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寇天王府,后宅重地,寇凌虚、唐鹤年、寇铮,这三个寇家的最高权力人,聚在殿内一直不出,幽泉狩猎的异变让三人暂时放开了其他所有事情,高度关注着幽泉那边的情况。

    唐鹤年几乎是星铃不离手,随时保持着和幽泉那边的联系。

    不过很快,唐鹤年和寇铮的目光便齐齐落在了寇凌虚的身上,见寇凌虚也摸出了星铃,二人自然明白,能直接和寇凌虚联系的人,身份都不会一般,就是不知道此时此刻此种情况下联系的会是什么人。

    寇凌虚默默收了星铃后,脸上表情波澜不惊,只是眼睑低垂,给人一种异常深沉压抑的感觉。

    两人互相看了眼,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每当这个时候寇铮都不敢轻易说话,知道父亲心情相当不好的情况下才会如此,怕说错了话惹怒父亲。寇凌虚虽然不太经常对他动怒,可一旦动起怒来,也是很可怕的,所以尽管有疑问,还是忍住了没开口。

    而这个时候也只有一人合适开口,寇铮微微瞥了眼唐鹤年。

    唐鹤年也在观察寇凌虚的反应做着斟酌,确认合适开口后,方试着问道:“王爷,可是出了什么事?”

    寇凌虚徐徐道:“突然出现这么多高手,嬴九光怀疑是青主暗中出手了!”

    唐鹤年和寇铮皆是一阵动容,还真有这可能,天下能随手扔出这么多显圣高手的人可不多,一般人也没这胆子对嬴家下这种狠手。若真如此的话,无非就两个可能:第一,牛有德已经暗中投靠了青主,获得了青主的支持;第二,牛有德没有投靠青主,是青主主动出手帮牛有德,目的就是不让牛有德死,继续搞的寇家难受。

    两种情况不管是哪一种,对寇家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原来是这情况,寇铮开口道:“七妹还在家里,牛有德为了七妹不惜一死,不至于让七妹难做吧?”

    唐鹤年迟疑道:“问题的关键是青主怎么知道牛有德要在幽泉对嬴阳下手的?牛有德誓取嬴阳性命的事可以说是秘密。王爷亲自开口告知了,那几家也不会乱传,牛有德就更不可能自己到处张扬。在不知道这个先决条件的情况下,哪怕正常情况下的幽泉狩猎也有高手陪同,谁能想象牛有德敢去袭击。又如何知道嬴家会在幽泉狩猎设下陷阱?”

    寇凌虚对此言论无动于衷,继续波澜不惊道:“嬴九光邀请寇家在幽泉的人马一起合击偷袭之人!”

    唐鹤年和寇铮无言以对,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一旦牛有德在偷袭人马中的话,无异于寇家和外人联手杀自家人。

    “不知嬴家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唐鹤年皱眉一声。

    寇凌虚:“就一个都统的位置,多的没有。”

    屋内陷入静默。

    昊天王府,王爷和管家在谈事,这一带亭台楼阁周围的人全部都自觉退开了。

    “嬴家愿意出什么代价?”苏韵问出了和唐鹤年一样的话。

    昊德芳的回复也类似寇凌虚,“象征性的给了点,一个都统的位置。我们这边还好说点。寇家怕是最纠结的。”

    苏韵微微颔首,“可还是会答应。”

    昊德芳负手远眺,“再搭上几家的好手,应该能将局势压住!”

    鬼市总镇府,议事大殿内,杨召青以苗毅的名义召集诸将议事,将事情交代下去后,诸人分头行动布置。

    上上下下的人都有点疑惑,不过还是照令执行了,总镇府内部很快响起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一群人尽量控制音量不让外界听到,挥舞刀剑在墙壁上开凿。

