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见……见过吕圣,摩罗放肆,倒也没有造成大错,不知吕……吕重可否放过小僧一马?”

    无天佛祖魔罗苦笑,对着吕重躯身行了一礼,算是求饶了。

    这一次,他真的服了!

    也不得不低头。

    毕竟,吕重如今本就是真正的圣人,不但后台强大,其本身的实力也是极为逆天。

    更主要的是,如今他既然逃不掉,那么他的小命就拽在吕重的手里。

    摩罗可不想就这么地陨落,神形俱灭。

    自然而然,对于吕重也是多了一翻客气与恭敬。

    吕重深深地看了摩罗一眼,微微点头,笑道:“虽说我们真的没什么大的仇怨,顶多只是打了几次,我倒也不是不可以放过你。只是,圣人也逐利,你拿什么从我这里买你的命?”

    啥?

    摩罗顿时傻眼,颇有些惊喜,接着马上又担心起来。

    能活命的确是好事,可似乎这吕重有心想得到自己身上的东西?

    要从一个圣人的手里买命,一般价值的东西只怕不会被吕重看在眼里吧?

    “您……您看上我什么?”无天佛祖摩罗顿时战战兢兢地问了一句。

    他这副恐惧畏缩的神态,要是传出去了,只怕要让无数仙魔惊掉大牙。

    见摩罗居然被自己吓成了这样子,吕重也是一愣,只好直接道:“你自己不明白?”

    摩罗心里一动,怕自己猜错,反而便宜了吕重。还是摇了摇头。

    吕重顿时明白了这老小子的想法。脸色倏地一沉。冷声道:“就这么给你说了罢。你身上我只看上了三件东西。一,是你的尸体,这可以勉强让我席下的玄兵噬摩蚁进一步进化。二是,看上了你的混世魔魂以及元神,这东西可以我有把握取其精华、失其糟粕,助我兄弟修炼无上魔功。第三,就是你身上的那三分之一的十二品黑莲了……”

    啥?

    摩罗一瞬间斯巴达了,整个身体都是僵硬起来。甚至都流出了一身久违了的冷汗。

    恐惧!

    这一刻,摩罗真的恐惧到了极点。

    面对眼前的这个吕重,他突然觉得就算面对鸿钧道祖,也会轻松得多。

    因为鸿钧道祖是真正的一方宇宙的圣尊,会自持身份与气度。就算想弄死他摩罗,也不会暗下死手。

    但是,眼前的吕重却不能保证他如鸿钧道祖一般光明磊落了。

    想想看,吕重有多少次战斗,都从来不按规矩出牌?又有多少次,吕重也大搞偷袭、群攻?

    眼前的这家伙的确是圣人。但是绝对是一个危险的圣人。

    “考验得怎么样?”吕重深深地看了正兀自失神的摩罗一眼,淡淡地道:“如果你不回答。我默认你让我选择第一、第二件东西……”

