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道理很简单,已经看过她出手了,见她杀过来了还能一点都不慌乱,甚至没有丝毫逃避的意思,自然是不怵她。

    还有一点,能在这个时候将嬴阳收入囊中贴身保护嬴阳的,结合上一点,这人在天王府的地位怕是不低,很有可能两人认识。她是极乐界玉面佛的弟子,到了她这个级别,天庭四大天王的家里哪家她没以客人的身份跟随师尊去过,而天王府那边自然也会派出相对等的人接待,天王府内显圣级别的高手她应该都见过,至少摆在明面上的她应该都认识。

    然不管以前认不认识,或交情怎么样,到了今天这个地步除了你死我活没有别的选择。

    雪玉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寇天王府,接到奏报在屋内坐着的寇凌虚直接站了起来,问出了同样的话,“他哪弄来这么多高手?”

    禀报的唐鹤年眉头紧缩,摇头道:“不知道,也不知道嬴家准备的充足不充足,否则搞不好真要栽在他手上。”

    在旁的寇铮惊疑不定,道:“要不我直接联系他问问?”

    唐鹤年回头道:“大爷,都在拼命了,他有没有时间回复不知道,其次现在问了,寇家在那边的人手要不要过去支援?而不去支援的话,他这次若是回来了,咱们怎么解释?还是当做不知道吧!”

    寇铮默然,一团疑云笼罩在屋内,他试着说道:“牛有德说他在天街那肥缺上经营多年,能找到一些人,看来还真是如此,倒是小瞧了他。”

    唐鹤年摇头叹道:“天街油水是不少,可也不是他家的,他能给的肥水岂能请动这么多显圣高手?真要如此的话,天街大统领的位置岂不是要让大家抢破头?”

    寇凌虚道:“别猜了,老唐,让下面人保持关注。有新动向及时上报。”

    “是!”唐鹤年应下,当场摸出星铃联系。

    昊天王府,亭台楼阁凭栏处,昊德芳负手眯眼。“真是那家伙在动手吗?哪请来那么多高手?”

    俏丽,男扮女装书生打扮的苏韵在旁蹙眉道:“在天街时就屡次来硬的,去了近卫军也是强势接管,酉丁域更是以半支虎旗硬扛百万精锐,这次竟然也是硬碰硬。这牛有德的行事风格硬的很,擅长打硬仗,的确是一员沙场悍将!”

    昊德芳:“让下面人保持关注。”

    “是!”苏韵应下。

    广天王府,广令公和王妃媚娘正在山林中漫步,管家勾越出现后传音奏报,广令公有点惊讶地停步与之传音交流了一番,随后才挥手让勾越退下了。

    媚娘明显察觉到了刚才还乐呵呵与自己说笑的广令公沉默了不少,试着问道:“王爷有心事?”

    广令公转身凝视了她一阵,最终徐徐道:“牛有德和嬴家积怨太深,难以善了。幽泉狩猎本就是嬴家设下的陷阱,目的就是针对牛有德去的……”将幽泉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了下。

    他知道上次和牛有德联姻的事情失败后对这女人刺激挺大的,勾起了这女人的希望,又将其希望给扑灭了,何其残忍。也正是由那次渐渐有所醒悟,考虑到了将来的事情,一旦自己不在了,谁能给这女人提供庇护?自己几个儿子明面上尊敬这女人,可背地里哪个不想帮自己母亲扶正,一旦自己不在了。自己某个儿子接位了,自己的旧部自然也要唯新王马首是瞻,哪还会顾忌一个死去的旧王,只怕不需要新王表态。就有人帮忙想办法,介时这女人的下场恐怕好不到哪去。

    当然,他也希望新王能稳固自己的王位,延续广家的荣光,可是一想到有人要对自己的女人下黑手,也是他不能容忍的。一旦这女人被逼入绝境。会干什么不难想象,走到了艰难地步,能拿得出手自保的也就是利用自己的姿色了。

    还有自己的掌上明珠,那个待嫁的女儿,新王对其母都不能善待的话,还指望新王以娘家的身份为女儿撑腰吗?一旦失去了王府的背景撑腰,只怕长的越漂亮下场会越惨,死个莫名其妙都是很有可能的,权贵家后宅的勾心斗角就是这么可怕,比后宫好不到哪去。

