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龙遇浅滩,雄风不灭!

    白凤凰和燕北虹皆回头看向了敖铁,皆有些愣怔,有点被敖铁的话给吓到了。

    十八名显圣?三百化莲?百万大军?在哪里?吓唬人吧?两人愣愣看着他。

    渐渐回过味来后,燕北虹的太阳穴蹦蹦跳,六道精锐大军?六道?前朝六道?

    敖铁这个名字他也似乎在哪听说过,是前朝余孽吗?

    白凤凰眼中也渐渐露出震惊神色,一开始并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苗毅也没说,此时不知苗毅是啥心情,随口就说出了‘敖铁’二字,而敖铁一番回话更是令人心惊肉跳,验证了‘敖铁’这个名字。

    称呼天庭重臣四大天王的人为反贼,这个‘敖铁’是谁,已经不用多想。

    思绪转念间,白凤凰失声道:“你是无量圣主麾下大将敖铁?”

    敖铁蔑视一眼,“是又如何,你有意见?”

    白凤凰上下瞅瞅,惊讶道:“你还没死啊!不对,你不是困在了炼狱吗?怎么跑出来了?”

    敖铁懒得理她,白凤凰顿时不爽了,啧啧道:“脾气见长啊,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当年被白主打的屁滚尿流落荒而逃时,怎么没见这么得瑟?”

    敖铁沉声道:“你说什么?”

    白凤凰双臂抱胸高傲道:“别以为就你能戴假面装孙子吓唬人,我要是露出真容来,待会儿怕吓到你。”

    “哦!”敖铁冷笑,“那我倒要拭目以待!”

    “好了!”苗毅打断,发现是自己一时失态而失言了,暴露了敖铁的身份,圆场后继续问敖铁。“不要轻敌,时隔多年,你们被困。缺少修炼资源,而他们却是资源充沛。你确认能嬴?既然出手了,就要干净利落,我可不想有人跑了!”

    敖铁冷眼斜睨了白凤凰一眼,结果惹来白凤凰下巴一抬,颇有针锋相对的味道。

    这个时候不是内斗的时候,敖铁按捺下了火气,暂时懒得跟她计较,回复苗毅:“修为到了我们这个地步。正常情况下资源再充沛也是寸进艰难,时隔多年,差距也缩小不到哪去,没那么容易超越,你放心,只要我们的人出手,保证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好!”苗毅果断一声,盯着厮杀战场的目光泛冷,“开始清场,先把周围乱七八糟的眼睛给掐干净。再给我一锅端了,动手吧!”

    “是!”敖铁拱手领命,眼神中透着即将嗜血的兴奋。迅速摸出星铃联系另几位之余,亦快速钻了出去。

    白凤凰和燕北虹面面相觑,敖铁刚才拱手领命的情形令二人感到心惊,这家伙竟然能号令敖铁?

    “不可能啊!当年六道圣主就是被他给逼死的,这帮家伙也是他关进地狱的,仇人才对,怎么会听你号令?难道是你把他们弄出来了,他们才对你感恩戴德的?也不对啊,这帮老家伙一个个吃硬不吃软。可不兴以身相许这一套的,说说。怎么回事?”白凤凰叽叽喳喳碎碎个不停,满眼的好奇。

    苗毅站那无动于衷。根本不予理会,眼睛只盯着在战场厮杀的寇家人马,眼中的深深寒意难退,摸出星铃联系上了身在寇家的云知秋。

    他就送了一句话给云知秋:万一寇家为难你,把你魔道的背景亮出来稳住他们!

