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相比较于独孤惊龙的震惊,程风、唐磊等人就显得淡定多了。

    一直以来,吕重总在刷新着他们的眼界与认知。他们真的已经非常麻木了。

    这不,他们对吕重话中流露出的一丝信息都懒得去想。只是痛快地喝酒。

    不过,吕重心里却同样也有一丝疑惑与惊讶。

    独孤惊龙突然提到的那个八卦道人,也终于引起了吕重的注意。

    这个神秘的八卦道人,能知道吕重那么多情况,可见他的实力之强。

    而且,连吕重如今境界,要回忆对方的面貌、灵魂气息都没能办到,可见对方的实力至少可高出他一大截。

    “呵呵。越来越有趣了。”吕重微微笑了一下,心中记住了这事,不过却没有再去管八卦道人了,而是开心地与大家喝酒聊天。

    酒足饭饱后,程风有心借吕重的这世界修炼。他倒也不客气,爽快提出了要求。

    吕重自然不会拒绝。

    至于独孤惊龙、韩湘、傅青雅三人也是极为好奇,也想看看吕重的诸天世界,于是也暂时地留了下来。

    有吕重的带领与介绍,诸人都进入了大寂灭界的好些世界。

    感应到这些世界蕴藏的庞大灵气以及恐怖的时间加速度,没有任何犹豫,诸人都果断地留下来,准备在这些世界修炼一段时间。

    要知道,在仙界,动不动就能加速时间百倍、千倍的空间,都会让大家惊喜得发狂了。

    而在这大寂灭界的诸多世界之内,有不少都能把时间加速上万倍、十万倍、百万倍甚至千万倍。

    这就等于他们在短时间内多了几十万倍甚至上百万倍的修炼时间呢。

    ……

    外界三百年,一闪而过。

    而大寂灭界,时间加速度最快的一个世界,几乎过了过了三十亿年。

    这么长的时间之内,木苍穹、冷眉、敖夜三女也成功证道圣人境界,而且已达到了圣人二阶巅峰境界。

    郑玲珑、云水瑶、许心妍、颜妍四女勉强证圣成功。前者达到了一阶圣人巅峰境界。后三人也达到了一阶中位圣人境界。

    白素贞、白素素、小青三女巅峰仙帝境界。

    不过,让人震惊的是,独孤惊龙也在短短的二十亿年时间成功由下位仙帝,疯狂提升到上位仙帝的境界。而且他因为是真正的剑修,他的战斗力足以让他灭杀巅峰仙帝。要是现在再与无天佛祖控制的燃灯上古佛战斗,他应该有六到七成的把握取胜。

    唐磊已成功炼化三分之二的混沌黑莲,成为最纯碎的混世魔修。实力为上位魔帝境界。

    程风的进步也绝对不少,身为变异雷灵根。修炼的又是玄门正宗的御雷功法,再配合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炼神以及饕餮天地**炼体,他的修为也是一路疯狂提升。如今实力达到上位仙帝境界。

    步瑶的修为提升得差了一些,也达到了中位仙帝的水准。只有韩湘、傅青雅两女因为起步低,之前才是巅峰天仙,到现在,有三十亿年的刻苦修炼,加上大量丹药的灌溉,如今也才勉强达到下位仙皇境界。

    ……

    “哈哈,重哥。这次可是承你天大的人情了。”感应到自己全身那运转如意的庞大能量与稳定的境界,独孤惊龙也是一脸地开心,对吕重更是发自内心地感激。

    这些年,在吕重这里得到的好处实在太大了。别说什么一梦万世丹、九转霸雷铸体丹等丹药的供给了。单是那上千万倍时间加速空间,就让他一辈子承吕重的情。

    吕重摇头失笑:“惊龙,都是兄弟,就不用客气了。”

