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1519章掠夺圣尊光焱

    “神罚之力?哈哈,虽然有点不纯,但是也是美味……”

    就在这时候,一缕神秘的声音在创世光尊的身边响起。

    接着,那巨刀极有灵性地化为一条能量巨龙,直接把极光神鉴所激发的神罚光剑给一口吞噬掉。

    这……

    创世光尊一愣,就在此时,那空中的能量巨龙一个诡异的瞬间移动,赫然已向创世光尊所立之处冲击而至。

    好快!

    创世光尊大惊,本能地启动自己的极限速度躲闪。

    不过,他是躲过了这雷霆一刀,但是他的极光神鉴却没有逃过这一劫。

    “吼”

    一声有如远古凶兽的咆哮响起,整个极光神鉴,愣是被那剐龙刀所化的能量巨龙给直接咬碎。

    “啊……”

    一声神秘的惊声尖叫产生,却见一只袖珍版的小天使就要从那极光神鉴中逃离出来。

    可惜,这极光神鉴的器灵被凶杀成性的剐龙刀器灵给看中了,又怎么可能有逃跑的机会。

    “呼……”

    一股绝强的神秘吸噬力产生,袖珍版天使器灵根本就无一点反抗之力直接被吞了个正着,化为最纯正的能量壮大着剐龙刀的器灵。

    “啊,我的极光神鉴”

    创世光尊大叫起来,一脸痛苦与怨毒。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辛苦炼化了无数年的顶级法宝,还没有来得及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就已崩溃。

    这一刻。创世光尊才发现自己真的太小看了吕重。

    真正的是丢了夫人又折兵。

    “吕重。你今天必须要死”创世光尊咆哮起来。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这么想杀一个人。

    吕重昂然而立,一脸讥笑:“我一直在听你说杀我,有本事就来取我项上人头,没本事就不要大声嚷嚷,让整个诸天万界的人都知道。白痴。”

    “去死,焚空光焱”

    创世光尊被彻底激怒了,咆哮一声,一种诡异的火焰突然出现。

    这是一种金中带灰的火焰。它们一出现,四周的混沌空间都似乎在微微颤动。

    一种无形的恐怖威慑力产生。

    同时,创世光尊的速度也完全提了起来。他竟然绕着吕重开始极速公转。使得这种光焱甫一被放出来,便化为一张张诡异之极的火网,对吕重进行铁臂合围。

    吕重似乎也没有想到创世光尊居然动用了一种恐怖之极的光焱,更想不到创世光尊的速度会快得这么惊人。

    整个人立在原地,似乎被吓傻了一般。

    “呼呼呼……”

    那已经完全向灰色转变的火焰陡然气势大声,呼呼啦啦地收缩着自己的包围圈。

    “不好,吕得危险了!”

    远处的正在观战的一位圣人大惊,喊了一声。

    可是圣人们惊恐。偏偏那些圣尊一个个都是一脸平静。

    甚至连鸿钧道祖这个吕重名义上的师尊,都是一脸平静。甚至眼里连一点为吕得担心的异色都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少圣人都有些不明不白了。

    “快看,吕得头上多了一枚火之圣纹,不对,还有一只诡异的眼睛……”一个圣人眼尖,陡然用圣识传音。

    上品上位的火之大道圣纹,开始疯狂转动,形成一种恐怖的吞噬力,全力吸收四周的焚空光焱。

    更让不少圣人震惊与疑惑的是,大家也不知道吕重的头顶怎么会出现一个诡异的眼睛。

    难道这修炼的天眼,也能从体内脱离出来?

    而且,这个诡异眼睛有什么作用?

    不少圣人疑惑之极。

    可是,在那些观战的圣尊们的眼中,却是脸色多了一丝凝重。

    “这……这不是天眼!好……好像是天道之眼?”莲尊一脸沉思,悄悄传音而问。

    “屁!我们大家多是天道的代言人,对天天道之眼的了解可不低。甚至也有极强的抗性。可是,吕重的这眼睛一出,让我的心神都在疯狂跳动。我有一种直觉,吕重的这只诡异的眼睛绝对不是天道之眼。”刀尊也是有点震惊与骇然,悄悄传音。

    一个身着紫色华袍的道人站了出来,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大家别想了,吕得道友的这只眼睛不是天道之眼,而是大道之眼……”

    什么?