    之后任由云知秋怎么着急怎么问,他也不再回复,气势森冷。

    六道大将沟通之后,分别朝六个方向而去,再次遁远了距离。

    远离战场之后,六个方位六个地点,大批甲士出现,十十百百千千万万的扩散,转瞬钢铁丛林中一大批身穿天庭制式战甲的人员现身,盔甲下面的脸上一个个蒙着黑巾,只露眉眼。

    随着指挥号令下达,六个点的人马迅速一字拉开,如同张开的双臂般左右散开,以大幅度、大方圆的方式首尾连接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浩大的点状圆圈。

    圆圈状布置成功后,又迅速向中心点推进,在钢铁丛林中以贴地飞行的方式快速推进,同时不断与左右交叉换位,上百万人马全部释放出法力大范围覆盖,交叉换位搜索,不放过一个死角。

    有幽冥白蝠被惊的飞了起来,一名红甲大将凌空闪来,一记刀光划过,幽冥白蝠一切两半落地。

    没有人去捕捉那些幽冥白蝠,也不管它值不值钱,军令如山,有死无生,但凡活着的,见之斩杀!

    有潜伏在林中的人被推进的人马给惊的闪了出来,冲天而起,欲要遁入泉眼离去。

    唰唰唰,三名紫甲上将撵上,将其合围在了中间。

    那人顿时吓得顿停在了空中,不敢再逃了,左右扭头观望,却发现这三位天庭上将的眼神透着麻木不仁。

    “三位上将…”那人话未说完,背后一记寒光闪过,当场将他斜肩劈成了两截,血雨抛洒,连声惨叫都来不及,便被连同尸体一起给收了,现在没空搜罗战利品。

    一双双在炼狱空寂麻木多年的眼睛,似乎不带任何感情似的,身着天庭制式战甲,提着武器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幽暗钢铁丛林中推进,法力波动一路不停地四处渗透搜索。

    没人说话,百万甲士一声不吭,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却是寂静的吓人,静默推进。

    当当当!一名紫甲上将落地,手中长枪敲击着一旁的交错钢铁窝棚。

    几根交错笋尖之下,钻出了一人,在那点头哈腰道:“上将军,我乃青玉门弟子,来此狩猎,并未做过任何违法乱纪之事,不知上将军召唤有何吩咐?”

    紫甲上将指了指他身后,那人转身看去,胸口却是突然一挺,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胸口喷血捅出的锋利枪头。

    紫甲上将拔枪收人,像什么事情都没用发生过一般,提着血淋淋枪头的长枪继续向前搜索。

    待到圈状分开的百万大军真正合拢之后,消息整合,一路合围而来清剿了上百人。

    随着人员凑合,钢铁丛林中的推进人马渐渐由零散分开状态整合成了集群推进状态。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是一心恶战的罗刹门与四大天王交战人马想不发现这些人也难了。

    六个方向,六道人影闪身到空中,居高临下盯着下空的战场,或冷眼以待,或目露讥讽,或似笑非笑,或泛着嗜血的光芒,头顶上的泉眼犹如永不凋零的花朵。

    数万人马血战,如今仅剩万余人,死伤大部分自然是四大天王的人,可在那张七品破法弓的威胁下,罗刹门的显圣修士战损是最大的,已经死了二十多个显圣分身,其中就有三个是雪玉的,罗刹门已经处于下风。

    一看全部是天庭制式战甲,交战双方都是一怔,四大天王那边并未接到援军的通知,而罗刹门更是心绪慌乱,只当是那四家又有援军来了。

    到了这个地步,雪玉知道再无取胜的可能,四周合围而来的那群天庭人马中,光红甲大将就有一群。

    “住手!住手……”雪玉朝四大天王那边的人连喊几声,可对方压根没有住手的意思,搞的她这边也停不下。

    而凌空而站的燕从分身意识到了不对,这群天庭人马脸上都蒙着黑巾是什么意思?

