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苗毅:“哪来这么多废话,有你这样跟主人说话的吗?”

    “切!”白凤凰嗤笑一声,讥讽道:“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给你几分颜色,你还真涮开花了,抹给谁看呐?你有本事告诉全天下,说我白凤凰是你的奴仆,只要你敢说,我也就认了…偷偷摸摸见不得人,装什么大爷呀!”那神情真是无限鄙视,加上她那固有且一贯的骄傲神态,插上羽毛能扮凤凰。

    苗毅对她的风格也逐渐习惯了,这妖女完全是吃硬不吃软的那种,也懒得跟她斗嘴扯下去,直接说正事:“看清楚人了没有?你不会连点小事也做不好吧?”

    “切!”又是一声不屑,白凤凰身形蠕动,整个人在变形,体态变高变大了点,面部连同身形固定后,悍然变成了嬴阳,以男儿气概的方式再次双臂抱胸,鼻孔朝天道:“怎么样?”

    苗毅绕她转了两圈,上下打量一番,发现的确像模像样,估计不熟悉嬴阳的人是认不出来的。

    也没评价好坏,苗毅挥手一抖,又扔出了一个娇媚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千面妖狐粉儿。

    “……”白凤凰那高傲眼神下落,盯着粉儿打量,又瞥瞥苗毅,不知道苗毅搞什么鬼。

    “你想干什么?”重见光明的千面妖狐一见苗毅可谓气苦,跺脚愤愤。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脱离了碧月夫人也没什么舒心日子过,落在苗毅手上一样倒霉,冒险不说,居然跟一群反贼混在了一起,天呐,这要是被天庭发现了,还不得死得惨惨的。

    这又是哪啊!她到处看了看,这又要让自己干什么啊?一旁的‘阎修’她是认识的,当然,她认识的是真正的阎修。

    她能肯定苗毅把她从炼狱带出来肯定没什么好事。好事也轮不到自己,估计没事的时候人家想都不会想到她。

    苗毅笑眯眯看着她,“有点事情用的上你,希望你好好做。做好了不会亏待你。”

    千面妖狐已经被他搞怕了,连连摇头,“不做,我能力有限,你找别人去。”

    苗毅笑容顿敛。“真的不做?”

    “……”看这反应,千面妖狐感觉有些不妙,不过还是用力摇了摇头。

    唰!苗毅挥手一支宝剑在手,出手快若闪电。

    他如今的修为远超千面妖狐,加之手速本来就快,千面妖狐连躲都来不及。

    剑锋刚到千面妖狐的脖子上,便听千面妖狐惊叫一声,“做!”

    带着寒意的锋利剑刃顿在了她白皙脖子上,没有再继续动作,却已经是吓得她两腿发软。磕磕巴巴补充强调:“我做…你要我做什么?”

    一旁的白凤凰一脸鄙夷,“就知道欺负弱小。”

    女人的声音?千面妖狐惊疑不定地看向她。

    苗毅撤剑拄地,斜睨白凤凰,“这次的事情你若是敢办砸了,我连你一起杀!”

    “哟!”白凤凰鄙视调侃道:“就凭你?你行不行啊?”

    苗毅冷冷道:“你大可以试试看,看你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白凤凰张嘴欲嘲讽,然而接触到对方那冷漠眼神心里不免有几分心虚,她怕的倒不是苗毅本人,而是苗毅背后的势力,一想到不管自己跑到哪都能找到自己的情形。后脊背就有些发凉,再悄悄瞥了眼苗毅腰间的兽囊,见说的如此笃定,也不知对方是不是真的随身带有倚仗。到嘴的话又活生生咽了下去,“哼!”不屑了一声,扭头四顾,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苗毅之所以如此强硬是因为没时间瞎扯,必须要逼迫事情按照自己的谋划去发展,再看向千面妖狐沉声道:“我!化作我的模样。对你来说,想必不难吧!”