    一石激出千层浪!

    “紫音道祖,你……你说吕……吕重召唤出的这只眼睛是……是大……大道之眼?”有圣尊声音都哆嗦起来。

    大道之眼?

    这可是超越天道的存在!

    也就是说,吕重牛乳有这种大道之眼,有时候都可以不顾天道的反噬而行事!

    甚至,有可能代表着吕得有无上的潜力进军到更高级的空间。

    更主要的是,大道之眼有着远比天道之眼强大的能力。而且只要其主人不暴露,就算是圣尊也无法发现其大道之眼的能力。

    “的确是大道之眼,而且还是进化程度颇高的大道之眼。真……真他娘的逆天啊……”刀尊气急败坏地大骂了一句,他对吕重的羡慕嫉妒恨已是越来越深入了。

    “是啊,真的是大道之眼,就是不知道吕重的大道之眼到底有什么神通……”鸿钧道祖也是双眼一亮,脸上也多了一丝由衷的笑意。

    吕重越强,他就越高兴。

    谁叫吕得是他的关门弟子呢。

    而且吕重也太给他长脸了。

    这会儿,他真心想把吕重换下来,自己去与创世光尊血拼了。

    这样的徒弟,绝对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

    观战之人的想法,吕重是感觉不到了。

    在战场之上,被创世光尊的那么种恐怖之极的焚空光焱包围的吕重,却是一脸平静,甚至真的连闪身逃走的想法都没有。

    至于一些圣人认为他反应不过来,完全是扯淡!

    因为吕重有自信能应付得了创世光尊的这一招。

    他曾吸收了火之圣尊麒麟老祖的大量精血,本身的实力也极为恐怖,甚至火之大道圣纹,也达到了上品上位境界。

    有如此逆天的火之圣纹存在,创世光尊的焚空光焱,只要没有达到上品巅峰境界就伤不了吕重。

    之所以一动不动,却是吕重有心想强行吞噬了对方的这种焚空光焱。

    而吕得召唤出的大道之眼,其第三神通,就是法则亲和力加强。

    “呼呼呼……”

    吕重头顶,那璀璨之极的火之圣纹,疯狂地呼啸,在大道之眼的配合之上,形成了一种对火系能量的至强吸引力。

    随着火之圣纹的波动越频繁,四周的光焱都开始向它汇聚而去。(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等兄弟的打赏与支持

第一六七七章 调教王妃    道理很简单,已经看过她出手了,见她杀过来了还能一点都不慌乱,甚至没有丝毫逃避的意思,自然是不怵她。

    还有一点,能在这个时候将嬴阳收入囊中贴身保护嬴阳的,结合上一点,这人在天王府的地位怕是不低,很有可能两人认识。她是极乐界玉面佛的弟子,到了她这个级别,天庭四大天王的家里哪家她没以客人的身份跟随师尊去过,而天王府那边自然也会派出相对等的人接待,天王府内显圣级别的高手她应该都见过,至少摆在明面上的她应该都认识。

    然不管以前认不认识,或交情怎么样,到了今天这个地步除了你死我活没有别的选择。

    雪玉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寇天王府,接到奏报在屋内坐着的寇凌虚直接站了起来,问出了同样的话,“他哪弄来这么多高手?”

    禀报的唐鹤年眉头紧缩,摇头道:“不知道,也不知道嬴家准备的充足不充足,否则搞不好真要栽在他手上。”

    在旁的寇铮惊疑不定,道:“要不我直接联系他问问?”

    唐鹤年回头道:“大爷,都在拼命了,他有没有时间回复不知道,其次现在问了,寇家在那边的人手要不要过去支援?而不去支援的话,他这次若是回来了,咱们怎么解释?还是当做不知道吧!”

    寇铮默然,一团疑云笼罩在屋内,他试着说道:“牛有德说他在天街那肥缺上经营多年,能找到一些人,看来还真是如此,倒是小瞧了他。”

    唐鹤年摇头叹道:“天街油水是不少,可也不是他家的,他能给的肥水岂能请动这么多显圣高手?真要如此的话,天街大统领的位置岂不是要让大家抢破头?”