    “你们是哪部分人马?”燕从挥指喝道。

    “哼哼…”敖铁冷笑起来,笑声渐大。

    “呵呵…”

    “哈哈…”

    不但是敖铁,但似乎又是因为敖铁的笑声所触发,另五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逐渐大笑,一个个张开双臂仰天哈哈大笑,笑的猖狂肆意,笑的好不痛快,一种近乎狂欢发泄式的狂笑。

    隆隆打斗的上空,充斥着六人的狂放大笑声,笑的厮杀诸人心头发毛。

    周围大军开始堆叠升空,笼罩了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看的交战诸人心惊不已,粗略估算下怕是快有百万。

    苗毅也领着白凤凰和燕北虹现身了,就在大军的后方,浮空观望。

    从白凤凰和燕北虹不断扫视大军的目光中可以看出震惊之色一直未消散,虽然之前已经听到了有百万大军,当苗毅真的把这百万大军摆出来时,还是心惊。

    “我乃东军嬴天王近身护卫燕从,尔等究竟是何部人马?”燕从再次大喝。

    六人笑声陆续消失,低头盯向了下方。

    而四周的百万大军也陆续收起了武器,战甲哗啦声中,一张张破法弓捞出,箭上弓弦,宝光绽放,齐刷刷拉弓对准了场内交战诸人。惊得下面的人心肝发颤,交战双方下意识闪身后退,分开了,停下了,不再打了。

    如此多的破法弓凑在一起,根本不是其他大军随便能摆出来的阵仗,燕从失声道:“近卫军!你们想干什么?”

    宼文白茫然四顾,脸色发白,厮杀前害怕,杀红了眼后又不怕了,现在明明已经停止了厮杀,但心底却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浓郁恐惧感。

    近卫军他不是没见过,进出御园的时候他经常见,但是这些人的眼神明显和近卫军人马的眼神不一样,四周看去,那一双双眼眸中透着一股习以为常的木讷。

    不知为何,宼文白突然神经反射似的,歇斯底里的大声嘶喊道:“走!快走!不是近卫军!他们不是近卫军!”

    他这打破寂静的呐喊似乎点燃了什么。

    “杀!杀!杀!杀!杀!杀!”

    空中六人前后不一,又近乎同时发出了冷酷无情的号令。

    砰砰砰……

    密集如骤雨又铺天盖地的破法弓弓弦爆响声震得人耳朵发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一六八零章 四王联手2    轰!令人身心震撼的气流再次跌宕起伏。

    七品流星箭再次射出!

    这次是弯弓射雕朝空而射,可没了地上那般阻碍。

    一道流光穿空而来,魅姬的一道分身大惊,仓促之下一把抓了名紫甲上将挡在身前,同时另一手捞出盾牌护体。

    咣!咣!

    第一声响,瞪大了眼睛的紫甲上将瞬间被连人带甲洞穿。

    第二响,流星箭撞在了盾牌上,在紫甲上将和魅姬之间炸开强悍冲击波,周边修为较弱的修士瞬间荡开,“噗”魅姬分身狂喷出一口鲜血,手中盾牌在身体上狠狠撞击了一下飞脱,整个人翻滚而去。

    一名血战中的紫甲上将抓住机会顺势一枪刺去,却仍被魅姬分身拼命抓住了刺来的枪杆,然而还不待她反击,十几名金莲修士十几杆长枪捅来,噗噗声连响,魅姬分身的身上血花四溅,分身未着战甲。

    “啊!”魅姬分身口角挂血悲呼,双臂一震,强大法力奔涌崩出,将刺杀的诸人给震飞了出去。

    一只大刀越过众人头顶,一金莲修士带着满脸血污,狠狠一刀狂劈下来,噗!魅姬分身的大好头颅飞了出去。

    其余魅姬分身纷纷回头看向了这边,皆是一脸又惊又怒的表情,堂堂显圣境界修士的分身居然丧命在一群金莲修士的手中,情何以堪。这也意味着她恢复真身后的实力锐减十分之一,还有其他方面的影响!

