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千阳叠,焱神焰”

    创世光尊被彻底激怒,大喝一声,手中居然又多了一件法宝黄宝权杖。

    这黄金权杖一被他祭出,顿时,周身有至强的紫金色烈焰熊熊燃烧。

    “去”

    创世光尊随手一指,那更强的紫金色烈焰,却如一轮紫金色的烈日瞬间爆发。

    呼呼呼……

    恐怖的太阳风,辐射开来,带着毁灭天地的无上威能。

    这种紫金色火焰,极为璀璨,围住吕重之后,居然化为一座庞大之极的紫金色烘炉,似乎彻底将吕重给困死在里面,生生焚烧至死!

    “天啊,这是创世光尊最强的底牌焱神焰!”

    “是啊,据传这焱神焰连曾经三百亿年来唯一飞升的空明神都曾不敢正面对抗呢……”

    “的确可算得上是神焱了。创世光尊本就是太阳之精所化,其火之力也不会比麒麟圣尊差上多少……”

    “不对!现在麒麟老祖因为莫名的原因陨落了。所以,如今诸天万界火之能力最强的也当属创世光尊了……”

    “我的娘!这创世光尊本身就拥有至强的光之力,而其辅生的火之大道也如此强大,这天下还有什么人能制得了他?”

    “呵呵,没人制得了创世光尊?阁下真的是乡巴佬。我敢肯定,如今的诸天万界,能强过创世光尊的至少有五人。比如混蚕老祖,比如鸿钧道祖……”

    “草,别闹了,大家都跑题了。现在咱们看戏……”

    ……

    火之大道圣纹?

    而且是上品上位的火之大道圣纹?

    更主要的是,这厮居然还捣鼓出了一种伪神火?

    不错!

    在吕重的眼里,创世光尊通过黄金权杖释放出的正是伪神火。

    这是一种比仙界圣火更高级的火焰。

    是他利用至强的光之大道、火之大道融合而形成的一种新的火焰。

    其威力。的确极为强大!

    但是,要与上界神焱相比,毕竟还差了不少。

    因为神焱不是两三种上品圣纹与一些圣火融合就能形成的。

    神焱之所以称为神焱。那毕竟是得达到极品圣纹的两三种或更多的圣纹融合才有可能成就雏形。而最关键的是,神焱也必须要渡劫才能成形。

    眼前的焱神焰。空有至强火力,便是却没有神物之心。

    “呵呵,你要玩火,那么本少陪你”

    吕重突然冷笑,没有收回自己头顶的火之圣纹与诡异的大道之眼。

    相反,一缕纯金色的神秘火苗突然出现在吕重的头领上空。

    金晶神焱!

    源自皓阳神尊的至强神焱!

    当年在混沌之中,这金晶神焱轻松灭了大量的圣人,甚至就连圣尊级强者都无法救回被金晶神焱所困的圣人。

    如果不是吕重利用道器级的大寂灭珠勉强收走大量的金晶神焱。当时至少有上百位圣人可能遭劫甚至是身陨道消。

    “金晶神焱,出击”

    吕重冷喝一声,被召唤而出的那朵金色的小火苗陡然迎风而长,瞬间形成滔天火海之势向那砸眯的焱神焰形成的紫金以洪炉席卷而去。

    “呼呼呼……”

    金晶神焱汹涌而起,化为诡异的金色火龙,在那巨大的紫金色洪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一下子沾了上去。

    顿时,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那座紫金色的烘炉上面的焱神焰在被金晶神焱给压制了下来。

    金晶神焱,是圣神界极为强大的一种神火,更是皓阳神尊的标志性神火。

    其威力强大之极!

    更主要的是。它是一种顶级的属性之火,能轻松煅烧圣神界无数顶级的神级金属与数不清的材料。

    而浩阳神尊,同样是光系、火系等复合刑神尊。

    可以说。金晶神焱几乎就是创世光尊焱神焰进化的终极版。

    如今,金晶神焱出现,那焱神焰本能地就一阵颤动。

    在金晶神焱的冲击下,它温驯得简直有如猫嘴里的死老鼠。

    “不好,怎么忘了这小子当年收取的金晶神焱?”

