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魔神界,距离地仙界并不远。

    这是一个极为神奇的宇宙,这里的修士,几乎全都是神道修炼者。

    只要吸收的信仰力足够,这些修士能发挥的战斗力几近恐怖。

    而作为整个魔神界最伟大的“神”,创世光尊能享用整个宇宙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信仰之力。

    在这个宇宙。他就是整个宇宙的创造者、管理者!

    这真正独一无二的主神,无人能与之抗衡。

    他说要有光,天地间就会有光。

    他说要有水,天地间就会有水/

    ……

    他是整个魔神界最强大的主宰,席下更有大量的圣人级的高手。

    不过,最近的一千多年来,整个魔神界的圣人几乎都是损失惨重。

    当年,鸿蒙龙墓第二次、第三次开启,魔神界有好些圣人在创世光尊的暗中命令下,结果一去不回。

    而九百多年前,空明宇宙的论道大会。他带领的圣人弟子在他的暗中唆使下,全力偷袭吕重不成反被吕重以雷霆手段灭杀……

    这使得如今魔神界的圣人级强者真正地青黄不接。

    这九百多年来,为了防止吕重与其他敌人袭击魔神界,创世光尊为了保险起见,通过天道代言人的身份,暗地底又培养了七尊圣人。

    可问题是,就算得到他的大力扶持,就算通过天道暗中操控,圣人级强者的实力提升,也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

    故而如今的魔神界。除了一尊五阶巅峰圣人外。甚至的都是三阶以下的圣人。而且圣人加起来的数量才九人。

    好在有创世光尊坐镇。这九百多年来,魔神界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危险。

    ……

    天堂!

    创世光尊一脸开心地拿着一件极品混沌至宝,双眼偏偏有深沉之极的杀意弥漫。

    “哈哈,吕重,千年之约马上到了。如今本尊已彻底炼化了极品混沌至宝极光神鉴,这次你如果不遁入你的空间法宝,你死定了……”

    极光神鉴,真正的极品混沌至宝。顶多只差一丁点就有可能晋级道器。

    创世光尊相信以自己九阶圣尊的实力,又拥有绝世无双的速度,一旦配合这极光神鉴,要灭杀吕重,绝对有九成把握。

    “嘿嘿,这才过去九百多年罢了,我可不信你吕重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把修为提升到九阶圣尊的地步……呸……别说九阶了,只怕三阶圣人都达不到……”创世光尊冷笑着,心里恨不得在第一时间就约见吕重,“希望你可不要胆怯而逃……”

    “轰隆隆……”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恐怖的雷电诡异地在天堂中响起。

    “咦?”

    创世光尊脸色一变,“该死。我的天堂怎么会有天雷产生?”

    “哈哈……”

    突兀的,一阵大笑传来:“创世光尊,如今马上就是你们的千年之战了,某吕重在混沌之中等你,就看你敢不敢来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混沌,这样我也不用多赶路。就在你的魔神界大战一场,如何?”

    吕重!

    是吕重那厮!

    没想到这家伙真的是胆大包天之辈,居然主动赶来魔神界向创世光尊发起了挑战?

    “轰……”

    无数人顿时被震惊了,一脸骇然与不敢置信。

    “天啊,这是什么疯子,居然敢到我们魔神界撒野?”

    “还敢挑衅父神?法克,我要去灭了他……”

    “别……那家伙是吕重,陨落在他手里的圣人都不止双手之数了,而且连四阶、五阶的圣人都曾有陨落在他手中,你……你去也是白白送死……”

    “难道就任由这混蛋嚣张?”

    “别担心,那吕重虽强,但是绝对强不过父神。所以,这一次他必然陨落无疑……”

    ……

    “我告非,这……这吕圣也太嚣张了,居然主动赶往魔神界向创世光尊约战了?”

    “牛逼!这才是真正的强者,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

    “艹,你丫的才惨淡的人生呢,人家吕圣可是真正的热血狂神……”

    “是啊,这家伙真的太狂了,成圣才一千多年,居然就敢向仙界至尊级的圣人发起挑战。这……这丫的真的是诸天万界独一份呢……”

    ……

    这一次,不单是魔神界的无数强者震惊了,就连其他宇宙的圣人、圣尊也是一脸震动,无数份圣识开始悄悄向魔神界聚焦。

    “吕重,你既然这么想死,那本尊便成全你”

    创世光尊也真的被彻底激怒了,咆哮一声,整个人一步从天堂踏出,瞬间出在天堂之外的星空之中。

    随着创世光尊一出来,吕重的一道元神意念再次横穿整个魔神界:“呵呵,先别说大话。因为以前也有太多的人这么对我说过,不过很可惜,最后都是他们陨落了。嘿嘿,在我吕重看来,你比那些人也没有强到那里去……”

    侮辱!

