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进入[大寂灭界],程风也是一脸惊讶。

    毕竟他以前也进过一两次,那时候他就知道吕重的身上有一件活性的空间法宝。

    不过当时,程风并不知道,大寂灭不内蕴藏着无数世界,甚至是无数宇宙。

    所以,现在的程风也有如刘佬佬进大观园的感觉。

    可是独孤惊龙却不同了,他是真正的一脸震惊与骇然。甚至刚刚晋阶仙帝境的心神修为都是为之一震。

    宇宙级的空间?

    他只在鸿蒙龙墓中呆过!

    不过,如今吕重的大寂灭界,给他的感觉似乎比曾经的鸿蒙龙珠内的各大世界还要强大。

    当年的对手,如今得让自己仰望了。

    “咝……”

    独孤惊龙直吸着冷气,这时候,他才明白,吕重不但实力、天赋惊材绝艳,他的气运更是无人能比。

    就在独孤惊龙震惊的时候,程风好奇地看了吕重一眼,问道:“重哥,你这还是瘟神珠内的世界?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当年的瘟神珠内的空间可没有仙灵之气啊……”

    顿时,独孤惊龙也是耳朵动了一下。难道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个空间还能成长到这等地步?要知道,就他的感应,单单大家所在的这一个小世界,仙灵之气的浓郁程度都不比仙界一些中等仙星差的了。

    吕重也不藏着掩着,笑了笑道:“这是自然,这是我本命法宝的空间。我的实力提升了,它的空间等级自然会提升。更何况。我如今的空间圣纹都达到了上品巅峰境呢。比杨眉圣尊都不差。”

    什么?

    圣纹?

    上品巅峰境的圣纹?

    程风不清楚。他独孤惊龙岂不会不清楚?

    要知道他也是千古英烈界中的顶级天才,也是杨眉圣尊的弟子。而据独孤惊龙所知,他的师尊杨眉老祖,单论空间大道圣纹,其境界才也上品上位境界。

    而吕重的空间大道圣纹,居然达到了真正的上品巅峰境界?

    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让把他都给震得呆掉了。

    有心不想相信吕重的话,可是他也知道吕重根本就没有隐瞒自己的必要。

    吕重真要是凝聚了上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哪里只是不比杨眉圣尊差啊。单论对空间大道的领悟,吕重那绝对是要隐隐要强杨眉圣尊一线了。他这么说绝对是谦虚了。

    即便如此,独孤惊龙也是心儿发颤,小心地问了一句,“重……重哥,您见过我师尊?”

    吕重也是微微一愣,看了看独孤惊龙,马上反应过来:“呵呵,我倒忘了,独孤兄还是杨眉道友的弟子。呵呵。好巧,前不久我正在千古英烈界杨眉老祖的道场与他坐而论道。蒙杨眉前辈喜爱,还送了我一些玄清神茶。嗯,你既然已晋级仙帝境界,灵魂能量也几乎达到巅峰仙帝境界,倒是可以勉强品尝一下,呵呵,那茶可不错……”

    居然是……是真的!

    吕重真的见过杨眉老祖了。

    能说出玄清神茶的人不可多。更不消说,这玄清神茶,可是杨眉圣尊独有的东西呢。

    只不过独孤惊龙以前实力不够,根本就享用不了这样的好宝贝。

    独孤惊龙就是曾经的独孤求败,正因为其卓绝的天姿以及高处不胜寒的寂寞,成为无数人意念结集的意识体,才被杨眉老祖以大神通、大法力收入千古英烈界。

    在下界凡人的心中,独孤求败是绝对的剑客,无双的妖孽。而在千古英烈界之中,他也是新生代的顶级修炼者。

    这一界他终于被人打败多次,故而改回自己的本名,疯狂修炼。

    他知道,不单千古英烈界有无数对手让他战意狂飙,更一直知道千古英烈界之外,还有无数世界无数越来越强的强者供他挑战。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疯狂地战斗、修炼。也取得了无数荣耀。