    创世光尊陡然脸色再次沉了下来,暗中后悔。

    “呼呼呼……”

    金晶神焱可管不得创世光尊心中的想法,见到焱神焰,它如闻到腥味的猫一般兴奋、激动起来。

    如今的它,可是相当弱小的。而焱神焰的等级偏低。但是对金晶神焱也勉强算是一点补给。

    “咔咔……”

    紫金色烘炉一出世,还没有发挥自己真正的战斗力就直接被金晶神焱给弄得崩溃。化为最纯碎的火焰被金晶神焱给吸收。

    甚至,天空中所有的零散的焱神焰。也是直接汇入了有火之圣纹、大道之眼亲和力加持的金晶神焱之内。

    完成这一切,那金晶神焱再次缩小,重新化为一朵小小的金色火苗。

    这下子,没有任何圣人、圣尊敢小看这朵小小的火苗。

    这是真正的神焱,是轻松就吞噬了创世光尊威镇诸天的焱神焰的强大神火。

    其看上去只是一朵小火苗,但是这朵小火苗之内,蕴藏着极为浩瀚的汹涌火之能量。

    甚至,有这朵金晶神焱的存在,四周的混沌空间都开始出现一道道模糊的光线,就连混沌之中的强大空间壁垒都似乎不断地扭曲。

    强!

    太强了!

    “我的娘,我也忘了千年之前,吕重可就是在混沌之中收取的金晶神焱……”

    “天啊,这吕重能收取金晶神焱我不奇怪。毕竟他有空间系的本命道器守护。可问题是他怎么可能轻松地炼化金晶神焱,让这朵霸道的神焱受他控制,为他所用?”

    “显然,吕重有着炼化金晶神焱的超级功法!”

    “我告,要是我等到这种炼火之法,岂不是也能指挥金晶神焱为我战斗?”

    ……

    不少圣人看着吕重的目光也多了一丝火辣辣。不过,想到吕重的恐怖战斗力,绝大部分的圣人还是能保持自己的克制力的。

    这时候,实力最强的混蚕老祖却是猛地拍了拍双手,大叫起来:“我明白了,吕重之所以能炼化金晶神焱,最关键怕是他那特殊的大道之眼!”

    混蚕老祖这么一题,所有的圣尊都是双眼一亮,继而微微点头。双眼之中也多了一丝失望。

    真要是这样,吕重的奇迹绝对是不可复制的。

    只怕除了吕重,其他人没有一个能在圣尊以下境界就能炼化金晶神焱。

    当然,你要也能凝聚出一个与吕重相同的大道之眼也行。

    只是,这种情况未尽就比单独炼化金晶神焱要轻松。

    “哈哈,创世光尊,之前可一直是你在抢攻。来而不往非礼焉,现在,轮到你了。这次希望你还能断臂重生”

    战场之上,吕重狂笑一声,双手连续挥动,剐龙刀一刀惯穿星河,瞬间就斩至创世光尊的右臂。

    同时,金晶神焱诡异地灼烧,破开虚空,瞬间消失。

    其再出现,却已赶在剐龙刀之前,化为一条火鞭抽向创世光尊的后背。

    危险了!(未完待续)

第一六八一章 仰天大笑    龙遇浅滩,雄风不灭!

    白凤凰和燕北虹皆回头看向了敖铁,皆有些愣怔,有点被敖铁的话给吓到了。

    十八名显圣?三百化莲?百万大军?在哪里?吓唬人吧?两人愣愣看着他。

    渐渐回过味来后,燕北虹的太阳穴蹦蹦跳,六道精锐大军?六道?前朝六道?

    敖铁这个名字他也似乎在哪听说过,是前朝余孽吗?

    白凤凰眼中也渐渐露出震惊神色,一开始并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苗毅也没说,此时不知苗毅是啥心情,随口就说出了‘敖铁’二字,而敖铁一番回话更是令人心惊肉跳,验证了‘敖铁’这个名字。

    称呼天庭重臣四大天王的人为反贼,这个‘敖铁’是谁,已经不用多想。

    思绪转念间,白凤凰失声道:“你是无量圣主麾下大将敖铁?”

    敖铁蔑视一眼,“是又如何,你有意见?”

    白凤凰上下瞅瞅,惊讶道:“你还没死啊!不对,你不是困在了炼狱吗?怎么跑出来了?”