    这是真正的轻视!

    创世光尊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堂堂圣尊级的仙界最巅峰的强者,居然被一个新晋圣人轻视了。

    这简直让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其实创世光尊根本就没有想到,吕重说的真的是大实话。

    因为间接陨落在吕重手里的还有麒麟圣尊、鸿昆圣尊、弑天老祖三位尊级强者,这三人的实力真心不会比他差。

    “好!好一个狂神吕重,今天本尊不让你神形俱灭誓不为人……”创世光尊真的气到了极点,无边的杀意横穿虚空,向之前吕重传导而来的圣念轰击而去。

    不过很可惜,吕重的圣念诡异之极、飘忽之极。让他的圣念有一种攻击在棉花上的感觉。

    更可气的是,这时候吕重那诡异的圣识再次在魔神界所有生灵的意识中响起:“呵呵,你倒不用誓不为人了。因为你本就不是人,只是一只鸟人罢了……”

    居然当着自己所有信徒与子民的面,如此侮辱自己?

    创世光尊双眼炽光暴起,对着虚空冷笑:“吕重,你也不用妄动心机。我这等的圣尊,就算被你激怒,你也无法胜过我。所以,出来一战吧。我保证会让你陨落得非常有节奏。”(未完待续……)

第一六七四章 稀里糊涂    苗毅默然许久,最终摇头:“燕大哥可能有点误会,并非你想的那样,有些事情我也不便解释,只希望燕大哥明白…除了继续向前,我没得选择!”

    此并非虚言,如果说以前还指望能把小世界当做最后退路的话,那么如今连这最后一丝的侥幸也没有了,他现在大概明白了,小世界并不是掌握在他的手上,真正的主人另有其人。直入幽泉五层,和无量道大将敖铁碰面在一起,躲在一个地方默默等候。

    钢铁锥林上空,阴沉沉,顺势旋转和逆势旋转的泉眼如同鲜花不断在绽放,那冥冥幽光不知来自何方,整片天空诡谲宁静。

    几颗黝黑交错的笋尖之间,魅姬和弟子花琢隐藏在这不大的空间内,魅姬盘膝打坐,花琢窥视着远处的营寨。

    不仅仅是花琢。魅姬带来的数十名门下弟子已经撒开到了远离营寨的四周,彼此间手上攥着星铃随时保持联系。

    更远地方,隐藏在暗处的苗毅不时开启天眼环视营寨周围,将魅姬及其门下弟子的藏身位置排查的一清二楚。倒是营寨内的防御极其薄弱,大批人马远远散开了,不知去了哪里,似乎真的狩猎去了,若不是知道有陷阱,还真是动手的好机会。

    营寨内。走出帐外的嬴阳负手抬头仰望天空许久,之后又在营寨转了圈,方返回了帐内。

    “大先生,牛有德会来吗?”帐内坐下的嬴阳看向在角落盘膝打坐的燕随问道。

    燕随闭眼答道:“不知道,不过外面的眼线倒是发现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正监视着这边。”

    嬴阳顿时精神一振:“大先生觉得会是牛有德吗?”

    燕随:“不知道。”

    嬴阳:“若是牛有德,营寨内只剩寥寥数人,他们为何还不动手?”

    燕随:“不知道。”

    嬴阳无语,心中有点恼火,这是什么态度,不过一嬴家的下人,竟对少主人如此无礼。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有火也只能憋着,人家虽然是下人,可到了人家这个份上,只听命于王府内的一两人而已,还真不需要给他多大面子,只需要就事论事,搞多了乱七八糟的关系王爷反而不喜欢。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仅仅是身份高贵而已,现实点来讲,面对客观现实的东西,他这个主子还要仰仗人家,就连他父亲也需要这种人的支持,倘若王府内的这类下人都不支持的话,哪怕他父亲也很难在王府内立足。

    在没有坐上那个王位之前,父亲兄弟几个,人人都是礼贤下士的做派,对上恭敬,对下不傲,他嬴阳若敢对眼前这位无礼,回头他老子就能打断他的腿。

    轰!帐外突然传来一阵震响。

    嬴阳霍然站起,坐在角落的燕随亦是霍然睁眼,对嬴阳偏头示意了一下,嬴阳立刻快步而出查看动静,燕随却是躲在帐内没有露面。

    远处出现绿光,几只巨大的幽冥白蝠口吐绿幽幽烈焰,追杀着数名快速逃窜的修士。

    睁开法眼远眺的嬴阳看了会儿后,松了口气,又转身回了帐内。

    幽泉十层,迷幻界,天空极光绚丽多彩,摇曳缥缈,美的令人心碎。

    地面上的美景不遑多让,苍凉荒原上,忽而绿木葱笼,忽而茫茫草原一望无际,忽而遍地鲜花姹紫嫣红绽放,而这令人陶醉的美景之中又时而夹杂着世间繁华景象,热闹街头人来人往、摩肩擦踵,甚至各种叫卖声就在耳边。