    但是,连续两次,在鸿蒙龙墓,他都被吕重给比下去了。

    这差点让他的自信遭遇到最严重的打击。

    还好,他终归是一代超级人杰,只用了五年,就走出了吕重的阴影,修为再次大进。

    可是当他再次出现在仙界时,他骇然发现。吕重居然早就证道成圣了。让他几乎没有追赶的机会。

    与程风义结金兰,独孤惊龙才知道,吕重真的是一个恐怖到变︶态的生物。

    而这一次与吕重相遇,他的心神也是遭受更大的震动。

    连吕重身边的女人,几乎个个都拥有高于他的境界。这事太玄奇、太让人绝望了。

    现在听闻吕重居然都有资格进入杨眉圣尊的道场与之坐而论道?

    这吕重如今又究竟达到了何等境界与实力?

    要知道,独孤惊龙因为自身孤傲虽然与杨眉圣尊相处不多,但是说到底也是杨眉圣尊的弟子,他可知道,几乎没什么人能有资格进入杨眉圣尊的道场,更没说与杨眉圣尊坐而论道,甚至还让杨眉圣尊拿出玄清神茶招待了。

    可吕重就行!

    突然之间,独孤惊龙都有些冲动,想问问吕重如今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了。

    只是,这个问题可不好当着吕重的面问出来。

    “看来,这次还是等尽快回千古英烈界一趟见见师尊,不然,我还是会发疯的……”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独孤惊龙重新抖擞了精神。

    独孤惊龙脸色也是恭敬起来,苦笑地看了吕重一眼,“重哥,你……你玩我啊,都是与我师尊坐而论道的人了,我还与你兄弟相称,这……这可是大不敬……”

    “哈哈……”吕重突然大笑,伸手在独孤惊龙的肩膀上轻轻一拍,道:“别……,说是坐而文论道,那是抬举我了。再说了,我是鸿钧道祖的弟子,你是杨眉圣尊的弟子,大家认真来说还是一个辈份的。所以,咱们兄弟相称正好合适。再说了,就算我能与杨眉前辈论道甚至是同辈相交,那为什么你又不能与我同辈相交?”

    独孤惊龙闻言,双眼一亮,整个人的气质也多了一丝温和,没有之前修剑时的那种霸气与锐利。显然,他的心境又隐隐进了一步。

    “牛!”吕重伸出了一个大拇指,真心给了独孤惊龙一个赞。(未完待续……)

第一六六九章 噬魂蝠    雪玉忙问道:“难道魅姬从牛有德那边确认了?”

    魅姬正是她的弟子,而她和玉罗刹原本是主仆关系,而后又多了层师徒关系。

    玉罗刹沉吟道:“也不能说是确认了,但是魅姬打探到牛有德和人密谋时提到南无门后,又要去幽泉找什么东西。”

    魅姬惊讶道:“难不成南无门的东西藏在了幽泉?这可能吗?”

    玉罗刹:“没什么不可能,幽泉凶险,正是藏东西的好地方,而牛有德很有可能是从南无门的遗迹中发现了什么线索。按魅姬的说法,她怕牛有德迟迟没动静,遂用‘南无门’试探着刺激了一下,牛有德才有了这番动静。所以不管怎么说,都要想办法查证一下,我不好离开这边太久,这事你要亲自去一趟。”

    雪玉颔首:“弟子明白,这就出发。”

    玉罗刹:“还有,魅姬探听到牛有德说要找人手,还说有点危险,你不要大意,多带点人手过去,尽量保证我们这边不要有出漏,带去的人务必可靠,不能走漏消息,另就是尽量避免暴露咱们的身份,这个你应该懂。”

    雪玉点头之余,试着问道:“若牛有德果真找到了那地方,我们如何自处?他的背景…”

    “寇凌虚的背景又如何?”玉罗刹毫不犹豫道:“若真找到了,在能不走漏风声的情况下,除掉他!”