    敖铁懒得理她,白凤凰顿时不爽了,啧啧道:“脾气见长啊,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当年被白主打的屁滚尿流落荒而逃时,怎么没见这么得瑟?”

    敖铁沉声道:“你说什么?”

    白凤凰双臂抱胸高傲道:“别以为就你能戴假面装孙子吓唬人,我要是露出真容来,待会儿怕吓到你。”

    “哦!”敖铁冷笑,“那我倒要拭目以待!”

    “好了!”苗毅打断,发现是自己一时失态而失言了,暴露了敖铁的身份,圆场后继续问敖铁。“不要轻敌,时隔多年,你们被困。缺少修炼资源,而他们却是资源充沛。你确认能嬴?既然出手了,就要干净利落,我可不想有人跑了!”

    敖铁冷眼斜睨了白凤凰一眼,结果惹来白凤凰下巴一抬,颇有针锋相对的味道。

    这个时候不是内斗的时候,敖铁按捺下了火气,暂时懒得跟她计较,回复苗毅:“修为到了我们这个地步。正常情况下资源再充沛也是寸进艰难,时隔多年,差距也缩小不到哪去,没那么容易超越,你放心,只要我们的人出手,保证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好!”苗毅果断一声,盯着厮杀战场的目光泛冷,“开始清场,先把周围乱七八糟的眼睛给掐干净。再给我一锅端了,动手吧!”

    “是!”敖铁拱手领命,眼神中透着即将嗜血的兴奋。迅速摸出星铃联系另几位之余,亦快速钻了出去。

    白凤凰和燕北虹面面相觑,敖铁刚才拱手领命的情形令二人感到心惊,这家伙竟然能号令敖铁?

    “不可能啊!当年六道圣主就是被他给逼死的,这帮家伙也是他关进地狱的,仇人才对,怎么会听你号令?难道是你把他们弄出来了,他们才对你感恩戴德的?也不对啊,这帮老家伙一个个吃硬不吃软。可不兴以身相许这一套的,说说。怎么回事?”白凤凰叽叽喳喳碎碎个不停,满眼的好奇。

    苗毅站那无动于衷。根本不予理会,眼睛只盯着在战场厮杀的寇家人马,眼中的深深寒意难退,摸出星铃联系上了身在寇家的云知秋。

    他就送了一句话给云知秋:万一寇家为难你,把你魔道的背景亮出来稳住他们!

    之后任由云知秋怎么着急怎么问,他也不再回复,气势森冷。

    六道大将沟通之后,分别朝六个方向而去,再次遁远了距离。

    远离战场之后,六个方位六个地点,大批甲士出现,十十百百千千万万的扩散,转瞬钢铁丛林中一大批身穿天庭制式战甲的人员现身,盔甲下面的脸上一个个蒙着黑巾,只露眉眼。

    随着指挥号令下达,六个点的人马迅速一字拉开,如同张开的双臂般左右散开,以大幅度、大方圆的方式首尾连接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浩大的点状圆圈。

    圆圈状布置成功后,又迅速向中心点推进,在钢铁丛林中以贴地飞行的方式快速推进,同时不断与左右交叉换位,上百万人马全部释放出法力大范围覆盖,交叉换位搜索,不放过一个死角。

    有幽冥白蝠被惊的飞了起来,一名红甲大将凌空闪来,一记刀光划过,幽冥白蝠一切两半落地。

    没有人去捕捉那些幽冥白蝠,也不管它值不值钱,军令如山,有死无生,但凡活着的,见之斩杀!

    有潜伏在林中的人被推进的人马给惊的闪了出来,冲天而起,欲要遁入泉眼离去。

    唰唰唰,三名紫甲上将撵上,将其合围在了中间。

    那人顿时吓得顿停在了空中,不敢再逃了,左右扭头观望,却发现这三位天庭上将的眼神透着麻木不仁。

    “三位上将…”那人话未说完,背后一记寒光闪过,当场将他斜肩劈成了两截,血雨抛洒,连声惨叫都来不及,便被连同尸体一起给收了,现在没空搜罗战利品。

    一双双在炼狱空寂麻木多年的眼睛,似乎不带任何感情似的,身着天庭制式战甲,提着武器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幽暗钢铁丛林中推进,法力波动一路不停地四处渗透搜索。

    没人说话,百万甲士一声不吭,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却是寂静的吓人,静默推进。

    当当当!一名紫甲上将落地,手中长枪敲击着一旁的交错钢铁窝棚。

    几根交错笋尖之下,钻出了一人,在那点头哈腰道:“上将军,我乃青玉门弟子,来此狩猎,并未做过任何违法乱纪之事,不知上将军召唤有何吩咐?”