    话音一落,摩罗全身恐惧得发抖。

    吕重这么说,无疑宣判了他的死刑。

    如果真的这么被吕重给灭了,那他可就是最屈的一个混世魔祖了。

    再说了,混沌十二品黑莲虽然极为强大,是真正的顶级的混沌至宝级的灵根。

    但是,现在掌握在他的手里的并不是完全状态下的混沌十二品黑莲,他顶多只是掌握了其中的三分之一。其他的分别在罗喉、葬月的手里。

    只有当三分黑莲合而为一,才是完整的混沌十二品黑莲,才是真正的混沌至宝级的灵根,甚至有进化成更强大的灵根的可能。

    “吕……吕圣,我……我给您。我……我选择把混沌十二品黑莲送您,用来买自己的命……”摩罗一脸哆嗦,几乎是使尽全力才说出了这段话。

    要知道,混沌十二品黑莲,代表的就是混世魔祖的意志。代表着他被盘古宇宙承认。

    有道,就有魔。

    正如,有光,必有暗。

    这混沌十二品黑莲,正是盘古宇宙混世魔祖一脉的代表。

    拥有了混沌十二品黑莲,就拥有了盘古宇宙最纯正的魔族身份。有可能成长为新一代的混世魔祖。

    吕重本身就在混世魔界中灭杀了混世魔祖另一个化身葬月,并得到葬月所拥有的十二品黑莲。如果加上今天摩罗的一朵,他就收获了混沌十二品黑莲其中的三分之二。

    得有空再去抢了魔祖另一个化身罗喉手中的那一朵黑莲,吕重就能集聚最完整的混沌十二品黑莲。

    要收下完整的十二品黑莲,倒不是吕重看了他,而是他准备送给好兄弟唐磊。那家伙可是真正的魔修。有了混沌十二品黑莲之助,足以疯狂成长。未必就不能成为真正的新生代的混世魔祖。

    “呵呵,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如此,你还是把混沌十二品黑莲交上来吧。”吕重轻轻地一笑,毫不客气。

    对于吕重来说,他才不觉得自己以势压人有什么不对。

    这摩罗可不是一个好东西,他用混沌十二品黑莲几乎控制了无数仙佛妖魔,更是造成了无穷业力。

    这样的人,在平时,吕重一定会轻松灭杀。

    不过,如今吕重如今实力暴涨,也看出了无天佛祖摩罗的气运正在飞速下降。

    以他的气运下降速度,不消多久,极有可能有大量东西不保。甚至还有可能损命的危险。

    既然这样,吕重为什么要提前灭杀了对方?为什么不提前把他身上的好东西给收来?

    就算他吕重用不上,也可以送人嘛!

    这么一想,吕重果断放肆以势压人。

    “谁叫你丫的让我看不顺眼呢!”微微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吕重双眼便再次落在摩罗的身上,似乎只要摩罗不同意,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唉,罢了!”

    摩罗心中不舍地长叹一声,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旦身死道消,可就什么都没了。

    摩罗的确不甘心就这么把伴随了自己亿万年的超级宝贝送出去,但是,他却害怕死亡。

    心里酸涩地叹了一口气,他痛苦之极地把自己的混沌十二品黑莲拿了出来,递向吕重。

    吕重顿时一笑,根本就看也不看一眼,一手接过,爽快地把这混沌十二品黑莲扔进了[大寂灭珠]。

    顿时,摩罗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就与混沌十二品黑莲失去了联系。

    甚至,让他头皮发麻的是,他能感应到自己的元神之力再也无法探到任何有送混沌十二品黑莲的气息。

    “噗噗噗噗……”

    紧接着,摩罗无缘无故,一连喷出七口精血。

    这些精血突兀喷出,他就明白自己留在混沌黑莲核心枢纽之内的元神印记彻底被人给解了。

    “咝……”

    这下子,摩罗终于服气了。

    这吕重真的太可怕了!(未完待续……)

第一六六八章 玉面佛玉罗刹    而这也正是杨庆不同意苗毅去硬来的原因,实在是嬴家的势力太庞大了,随时能调集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撞上去无异于螳臂当车,可苗毅偏偏吃了秤砣铁了心,硬是要动用庞大力量硬干一场。

    饶是杨庆聪明,也搞不懂苗毅究竟是怎么想的,偏偏有些时候的结果往往又证明苗毅的做法自有苗毅的道理,甚至比他算计来算计去更快捷有效,因此他也只能劝,却不能说苗毅错了,两人的思维方式往往就不在一个角度上。

    “不知什么时候出发合适?”有了底气的嬴阳终于问到了出发日期,挺期待将嬴家的耻辱终结在自己的手上。

    左儿笑道:“就这几日吧,只要大少爷和夏侯家那边沟通妥当了,随时可以出发。”

    “好!听左奶奶的吩咐,这几日内就出发。”嬴阳点头应下。

    左儿呵呵笑道:“吩咐不敢当,大少爷抬举老奴了,都是老奴份内之事。”

    嬴阳客气一笑,旋即又露出忧虑之色,“就怕牛有德没那个胆子来啊!”

