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幽泉十一层,雷霆界。

    天空之上永远都是乌云密布,阴沉沉的黑暗不断被点亮,电光永不停歇,永远在滚滚乌云中闪烁不停,不断有一道道霹雳轰炸在漫无边际的山川大地上,或如连珠炮,或连排齐下,或如蛟龙纵横,震撼天地,惊鬼神。

    雷霆界威力恐怖,相对来说却又是最安全的,冥界生物在这一界都不敢乱闯,似乎拦腰截断了幽泉十八层,不说全部挡住,至少不让幽泉深处的恐怖东西外出泛滥,冥冥中有着平衡幽泉的作用。

    两山之间,一条条铁链密织如蛛网,下面是寇家营帐,霹雳打在上方的铁链上,电光立刻被导引走了,丝毫影响不到下面的帐篷,下面的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帐帘两边拉开,寇文白负手而立,看着外面电光闪烁不停,听着隆隆不断惊雷声,闪烁光影照耀在他脸上,令其脸色晦明晦暗。

    有些事情他不明白,譬如为什么要躲在这里不动,他不是第一次来幽泉狩猎,这次很不正常。

    他慢慢偏头看向一旁的寇虎,寇家的家臣,原本姓什么他不知道,只知道被老爷子赐姓为寇,此时正拿着星铃不知道在跟哪里联系。

    待到寇虎停下联系后,宼文白走了过去,皱眉道:“虎叔,真的不能告诉我原因么?”

    寇虎捻须沉吟,隐瞒这东西也是要看人的,若是寇家其他子弟问他,不说就是不说,而寇铮在寇家明显已经是站稳了脚的,寇天王已经有意让寇铮抓住了不小的权力,不出意外的话,家主继承人的位置非寇铮莫属。

    “大少爷,不告诉你是不想给你增添烦恼,你若是非要想知道的话,可以联系大爷问问。”寇虎松口了。

    见他同意了自己用星铃对外联系。当即拱手谢过,摸出了星铃联系自己父亲。

    既然问到了,寇铮也就没瞒他,只让他不要对外泄露。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母亲。

    获悉真相后,尽管早已习惯大家族的一些龌龊,可寇文白还是有些心惊,虽早就风闻或察觉到了家族放弃了牛有德。可还是没想到家族会暗中参与到将牛有德置于死地的事中来,名义上毕竟是寇天王的女婿啊。

    默默收了星铃后,寇文白叹道:“不应该来啊!”

    一听这话,寇虎就明白他已经知情了,“本是不来的,实在是阴差阳错,怕反复之下会惊动天宫那位作祟,这才硬着头皮来了。”

    宼文白抬眼正视:“原来那几家早就知道牛有德要杀嬴阳,牛有德一旦出事,那几家岂不是知道寇家也在暗中配合。这把柄落在人家手里合适吗?”

    寇虎:“大少爷多虑了,类似的事情哪家没干过,谁的屁股都不干净,当不了把柄的。现在牛有德的情况摆在这,天宫那位有意让寇家吞不下,寇家也不能受此掣肘,其他几家也不愿火修罗弟子落别人手里去,既然四家都得不到,也不会让天宫得逞,才会联手演这出戏。好瞒过天宫和夏侯家。”

    宼文白:“目前什么情况?”

    寇虎:“据探子报,嬴家已经在幽泉五层扎营,昊、广两家在幽泉十层扎营,几家都知道是来做戏的。没人把这次狩猎当真,只有夏侯家还稀里糊涂蒙在鼓里,已经深入幽泉猎杀。”

    宼文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结束?”

    寇虎:“等着吧,几家在配合嬴家雪耻,完事后嬴家那边会吱声的。”

    宼文白转身看向外面的闪烁雷霆,“小姑姑怎么办?牛有德在幽泉出了事。我们却安然回去了,怎么交代?总不至于急着连小姑姑也一起做掉吧,那也太明显了,让北军上下怎么看?”