    一根梁柱硬是从中间挖的‘命悬一线’,晶币伴生矿虽然能扛击打,可是也经不住这样折腾啊。一旦遭受重击,甚至不用遭受重击,这根主梁就非得垮塌不可。

    不但是这根梁柱,还有四周墙壁,简直是在制造一座随时会垮塌的危房。

    陪着杨召青上下查看的徐堂然有点心惊肉跳,暗中传音问道:“这什么意思啊?我说老杨。这鬼市总镇府可是从天庭建立以来就存在了,咱们这样败家合适吗?别的不说,哪天睡觉时,别一不小心把咱们自己给砸死了,那也太划不来了。”

    “大人的意思,咱们照做就行了。”杨召青敷衍一句,停步转身,“你那边也可以做准备了,大人的消息一到,立刻动手!老徐,事关重大,可别出什么漏子,否则大人饶不了你。”

    “我办事你放心!”徐堂然拍着胸脯做了保证,然后转身大步而去……

    幽泉十一层,雷霆界。

    营帐外电光闪烁不断,营帐内的寇文白和寇虎几乎是同时接到了星铃传讯。

    寇虎先联系完,默默收了星铃,默默看着仍在联系的宼文白,神情有些凝重,默默等着。

    寇文白联系完后,默默将星铃捏在手中,神情中略显黯然。

    寇虎这才出声道:“王爷那边判断,嬴家那边有可能是青主出手了。”

    宼文白静静道:“父亲刚才说了。”

    寇虎深吸一口气,突肃然道:“嬴家狩猎人马遇袭,王爷亲自传讯给属下,恶贼猖狂,竟敢袭击天庭人马,不可轻饶,命属下为主将,立刻率狩猎人马前去支援,与嬴家合击,务必将恶贼给一网打尽!”

    寇文白点头一下,“我知道了,父亲已经跟我说了…”接着朝寇虎拱手行礼道:“末将愿听大将军号令!”

    寇虎双手扶了他,有些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艰难吐露道:“王爷有令,此战谁都能退,唯独大少爷寇文白不能退,大少爷必须亲自上阵杀敌,若敢退缩怯战,罪不可赦,命属下将其立斩于阵前!”

    寇文白喉结耸动,一脸晦涩惨然道:“属下懂的,父亲说了。”双手握拳捏紧了。

    他才彩莲境界的修为,这一战是因为少了他就能决定战局的胜负吗?当然不是,有没有他根本无关紧要。是因为知道要对牛有德动手而感情上难以接受吗?自然也不是。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知道很有可能是青主对四大天王直接动用了武力,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寇家的长子长孙。

    这一场人数不多的恶战中却出现了这么多的化莲高手和显圣高手,逼着他一个彩莲修士硬冲上战场,简直是在逼他送死。可是没办法,这就是寇家的态度,就是寇家给青主看的态度,也是四大天王给青主看的态度,所以他宼文白哪怕明知道是死也要硬着头皮上阵!

    他这次若敢退缩,以后在寇家将会生不如死,甚至还等不到以后,就会有人将他脑袋砍落在幽泉。

    原本只是一场演戏的狩猎,没想到竟然会变成这样,寇虎看着眼前的人暗暗叹息一声,抬手拍了拍他肩膀,笑着鼓励道:“大少爷放心,出手的不止我们一家,敌方人马不多,我们胜算很大,我会安排下面人保护好大少爷,不会有事的。而大少爷也须知道一点,只要熬过了这一场,王爷必不会亏待,届时你在寇家几乎就拿到了一次‘免死令牌’,前途无量,以后就算有人对您搞什么小动作,些许风浪根本就动摇不了你。”

    宼文白当然明白这所谓的好处就是回报,有付出才有回报嘛,可关键是得有命享受,无声拱手谢过。

    很快,随着寇虎一声令下,寇家营寨快速收拔。

    施法分开天空电光闪烁的乌云,一队人马破空而去,遁入泉眼。

    不单单是寇家人马,幽泉十层迷幻界,营寨内的昊云天脸色黯然,广圣脑袋低垂,两人并立,同样做梦也没想到幽泉狩猎居然会搞成这样,竟然要冲入显圣高手绞杀的战场玩命!