    寇凌虚道:“别猜了,老唐,让下面人保持关注。有新动向及时上报。”

    “是!”唐鹤年应下,当场摸出星铃联系。

    昊天王府,亭台楼阁凭栏处,昊德芳负手眯眼。“真是那家伙在动手吗?哪请来那么多高手?”

    俏丽,男扮女装书生打扮的苏韵在旁蹙眉道:“在天街时就屡次来硬的,去了近卫军也是强势接管,酉丁域更是以半支虎旗硬扛百万精锐,这次竟然也是硬碰硬。这牛有德的行事风格硬的很,擅长打硬仗,的确是一员沙场悍将!”

    昊德芳:“让下面人保持关注。”

    “是!”苏韵应下。

    广天王府,广令公和王妃媚娘正在山林中漫步,管家勾越出现后传音奏报,广令公有点惊讶地停步与之传音交流了一番,随后才挥手让勾越退下了。

    媚娘明显察觉到了刚才还乐呵呵与自己说笑的广令公沉默了不少,试着问道:“王爷有心事?”

    广令公转身凝视了她一阵,最终徐徐道:“牛有德和嬴家积怨太深,难以善了。幽泉狩猎本就是嬴家设下的陷阱,目的就是针对牛有德去的……”将幽泉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了下。

    他知道上次和牛有德联姻的事情失败后对这女人刺激挺大的,勾起了这女人的希望,又将其希望给扑灭了,何其残忍。也正是由那次渐渐有所醒悟,考虑到了将来的事情,一旦自己不在了,谁能给这女人提供庇护?自己几个儿子明面上尊敬这女人,可背地里哪个不想帮自己母亲扶正,一旦自己不在了。自己某个儿子接位了,自己的旧部自然也要唯新王马首是瞻,哪还会顾忌一个死去的旧王,只怕不需要新王表态。就有人帮忙想办法,介时这女人的下场恐怕好不到哪去。

    当然,他也希望新王能稳固自己的王位,延续广家的荣光,可是一想到有人要对自己的女人下黑手,也是他不能容忍的。一旦这女人被逼入绝境。会干什么不难想象,走到了艰难地步,能拿得出手自保的也就是利用自己的姿色了。

    还有自己的掌上明珠,那个待嫁的女儿,新王对其母都不能善待的话,还指望新王以娘家的身份为女儿撑腰吗?一旦失去了王府的背景撑腰,只怕长的越漂亮下场会越惨,死个莫名其妙都是很有可能的,权贵家后宅的勾心斗角就是这么可怕,比后宫好不到哪去。

    一想到自己的掌上明珠可能会走到那一步,他就有些揪心,而真正能为自己女儿着想的恐怕也只有其母了,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也正是从那以后,广令公真正在广家利益之外考虑起了这母女两个的将来,觉得有必要给这女人扶持一些能捏在手上的权势,不至于将来任人鱼肉,也真正在考虑要为女儿找个将来能真正做靠山的夫婿,母女两个互为倚仗,不求风光无限,至少能活得不艰难,可是能满足各方面条件的好女婿哪有那么容易找!

    正因为如此,他现在放弃了对媚娘的刻意压制,有意让其积蓄一些自己的势力,可似乎效果不大,实在是世间的聪明人太多了,也可以说是势利眼太多,大家都知道广家将来真正的主人是谁,没人愿意得罪他的儿子们。而他也不好对几个儿子做的太过,否则事情将会反过来发展,一旦广家的权势掌握在了这女人手上,最毒妇人心的例子比比皆是,女人狠毒起来犹胜男人,将来这女人搞不好又要拿他子孙开刀,那同样是他不愿看到的,这令他颇为纠结,家事往往比公事还难办,其中毕竟掺杂了难以割舍的‘情分’二字,杀伐决断的事情不可能老是用在家人身上。

    所以才有他现在空闲时和王妃媚娘散步的情形,都是做给下面人看的,希望能无形中为王妃媚娘抬抬势。

    也正是因为这般考虑,现在有些事情他也会让她知道了,否则两眼一抹黑她压根什么都不敢去做,不然放在以前肯定不会告诉她幽泉狩猎的事情。

    媚娘闻讯大惊,“王爷的意思是说,寇家也知道,在配合嬴家置牛有德于死地?”