    一想到自己的掌上明珠可能会走到那一步,他就有些揪心,而真正能为自己女儿着想的恐怕也只有其母了,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也正是从那以后,广令公真正在广家利益之外考虑起了这母女两个的将来,觉得有必要给这女人扶持一些能捏在手上的权势,不至于将来任人鱼肉,也真正在考虑要为女儿找个将来能真正做靠山的夫婿,母女两个互为倚仗,不求风光无限,至少能活得不艰难,可是能满足各方面条件的好女婿哪有那么容易找!

    正因为如此,他现在放弃了对媚娘的刻意压制,有意让其积蓄一些自己的势力,可似乎效果不大,实在是世间的聪明人太多了,也可以说是势利眼太多,大家都知道广家将来真正的主人是谁,没人愿意得罪他的儿子们。而他也不好对几个儿子做的太过,否则事情将会反过来发展,一旦广家的权势掌握在了这女人手上,最毒妇人心的例子比比皆是,女人狠毒起来犹胜男人,将来这女人搞不好又要拿他子孙开刀,那同样是他不愿看到的,这令他颇为纠结,家事往往比公事还难办,其中毕竟掺杂了难以割舍的‘情分’二字,杀伐决断的事情不可能老是用在家人身上。

    所以才有他现在空闲时和王妃媚娘散步的情形,都是做给下面人看的,希望能无形中为王妃媚娘抬抬势。

    也正是因为这般考虑,现在有些事情他也会让她知道了,否则两眼一抹黑她压根什么都不敢去做,不然放在以前肯定不会告诉她幽泉狩猎的事情。

    媚娘闻讯大惊,“王爷的意思是说,寇家也知道,在配合嬴家置牛有德于死地?”

    广令公淡淡一笑:“此一时彼一时,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难道要为了个牛有德把整个寇家给拖入泥潭难以自拔?”

    媚娘冷笑道:“毕竟是寇家的女婿,寇家还真做的出来呀。早知如此当初还抢个什么劲呐!”

    广令公摇头:“媚娘,你记住了,有些事情要看你从什么角度去想,从感情上去看。事情的确难以让人接受,可从大局上去看,挥刀断臂也是一种智慧和勇气,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许多事是不能感情用事的。也许这样说会让你心里不舒服。也是因为你还没到那个位置,当你要全盘考虑问题的时候,个别人的生死重要还是许许多多人的生死重要?当你将来面对这样的抉择时要记住,这种事情是没有好坏之分的,也没有感情可言,有些牺牲是必须要做出的,否则一时的感情用事会让你以后后悔莫及,会给更多人带来痛苦,会给更多人带来感情上的伤害,明白吗?”

    媚娘微微颔首。只是想到牛有德才这个级别就能聚集出这么庞大的势力,这要是自己的女婿该多好啊,将来谁敢轻易动自己母女?

    这么一想,想的她心肝都有点疼,可又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不禁轻轻惋惜一声,“真是可惜了。”

    广令公知道她的心思,提醒道:“没什么好可惜的,就算牛有德娶了媚儿也一样,哪怕媚儿是我的亲生女儿。是我的心肝宝贝又如何?在这种局面下,我也会做出和寇凌虚一样的抉择。事实已经证明,陛下是不会放任有人撬他的墙角而坐视不理的,必然要强势打压。他既不杀牛有德,也不放过牛有德,就摁在那,就是要搞的寇家难受,就是要搞的寇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是要搞的寇家没脾气。以警告其他人,以后谁再敢这样做,这就是下场!天下大势掌握在陛下的手中,陛下一旦铁了心,手上可动用的资源太多了,没人是陛下的对手,所以没什么好可惜的,你应该庆幸牛有德没娶媚儿才对。”

    “唉!这天下风云变幻莫测,一不小心就是风暴惊雷,那牛有德周旋在你们之间也够累的。”媚娘苦笑摇头,“王爷,妾身都忍不住想帮那牛有德问一句,他现在退出来得及吗?”

