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家伙想干什么?六位大将心里嘀咕,瞅着他举动。

    啪!铜镜突然当锤子使唤,狠狠将数只绿蝙蝠砸飞了出去。

    苗毅可谓全力一击,砸的噬魂蝠翻落在地“吱吱”哀嚎,很快四肢连同蝠翼一摊,如同死去了一般,身上却烟雾升腾,地面尸体烟化,升起的烟雾在上方重新凝结成了一只只绿蝙蝠,又飞来加入了蝙蝠大军的冲撞。

    这一幕看的苗毅啧啧称奇,还真是打不死的玩意,居然以这种方式复活,二话不说,手上镜面泛起宝光。

    六大将搞不懂这家伙在闹哪样,一个个回头,默默无言看着,很快发现了端倪。

    但见冲撞在古铜镜面上的蝙蝠并未出现任何撞击停顿感,扑棱棱一只只、一群群冲进了镜子里,镜面涟漪荡漾紊乱不停。几人这才明白了,这家伙感情在收集噬魂蝠。

    “圣王,这东西就算带出去了也没办法驾驭,所以不值钱。”冷卓群提醒一声。

    “顺带点回去,放着也是浪费。”苗毅回了句,有点贼不走空的味道。

    几人无语,心想你不是说来办正事嘛,还真够闲得无聊。

    蝙蝠群的攻击威力虽然不算太大,可也不是纯白痴,也发现了不对,数百万只同伴怎么越来越少了?

    “吱吱…”尖叫声乱了起来,诸人眼前一空,只见蝙蝠群突然放弃了对他们的攻击,成群结队飞离远去。

    见苗毅扛着镜子盯着飞走蝙蝠群意犹未尽的样子,妖道大将长虹忍不住一问,“抓了多少?”

    苗毅查探了一下镜子里的情形,见黑压压的蝙蝠群在里面乱飞不止,倒也不会死掉,随口回了句,“应该两百万只不到吧。”

    也就是一百多万只?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再说什么。

    总之大家继续在这里等着。几人也不知道苗毅究竟在等什么,总之见到苗毅不时拿出星铃来,不知在和谁联系。

    一直站在这里怕太过显眼,遂找了处山脚藏身。

    等了有那么一阵后。一条人影飞掠而来,落在了外面。

    来者是易容后的天行宫长老千罗,和苗毅碰面后再次当面见到苗毅,眼神有点复杂。

    他能来这里自然是苗毅通知了天行宫那边,然而苗毅这次的举动和以往比较起来有点异常。苗毅此番没提任何交换条件,近乎直接吩咐,令天行宫那边有些错愕,不过还是照苗毅的话来了。

    而对苗毅来说,再次见到天行宫的人,心中却是微微一笑,有些事情心中越发有底了。

    千罗看了看苗毅身后那六人,从六人那种眼神中察觉出了这六人怕是不一般。

    六大将也在审视打量千罗,猜测是什么人。

    “情况怎么样?”苗毅传音问了声。

    千罗:“嬴家的人在幽泉五层停下了,其他几家在继续深入。”

    这次天行宫的人来。就是来给苗毅做探子的,实在是苗毅手上在天庭这边没什么可用的人手,光靠白凤凰和燕北虹根本无法盯住幽泉这么大的地方。

    苗毅:“有没有发现他们在暗中安排了其他人手?”

    千罗:“这个不好判断,幽泉还有其他人员狩猎,不好分辨是他们暗中的人手还是门派中人或散休,总不能一个个抓来审问。”

    苗毅沉吟,他对自己这次准备的实力可谓是相当有自信的,可在明知道嬴家有可能设下陷阱的情况下,嬴家只有这些摆在明面上的实力吗?倒是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遵照杨庆的意思,让罗刹门的人先冲冲看,看能不能把嬴家的后手给钓出来。