    “我们并不知道牛有德会来幽泉对嬴阳下手,几家不在一起,鞭长莫及也很正常。”

    “这个理由怕是只能糊弄一时,别人在局外也许看不懂,事后天宫和夏侯家自然会明白,尤其是天宫那位,就算没证据,怕是也不介意让小姑姑知道点内幕。”

    “七小姐若是聪明就应该知道怎么闹都于事无补,聪明才能活得久点,二嫁之女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幽泉五层是幽冥白蝠的栖息地,钢铁丛林就是最适宜它们居住的巢穴,也是它们天然的护卫屏障。

    不时有幽冥白蝠在阴沉沉的天空翱翔飞过,宛若白色幽灵在天空翩翩,也不时有捕猎者与之发生的厮杀震响。到了这里也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捕猎者,幽冥白蝠喜好猎食其他生物,同样把外来者视为猎物,一旦被其发现,立刻主动攻击。

    苗毅也算是有眼福的,天眼四处搜索之际,就亲眼目睹了数不清的幽冥白蝠围攻一名化莲修士,那喷出的绿幽幽火海无视护体法罡,尽管那化莲修士轰杀了一大片幽冥白蝠,强行突破了火海,可身上那如跗骨之蛆的鬼火仍然将其给点燃的分外耀眼,一群幽冥白蝠竟然活生生将一名法力无边境界的修士给灭了,看得人不寒而栗。

    来这里狩猎可以,但是别以为修为高就能在幽泉为所欲为。

    而死了的幽冥白蝠不值钱,要抓就抓活的,可是没那么好抓,这玩意一旦陷入绝境会立刻自?焚,尽管如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还是不断有人来碰运气,结果往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转眼一天多的时间过去了,天然的钢铁窝棚内,苗毅盘膝静坐恢复着法力,这是他有史以来使用天眼最频繁的一次。

    “圣王,长虹老妖怪传讯来了,说那鬼鬼祟祟盯梢的人有动静了。”敖铁突然传音提醒一声。

    苗毅闻讯起身,迅速摸出星铃和长虹联系,很快再次睁开天眼,朝长虹指点的方向看去。

    天眼视线内,看到了鬼鬼祟祟离开了原地的魅姬,远离之后才掠空快飞,在一遥远地方和一名等候的男子碰面了,态度恭敬。

    那男子明显是易容的,苗毅天眼窥探真容,当即发现是个妩媚妇人,虽不认识,但是眉心隐藏的法相却骗不了人,悍然又是个显圣修士。

    来者和魅姬交流几句后,又迅速跟着魅姬返回了,鬼鬼祟祟窝进了之前那个窝点对外观察。

    看来杨庆还真没猜错,罗刹门果然来人!苗毅心中嘀咕一声。

    不知道来了多少人,但人既然来了,就算还有其他人,哪怕不在身上,也在外面,一出事必然要来接应。

    苗毅心中有数后,淡淡一笑道:“客人到了!正摸不清嬴家的底,让客人先去试试水也好。敖铁,通知下去,不得轻举妄动,一切行动听我号令……”临场布置施展开来。

    “是!”敖铁听后应了声,摸出了星铃联系。

    而魅姬接应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其师雪玉。

    躲在‘笼子’里观察一阵后,雪玉皱眉道:“真打的是嬴家的旗号!我来的路上接到消息,天庭几大巨头的小辈来了幽泉狩猎,牛有德怎么会跟嬴家的人混在一起?”她心中另有疑惑没说出来,难道嬴家的人也和南无门的事有关?

    魅姬:“不知道,牛有德应该就躲在嬴家的营帐内。早年随师尊前往嬴天王府做客的时候,我曾见过嬴无满的那个儿子,之前我亲眼看到牛有德和嬴无满儿子嬴阳一起过来的,师尊快看,嬴阳出来了。”

    嬴阳依然是每隔上一段时间便会跑出来当诱饵在营帐内溜达一阵。

    从缝隙间窥视的雪玉微微颔首,“果真是嬴九光的孙子,难道狩猎有假,另有图谋才是真?”她感觉事情有些复杂了,摸出了星铃和玉罗刹联系,若真发现了南无门的隐秘,难道要将嬴家人一起灭口?这事她做不了主。

    然而玉罗刹的答复很简单,连寇天王的女婿都能杀,又岂会在乎什么嬴天王的孙子,照做!

