珠陡然出现,便见吕重身前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黑洞,一瞬间把这五颗压缩式的光球都吞了进去。

    “哈哈,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吕重狂笑一声,在创世光尊极度震惊的眼中,他的身前陡然又出现一个黑洞。

    接着,有五颗他极为熟悉的压缩式光球同时闪了出来。

    “啊,不要……”

    创世光尊脸色大脸,恐惧得直接闪身就躲……(未完待续)

第一六八二章 一个顶俩    其实无数张破法弓拉开了弓弦瞄准这边的时候,几家人马还不相信这些天庭人马能对他们玩真的。

    当无数道流光刹那射来时,几家人马才真正是慌了,措手不及。

    绚丽,无数流光交织出来的美,美的惊心动魄,几家人马却无心欣赏。

    拿出盾牌抵挡,迅速坠落地面,以图借助地面的天然屏障阻挡,这可不是他们之前的那点破法弓,而是上百万张破法弓齐射,前排更有一溜六品破法弓,不躲上一躲谁吃的消?

    显圣分身迅速合一,否则靠分身的实力抵御起来吃力,寇虎关键时刻还不忘拉了宼文白一把,冒着被破法弓射中的危险,将其塞入了自己的兽囊中。

    王爷的命令归王爷的命令,能被王爷视为心腹,有些事情不做到位就不叫心腹。

    轰轰轰……

    急剧的轰鸣声在下面的钢铁丛林中震耳欲聋,爆出的强大冲击波远胜那只七品破法弓的威力,而且还是那种紊乱撕扯漫卷扩散的冲击波。

    这股强劲气流给显圣修士也造成了巨大的麻烦,就如同大军混战中一般,那漫卷的澎湃法力不合常理,连显圣修士的护体法罡也能给你搅乱了,高级修士的威压在大军厮杀中根本不顶用。

    那道理就好比一位大个子在浅水里可以纵横自如,可一旦到了茫茫大海中,那就真是身不由己了,惊涛骇浪中你实力再强也只能是随波逐流。

    四家大部分的人马都来不及在箭雨来到前及时藏到下面的钢铁丛林中去,被当空射成了筛子,“啊…”数不清的惨叫声被巨大回荡的轰鸣声湮没。

    就算距离近侥幸之下躲进了下面的钢铁丛林中,无奈修为太差了点,被巨大的冲击力和能震懵人的巨响给震的鼻孔流血,被那紊乱气流给卷了出来,与四周的飞旋的尸体一起到处乱撞。

    这种奇观也只有在幽冥五层这种地方才能出现。

    更多的是哪怕躲进了钢铁丛林中也难以幸免于难,这是上百万张破法弓齐射,被瞄准后。钢铁丛林又能帮你躲过几支?完全是四面八方无死角射击,躲都没办法躲。

    只一轮射击,化莲以下,转眼全部战死。

    有些化莲也难以幸免。别说化莲,显圣的下场也不堪。

    巨大的轰鸣声中,乌乾举着盾牌强行顶住上百支六品破法弓的攻击,盾牌震成了粉尘,哪怕拼命护住了要害。身上亦被上千箭同时射中,身上战甲亦当场爆成粉尘,震的呛血,重伤之下拼命抓住笋尖不被强劲气流卷走,还来不及多做反应,又有数支接踵而来的流星箭噗噗贯入身体内。

    乌乾瞪大了眼睛,五指渐松,最终憾然松手,身体被强劲气流给卷了出去。

    不远处的雪玉亲眼目睹了乌乾的丧命,神情有些扭曲。没想到此来幽泉竟然会碰上这种事,莫名其妙和嬴家干起来不说,接着又和四大家干了起来,如今又被天庭大军包围了起来往死里揍。更恐怖的是,天庭大军竟然连四大天王的人马也照杀不误,难道真的不是近卫军?她又惊又恐,脑袋里甚至有点发懵,巨大的震响声中,她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

    不过他比乌乾幸运的多,她厮杀了一阵。对现场的地形较为熟悉,情况不对之下,及时闪进了几根交错的笋柱下的空间内,坚硬程度变态的笋柱为她化解了大部分的攻击。

    及时躲了起来的也不止她一个。

    然而围困大军的打击接踵而来。压根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杀!”一声高喝。

    四周百万大军迅速合拢,快速挤压他们的藏身区域,也不和他们直接硬拼,拉开着破法弓推进。

    那在渐弱风势中的活人,还来不及稳住身形,便被如网快速交织而来的刀光格杀斩首。连尸体也不放过。一具具被补刀,一个个脑袋被砍飞。连地上的尸体也不放过,寒光一闪,身首异处才算了结,可谓彻底清场!