    “走!去看看。”苗毅招呼一声,领着几人一起冲天而去。钻入一只顺势旋转的泉眼。

    转瞬眼前一变,凭空吐出的几人差点撞进了滚烫的熔浆之中,众人仿佛来到了一个喷发的火山世界,四周黑漆漆耸立的山顶不断能看到喷薄而出的熔浆,灼热和阴森交织的世界,幽泉二层。

    几人虽当空紧急停下。但下面的熔浆中却冲出一只体型达数丈的火猿,披着燃烧着滚滚黑烟的烈焰,张牙舞爪冲天而起,狰狞着撕咬向几人。远处更有大大小小的火猿从熔浆中爬出,或坐看,或对这边无动于衷。

    几人不理会这冲来的火猿,身形再次冲天而起,又闪身钻入了另一只顺势旋转的泉眼。

    幽泉三层,入眼便是一处冰雪世界,寒风凛冽,幽暗中白茫茫一片。

    几人还来不及欣赏眼前的情景,身后突然火光一亮,回头一看,刚刚袭击他们的火猿竟然也跟着冲进了幽泉三层,尖牙利爪毫不犹豫地冲几人扑咬而来。

    “哼!”单晴一声冷哼,身形一闪,化作一道虚影一闪而没,直接钻进了火猿的大口之中。

    扑来的火猿身形猛然在半空一僵,噗!突然肚腹一涨,火花绽放,庞大身躯当空爆的四分五裂,稀里哗啦落地,单晴的身影出现在火光中。

    单晴显然是有意控制爆炸的动静,没弄出太大的响动来。

    千罗两眼微眯,饱含深意地瞥着单晴。

    “这火猿应该就是魅焰吧?”苗毅盯着下面在风雪中飘摇的点点火光问了一声。

    “是!”冷卓群点头。

    所谓魅焰其实也是一种火灵,但是这种火灵介于阴阳之间,既不属于阴火,也不属于阳火,也不惧阴火和阳火,一旦被其所伤,治愈起来很麻烦,相当于中了剧毒,几乎难以救治。所幸的是,这里真正厉害的魅焰早已经被天庭大军给铲除了,加之天庭有意纵容修士来这边狩猎,想再形成厉害的魅焰几乎不太可能。

    也不知是不是这边的动静造成的影响,远处突然“轰”一声传来震响,几人睁开法眼看去,只见一只冰甲怪兽破开冰雪冲向了空中,“吼!”仰天一声怒吼。

    苗毅眉头一挑,这东西他见过,冰甲天音兽!

    下方,几名修士从冰雪中跳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捕猎冰甲天音兽的人,总之意识到了危险,在惊慌失措快逃。

    砰砰砰,冰雪中不断爆出一个个白影,浑身惨白犹如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尸体一般,分不出男女披头散发,那样貌看着瘆人,比阎修难看多了,宛若幽灵飘荡在风雪中,阻挡那几名遁逃的修士。

    怪人越来越多,很快将那几名修士给缠住了。

    “阴姬雪妖?”苗毅又问了声。

    冷卓群再次点头,同时问了句,“你想出手解救?”

    苗毅哪有心思插这手,跑到这里来发财的人要么空手而归,要么发笔横财,要么命丧幽泉,来之前就做好了拼命准备的,加之天庭纵容,抱幻想来这里发财的不知道有多少,他救的过来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还真佩服这几个家伙,连冰甲天音兽也敢捕猎,冰甲天音兽虽然值钱,可那音波攻击实在是厉害,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这几个家伙既然敢来,想必有所倚仗吧。

    而苗毅早已不是多年前的那个热血少年,换了以前的他也许会古道热肠救人于为难,如今的他却是不太可能了,和我有关系吗?率先冲天而去,同时扔下话,“走吧!”