    雪玉岂能容那七品破法弓再逞凶,身上嗖嗖蹿出两道人影,两道分身出去,直扑燕氏兄弟的掌弓分身,一阵恶斗。

    失去了破法弓的威力,嬴家人马几乎是面临着屠杀,但是没人退却,依旧在悍不畏死冲杀。

    观战的苗毅也不得不承认,这应该是嬴家人马中的精锐。就算排除当中的高手,当初在酉丁域如果是撞上这批人的话,半支虎旗人马肯定要战败。

    “是不是该我们上场了?”一旁的敖铁忽然回头问了声,眼神中有期待。有跃跃欲试的感觉。

    苗毅:“这么多显圣高手,你们有把握拿下吗?”

    敖铁不屑一声,“我成名时,他们算个屁,我就怕我露出真容来。会把他们给吓跑了。”

    这话听着豪气,充满了自信!苗毅呵呵一笑,微微点头,既然有如此把握,那就准备开始吧。

    他正要下令开始,敖铁忽猛一回头,从身后的间隙中查看。

    两名老者从空中急速掠过,不是别人,正是乌乾和庄自高,一到幽泉五层。两人便甩开了大队人马,快速赶来驰援。

    “燕兄休慌,庄某来也!”

    “燕兄,乌乾在此!”

    眼看这边被杀的没有招架之力,数万人马死伤过半,坚持着死战不退无非是知晓会有援兵赶来,此时陡闻这两声怒喝,那真是久旱逢甘霖,燕氏兄弟精神大振,惊喜不已。

    燕随大喝道:“来得正好!”

    燕从:“速来助我等一臂之力!”

    冲到阵前的庄自高和乌乾见到与燕氏兄弟血战的人竟然是雪玉。皆是大吃一惊,什么情况?

    接到驰援命令后,这边立刻命探子回撤与大军汇合,其次是接引大军。为大军指明方向,所以还不知道与嬴家交手的人是罗刹门的人。

    乌乾怒声道:“雪玉,你们在干什么?”

    见到这两个老家伙的出现,雪玉也吃了一惊,怒喝:“嬴家对我罗刹门痛下杀手,我等被迫还击。你说我们在干什么?莫非你们还想插一手不成?”

    另一头,寇虎亦是脱离大军率先赶到,见到这一幕也吃了一惊,做梦也没想到和嬴家交手的人马居然是罗刹门的人,这是什么情况?

    燕随怒喝:“放屁!休听她信口雌黄,他们事先埋伏包围暗袭在先!”

    燕从:“你们三个还等什么,莫非想等我等死光了不成?”

    这下三人真不好做主了,牵涉到天庭和极乐界的大局,不敢轻举妄动,袖子里迅速摸出星铃对外联系。

    暗中观察的苗毅等人再次回头看去,两万余人马呼啦啦从空中飞过,火速赶往战场,正是昊家和广家,以及下面派系中的人马。这都没什么,直到看到另一头由宼文白率领的上万大军火速赶到时,苗毅的眼神可谓瞬间变得森冷。

    寇天王府,寇凌虚、寇铮和唐鹤年并未离场,一直在等着幽泉的消息。

    寇虎的传讯直接传给了寇凌虚,说了现场情况,请示该怎么办。

    “是罗刹门!”安坐的寇凌虚惊的站了起来。

    “什么?”寇铮和唐鹤年不解,难得看到寇凌虚如此失态。

    寇凌虚徐徐道:“袭击嬴家人马的不是青主,是极乐界罗刹门的人,玉罗刹的弟子雪玉亲自率队!”

    “啊!”寇铮失声,满眼的难以置信,貌似在说,这怎么可能。

    唐鹤年也是一脸发愣,眼珠子旋即一转,惊疑不定道:“地藏寺!难道牛有德派人盯着地藏寺和这个有关?”

    这一声提醒令寇凌虚恍然大悟,虽然不知道苗毅是怎么扯出罗刹门来的,但苗毅之前盯地藏寺的举动必然和此事脱不了干系,心中有数后迅速回复寇虎,杀无赦!