    如此一来雪玉心中有底了,知道该怎么做了。

    地藏寺,魅姬很快也接到了极乐界那边传来的消息,召集下面弟子迅速易容后,悄悄离开了地藏寺,离开了鬼市,紧急赶赴幽泉,奉命先赶去探路……

    幽冥之地,隶属冥界范畴,荡阴山也在幽冥之地。却不在核心范围内,真正居中的核心地带在星空中恍如一团团旋转的云雾,诡谲深沉又波澜不惊,每一团云雾的中间都似一只漏斗。其漏斗洞眼仿佛泉眼,此地遂被称为幽泉。

    大大小小的泉眼在浩瀚星空中犹如一只只鬼眼,接近此地还在很远的地方似乎就被那一只只深沉慑人的眼睛给盯上了。数不清的泉眼虽有大小,可每一只泉眼都只通往一个地方,幽泉!

    这泉眼其实就类似一座座星门。人一靠近便会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人给吸入,可又和其它星门不一样,还是那句话,每一只泉眼都通往同一个地方,幽泉!

    星空中一支数万人的人马飞驰而来,停在了离那旋转云雾不算太远的地方,刚好能避开泉眼的吸引力。

    人马前面一排领队的不是别人,正是夏侯、嬴、昊、广、寇这五家的子弟。夏侯家来的名叫夏侯正央,嬴家来的是嬴阳,昊家来的名叫昊云天。广家来的叫广圣,寇家来的则是宼文白。

    四大天王家来的都是长子长孙,唯独夏侯家来的是老二夏侯令的长孙,不过夏侯家和其他家族不一样,谁也搞不清夏侯拓的子孙到底有多少,估计大部分子孙都躲在暗处,这一点不少人心知肚明。

    除了这几家的人外,还有下面各元帅和各星君家的子嗣率队前来参与。

    “这次狩猎赌什么?”嬴阳左右看看,率先发话问赌注。

    夏侯正央淡淡一句,“老规矩吧。赌谁空手而归。”

    “好!”其他人都应了下来。

    所谓老规矩就是看谁狩猎的收获最多,其他人则要将所有猎物奉上,空手回去。到了他们这个地步不能说修炼资源不重要,家族为了给予压力。可不会给你予取予求,可这种场合更重要的是面子,能让其他人空手而归就是这次狩猎最大的胜利。

    规则定下来后,大家并没有急着闯入,一般人来此是冒险,他们的身份不一般。自然是不会轻易来冒险的,早已派了探子前去探路。

    没多久陆续有人从虚空中吐了出来,夏侯家的探子率先来到禀报,表示一切正常。

    “走!”夏侯正央手一挥,带着夏侯派系的人马率先出发,闯入一处泉眼,瞬间消失在其中。

    实际上夏侯家来的人是最少的,没办法,夏侯家明面上能来助威的人不多。

    其他几家陆续接到探子来报,也逐一闯入幽泉。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安排,嬴家的探子是最后一个出现的,报上一切正常后,嬴阳还是细问道:“幽泉里没其他人么?”

    探子回:“有一些人在狩猎,应该都是一些散休和一些门派中人,他们通常深入幽泉五层为止,少有人再敢往里面去。”

    嬴阳微微颔首,这也正常,一些散休和一些门派为了获取收入往往会来此冒险,意图采集一些稀有的灵草、仙草之类的,或意图捕获一些灵兽、妖兽之类的换取修炼资源,幽泉十八层,这些人不敢太过深入,撞上厉害的妖兽只怕要得不偿失,越深入里面,遇见的妖兽越恐怖,尤其是幽泉深处被称为‘死神’的恐怖玩意。

    想到被称为‘死神’的恐怖妖兽,嬴阳也有些后脊背发紧,问:“幽泉深处的怪物没发狂乱跑吧?”

    探子回:“暂无动静。”

    嬴阳偏头后看,紧随其后的两名修士中的一人传音道:“就在幽泉五层扎营吧,太过深入了凭目标的能力怕不敢深入。”

    嬴阳默认之后,挥手道:“出发!”