    几人再次冲向苍穹,钻入一只顺势旋转的泉眼中。

    进入幽泉四层,眼前一亮的瞬间,包括苗毅在内,都紧急刹停。

    火山,湖泊,金色的湖泊,一片金波荡漾的世界,火山偶尔喷发,但是喷出来的都是金色的汤汁。整个世界犹如煮沸的油锅一般,咕嘟嘟冒泡不止,金汤上面飘着浮浮沉沉的各种白骨。

    苗毅虽是初来,却也知道这下面的金汤不好碰,那金汤名曰黄泉,一旦沾染上,无药可救,哪怕是沾染上一点,也能将你全身的血肉给化掉,必须及时剜除患处,才有可能保住一命,否则你修为再高都没用,下面那些漂浮的白骨就是下场,骨色已经被熬成了金黄。

    更诡异的是,炼化在此黄泉的人,居然能保留生前的修为实力在白骨中,然后永世长眠在此,灵魂拘禁在白骨中,永居黄泉。不少人说这幽泉四层是最可怕的一层,也有人想将这‘黄泉’带出去加以利用,但是奇怪的是,幽泉中许多厉害的东西都不能脱离幽泉,一旦离开要么消亡,要么变得无效,只能说是星空浩瀚无奇不有。

    就在这时,黄泉中的白骨突然改变了自然动荡规律,开始快速在湖面拼凑,一具具人形骸骨逐渐形成,不远处甚至拼凑出了一只庞然大物的怪物骨骸,正在黄泉中慢慢站起。

    “快走!”这次是无量道大将敖铁紧急出声招呼,语气显得异常凝重。

    在场几人哪怕修为再高,也没人敢在这里嚣张,没一个敢迟疑的,皆迅速冲天而起,钻入了一只顺势旋转的泉眼中。

    眼前光景再次一变,到了幽泉五层。

    几人放眼看去,青朦朦幽森的世界,到处犬牙交错耸峙着尖锐如笋的大大小小铁刺,大者如山岳,小者如麦芒,闪烁着金属幽光,一个金属世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12章 当年的对手,如今得仰望。    进入[大寂灭界],程风也是一脸惊讶。

    毕竟他以前也进过一两次,那时候他就知道吕重的身上有一件活性的空间法宝。

    不过当时,程风并不知道,大寂灭不内蕴藏着无数世界,甚至是无数宇宙。

    所以,现在的程风也有如刘佬佬进大观园的感觉。

    可是独孤惊龙却不同了,他是真正的一脸震惊与骇然。甚至刚刚晋阶仙帝境的心神修为都是为之一震。

    宇宙级的空间?

    他只在鸿蒙龙墓中呆过!

    不过,如今吕重的大寂灭界,给他的感觉似乎比曾经的鸿蒙龙珠内的各大世界还要强大。

    当年的对手,如今得让自己仰望了。

    “咝……”

    独孤惊龙直吸着冷气,这时候,他才明白,吕重不但实力、天赋惊材绝艳,他的气运更是无人能比。

    就在独孤惊龙震惊的时候,程风好奇地看了吕重一眼,问道:“重哥,你这还是瘟神珠内的世界?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当年的瘟神珠内的空间可没有仙灵之气啊……”

    顿时,独孤惊龙也是耳朵动了一下。难道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个空间还能成长到这等地步?要知道,就他的感应,单单大家所在的这一个小世界,仙灵之气的浓郁程度都不比仙界一些中等仙星差的了。

    吕重也不藏着掩着,笑了笑道:“这是自然,这是我本命法宝的空间。我的实力提升了,它的空间等级自然会提升。更何况。我如今的空间圣纹都达到了上品巅峰境呢。比杨眉圣尊都不差。”

    什么?

    圣纹?

    上品巅峰境的圣纹?

    程风不清楚。他独孤惊龙岂不会不清楚?

    要知道他也是千古英烈界中的顶级天才,也是杨眉圣尊的弟子。而据独孤惊龙所知,他的师尊杨眉老祖,单论空间大道圣纹,其境界才也上品上位境界。

    而吕重的空间大道圣纹,居然达到了真正的上品巅峰境界?

    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让把他都给震得呆掉了。

    有心不想相信吕重的话,可是他也知道吕重根本就没有隐瞒自己的必要。

    吕重真要是凝聚了上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哪里只是不比杨眉圣尊差啊。单论对空间大道的领悟,吕重那绝对是要隐隐要强杨眉圣尊一线了。他这么说绝对是谦虚了。

    即便如此,独孤惊龙也是心儿发颤,小心地问了一句,“重……重哥,您见过我师尊?”

