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用自酿的美酒招待了一翻独孤惊龙、程风等人,顺便也把唐磊、步瑶等人请了出来。

    众人几乎兴奋得发疯。

    让吕重没想到的是,唐磊那厮似乎也认识独孤惊龙,似乎与独孤惊龙的关系还不错。

    这时候一问才知道,当年唐磊、程风两人飞升之时就约好了在地仙界见面。并且同时用对方的精血,修炼了一特殊的功法[精血一线牵]。有些秘法,只要在一个世界之内,都能凭着这种秘法而感应到对方。

    幸亏地仙界与天魔界相邻,而且唐磊、步瑶飞升之时就达到上位天魔(天仙)境界,在化魔池化去凡胎,居然双双达到了天魔巅峰境。

    而饕餮天地*,显然更适合他们魔修,让他们一路上战斗吞噬了大量魔兽精血甚至是不少魔晶,从而轻松突破金魔境界。

    虽然金魔境界在诸天万界真的不怎么样,但是,却也有实力凭肉身横渡仙魔界的虚空。

    唐磊、步瑶别看是天魔界的两个新丁,但是地球出来的两家伙特贼,一路上虽说遇到大量的风险,却也是通过星际传送阵安全地达到地仙界,并直接利用[精血一线牵]的秘法成功找到对方。

    而他们相逢的时候,就在一个酒馆遇到了独孤惊龙……

    原来如此!

    吕重心念一动,微微心算了一下,陡然苦笑。他算到了。这三人相遇的时候,他正好也在地仙界。

    只不过,当时被鸿昆老祖给阴了。让吕重根本就没有心思想别的。否则,那个时候就应该与程风、唐磊等人相遇了。

    而听吕重这么一提,独孤惊龙、程风、唐磊也俱是张大了嘴,一脸不敢置信。

    “对了,重哥,你认不认识一个八卦道人?嗯,他就叫八卦道人。似乎是专卖消息的,最大的喜好就是用消息赚美酒来喝。似乎一眼能把我看穿。不但知道我的所有事,似乎连你的每一件事情他都知道。当年向他买你的消失可是浪费了成千上万坛仙神醉呢。而且我现在也是仙帝级的境界了,回想起来,我还是不知道这八卦道人到底是什么境界……”在喝着美酒的时候。独孤惊龙突然提了句。而刚一提到这人,独孤惊龙顿时脸色大变:“奇怪,这人是谁,我……我为什么想不起他的面貌、气质来了……”

    八卦道人?

    卖消息赚酒喝?

    甚至独孤惊龙突然都想不起这人是谁,面貌如何了?

    吕重眉头一皱,而另一边木苍穹、敖夜等女却是眼睛一睁,道:“夫君,这个八卦道人我们好像见过,在仙幻星……对……对。在仙幻星的某个酒楼也应该见过,咦,那老道的样子我……我记不起来了……”

    吕重陡然双眼一眯。脑海中同样突然多出了一个长相极为猥琐的老道。

    仔细地回想起当时这老道的情形,吕重顿时脸色一变。

    有古怪!

    真的有古怪!

    这个回忆中老道,吕重只记忆他有一种极凛冽的猥琐气质,但是要回忆他的面貌、形态,现在他居然回忆不起来!

    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说独孤惊龙、木苍穹、敖夜的实力不够,或许不能回忆一个超级强者的相貌、气质。但是。他吕重可不同!

    他现在可是真正的七阶中位圣人境界,居然都能回忆不起来某人的真正脸谱了?