    身后两人立刻闪到前面开路,一行冲入一处泉眼之内。

    在遥远处的一颗星球上,站在山顶的苗毅眉心天眼大开,一道璀璨琉璃光柱长短不一的变化调整着,锁定着嬴阳一行,看的清清楚楚。

    鬼市本就在幽冥之地,来此自然是方便,可谓先一步而来等候。

    直到嬴阳等人遁入了泉眼后,天眼光束方骤然收敛,眉心裂缝迅速闭合成了一道红色竖纹。

    没办法,天眼虽然神奇可也还有限制,无法看穿类似星门之类的东西。

    而苗毅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嬴阳身边的情况他看的一清二楚,才千余人,大部分都是彩莲修士,只有少数几个化莲境界的,这阵容比起在极乐界对自己动手的几个人来说,强大了不止一点点,可相对于他带来的人来说,简直不够瞧,搞的他都想招呼身后的几人直接动手。

    可想想又觉得不对,这摆明的东西算什么陷阱?遂按捺了下来。

    在他身后站了六人,鬼道大将冷卓群、佛道大将归无、魔道大将单晴、妖道大将长虹、仙道大将孟如,无量道大将敖铁,六人接到通知后立刻赶到了这边和苗毅碰头,此时皆易容装扮。

    目睹了苗毅的天眼徐徐收敛后,六人面面相觑,那眼神说不出是什么味道。

    倒是妖道大将长虹暗中对几人传音嘀咕了一声,“怎么看着有点像是妖主手下大将蜃迷的天眼?”

    “有点像…”某人嘀咕一句,语气里也透着古怪狐疑。

    察觉到法力波动的苗毅回头看了眼,暗中的交流立刻停止,苗毅手中摇晃的星铃没停。

    等了好一阵,等到星铃那边有了回复后,苗毅收了星铃,扔下一句话,“目标已经来了,走吧。”

    他率先掠空而去,六人立刻相随在后。

    一行没有经由嬴阳等人遁入的泉眼,而是钻了另一处的泉眼。

    穿过泉眼,瞬间闯入一片灰蒙蒙的世界,一个一眼看不到边犹如清晨蒙蒙亮的世界,视觉界面像是进入了荒古死地。

    几人一落地,迅速环顾四周,最后看向天空,灰蒙蒙的天上有数不清的泉眼在转动,或顺势转动,或逆向转动,就像是无数朵花儿在空中不断绽放,诡异。

    苗毅虽然是初次来,可也知道,那顺势转动的泉眼便是进入下一层幽泉的入口,逆向转动的则是出去的入口。

    “吱吱…”一阵古怪的声音突然从一侧不远处传来。

    几人回头看去,只见一道绿雾凭空钻出,不断钻出,最终全部钻出,化作一条长龙,在蒙蒙亮的空中蜿蜒飞舞,变化成各种图案。

    睁开法眼一看,才发现那绿雾是由数不清的绿色蝙蝠组成,每一只的周身都缭绕着淡淡灰雾。

    那群绿色蝙蝠似乎发现了他们几个,迅速朝这个方向飞来。

    没人慌乱,甚至连点异常反应都没有,凭这几人的实力,若是连这点小怪物都对付不了,那简直是笑话。

    不过苗毅还是问道:“什么东西?”

    鬼道大将冷卓群道:“噬魂蝠,以吸食生灵魂魄为生,攻击威力虽然不大,但别小看它,一旦被它咬到了,立刻魂魄受损,而且这东西杀不死,喜欢集群进攻,飞行速度也颇快,彩莲以下修士难以抵挡它们的连绵不绝冲击,一旦被缠住了脱不了身会很麻烦,应该是从幽泉二层跑出来的。”

    苗毅奇怪道:“还有杀不死的东西?”

    冷卓群:“只有阳火能杀死它们,否则在幽泉永远杀不死。”

    苗毅顿时两眼冒光:“如此说来岂不是能抓一点回去利用。”

    冷卓群摇头:“抓出去了也没用,只能在这地方生存,阳气重的地方根本活不了,而一见阳光立刻灰飞烟灭,加之无法驯化。”

    说话间,一群绿蝙蝠已经从远处飞快扑到,几人身上护体罡气涌出,咚咚咚…感受着连绵不绝而急促的澎湃撞击。

    几人不理会这些蝙蝠,单晴回头问了声,“圣王,下一步怎么办?”

    谁知苗毅摸出一只古铜镜,施法放大了镜面,举了起来。

    :说理由没意义,今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