    面对这两位大少,乌乾和庄自高相视暗叹一声,也有些同情。

    很快,两队人马并为一路,拔营冲天而去。

    只因为怀疑青主可能对他们动用了武力,仅仅只是怀疑,并无证据,四大天王立刻联手,要不惜代价将袭击嬴家的人马给绞杀!

    只怕广家的那位天妃想象不到自己一时的无心之言带来的会是什么后果。

    幽泉五层,大战快速进入白热化。

    躲在暗中清闲观战的苗毅等人可谓看的好爽,尤其是知道这么大的动静是自己折腾出来的,那就更爽,那种于雷霆万钧、惊涛骇浪中不关我事稳坐钓鱼台看热闹的感觉岂是一个酸爽能形容。

    六大将更是看的暗乐不已,早就看天庭这帮子不顺眼了,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这次有点意思。

    “啧啧…”抱臂胸前的白凤凰每看到精彩处不时啧啧两声,估计也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看的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燕北虹也是头回见到如此大量高手交战的场面,看的目不转睛。

    而几乎就在雪玉扑向燕随的同时,身在各个方位的六将主以及苗毅等人目光上移,看向了更高的空中。

    甲士人影幢幢,五万人马凭空出现,迅速列阵围剿,近万张破法弓宝光齐齐绽放,箭在弦上。

    燕氏兄弟留有的后手终于拿了出来,隐藏的五万人马和万张破法弓终于露出狰狞,杀气腾腾,早就在等猎物落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19章    第1519章掠夺圣尊光焱

    “神罚之力?哈哈,虽然有点不纯,但是也是美味……”

    就在这时候,一缕神秘的声音在创世光尊的身边响起。

    接着,那巨刀极有灵性地化为一条能量巨龙,直接把极光神鉴所激发的神罚光剑给一口吞噬掉。

    这……

    创世光尊一愣,就在此时,那空中的能量巨龙一个诡异的瞬间移动,赫然已向创世光尊所立之处冲击而至。

    好快!

    创世光尊大惊,本能地启动自己的极限速度躲闪。

    不过,他是躲过了这雷霆一刀,但是他的极光神鉴却没有逃过这一劫。

    “吼”

    一声有如远古凶兽的咆哮响起,整个极光神鉴,愣是被那剐龙刀所化的能量巨龙给直接咬碎。

    “啊……”

    一声神秘的惊声尖叫产生,却见一只袖珍版的小天使就要从那极光神鉴中逃离出来。

    可惜,这极光神鉴的器灵被凶杀成性的剐龙刀器灵给看中了,又怎么可能有逃跑的机会。

    “呼……”

    一股绝强的神秘吸噬力产生,袖珍版天使器灵根本就无一点反抗之力直接被吞了个正着,化为最纯正的能量壮大着剐龙刀的器灵。

    “啊,我的极光神鉴”

    创世光尊大叫起来,一脸痛苦与怨毒。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辛苦炼化了无数年的顶级法宝,还没有来得及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就已崩溃。

    这一刻。创世光尊才发现自己真的太小看了吕重。

    真正的是丢了夫人又折兵。

    “吕重。你今天必须要死”创世光尊咆哮起来。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这么想杀一个人。

    吕重昂然而立,一脸讥笑:“我一直在听你说杀我,有本事就来取我项上人头,没本事就不要大声嚷嚷,让整个诸天万界的人都知道。白痴。”

    “去死,焚空光焱”

    创世光尊被彻底激怒了,咆哮一声,一种诡异的火焰突然出现。

    这是一种金中带灰的火焰。它们一出现,四周的混沌空间都似乎在微微颤动。

    一种无形的恐怖威慑力产生。

    同时,创世光尊的速度也完全提了起来。他竟然绕着吕重开始极速公转。使得这种光焱甫一被放出来,便化为一张张诡异之极的火网,对吕重进行铁臂合围。

    吕重似乎也没有想到创世光尊居然动用了一种恐怖之极的光焱,更想不到创世光尊的速度会快得这么惊人。

    整个人立在原地,似乎被吓傻了一般。

    “呼呼呼……”

    那已经完全向灰色转变的火焰陡然气势大声,呼呼啦啦地收缩着自己的包围圈。

    “不好,吕得危险了!”