    广令公淡淡一笑:“此一时彼一时,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难道要为了个牛有德把整个寇家给拖入泥潭难以自拔?”

    媚娘冷笑道:“毕竟是寇家的女婿,寇家还真做的出来呀。早知如此当初还抢个什么劲呐!”

    广令公摇头:“媚娘,你记住了,有些事情要看你从什么角度去想,从感情上去看。事情的确难以让人接受,可从大局上去看,挥刀断臂也是一种智慧和勇气,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许多事是不能感情用事的。也许这样说会让你心里不舒服。也是因为你还没到那个位置,当你要全盘考虑问题的时候,个别人的生死重要还是许许多多人的生死重要?当你将来面对这样的抉择时要记住,这种事情是没有好坏之分的,也没有感情可言,有些牺牲是必须要做出的,否则一时的感情用事会让你以后后悔莫及,会给更多人带来痛苦,会给更多人带来感情上的伤害,明白吗?”

    媚娘微微颔首。只是想到牛有德才这个级别就能聚集出这么庞大的势力,这要是自己的女婿该多好啊,将来谁敢轻易动自己母女?

    这么一想,想的她心肝都有点疼,可又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不禁轻轻惋惜一声,“真是可惜了。”

    广令公知道她的心思,提醒道:“没什么好可惜的,就算牛有德娶了媚儿也一样,哪怕媚儿是我的亲生女儿。是我的心肝宝贝又如何?在这种局面下,我也会做出和寇凌虚一样的抉择。事实已经证明,陛下是不会放任有人撬他的墙角而坐视不理的,必然要强势打压。他既不杀牛有德,也不放过牛有德,就摁在那,就是要搞的寇家难受,就是要搞的寇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是要搞的寇家没脾气。以警告其他人,以后谁再敢这样做,这就是下场!天下大势掌握在陛下的手中,陛下一旦铁了心,手上可动用的资源太多了,没人是陛下的对手,所以没什么好可惜的,你应该庆幸牛有德没娶媚儿才对。”

    “唉!这天下风云变幻莫测,一不小心就是风暴惊雷,那牛有德周旋在你们之间也够累的。”媚娘苦笑摇头,“王爷,妾身都忍不住想帮那牛有德问一句,他现在退出来得及吗?”

    “退?”广令公仰天大笑,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他往哪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谁叫他出这个头的?要么他自己够硬能扛住,经得起雪雨风霜的侵袭继续茁壮成长,要么就被雷霆风暴给摧断,你有见过长高的树木还能缩小往回长的吗?恩恩怨怨结下这么多,走上了这条血雨腥风的路,要么走出头,要么倒在路上,想退也得有人愿意放过他,除了继续向前,没有退路可言,一切都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媚娘唏嘘之余,忽想到什么,问:“那些高手会不会是寇家暗中支援的?”

    广令公斜睨,道:“寇家想摆脱累赘还来不及,哪会干这好事,露馅了还得惹上嬴家这麻烦。”

    “寇家想摆脱麻烦,王爷又说陛下就是要搞的寇家难受,难道是陛下在暗中帮忙?”

    媚娘纯粹是没任何证据的随心猜测之言,完全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言论,然而却是说的广令公猛然一怔,眯起的眼缝中目光闪烁,慢慢回头看向王妃媚娘,结果把后者吓一跳,“王爷,妾身是不是说错话了?”

    广令公没回,反而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难道青主已经知道了牛有德要和嬴家小子死磕到底?”

    嬴天王府,内院主殿内,嬴九光脸色阴沉地来回走动,“确认是牛有德吗?他哪来这么多高手?我们的人撑的住吗?”

    左儿脸色也有些难看,对付一个牛有德这边已经准备的够夸张了,谁知对方更夸张,居然弄出那么多显圣高手来,开什么玩笑?不过话又说回来,真要失手了,倒是帮她推卸了责任,不是自己没做好,而是对方在乱来。

    她有些艰难道:“燕氏兄弟还留了后手没用,未必会输。”

    就在这时,嬴九光忽然摸出一只星铃来,也不知是谁来的讯息,总之他最后猛一握住手中星铃,阴沉着脸,从牙缝里蹦出字眼来:“青主!难道真的是你?这是想要老夫断子绝孙吗?欺人太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