    “退?”广令公仰天大笑,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他往哪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谁叫他出这个头的?要么他自己够硬能扛住,经得起雪雨风霜的侵袭继续茁壮成长,要么就被雷霆风暴给摧断,你有见过长高的树木还能缩小往回长的吗?恩恩怨怨结下这么多,走上了这条血雨腥风的路,要么走出头,要么倒在路上,想退也得有人愿意放过他,除了继续向前,没有退路可言,一切都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媚娘唏嘘之余,忽想到什么,问:“那些高手会不会是寇家暗中支援的?”

    广令公斜睨,道:“寇家想摆脱累赘还来不及,哪会干这好事,露馅了还得惹上嬴家这麻烦。”

    “寇家想摆脱麻烦,王爷又说陛下就是要搞的寇家难受,难道是陛下在暗中帮忙?”

    媚娘纯粹是没任何证据的随心猜测之言,完全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言论,然而却是说的广令公猛然一怔,眯起的眼缝中目光闪烁,慢慢回头看向王妃媚娘,结果把后者吓一跳,“王爷,妾身是不是说错话了?”

    广令公没回,反而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难道青主已经知道了牛有德要和嬴家小子死磕到底?”

    嬴天王府,内院主殿内,嬴九光脸色阴沉地来回走动,“确认是牛有德吗?他哪来这么多高手?我们的人撑的住吗?”

    左儿脸色也有些难看,对付一个牛有德这边已经准备的够夸张了,谁知对方更夸张,居然弄出那么多显圣高手来,开什么玩笑?不过话又说回来,真要失手了,倒是帮她推卸了责任,不是自己没做好,而是对方在乱来。

    她有些艰难道:“燕氏兄弟还留了后手没用,未必会输。”

    就在这时,嬴九光忽然摸出一只星铃来,也不知是谁来的讯息,总之他最后猛一握住手中星铃,阴沉着脸,从牙缝里蹦出字眼来:“青主!难道真的是你?这是想要老夫断子绝孙吗?欺人太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18章    上品巅峰境的火之大道圣纹!

    上品巅峰的空间大道圣纹!

    两种顶级的圣纹,凝合成一至强的火掌,带着毁灭天地的伟力猛然迎了上去。△↗,

    前者是至阳至刚的炽焱大光明掌!

    后者却是诡异飘忽的空间与焱火组成的一掌。

    “轰……”

    两个至强的能量巨掌,猛然在混沌之中相撞。

    一声雷鸣般的暴啸声中,两个超级能量巨掌,直接被摧毁,化为无尽的能量冲击波四下逸散开来。

    “嘭……”

    “嘭……”

    只是一瞬间,吕重、创世光尊同时被超强的冲击波给掀飞。

    吕重只觉得自己几乎被整个宇宙爆炸的恐怖力量狠狠的撞在了自己的身上,汹涌而来的庞大能量疯狂的冲进他的身体,只觉喉头一甜,“噗”地一声,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不过创世光尊也绝不好受。在吕重被轰飞的同时,他也直接被轰飞。同时,喉咙一甜,差点也要喷出一口精血。只不过,他与吕重的这一战,已有无数圣人、圣尊在暗中窥视。真要与吕重两败俱伤,他的老脸往哪儿搁?

    顿时,创世光尊一脸悍然地忍了下来,但是他的身体也是被轰飞了不远,脸色更是多了一片潮红。

    “哈哈,有趣,创世光尊那老小子托大了……”刀尊的声音悄然在不少圣尊的意识中响起。甚至他的本尊也是眉毛一挑,流露出一脸鄙夷的笑容。

    “好个妖孽,这吕重居然进境如斯?”莲尊美目一睁,心中也是极为动容。

    “我靠靠靠,老子嫉妒了。鸿钧老儿,你丫的走的好运,居然收了这样一个逆天的关门弟子……”混蚕老祖的声音中多了一丝赤果果的羡慕嫉妒恨。

    “七阶上位圣人,居然可与九阶圣尊硬抗?这吕重的肉身强度也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真……真不知道他怎么修炼的……”剑祖也是心中惊动着。

    在鸿钧道祖的身边,诡异地出现一个清瘦而精神的老者。他正是杨眉。此时,他也是一脸动容:“居然实力又提升了?”