    原因很简单,岂容极乐界的人跑到天庭境内来嚣张,更何况是动到了四大天王的身上,上次佛主强扣他们四大天王的账还没算,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出这口气,现在刚好几家凑齐了。还有个理由,那就是不知道苗毅在不在其中,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能成功解决掉那个累赘自然更好,还可以把责任推到罗刹门身上去。

    战场外围,等到明确命令的寇虎收了星铃,挥手一指,发出狮吼般的咆哮,“杀!”

    整个人瞬间以一化十,九道分身率先扑了出去,留下一道屹立原地回头看向寇铮。

    “破法弓掠阵,余众随我杀!”寇铮挥枪在手,迎枪再次高喝一声:“杀!”身先士卒,从大军中第一个冲出。

    “杀!”连他这么尊贵的身份都豁出去拼命了,其他人还有什么好说的,“杀!”

    人群如潮水般随他杀了出去,喊杀声震天,数百名甲士持破法弓在外围掠阵,弓弦拉开,随时准备抽机会射击。

    寇铮冲来,寇虎那道分身立刻护在他身旁,陪着他一起杀入血战的沙场。

    豁出去拼命的寇铮异常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自然知道寇虎这道分身是特意保护他的,这样既能完成王爷的命令,又能尽量保护他的安全。

    虽然寇凌虚下了那样的法旨,可寇虎又不是傻子,这次若是让寇铮命丧于此,王爷那边虽然好交代,大爷那边应该也不会说什么,可这没保护好他儿子的心结终究是留下了,隋楚楚估计就要记恨他一辈子,一旦将来大爷登上王位,隋楚楚就是王妃了,许多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破法弓掠阵,余者随我杀!”另一头的乌乾陡然高喝,身化十道分身,率先扑入了战场。

    “临阵怯战者,斩!随我杀!”庄自高一声怒喝,亦化十道分身领大军杀去。

    昊、广两家几乎同时和寇家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虽然寇凌虚没有和他们打招呼,可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商量的,也许他们没有寇家解决累赘的那个原因,但另一个目的却是一致的。

    见寇、昊、广家的三名显圣高手参战,燕氏兄弟精神大振。

    又有数万大军加入参战,苦撑的嬴家人马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士气大振。

    多了几名显圣高手压住阵脚,燕从的一道分身率先撤离战场,高喊:“破法弓撤出,与三方联手掠阵!”

    所剩不多拥有破法弓的几千名甲士迅速撤出核心战场,在燕从分身的指挥下,与寇、昊、广三家的破法弓射手联合布阵,一旦看到罗刹门弟子露出空挡,立刻跟随指挥者的号令,千支流星箭联袂齐射。

    稳住了阵脚,有了畅通流利的指挥,集群攻击的威力立刻发挥了出来,给罗刹门弟子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雪玉想再次施展千叶雪莲乱却破法弓联合攻势,却抽不出手来,被燕氏兄弟的分身压制住了。

    “你们想造反吗?”雪玉又惊又恼怒喝。

    轰!无形气流跌宕起伏,一道流光射出,一名罗刹门显圣高手顶着盾牌狂冲向破法弓联合阵营,欲冲乱攻击阵势,燕从的七品破法弓立刻出手,将其打的当空吐血,重伤,随后上千道流光射来,瞬间将其射了个千疮百孔。

    罗刹门的显圣高手只要一脱离战场冲阵,燕从的七品破法弓立刻毫不留情地进行打压。

    原本占据上风的罗刹门的形势急剧下降。

    远远观战中的苗毅冷冷盯着在战阵中拼命厮杀的宼文白,嘴角渐渐浮现一抹狰狞怒意,淡淡问道:“敖铁,他们来了这么多显圣高手,你们压的住吗?”

    敖铁冷笑道:“就凭这群反贼?咱们可是来了十八名显圣,三百化莲,百万大军!六道挑选出的精锐大军若是连这群乌合之众也对付不了,那也不用出来混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