    似乎这人的脸上迷糊一片。浑身上下都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挡住,让任何人都会下意识地忘记去回忆他的脸谱。

    “呵呵,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真没想到,还有一个如此强大的人在暗中窥视着我。看来这老小子也是一个圣尊,而且是一个极擅长幻境、元神操控的圣尊。”吕重目光一冷,微微冷笑起来,“希望你不要惹我,不然,我不介意再灭杀一个圣尊……”

    下意识到说到这里,吕重的身上也无形之中多了一种恐怖之极的气势。

    顿时,在场诸人只觉得有一真正恐怖之极可媲美圣尊级的超级凶兽出现,那种寒碜到极点的气势,让在场所有人都是禁不住呼吸一阵窒息,脸色一瞬间苍白起来。

    诸女还好,知道这是吕重无意泄露的一丝杀意,但并不针对大家。所以。还能顶住。

    程风、唐磊、步瑶三人大大咧咧,也不相信吕重会害他,所以心里虽然震骇之极,也顶多是震惊吕重的恐怖实力。

    韩湘、傅青雅则是恐惧地发抖,甚至双双扑下程风的怀里,再不敢抬头。

    只有独孤惊龙,一脸苍白地硬抗着。他什么都不知道,也相信吕重不会针对自己。但是吕重微微泄露的一丁点儿杀气,差点让他都产生永不起抗争之心。可见吕重的恐怖。

    而真正让他心审狂震的是,吕重居然说他不介意再灭杀一个圣尊?

    天啊!

    这……这是真的吗?

    还是他自己出现了幻听,甚至闯入了一个圣级的幻阵之内?

    吕重真的拥有灭杀圣尊的实力?

    那么,他岂不是至少也拥有等同于圣尊的实力了?

    这……这……这不可能!

    独孤惊人在心中狂喊着。

    他死死地不相信!

    但偏偏独孤惊龙的直觉感应,吕重说的是真的!

    虽然不愿相信,但是独孤惊龙却觉得吕重下意识说出的这话绝对真实。甚至他隐隐觉得吕重甚至不只杀了一位圣尊。

    难道……

    突然,独孤惊龙福至心灵,脸色狂变地看向吕重。

    他突然想起了!

    在第二次进入鸿蒙龙墓时,外界都纷纷传言曾有三大圣尊陨落。分别是混昆圣尊、麒麟圣尊、弑天圣尊。

    而他更从师尊杨眉老祖那里证实,这三位圣尊的确是陨落了,而且应该是陨落在他那次参与的[鸿蒙龙墓]大战之中。

    当时,不但有大量玄仙以上的强者进入鸿蒙龙墓,甚至仙王、仙皇、仙帝甚至是圣人,都有不少进入其中,只是因为实力等级的不同,大家都不在一区域。

    隐约间,独孤惊龙似乎也记起来了。

    那时候,吕重似乎就没有进入第二区。但是他偏偏在灭杀了第三区大量的帝级强者后,还能在第二区出现。

    那岂不表明吕重当时就能随时穿梭鸿蒙龙墓的任何一个区域?

    “难……难道真……真的是吕重在当时灭……灭杀了麒麟老祖、鸿昆道……道祖、弑……弑天老祖?”一时间,独孤惊龙只觉得自己快发狂了。(未完待续)

第一六七一章 狩猎    那种浑厚深沉的金属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阴森森的灰雾在犬牙交错间游荡,明显能感觉到虚空中有一股别样的拉扯之力,不是风力,四处环顾也察觉不到那股力道来自哪里,仿佛冥冥之中。

    远处隐隐有红光蠕动,身在空中睁开法眼看去,有熔浆喷薄,确切地说不是地岩熔浆,而是钢汁铁水。喷出的熔浆尚在地面流淌之际,似乎遇到一股莫名力量拉扯,滚烫的熔浆如雨后春笋般生长拔高,随着温度渐低,红彤彤的‘春笋’渐渐变得暗黑,那股拉扯之力似乎也拉不动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苗毅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亲眼见证了这到处遍布的大大小小尖刺是怎么形成的,原来就是自己感受到的那股冥冥之力,奇怪的是,这冥冥之力能感受到,但是对人似乎却没什么影响。

    几人落地后,苗毅伸手摸了摸身旁的一根笋状尖刺,道:“听说这东西的坚硬程度远超红晶武器,是世上最坚硬的东西,也是世上最锋利的东西。”