    “……”白凤凰惊讶,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只见千面妖狐点了点头,身形蠕动定格后,变成了第二个‘牛有德’和牛有德面对面站在一起,不禁“咦”了声,好奇打量起了千面妖狐……

    炼狱,无量星,主殿后的阁楼上,金漫和杨庆隔着桌案对坐。

    星铃联系结束,杨庆默然握住了星铃,眉宇间略显忧虑神色。

    鬼市总镇府那边也派了人盯着地藏寺那边,而为了幽泉的行动,甚至在前往幽泉的方向提前节点式的布控了人手,已经发现有人离开了地藏寺前往幽泉方向。

    尽管前去的只有一个人,可是无法保证其人身上没有携带其他人。尽管所去之人易容了,可光头和蓄发之人的差别还是能分辨的,其人身在斗篷中,盖住了脑袋。

    布控的人手也许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消息经由杨召青传到这里来后,杨庆立马有了判断,罗刹门的人出发了。

    局面朝着大概的预设方向发展,这意味着一场大战即将在幽泉拉开帷幕,关键是对手不凡!

    念及此,杨庆心中很是不安,不止一次劝过苗毅,可是没用啊,苗毅非要来硬的。

    既然已经计划好了,为何还会担忧?实在是他杨庆又不是能掐会算,任何事情做出判断都是有线索可循而推论的,都不是凭空得出的结论,他再聪明也预料不到幽泉现场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更何况他从未去过幽泉,许多事情就更不容易判断。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是寄希望于苗毅那强悍的临机应变能力,计划的大框架已经出来了,就看这出戏苗毅登台后要怎么唱了。其他的担心都于事无补,现场局势存在千变万化的可能,只期盼苗毅能驾驭下来,不负那率领半支虎旗击溃百万精锐大军的威名!

    对面的金漫见他忧心忡忡的样子,凝目静观了一会儿,斟好的茶递了过去,轻声道:“大执事在担心圣王那边?”

    “唉!”杨庆心不在焉地伸手去接。

    金漫瞅他反应,斜了眼他伸来的手,明眸微闪,递出茶盏的手势微偏。

    于是下一刻,杨庆的手刚好抓错了位置,抓住了她的手。

    入手滑嫩,杨庆目光一回,愣在了自己抓住的那只拿着茶盏的柔荑上。

    金漫无动于衷,不缩也不躲,波澜不惊地看着杨庆的反应。

    “……”回过神来的杨庆倒是五指赶紧一缩,略显抱歉道:“唐突了,是杨某走神了,还望圣主见谅。”

    见他没有任何某些方面的异常反应,金漫嘴角有些深刻地僵了僵,随后如同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平静道:“无心之举,不必自责。”话锋继而一转,“圣王那边,大执事可能多虑了,带了那么多人手出去,又配备了破法弓,若是还应付不下什么突发局面的话,那我六道未免也太不堪了。”

    杨庆微微颔首,眉眼间的忧虑之色依旧难以释开,就算过了幽泉一关,闹出那么大的事,以后怎么办?

    清风吹来,荡涤室内。

    窗外,海阔天空,碧蓝无边……

    琼星天王府,寇凌虚率领部从直接从天而将落入后院,刚从天宫那边回来。

    护卫部从散去,寇凌虚大步而行,唐鹤年和寇铮从里面快步出来迎接,陪同前行之余,寇铮禀报了鬼市那边的情况。

    闻听奏报,寇凌虚边走边皱眉道:“盯着地藏寺的人手发现了地藏寺的人去了幽泉方向?”

    鬼市总镇府的人基本上都是寇家的人,盯着地藏寺的事情这边自然是知道的。

    “是的。”寇铮点头,“确认了,第一时间有了回报。”

    “难道地藏寺的人也会掺和进这事?”寇凌虚脚步一停,面露迟疑思索之色,“盯地藏寺盯了这么久,这牛有德究竟要干什么?”

    寇铮问:“父亲,要不我干脆直接问问牛有德?”