    “是啊,大哥,你给重哥客气啥。现在我们不能帮到重哥,等我们的实力也提升到圣人境界。就能帮助到重哥了。”唐磊毫不在乎地笑着说道。

    这话一出。独孤惊龙顿时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道:“得了重哥这么大的好处,也亏你这家伙心安理得。而且我想别说我们证道圣人了,就算实力达到三阶甚至四阶圣人境界。只怕对重哥的帮助都不会太大了。”

    现在与唐磊、程风等人相处多了。他这位曾经的面瘫哥的表情也是丰富了太多。

    随着修为的提升,独孤惊龙早越来越明白,吕重的实力只怕要远远高出从人太多。

    甚至他对当年吕重无意间泄露的灭杀圣尊的言语,也多了两分肯定。

    说实在的,在大家面前,吕重到现在都没有说出自己真正的实力达到何等境界了。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吕重的实力只会远远超出大家的想像。

    而且,在大家苦修的三十亿年之中,吕重也有修炼过。其他人能提升这么多境界,相信吕重的实力的提升也绝对不小。

    只不过这一点所有人都猜错了。

    越是到后面,实力提升的速度越是缓慢。

    这三十亿年的时间加速,吕重的实力的确有所提升,但是,与之前相比却是差远了。仅仅从七阶中位圣人境界提升到七阶上位圣人境界。

    区区一个小境界的提升,简直不值一提。

    但是,就这一个小境界,一般的天才圣人只怕得用上几百亿年甚至上千年亿不止呢。

    ……

    众人一边玩闹,一边交流。

    突然,唐磊却是想起了什么,猛然抬头看向吕重,问道:“对了,老大,以前我在地仙界曾听闻你与魔神界的创世光尊有过一战之约?如今你这内部世界已过了三十亿年,那么外面也应该过了三百亿年。加上之前的六百多年,也就是说你与创世光尊的约战已经快到来了?这……这是真的吗?”

    咦?

    所有人都是一惊,继而都脸色一变,转头看向吕重。

    “不错,这是真的。”吕重毫不在乎地一笑,点了点头:“算来马上就到了我与创世光尊的千年之约了。呵呵,这一天我可是等得好久了。”

    什么?

    居然真的要与创世光尊大战?

    那岂不表明吕重也有可媲美圣尊的实力?或者至少拥有与圣尊一战的能力?

    咝……

    在场的不少人都是大惊失色。

    这其中尤以独孤惊龙为最。

    虽然心中早就有几份猜想,吕重的实力不低,有对战圣尊的能力。但是亲耳听吕重说出这话,他还是有一一丝深深的震撼。(未完待续。)

第一六七二章 化作我的模样    苗毅:“哪来这么多废话,有你这样跟主人说话的吗?”

    “切!”白凤凰嗤笑一声,讥讽道:“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给你几分颜色,你还真涮开花了,抹给谁看呐?你有本事告诉全天下,说我白凤凰是你的奴仆,只要你敢说,我也就认了…偷偷摸摸见不得人,装什么大爷呀!”那神情真是无限鄙视,加上她那固有且一贯的骄傲神态,插上羽毛能扮凤凰。

    苗毅对她的风格也逐渐习惯了,这妖女完全是吃硬不吃软的那种,也懒得跟她斗嘴扯下去,直接说正事:“看清楚人了没有?你不会连点小事也做不好吧?”

    “切!”又是一声不屑,白凤凰身形蠕动,整个人在变形,体态变高变大了点,面部连同身形固定后,悍然变成了嬴阳,以男儿气概的方式再次双臂抱胸,鼻孔朝天道:“怎么样?”