    有美也有丑陋,明明刚才还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致,突然间所有场景一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白骨如山。

    杀气腾腾的千军万马忽然从天际出现,一路奔腾厮杀而来,眼看冲到了眼前,几头凶猛怪兽突然冲乱大军。将大军一路践踏了个惨乱,朝这边冲了过来。

    守在营寨周围的人马神经紧绷,虽然知道眼前情景是幻象,可关键是幻象中偶尔会夹杂真东西。会有真正的幽泉妖孽趁机来袭,之前就有几趟‘冥鼠妖’趁机兴风作浪,幻化成各种东西借助环境掩护逼近。

    守卫人马轮流上阵,释放出法力探测着逼近幻象是否是实物。

    尽管知道眼前大多是假东西,可是不断身陷在各种栩栩如生场景中转换。时间久了,有种令人神经错乱的感觉。

    在守卫拱卫的阵营中间,不止一座营帐,十几座凑在一起。

    外围的两座营帐内,各聚集了两堆人,一堆是广家派系下的天王、星君子弟,一堆是昊家派系下的。

    “不是来狩猎吗?聚集在这里不动是什么意思?”

    “嗨,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上面怎么说,咱们怎么做就是了。呆在这里吃吃喝喝也没什么不好。”

    “就是,喝你的酒吧,能有机会呆在迷幻界吃喝也是一种乐趣,这机会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居然和昊家那边凑在了一个窝里,昊家也不去狩猎,难道要将头名拱手让给另三家不成?难道你们不觉得蹊跷?”

    广家和昊家不但没有去狩猎,而且还联结在了一起安营扎寨,甚至还被勒令不得擅自用星铃和外面联系,令下面不少人想不通。

    而中间的一座主帐内。代表两家前来的广圣和昊云天也正隔着一张长案对坐,同样在推杯换盏吃吃喝喝。

    “也不知道还要呆多久,家里那边究竟是什么意思啊?”灌着酒的昊云天嘀咕一声。

    “谁知道,听从安排来吧。”广圣看了眼在帐外来回走动负责保护自己的高手。

    两人同样是身不由己。如同嬴阳一样,都要听从家里老爷子派来的心腹安排,往往少主子知道的东西不见得有老爷子的心腹手下知道的多,尽管他们不服气,可是在老爷子的眼里,他们就是嫩了点。老爷子就是认为他们不如自己的心腹手下老练,有些事宁愿告诉下人让下人来做主也不告诉自己的孙辈,你不高兴也没脾气。

    不过嬴阳身为当事人比他们要好一点,起码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他们这帮人却是全部被蒙在了鼓里,莫名其妙稀里糊涂的被限制了自由。

    昊云天叹道:“天下人只看到咱们风光的一面,却看不到咱们憋屈的一面,不听从安排还能怎的?听从安排倒也没什么,可一直呆在这也不是个事啊,万一幽泉深处的‘死神’跑出来溜达撞上了咱们,那乐子就大了。”

    广圣酒杯一拍,瞪眼道:“你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幽泉十八层这么大,我们呆在这角落怎么可能撞上。”

    “呸呸呸,是我胡说八道。”昊云天连呸几声,忽又神神秘秘伸了个脑袋凑上前,诡笑道:“我说广圣,你那小姑姑广媚儿长的实在是令人流口水啊,做梦都想一亲芳泽,帮我牵线搭个桥呗。”

    “想占我便宜是不是?”广圣斜他一眼,对面这家伙真要娶了自己小姑姑,以后自己岂不是要称呼他姑父?

    昊云天嘿嘿道:“一点虚名,你还在乎这个?咱们什么关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谁睡不是睡?”

    广圣冷哼道:“就算我那小姑姑能看上你,你也未必吃的上,你家里能同意么?有贼心没贼胆,就知道嘴上占点便宜,德性!有本事你硬来一个给我看看,我保证不拦着,你敢吗?”

    言语中对自己姑姑没什么敬意,他倒是不介意广媚儿早点滚出广家,甚至巴不得王妃媚娘也滚出去,这也是媚娘为什么想寻找外援的原因。

    “那身段,那姿色,世间少有啊,如此娇嫩的一朵鲜花也不知会被谁给采了,可惜了呀,哎!”昊云天扼腕叹息,把盏猛灌一口,一脸懊恼。(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