    吕重也是微微一愣,看了看独孤惊龙,马上反应过来:“呵呵,我倒忘了,独孤兄还是杨眉道友的弟子。呵呵。好巧,前不久我正在千古英烈界杨眉老祖的道场与他坐而论道。蒙杨眉前辈喜爱,还送了我一些玄清神茶。嗯,你既然已晋级仙帝境界,灵魂能量也几乎达到巅峰仙帝境界,倒是可以勉强品尝一下,呵呵,那茶可不错……”

    居然是……是真的!

    吕重真的见过杨眉老祖了。

    能说出玄清神茶的人不可多。更不消说,这玄清神茶,可是杨眉圣尊独有的东西呢。

    只不过独孤惊龙以前实力不够,根本就享用不了这样的好宝贝。

    独孤惊龙就是曾经的独孤求败,正因为其卓绝的天姿以及高处不胜寒的寂寞,成为无数人意念结集的意识体,才被杨眉老祖以大神通、大法力收入千古英烈界。

    在下界凡人的心中,独孤求败是绝对的剑客,无双的妖孽。而在千古英烈界之中,他也是新生代的顶级修炼者。

    这一界他终于被人打败多次,故而改回自己的本名,疯狂修炼。

    他知道,不单千古英烈界有无数对手让他战意狂飙,更一直知道千古英烈界之外,还有无数世界无数越来越强的强者供他挑战。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疯狂地战斗、修炼。也取得了无数荣耀。

    但是,连续两次,在鸿蒙龙墓,他都被吕重给比下去了。

    这差点让他的自信遭遇到最严重的打击。

    还好,他终归是一代超级人杰,只用了五年,就走出了吕重的阴影,修为再次大进。

    可是当他再次出现在仙界时,他骇然发现。吕重居然早就证道成圣了。让他几乎没有追赶的机会。

    与程风义结金兰,独孤惊龙才知道,吕重真的是一个恐怖到变︶态的生物。

    而这一次与吕重相遇,他的心神也是遭受更大的震动。

    连吕重身边的女人,几乎个个都拥有高于他的境界。这事太玄奇、太让人绝望了。

    现在听闻吕重居然都有资格进入杨眉圣尊的道场与之坐而论道?

    这吕重如今又究竟达到了何等境界与实力?

    要知道,独孤惊龙因为自身孤傲虽然与杨眉圣尊相处不多,但是说到底也是杨眉圣尊的弟子,他可知道,几乎没什么人能有资格进入杨眉圣尊的道场,更没说与杨眉圣尊坐而论道,甚至还让杨眉圣尊拿出玄清神茶招待了。

    可吕重就行!

    突然之间,独孤惊龙都有些冲动,想问问吕重如今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了。

    只是,这个问题可不好当着吕重的面问出来。

    “看来,这次还是等尽快回千古英烈界一趟见见师尊,不然,我还是会发疯的……”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独孤惊龙重新抖擞了精神。

    独孤惊龙脸色也是恭敬起来,苦笑地看了吕重一眼,“重哥,你……你玩我啊,都是与我师尊坐而论道的人了,我还与你兄弟相称,这……这可是大不敬……”

    “哈哈……”吕重突然大笑,伸手在独孤惊龙的肩膀上轻轻一拍,道:“别……,说是坐而文论道,那是抬举我了。再说了,我是鸿钧道祖的弟子,你是杨眉圣尊的弟子,大家认真来说还是一个辈份的。所以,咱们兄弟相称正好合适。再说了,就算我能与杨眉前辈论道甚至是同辈相交,那为什么你又不能与我同辈相交?”

    独孤惊龙闻言,双眼一亮,整个人的气质也多了一丝温和,没有之前修剑时的那种霸气与锐利。显然,他的心境又隐隐进了一步。

    “牛!”吕重伸出了一个大拇指,真心给了独孤惊龙一个赞。(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