    苗毅绕她转了两圈,上下打量一番,发现的确像模像样,估计不熟悉嬴阳的人是认不出来的。

    也没评价好坏,苗毅挥手一抖,又扔出了一个娇媚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千面妖狐粉儿。

    “……”白凤凰那高傲眼神下落,盯着粉儿打量,又瞥瞥苗毅,不知道苗毅搞什么鬼。

    “你想干什么?”重见光明的千面妖狐一见苗毅可谓气苦,跺脚愤愤。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脱离了碧月夫人也没什么舒心日子过,落在苗毅手上一样倒霉,冒险不说,居然跟一群反贼混在了一起,天呐,这要是被天庭发现了,还不得死得惨惨的。

    这又是哪啊!她到处看了看,这又要让自己干什么啊?一旁的‘阎修’她是认识的,当然,她认识的是真正的阎修。

    她能肯定苗毅把她从炼狱带出来肯定没什么好事。好事也轮不到自己,估计没事的时候人家想都不会想到她。

    苗毅笑眯眯看着她,“有点事情用的上你,希望你好好做。做好了不会亏待你。”

    千面妖狐已经被他搞怕了,连连摇头,“不做,我能力有限,你找别人去。”

    苗毅笑容顿敛。“真的不做?”

    “……”看这反应,千面妖狐感觉有些不妙,不过还是用力摇了摇头。

    唰!苗毅挥手一支宝剑在手,出手快若闪电。

    他如今的修为远超千面妖狐,加之手速本来就快,千面妖狐连躲都来不及。

    剑锋刚到千面妖狐的脖子上,便听千面妖狐惊叫一声,“做!”

    带着寒意的锋利剑刃顿在了她白皙脖子上,没有再继续动作,却已经是吓得她两腿发软。磕磕巴巴补充强调:“我做…你要我做什么?”

    一旁的白凤凰一脸鄙夷,“就知道欺负弱小。”

    女人的声音?千面妖狐惊疑不定地看向她。

    苗毅撤剑拄地,斜睨白凤凰,“这次的事情你若是敢办砸了,我连你一起杀!”

    “哟!”白凤凰鄙视调侃道:“就凭你?你行不行啊?”

    苗毅冷冷道:“你大可以试试看,看你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白凤凰张嘴欲嘲讽,然而接触到对方那冷漠眼神心里不免有几分心虚,她怕的倒不是苗毅本人,而是苗毅背后的势力,一想到不管自己跑到哪都能找到自己的情形。后脊背就有些发凉,再悄悄瞥了眼苗毅腰间的兽囊,见说的如此笃定,也不知对方是不是真的随身带有倚仗。到嘴的话又活生生咽了下去,“哼!”不屑了一声,扭头四顾,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苗毅之所以如此强硬是因为没时间瞎扯,必须要逼迫事情按照自己的谋划去发展,再看向千面妖狐沉声道:“我!化作我的模样。对你来说,想必不难吧!”

    “……”白凤凰惊讶,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只见千面妖狐点了点头,身形蠕动定格后,变成了第二个‘牛有德’和牛有德面对面站在一起,不禁“咦”了声,好奇打量起了千面妖狐……

    炼狱,无量星,主殿后的阁楼上,金漫和杨庆隔着桌案对坐。

    星铃联系结束,杨庆默然握住了星铃,眉宇间略显忧虑神色。

    鬼市总镇府那边也派了人盯着地藏寺那边,而为了幽泉的行动,甚至在前往幽泉的方向提前节点式的布控了人手,已经发现有人离开了地藏寺前往幽泉方向。

    尽管前去的只有一个人,可是无法保证其人身上没有携带其他人。尽管所去之人易容了,可光头和蓄发之人的差别还是能分辨的,其人身在斗篷中,盖住了脑袋。

    布控的人手也许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消息经由杨召青传到这里来后,杨庆立马有了判断,罗刹门的人出发了。

    局面朝着大概的预设方向发展,这意味着一场大战即将在幽泉拉开帷幕,关键是对手不凡!

    念及此,杨庆心中很是不安,不止一次劝过苗毅,可是没用啊,苗毅非要来硬的。

    既然已经计划好了,为何还会担忧?实在是他杨庆又不是能掐会算,任何事情做出判断都是有线索可循而推论的,都不是凭空得出的结论,他再聪明也预料不到幽泉现场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更何况他从未去过幽泉,许多事情就更不容易判断。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是寄希望于苗毅那强悍的临机应变能力,计划的大框架已经出来了,就看这出戏苗毅登台后要怎么唱了。其他的担心都于事无补,现场局势存在千变万化的可能,只期盼苗毅能驾驭下来,不负那率领半支虎旗击溃百万精锐大军的威名!