    远处的正在观战的一位圣人大惊,喊了一声。

    可是圣人们惊恐。偏偏那些圣尊一个个都是一脸平静。

    甚至连鸿钧道祖这个吕重名义上的师尊,都是一脸平静。甚至眼里连一点为吕得担心的异色都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少圣人都有些不明不白了。

    “快看,吕得头上多了一枚火之圣纹,不对,还有一只诡异的眼睛……”一个圣人眼尖,陡然用圣识传音。

    上品上位的火之大道圣纹,开始疯狂转动,形成一种恐怖的吞噬力,全力吸收四周的焚空光焱。

    更让不少圣人震惊与疑惑的是,大家也不知道吕重的头顶怎么会出现一个诡异的眼睛。

    难道这修炼的天眼,也能从体内脱离出来?

    而且,这个诡异眼睛有什么作用?

    不少圣人疑惑之极。

    可是,在那些观战的圣尊们的眼中,却是脸色多了一丝凝重。

    “这……这不是天眼!好……好像是天道之眼?”莲尊一脸沉思,悄悄传音而问。

    “屁!我们大家多是天道的代言人,对天天道之眼的了解可不低。甚至也有极强的抗性。可是,吕重的这眼睛一出,让我的心神都在疯狂跳动。我有一种直觉,吕重的这只诡异的眼睛绝对不是天道之眼。”刀尊也是有点震惊与骇然,悄悄传音。

    一个身着紫色华袍的道人站了出来,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大家别想了,吕得道友的这只眼睛不是天道之眼,而是大道之眼……”

    什么?

    一石激出千层浪!

    “紫音道祖,你……你说吕……吕重召唤出的这只眼睛是……是大……大道之眼?”有圣尊声音都哆嗦起来。

    大道之眼?

    这可是超越天道的存在!

    也就是说,吕重牛乳有这种大道之眼,有时候都可以不顾天道的反噬而行事!

    甚至,有可能代表着吕得有无上的潜力进军到更高级的空间。

    更主要的是,大道之眼有着远比天道之眼强大的能力。而且只要其主人不暴露,就算是圣尊也无法发现其大道之眼的能力。

    “的确是大道之眼,而且还是进化程度颇高的大道之眼。真……真他娘的逆天啊……”刀尊气急败坏地大骂了一句,他对吕重的羡慕嫉妒恨已是越来越深入了。

    “是啊,真的是大道之眼,就是不知道吕重的大道之眼到底有什么神通……”鸿钧道祖也是双眼一亮,脸上也多了一丝由衷的笑意。

    吕重越强,他就越高兴。

    谁叫吕得是他的关门弟子呢。

    而且吕重也太给他长脸了。

    这会儿,他真心想把吕重换下来,自己去与创世光尊血拼了。

    这样的徒弟,绝对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

    观战之人的想法,吕重是感觉不到了。

    在战场之上,被创世光尊的那么种恐怖之极的焚空光焱包围的吕重,却是一脸平静,甚至真的连闪身逃走的想法都没有。

    至于一些圣人认为他反应不过来,完全是扯淡!

    因为吕重有自信能应付得了创世光尊的这一招。

    他曾吸收了火之圣尊麒麟老祖的大量精血,本身的实力也极为恐怖,甚至火之大道圣纹,也达到了上品上位境界。

    有如此逆天的火之圣纹存在,创世光尊的焚空光焱,只要没有达到上品巅峰境界就伤不了吕重。

    之所以一动不动,却是吕重有心想强行吞噬了对方的这种焚空光焱。

    而吕得召唤出的大道之眼,其第三神通,就是法则亲和力加强。

    “呼呼呼……”

    吕重头顶,那璀璨之极的火之圣纹,疯狂地呼啸,在大道之眼的配合之上,形成了一种对火系能量的至强吸引力。

    随着火之圣纹的波动越频繁,四周的光焱都开始向它汇聚而去。(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等兄弟的打赏与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