    寇凌虚抬手打住,回头反问:“你觉得到了这个地步再问合适吗?通知文白,尽量避开嬴家那边,咱们继续当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吧。如果牛有德能躲过这一劫,咱们也有不知情的说法,不是他自己想要自主权么?”说完一声轻叹,放弃牛有德,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摇摇头惋惜,“可惜了!让你婆娘多去看看老七吧!”

    “是!”寇铮应下。

    几乎在此同时,幽泉外的苗毅握住了手上星铃,转身面对遥远的鬼市方向。

    他先杨庆一步接到了杨召青的星铃传讯,知道了地藏寺那边的动静,其实他也一直在等那边的动静。

    鬼市那边徐堂然什么时候对如霜泄密,都是遵从这边的节奏来安排的,可以说是配合这边,等到地藏寺有反应,这边已经准备好了。

    手上星铃一收,苗毅双目微眯,眉心那道竖纹霍然睁开,琉璃眸子中骤然迸射出璀璨光柱,天眼开启。

    千面妖狐见此情形,惊的目瞪口呆,有点怀疑苗毅究竟是人还是妖。

    白凤凰只是抱臂胸前盯着看,倒是不显得怎么惊奇,她又不是第一次见识,在迷乱星海就知道了苗毅具备天眼。

    天眼目光刹那远去,直窥鬼市来路方向,一路甄别,最终根据消息的提点,锁定了一个易容后披着黑斗篷蒙头盖脑的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13章    用自酿的美酒招待了一翻独孤惊龙、程风等人,顺便也把唐磊、步瑶等人请了出来。

    众人几乎兴奋得发疯。

    让吕重没想到的是,唐磊那厮似乎也认识独孤惊龙,似乎与独孤惊龙的关系还不错。

    这时候一问才知道,当年唐磊、程风两人飞升之时就约好了在地仙界见面。并且同时用对方的精血,修炼了一特殊的功法[精血一线牵]。有些秘法,只要在一个世界之内,都能凭着这种秘法而感应到对方。

    幸亏地仙界与天魔界相邻,而且唐磊、步瑶飞升之时就达到上位天魔(天仙)境界,在化魔池化去凡胎,居然双双达到了天魔巅峰境。

    而饕餮天地*,显然更适合他们魔修,让他们一路上战斗吞噬了大量魔兽精血甚至是不少魔晶,从而轻松突破金魔境界。

    虽然金魔境界在诸天万界真的不怎么样,但是,却也有实力凭肉身横渡仙魔界的虚空。

    唐磊、步瑶别看是天魔界的两个新丁,但是地球出来的两家伙特贼,一路上虽说遇到大量的风险,却也是通过星际传送阵安全地达到地仙界,并直接利用[精血一线牵]的秘法成功找到对方。

    而他们相逢的时候,就在一个酒馆遇到了独孤惊龙……

    原来如此!

    吕重心念一动,微微心算了一下,陡然苦笑。他算到了。这三人相遇的时候,他正好也在地仙界。

    只不过,当时被鸿昆老祖给阴了。让吕重根本就没有心思想别的。否则,那个时候就应该与程风、唐磊等人相遇了。

    而听吕重这么一提,独孤惊龙、程风、唐磊也俱是张大了嘴,一脸不敢置信。

    “对了,重哥,你认不认识一个八卦道人?嗯,他就叫八卦道人。似乎是专卖消息的,最大的喜好就是用消息赚美酒来喝。似乎一眼能把我看穿。不但知道我的所有事,似乎连你的每一件事情他都知道。当年向他买你的消失可是浪费了成千上万坛仙神醉呢。而且我现在也是仙帝级的境界了,回想起来,我还是不知道这八卦道人到底是什么境界……”在喝着美酒的时候。独孤惊龙突然提了句。而刚一提到这人,独孤惊龙顿时脸色大变:“奇怪,这人是谁,我……我为什么想不起他的面貌、气质来了……”

    八卦道人?

    卖消息赚酒喝?

    甚至独孤惊龙突然都想不起这人是谁,面貌如何了?