    “怎么?道友已见过我那小徒?”鸿钧道祖表面上平静,可是内心却是兴奋与骄傲汇集。

    杨眉老道点了点头:“这小子三百年前与我见过一面,当时的他才七阶中位圣人罢了。而这才过去了三百年不到。他居然已是七阶上位圣人了。这种实力的提升实在惊世骇神……”

    不错,这可不是惊世骇俗,这是真正的惊世骇神!

    “别说了,先看着,那小子好像也受伤了……”鸿钧道祖虽然惊喜不已。但是他的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毕竟,创世光尊可是真正的圣尊啊。

    ……

    吕重的身体在混沌中倒飞了百亿公里,才卸下那超级能量冲击波的恐怖力量,停了下来!

    同样,创世光尊也被震飞了八十亿公里的距离。

    看上去,创世光尊在这一击中要胜过吕重一筹。

    可眼力强的一些圣尊,却是看出来了。

    单凭这一击,两人几乎打成了平手。甚至说来,创世光尊还因为顾及自己圣尊的脸面而吃了一记暗亏。

    “哈哈,吕重。你的天赋的确算得上惊才绝艳,不过,谁叫你惹上我。所以,今天你死定了……”

    炽光闪烁,创世光尊的身影倏地一动,瞬间已从一百八十亿公里之外移至吕重的身前,一脸阴沉。

    吕重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轻轻地擦去嘴角的血迹,眼神之中却多了一丝意外:“创世光尊,你比我想像中要强了一点。但是,也仅仅只是强了我一点。不然,你也不会受伤了。”

    “哈哈,笑话。就凭你这小小的七阶上位圣人也想让本尊受伤?吕重,你他娘的还真的狂过头了……”创世光尊一脸不屑,无边的杀意死死地锁定吕重。

    “呵呵……”吕得突然一笑,“既然如此,那便再战”

    话音一落,吕重的眼神中杀气升腾。整个人也似乎瞬间暴起。

    之前可是创世光尊抢了先机对他吕重出手,那么现在,吕重绝对要还对方一次!

    只见吕重的右手一挥,整个空间再次荡漾,一把带着至强毁灭气息与神罚气息的巨刀,带着撕裂空间之势,直接劈向创世光尊!

    快!

    速度简直快到极点!

    这一刻,无数圣尊发现,单凭速度,吕重绝对不会比一般的圣尊差了。甚至隐约都可以抗衡光之圣尊创世光尊。

    “不自量力”

    创世光尊双眼已经血红,一脸暴怒,手中也突然多了一个类似八卦镜的东西。

    极光神鉴!

    光系的极品混沌至宝,这已是创世光尊所掌控的最强大的法宝。

    能在瞬间把他的速度再次提升足足三倍。同时,这极光神鉴更拥有最为恐怖的光系净世之力,全力灌入光之圣力,足可以发出灭杀巅峰圣尊的威力。

    “神罚之光,陨之光剑”创世光尊微微轻喝,只见他双手用力的在身前一挥,极光神鉴顿时绽出一道耀眼无比的金色烈阳。

    接着,他双手猛地一合,只见虚空之中的金色太阳,陡然崩爆,融合成一道炽烈无比的巨大光剑,带着无上的神性之力与信仰之力,轰然迎向了那呼啸而来的巨刀。

    呵呵……

    吕重的嘴里发出一丝轻笑,才极品混沌至宝,居然敢向自己攻击过来?

    “给我破”

    惊天的怒吼声中,吕重的命令之下,剐龙刀兴奋得发出了刀之颤音。

    “锵”

    长刀横空,刀啸星河动!

    那金色的神罚光剑,直接撞击在剐龙刀之上。

    “轰……”

    神光破碎,化为金色星点四散而去。

    可是那剐龙刀依旧夹着可毁灭宇宙的余威,轰然劈向创世光尊。

    几乎仅仅只是在一瞬间而已,剐龙刀已轰至创世光尊的面前。

    强大之极的毁灭气息、执罚之力,死死地锁定了创世光尊。

    “怎么会这样?”

    创世光尊骇得脸色一变,本能地就控制着极光神鉴,释放更强的神罚之光,轰向剐龙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