    而此时佛道大将归无已经悄悄接近了这边躲藏,说是接近,其实依旧隔得很远,调整到与目标的无阻碍直线距离后,悄悄摸出了一张破法弓,三箭一起上弦拉开,彩色宝光浮现,悍然是一张六品破法弓。

    而另一头,仙道大将孟如亦同样调整了方位,法眼盯上远处直线可见的营寨,也摸出了破法弓,三箭齐上,彩色宝光下,悍然也是一张六品破法弓。

    砰砰炸响,归无松弦放箭,三道流光飞逝,骤然射向魅姬师徒藏身之地。

    躲在‘笼子’里的魅姬师徒霍然回头,待到偏头找到身后缝隙查看,三道流光已到眼前。

    破法弓!师徒两人两眼一睁,吃惊!

    轰轰轰!三声震响,动摇大地。

    归无的目的并不是杀人,人躲在窝里有阻碍也不好瞄准,只是射击那个‘窝’而已,而那金属笋柱也确实坚硬无比,发射的六品流星箭竟然只是在上面狠狠撞出了几道痕迹而已,便立刻翻身而回。

    尽管射击的只是那个‘窝’,然俩师徒哪还藏的住,这都已经被发现了嘛,躲避之下三个人迅速从洞口蹿了出来,升空看向这边。

    归无管他的,收了返回的流星箭立刻猫身不出了,钻进了一旁的坑里藏死了。

    而孟如那边等的就是这边的动静为动手信号,弓弦一松,三道流光怒射营寨内的主帐。

    出去溜达了一圈的嬴阳刚回到帐内坐下,外面的巨大震响动静惊的他站起,燕随也猛然回头皱眉。

    嬴阳正要出去一看动静,燕随突然大惊失色,一个闪身过来,仓促之下探臂压了嬴阳趴倒在地,轰隆几声,两人头顶上主营帐被掀爆了,各种碎片随着澎湃法力乱卷。(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16章 创世光尊之怒    魔神界,距离地仙界并不远。

    这是一个极为神奇的宇宙,这里的修士,几乎全都是神道修炼者。

    只要吸收的信仰力足够,这些修士能发挥的战斗力几近恐怖。

    而作为整个魔神界最伟大的“神”,创世光尊能享用整个宇宙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信仰之力。

    在这个宇宙。他就是整个宇宙的创造者、管理者!

    这真正独一无二的主神,无人能与之抗衡。

    他说要有光,天地间就会有光。

    他说要有水,天地间就会有水/

    ……

    他是整个魔神界最强大的主宰,席下更有大量的圣人级的高手。

    不过,最近的一千多年来,整个魔神界的圣人几乎都是损失惨重。

    当年,鸿蒙龙墓第二次、第三次开启,魔神界有好些圣人在创世光尊的暗中命令下,结果一去不回。

    而九百多年前,空明宇宙的论道大会。他带领的圣人弟子在他的暗中唆使下,全力偷袭吕重不成反被吕重以雷霆手段灭杀……

    这使得如今魔神界的圣人级强者真正地青黄不接。

    这九百多年来,为了防止吕重与其他敌人袭击魔神界,创世光尊为了保险起见,通过天道代言人的身份,暗地底又培养了七尊圣人。

    可问题是,就算得到他的大力扶持,就算通过天道暗中操控,圣人级强者的实力提升,也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

    故而如今的魔神界。除了一尊五阶巅峰圣人外。甚至的都是三阶以下的圣人。而且圣人加起来的数量才九人。

    好在有创世光尊坐镇。这九百多年来,魔神界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危险。

    ……

    天堂!