    一旁的冷卓群道:“的确如此,就算是高纯度红晶战甲面对这尖刺也是不堪一击,然而奇怪的是,这金属之中似乎蕴藏着一股坚硬无比且无坚不摧的冥冥之力,让人望而兴叹,可望而不可得,没人能将这东西给掰断加以利用。曾有人耗费数万年之功慢慢锯断了一根带出去,结果这东西一离开幽泉其中立刻飘出一股黑气消散于冥冥之中,硬度也变得如普通钢铁一般,数万年弄了个废铁出去,听说那人本想借此发一笔,最终却气得吐血。”

    “可惜了。”苗毅惋惜一声,这事他也听说过,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如此锋利坚硬之物却无法利用,实在是觉得可惜。

    不过他此时的心思也不会陷在这上面。很快收了神,问千罗:“嬴家扎营的地方在什么位置?”

    千罗四处看了看,有点为难道:“这鬼地方的地形不管哪个地方都大同小异,我一时间还真难判明方位。恐怕要花点时间。”

    “让那边盯着的人打出容易辨识的标识……”苗毅一番叮嘱后,又对另六人偏头示意了一下,示意警戒。

    六人立刻闪身向六个方向,防止有人接近这里。

    千罗正搞不懂苗毅什么意思,却忍不住猛然一怔。死死盯着苗毅的眉心。

    苗毅眉心的红色竖纹裂开,一只金色琉璃眼眸绽露,一道璀璨光柱骤然迸射而出,天眼目光开始来回扫视四周。

    以前对他来说是作为相当保密的天眼,如今竟然当着千罗的面毫不忌讳地施展了出来。

    约莫半个时辰后,天眼那璀璨光柱锁定了一个方位,在苗毅的天眼视线中,某个区域最高的山峰上,有个人身上裹着白布站在峰顶。这人是天行宫的人,按照约定好的找到了附近最高的山峰。披上了白布便于显眼,顺利让苗毅的天眼锁定了他。而他也按照星铃中约定的方式,面朝目标方位。

    苗毅天眼目光一转,顺着他面朝的方位巡视而去,很快找到了千罗所说的两山之间临时搭建的一座营寨,目光直突而入,在营寨内搜寻,搜遍众人,在主营帐内顺利找到了嬴阳,不知正跟两个人说什么。

    为防有失。天眼目光特意查探了一下嬴阳,确认不是易容假冒的之后,又查探另两个明显易容之人。天眼轻易突破了两人的易容伪装,看清了假面后面的真容。居然是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老头,似乎是孪生兄弟。

    琉璃光柱一收,眉心天眼渐渐闭合,苗毅眯眼思索着什么。

    千罗怔怔盯着他看了会儿,忍不住问道:“你这眉心的第三只眼是?”

    苗毅淡淡一笑:“我修炼出的天眼。”

    “……”千罗哑口,这玩意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六大将在远处见他天眼收了。又陆续闪身回来。

    几人一碰头,苗毅便问道:“我看到了一对长的一模一样的老头,嬴家有这样的人吗?”

    六大将目光一碰,皆在恍思中微微颔首,似乎想起来了什么。

    还是千罗沉吟着说道:“嬴九光手下有对名叫燕随、燕从的孪生兄弟,很早就跟着嬴九光四处征战,修为已达显圣境界,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两人。”

    苗毅看看六大将的反应,不吭声显然就代表认同了千罗的话,心中多少一惊,得亏自己天眼识破了,否则还真不知情,撞错了路的话,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发现这嬴家为了对付自己还真肯下血本呐,上回还是几个彩莲,这次居然直接动用了两名显圣,这是不弄死他苗毅不罢休啊!

    这茬暂时放下,苗毅将六只储物镯分别抛给了六人,开始传音布置。

    布置完后,挥手指向了嬴家扎营的方位,六大将相视一眼,互相默契点头,随后一起闪身而去。

    苗毅再回头看向千罗,笑道:“有劳天行宫,为了避免后面给天行宫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你们可以先撤了。”

    千罗迟疑道:“这就完了?你究竟要干什么?是想对嬴家的人下手吗?那边连燕氏兄弟都出动了,要不要我们这边协助?”