    吕重眉头一皱,而另一边木苍穹、敖夜等女却是眼睛一睁,道:“夫君,这个八卦道人我们好像见过,在仙幻星……对……对。在仙幻星的某个酒楼也应该见过,咦,那老道的样子我……我记不起来了……”

    吕重陡然双眼一眯。脑海中同样突然多出了一个长相极为猥琐的老道。

    仔细地回想起当时这老道的情形,吕重顿时脸色一变。

    有古怪!

    真的有古怪!

    这个回忆中老道,吕重只记忆他有一种极凛冽的猥琐气质,但是要回忆他的面貌、形态,现在他居然回忆不起来!

    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说独孤惊龙、木苍穹、敖夜的实力不够,或许不能回忆一个超级强者的相貌、气质。但是。他吕重可不同!

    他现在可是真正的七阶中位圣人境界,居然都能回忆不起来某人的真正脸谱了?

    似乎这人的脸上迷糊一片。浑身上下都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挡住,让任何人都会下意识地忘记去回忆他的脸谱。

    “呵呵,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真没想到,还有一个如此强大的人在暗中窥视着我。看来这老小子也是一个圣尊,而且是一个极擅长幻境、元神操控的圣尊。”吕重目光一冷,微微冷笑起来,“希望你不要惹我,不然,我不介意再灭杀一个圣尊……”

    下意识到说到这里,吕重的身上也无形之中多了一种恐怖之极的气势。

    顿时,在场诸人只觉得有一真正恐怖之极可媲美圣尊级的超级凶兽出现,那种寒碜到极点的气势,让在场所有人都是禁不住呼吸一阵窒息,脸色一瞬间苍白起来。

    诸女还好,知道这是吕重无意泄露的一丝杀意,但并不针对大家。所以。还能顶住。

    程风、唐磊、步瑶三人大大咧咧,也不相信吕重会害他,所以心里虽然震骇之极,也顶多是震惊吕重的恐怖实力。

    韩湘、傅青雅则是恐惧地发抖,甚至双双扑下程风的怀里,再不敢抬头。

    只有独孤惊龙,一脸苍白地硬抗着。他什么都不知道,也相信吕重不会针对自己。但是吕重微微泄露的一丁点儿杀气,差点让他都产生永不起抗争之心。可见吕重的恐怖。

    而真正让他心审狂震的是,吕重居然说他不介意再灭杀一个圣尊?

    天啊!

    这……这是真的吗?

    还是他自己出现了幻听,甚至闯入了一个圣级的幻阵之内?

    吕重真的拥有灭杀圣尊的实力?

    那么,他岂不是至少也拥有等同于圣尊的实力了?

    这……这……这不可能!

    独孤惊人在心中狂喊着。

    他死死地不相信!

    但偏偏独孤惊龙的直觉感应,吕重说的是真的!

    虽然不愿相信,但是独孤惊龙却觉得吕重下意识说出的这话绝对真实。甚至他隐隐觉得吕重甚至不只杀了一位圣尊。

    难道……

    突然,独孤惊龙福至心灵,脸色狂变地看向吕重。

    他突然想起了!

    在第二次进入鸿蒙龙墓时,外界都纷纷传言曾有三大圣尊陨落。分别是混昆圣尊、麒麟圣尊、弑天圣尊。

    而他更从师尊杨眉老祖那里证实,这三位圣尊的确是陨落了,而且应该是陨落在他那次参与的[鸿蒙龙墓]大战之中。

    当时,不但有大量玄仙以上的强者进入鸿蒙龙墓,甚至仙王、仙皇、仙帝甚至是圣人,都有不少进入其中,只是因为实力等级的不同,大家都不在一区域。

    隐约间,独孤惊龙似乎也记起来了。

    那时候,吕重似乎就没有进入第二区。但是他偏偏在灭杀了第三区大量的帝级强者后,还能在第二区出现。

    那岂不表明吕重当时就能随时穿梭鸿蒙龙墓的任何一个区域?

    “难……难道真……真的是吕重在当时灭……灭杀了麒麟老祖、鸿昆道……道祖、弑……弑天老祖?”一时间,独孤惊龙只觉得自己快发狂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