    创世光尊一脸开心地拿着一件极品混沌至宝,双眼偏偏有深沉之极的杀意弥漫。

    “哈哈,吕重,千年之约马上到了。如今本尊已彻底炼化了极品混沌至宝极光神鉴,这次你如果不遁入你的空间法宝,你死定了……”

    极光神鉴,真正的极品混沌至宝。顶多只差一丁点就有可能晋级道器。

    创世光尊相信以自己九阶圣尊的实力,又拥有绝世无双的速度,一旦配合这极光神鉴,要灭杀吕重,绝对有九成把握。

    “嘿嘿,这才过去九百多年罢了,我可不信你吕重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把修为提升到九阶圣尊的地步……呸……别说九阶了,只怕三阶圣人都达不到……”创世光尊冷笑着,心里恨不得在第一时间就约见吕重,“希望你可不要胆怯而逃……”

    “轰隆隆……”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恐怖的雷电诡异地在天堂中响起。

    “咦?”

    创世光尊脸色一变,“该死。我的天堂怎么会有天雷产生?”

    “哈哈……”

    突兀的,一阵大笑传来:“创世光尊,如今马上就是你们的千年之战了,某吕重在混沌之中等你,就看你敢不敢来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混沌,这样我也不用多赶路。就在你的魔神界大战一场,如何?”

    吕重!

    是吕重那厮!

    没想到这家伙真的是胆大包天之辈,居然主动赶来魔神界向创世光尊发起了挑战?

    “轰……”

    无数人顿时被震惊了,一脸骇然与不敢置信。

    “天啊,这是什么疯子,居然敢到我们魔神界撒野?”

    “还敢挑衅父神?法克,我要去灭了他……”

    “别……那家伙是吕重,陨落在他手里的圣人都不止双手之数了,而且连四阶、五阶的圣人都曾有陨落在他手中,你……你去也是白白送死……”

    “难道就任由这混蛋嚣张?”

    “别担心,那吕重虽强,但是绝对强不过父神。所以,这一次他必然陨落无疑……”

    ……

    “我告非,这……这吕圣也太嚣张了,居然主动赶往魔神界向创世光尊约战了?”

    “牛逼!这才是真正的强者,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

    “艹,你丫的才惨淡的人生呢,人家吕圣可是真正的热血狂神……”

    “是啊,这家伙真的太狂了,成圣才一千多年,居然就敢向仙界至尊级的圣人发起挑战。这……这丫的真的是诸天万界独一份呢……”

    ……

    这一次,不单是魔神界的无数强者震惊了,就连其他宇宙的圣人、圣尊也是一脸震动,无数份圣识开始悄悄向魔神界聚焦。

    “吕重,你既然这么想死,那本尊便成全你”

    创世光尊也真的被彻底激怒了,咆哮一声,整个人一步从天堂踏出,瞬间出在天堂之外的星空之中。

    随着创世光尊一出来,吕重的一道元神意念再次横穿整个魔神界:“呵呵,先别说大话。因为以前也有太多的人这么对我说过,不过很可惜,最后都是他们陨落了。嘿嘿,在我吕重看来,你比那些人也没有强到那里去……”

    侮辱!

    这是真正的轻视!

    创世光尊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堂堂圣尊级的仙界最巅峰的强者,居然被一个新晋圣人轻视了。

    这简直让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其实创世光尊根本就没有想到,吕重说的真的是大实话。

    因为间接陨落在吕重手里的还有麒麟圣尊、鸿昆圣尊、弑天老祖三位尊级强者,这三人的实力真心不会比他差。

    “好!好一个狂神吕重,今天本尊不让你神形俱灭誓不为人……”创世光尊真的气到了极点,无边的杀意横穿虚空,向之前吕重传导而来的圣念轰击而去。

    不过很可惜,吕重的圣念诡异之极、飘忽之极。让他的圣念有一种攻击在棉花上的感觉。

    更可气的是,这时候吕重那诡异的圣识再次在魔神界所有生灵的意识中响起:“呵呵,你倒不用誓不为人了。因为你本就不是人,只是一只鸟人罢了……”

    居然当着自己所有信徒与子民的面,如此侮辱自己?

    创世光尊双眼炽光暴起,对着虚空冷笑:“吕重,你也不用妄动心机。我这等的圣尊,就算被你激怒,你也无法胜过我。所以,出来一战吧。我保证会让你陨落得非常有节奏。”(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