    雪玉迅速祭出了千叶雪莲,欲故技重施。

    一名红甲大将的战刀指去,上千支流星箭立刻射出,轰!那千叶雪莲才刚刚变大,立刻被射爆成了粉尘。

    集群攻击的流星箭威力,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这些身在炼狱长期遭到破法弓打压的人,太清楚破法弓的威力了,对破法弓有着别样深刻的体会和理解。

    躲藏的几家高手谁手上没几件法宝,明知道这种法宝在大军交战中没什么太大用处,却还是不断抛了出来,却又不断被嗖嗖而来的流星箭给射爆。

    就算没流星箭,面对这么多人马,这么多高手,又能挡住多少?根本于事无补。

    嗖嗖嗖!突然一波密集如雨的流星箭朝着几根交错笋柱下的庄自高射去,里面轰隆震响,金属粉尘爆出。

    紧接着,数十人冲了过去,长枪照着笋柱间的缝隙毫不留情地狠狠刺了进去,一阵如刺皮革的噗噗声响起。

    最后,一名紫甲上将以枪挑出了庄自高仍在抽搐的尸体扬起,鲜血从其身体上淅沥沥流淌滴落,另一名紫甲上将纵空跳来,一记刀光砍下了庄自高的脑袋。

    上面有令:有死无生,但凡活着的,见之斩杀!

    随着大军快速合围清剿,随着一个个躲藏的高手被快速斩杀。

    轰!一道强悍气流震荡,钢铁丛林中七品流星箭再现,狂射向逼近的大军。

    轰隆隆,如劈波斩浪般,流星箭攻势掀翻一堆人马。

    燕氏兄弟趁机腾空杀出,燕随持双盾掩护,轰!燕从再次开弓朝空射出第二箭,兄弟俩可谓是在垂死挣扎。

    一道璀璨流光直射空中的单晴。

    瞬间一堆破法弓瞄准了燕氏兄弟,谁知单晴一声怒喝:“住手!”立刻遏制了一片拉开的弓弦。

    局外观战的苗毅一惊,这王八蛋想干什么,难道不知道七品破法弓的厉害!

    只见单晴高声怒喝的同时,两只硕大铁锤在手,压根是不躲不避,实在是也避不了,流星箭会拐弯追杀,抡出胳膊抛飞了一只大铁锤,轰隆砸向了射来的流光。

    咣!流星箭现形,狠狠撞在了大铁锤上,直接将大铁锤给撞飞了,大铁锤上出现了一个豁口,而流星箭去向不变,但速度稍减,也依然顷刻间就到了单晴眼前。

    轰!单晴另一手上的大铁锤一挥,直接将射到跟前的七品流星箭给砸飞了出去,本人亦在巨大冲击力下迅速转了圈卸力,人还没停下,已经是像个没事人一样,抡锤朝冲来的燕氏兄弟杀了去,似乎丝毫没受这七品流星箭的影响。

    苗毅嘴角一抽,七品流星箭如此强悍的攻击威力居然被单晴如此轻易的给破解了?

    他哪知道这已经不是单晴第一次面对七品流星箭。

    下方一名红甲大将捞住从空砸落的大铁锤,又向上甩了出去。

    万众瞩目之下,上空燕氏兄弟一人使长枪,一人使长刀,一前一后,联袂杀出,和单晴瞬间撞在了一起,

    在前杀到的燕从挥大刀狂劈,刀锋诡异多变。

    单晴突然身法诡变,整个人急速旋转,抡锤怒砸,旋风锤管你刀锋怎么变,要么你砍我一刀的同时我也砸你一锤,逼得燕从不得不以刀招架大锤。

    咣!大刀磕偏,单晴却是旋转不停,大锤抡了一圈,第二锤瞬间到了燕从身前。

    瞪大了双眼的燕从大惊,没想到撞上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而这锤子和这打法又似乎在哪见过,想避已经来不及了。

    咣!被一锤砸飞了出去的燕从喷血,仅一个照面就被单晴给砸了出去,重伤迷迷糊糊之下被下面冲来的人给乱刀砍死。

    接踵而来的燕随顾不上燕从,一枪狠刺。

    单晴不躲不避,依旧是那种不要命的打法,旋风锤急抡。

    有了燕从教训的燕随却不吃那一套,反正逃不掉,豁出去了,就不信你一必胜的能和我赌命。

    谁知单晴还真的是不多不避,任由一记重击刺中腹部战甲,“噗”出一口血来的同时,也借着长枪刺中自己稍顿的机会,一把抓住了枪杆,大锤子脱手而出,如雷霆万钧之势轰向了燕随的上半身。

    锤子个体太大,又是如此近的距离之下,燕随躲都没办法躲,迅速撒开了手中枪,双掌齐出,轰向了砸来的大锤。

    轰!锤子被他推的歪飞了出去,双臂却是被震的骨骼寸断,噗出一口血来。

    谁想眼前的大锤子影子刚飞走,又是一记大锤子影子砸来。

    单晴已经是一把抄住了手下扔回的大锤子,旋身翻飞,单臂抡锤由上往下砸出。

    咣!一锤正中燕随脑袋上的头盔,头盔砸扁,头盔下面的脑袋被砸的爆出血来,血肉模糊地掉落地面。

    局外观战的苗毅简直对单晴无语了,什么人呐,还真是不要命了,转眼间就这样把两名显圣高手给解决了,简单的跟什么一样。

    “真大丈夫也!”燕北虹呢喃一声,看的两眼冒光,体内热血澎湃,见过凶猛的,没见过这么凶猛的!

    此时翻空一转的单晴才一把抓住戳破了战甲半截锋利枪头刺入腹部的长枪,信手一拔,带出一蓬血来,长枪一扔,又信手抓了下面扔回的另一只锤子,咣!双臂抡着两锤对撞一击,巨响震空,仰天哈哈大笑,丝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

    “好!”下面大军中陡然响起一阵如潮般的喝彩声。(~^~)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