    对面的金漫见他忧心忡忡的样子,凝目静观了一会儿,斟好的茶递了过去,轻声道:“大执事在担心圣王那边?”

    “唉!”杨庆心不在焉地伸手去接。

    金漫瞅他反应,斜了眼他伸来的手,明眸微闪,递出茶盏的手势微偏。

    于是下一刻,杨庆的手刚好抓错了位置,抓住了她的手。

    入手滑嫩,杨庆目光一回,愣在了自己抓住的那只拿着茶盏的柔荑上。

    金漫无动于衷,不缩也不躲,波澜不惊地看着杨庆的反应。

    “……”回过神来的杨庆倒是五指赶紧一缩,略显抱歉道:“唐突了,是杨某走神了,还望圣主见谅。”

    见他没有任何某些方面的异常反应,金漫嘴角有些深刻地僵了僵,随后如同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平静道:“无心之举,不必自责。”话锋继而一转,“圣王那边,大执事可能多虑了,带了那么多人手出去,又配备了破法弓,若是还应付不下什么突发局面的话,那我六道未免也太不堪了。”

    杨庆微微颔首,眉眼间的忧虑之色依旧难以释开,就算过了幽泉一关,闹出那么大的事,以后怎么办?

    清风吹来,荡涤室内。

    窗外,海阔天空,碧蓝无边……

    琼星天王府,寇凌虚率领部从直接从天而将落入后院,刚从天宫那边回来。

    护卫部从散去,寇凌虚大步而行,唐鹤年和寇铮从里面快步出来迎接,陪同前行之余,寇铮禀报了鬼市那边的情况。

    闻听奏报,寇凌虚边走边皱眉道:“盯着地藏寺的人手发现了地藏寺的人去了幽泉方向?”

    鬼市总镇府的人基本上都是寇家的人,盯着地藏寺的事情这边自然是知道的。

    “是的。”寇铮点头,“确认了,第一时间有了回报。”

    “难道地藏寺的人也会掺和进这事?”寇凌虚脚步一停,面露迟疑思索之色,“盯地藏寺盯了这么久,这牛有德究竟要干什么?”

    寇铮问:“父亲,要不我干脆直接问问牛有德?”

    寇凌虚抬手打住,回头反问:“你觉得到了这个地步再问合适吗?通知文白,尽量避开嬴家那边,咱们继续当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吧。如果牛有德能躲过这一劫,咱们也有不知情的说法,不是他自己想要自主权么?”说完一声轻叹,放弃牛有德,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摇摇头惋惜,“可惜了!让你婆娘多去看看老七吧!”

    “是!”寇铮应下。

    几乎在此同时,幽泉外的苗毅握住了手上星铃,转身面对遥远的鬼市方向。

    他先杨庆一步接到了杨召青的星铃传讯,知道了地藏寺那边的动静,其实他也一直在等那边的动静。

    鬼市那边徐堂然什么时候对如霜泄密,都是遵从这边的节奏来安排的,可以说是配合这边,等到地藏寺有反应,这边已经准备好了。

    手上星铃一收,苗毅双目微眯,眉心那道竖纹霍然睁开,琉璃眸子中骤然迸射出璀璨光柱,天眼开启。

    千面妖狐见此情形,惊的目瞪口呆,有点怀疑苗毅究竟是人还是妖。

    白凤凰只是抱臂胸前盯着看,倒是不显得怎么惊奇,她又不是第一次见识,在迷乱星海就知道了苗毅具备天眼。

    天眼目光刹那远去,直窥鬼市来路方向,一路甄别,最终根据消息的提点,锁定了一个易容后披着黑斗篷蒙头盖脑的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