    苗毅平静笑道:“你放心,我自有把握,不会有事,你们先退吧,免得天行宫暴露,反而坏事。”

    “既然如此…”千罗叹了声,点了点头,摸出了星铃招呼同门撤离,最后也拱手告辞。

    苗毅道:“一起出去。”

    “呃…”千罗一愣,看了看四周,疑惑道:“你不是要在这…”指了一下四周,意思是说,你不是要在这搞事吗?

    苗毅呵呵道:“不急,估计有老朋友来看望我,想必也快到了,我出去迎接一下。”

    他这样说,千罗还能说什么,只能是与他一起冲天而起,钻入了逆转的泉眼中。

    转瞬进入了幽泉四层黄泉界,不做停留再闯逆转泉眼,入了幽泉三层幽阴界,再闯逆转泉眼,入了幽泉二层幽阳界,又闯逆转泉眼,入了幽泉一层幽冥界。

    到此后,苗毅与千罗在此分道扬镳,千罗要在此等候同门。

    而苗毅则继续闯入逆转泉眼,就此脱离了幽泉,又见浩瀚星海,迅速飞赴之前和六大将碰头之处。

    幽泉五层幽獠界,嬴家营寨周围一带,已经被嬴家人马清出了大片的安全区域,闲人免近。

    主营内,嬴阳正在和燕氏兄弟商议。

    听了人马准备的情况后,嬴阳有些吃不定地问道:“也不知道这牛有德会不会来,寇家不插手的话,他能找到我们吗?”

    燕随道:“会不会来不知道,不过四周的眼线之前已经察觉到周围有人在鬼鬼祟祟。”

    嬴阳问:“能确定是牛有德的人吗?”

    燕随:“不能确定,刚接到消息,那些鬼鬼祟祟的人已经消失了。”

    “不能确定?”嬴阳搓手道:“咱们要不要弄出点动静,好让牛有德知道我在这里?”

    燕从摆手道:“我们堂而皇之来的,牛有德若真有心对大少爷下手的话,肯定知道我们来了。大少爷也不要低估了牛有德,他在天街那么多年,占着肥差,不至于连点办事的人都找不到,要盯应该已经盯上了。大少爷若故意搞出动静来,搞不好会惹得对方生疑,反而会怀疑我们布下了陷阱。不过下面的人马可以散开狩猎了,这边留上少数几人,让目标觉得有机可乘才好引蛇出洞,狩猎嘛,就要有个狩猎的样子,人马囤在这不动也可疑。”

    “只留少数几人?”嬴阳顿时心弦一绷,“万一牛有德人多势众,岂不是有些不妥?”

    燕氏兄弟相视一眼,心中皆暗叹一声,虽说是嬴家的杰出才俊,可这些后辈和王爷那些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人比较起来,差了不止一点点,一旦面对真格的,完全没可比性,就这胆气?

    “大少爷放心,一旦有事,我们兄弟会第一时间护在大少爷身边。”燕从安慰一番。

    嬴阳虽说身份高贵,可在有些事情上也轮不到他来做主,只能是任由摆布,听从安排。

    营寨中的人马接到法令,迅速四散狩猎,真正是狩猎,也不知道想猎杀什么……

    苗毅抵达先前和六大将在幽泉外面的会面碰头点时,阎修打扮的白凤凰已经先到一步,脸上戴着假面。

    见到苗毅,白凤凰扯掉了脸上的假面,狐疑道:“牛有德,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想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对嬴家动手吧?我可告诉你,嬴家不是你惹得起的,我也惹不起,你要玩自己玩去,我可不想把命搭进去。”双臂抱胸转身,屁股以对,冷哼哼很臭屁的样子。

    苗毅:“你放心,不让你上阵和嬴家打打杀杀,只让你帮点小忙。”

    似乎抓到了天大的把柄似的,白凤凰立马转身,指着他鼻子道:“喏,这可是你说的,我最讨厌出尔反尔的人,男人就得说话算话,是你自己说了我不用上阵和嬴家打打杀杀的,回头你要是反悔了,可别怪我耳朵不好使听不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