    紫甲上将指了指他身后,那人转身看去,胸口却是突然一挺,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胸口喷血捅出的锋利枪头。

    紫甲上将拔枪收人,像什么事情都没用发生过一般,提着血淋淋枪头的长枪继续向前搜索。

    待到圈状分开的百万大军真正合拢之后,消息整合,一路合围而来清剿了上百人。

    随着人员凑合,钢铁丛林中的推进人马渐渐由零散分开状态整合成了集群推进状态。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是一心恶战的罗刹门与四大天王交战人马想不发现这些人也难了。

    六个方向,六道人影闪身到空中,居高临下盯着下空的战场,或冷眼以待,或目露讥讽,或似笑非笑,或泛着嗜血的光芒,头顶上的泉眼犹如永不凋零的花朵。

    数万人马血战,如今仅剩万余人,死伤大部分自然是四大天王的人,可在那张七品破法弓的威胁下,罗刹门的显圣修士战损是最大的,已经死了二十多个显圣分身,其中就有三个是雪玉的,罗刹门已经处于下风。

    一看全部是天庭制式战甲,交战双方都是一怔,四大天王那边并未接到援军的通知,而罗刹门更是心绪慌乱,只当是那四家又有援军来了。

    到了这个地步,雪玉知道再无取胜的可能,四周合围而来的那群天庭人马中,光红甲大将就有一群。

    “住手!住手……”雪玉朝四大天王那边的人连喊几声,可对方压根没有住手的意思,搞的她这边也停不下。

    而凌空而站的燕从分身意识到了不对,这群天庭人马脸上都蒙着黑巾是什么意思?

    “你们是哪部分人马?”燕从挥指喝道。

    “哼哼…”敖铁冷笑起来,笑声渐大。

    “呵呵…”

    “哈哈…”

    不但是敖铁,但似乎又是因为敖铁的笑声所触发,另五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逐渐大笑,一个个张开双臂仰天哈哈大笑,笑的猖狂肆意,笑的好不痛快,一种近乎狂欢发泄式的狂笑。

    隆隆打斗的上空,充斥着六人的狂放大笑声,笑的厮杀诸人心头发毛。

    周围大军开始堆叠升空,笼罩了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看的交战诸人心惊不已,粗略估算下怕是快有百万。

    苗毅也领着白凤凰和燕北虹现身了,就在大军的后方,浮空观望。

    从白凤凰和燕北虹不断扫视大军的目光中可以看出震惊之色一直未消散,虽然之前已经听到了有百万大军,当苗毅真的把这百万大军摆出来时,还是心惊。

    “我乃东军嬴天王近身护卫燕从,尔等究竟是何部人马?”燕从再次大喝。

    六人笑声陆续消失,低头盯向了下方。

    而四周的百万大军也陆续收起了武器,战甲哗啦声中,一张张破法弓捞出,箭上弓弦,宝光绽放,齐刷刷拉弓对准了场内交战诸人。惊得下面的人心肝发颤,交战双方下意识闪身后退,分开了,停下了,不再打了。

    如此多的破法弓凑在一起,根本不是其他大军随便能摆出来的阵仗,燕从失声道:“近卫军!你们想干什么?”

    宼文白茫然四顾,脸色发白,厮杀前害怕,杀红了眼后又不怕了,现在明明已经停止了厮杀,但心底却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浓郁恐惧感。

    近卫军他不是没见过,进出御园的时候他经常见,但是这些人的眼神明显和近卫军人马的眼神不一样,四周看去,那一双双眼眸中透着一股习以为常的木讷。

    不知为何,宼文白突然神经反射似的,歇斯底里的大声嘶喊道:“走!快走!不是近卫军!他们不是近卫军!”

    他这打破寂静的呐喊似乎点燃了什么。

    “杀!杀!杀!杀!杀!杀!”

    空中六人前后不一,又近乎同时发出了冷酷无情的号令。

    砰砰砰……

    密集如骤雨又铺天盖地的破法弓弓弦爆响声震得人耳朵发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