    语气中颇有几分找不到对手的空寂感,令嬴无满听了都忍不住莞尔。

    左儿:“寇家甩掉累赘的迹象明显,只要寇家不把识破的底细告诉牛有德,再适当敷衍点消息,凭牛有德一贯的作风,来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而寇老鬼十有八九会这样干。总之不管来不来,大少爷这边要做到位,一旦来了,就是大少爷立功的时候。”

    一阵安排叮嘱之后,主仆暂别。

    然而还不过半日,嬴无满又领着嬴阳找到了左儿,另有新的情况禀报。

    闻报,左儿一脸愕然:“什么?寇家、昊家、广家又主动要求参加幽泉狩猎?什么意思?”

    嬴阳摇头:“不知道什么意思,就在不久前又陆续联系上了我,幽泉狩猎也不是我说的算。他们想去就能去,我也阻拦不了,顶多是不搭伙而已。”

    左儿满脸狐疑,琢磨许久之后。“看看再说…总之不管他们去不去,到了幽泉之后照样要甩开他们。”

    寇天王府,一座翠竹环绕下的凉亭中,两名绝色美妾站在寇凌虚身后左右,讨好卖笑之余。一人各自按摩着寇凌虚的一边肩膀。有没有博得寇凌虚真正开心不知道,但见寇凌虚脸上带着淡淡而不知深浅的微微笑意。

    唐鹤年的身形出现在了竹林不远处,没有靠近,对着这边传音一番。

    寇凌虚听过之后一愣,传音****:“那两家不是不去吗?怎么又去了?”

    唐鹤年:“不知道,可能和我们这边想法一致,又撞到了一起。”

    寇凌虚一阵无语,这边一开始让家族子弟拒绝了幽泉狩猎邀请,后发现那两家也拒绝了,只剩了个嬴家和不知情的夏侯家。于是这边又让家族子弟答应了,谁想那两家也又答应了,这叫什么事。

    殊不知此时的广令公和昊德芳也有些郁闷,之前不去自然是因为猜到了嬴家想干什么,没必要卷进去,后来发现其他两家都没去,觉得有些不好看,事后让人说几位天王联手对付区区一个牛有德,好听好看吗?遂又让家族子弟去参与了,大不了到了幽泉再避开嬴家就是。

    谁知这三家不是一般的有默契。要不去都不去,要去都去,简直是共进退。

    三人此举令嬴九光纳闷了,嬴府内宅僻静地。时而负手来回走动,时而捻须沉吟不语,眉头紧锁难以舒展开,猜不透那三个老家伙在搞什么鬼,最终回头问道:“左儿,三个老家伙不会弄了什么套子让我往里面钻吧?”

    左儿也是一脸为难:“老奴实在想不通能有什么圈套。大少爷带队狩猎,他们三家犯得着联手对付大少爷吗?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一点小变化终究还是没能影响什么,几家暗中的反复没哪家会对外吐露,因此到几家狩猎人马最终出发时,也没有外人知晓其中的反复。

    鬼市客栈,一处雅间内,又见颠鸾倒凤。

    **平歇,徐堂然抚摸着身旁的美人大呼过瘾。

    满面潮红的如霜缠了上来,拥抱着撒娇道:“大人,妾身一个人孤枕难眠,今天不要回去,留下来陪妾身好不好?”

    徐堂然小眼睛微眯,又释开,抚摸着她光滑的身段,呵呵道:“换了平常也许行,但是这次真不行,我自己都是偷偷抽空跑来见你的。”

    如霜惊讶抬头道:“为何?大人堂堂副总镇,进出总镇府还需偷偷吗?”

    “哎!”徐堂然叹道:“总镇大人有事悄悄离开了,命我坐镇值守,不是想你了才偷偷跑出来嘛。”

    如霜眸中顿时闪过一丝警觉,口中却软绵绵语气道:“身为鬼市总镇,还需要悄悄离开?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呃…”徐堂然又呵呵笑道:“不该问的别问。”手挑起她的下巴,就要亲吻。

    然而这次的如霜明显不太配合,头一偏,“大人明显不信任妾身!”

    说罢,任徐堂然怎么甜言蜜语怎么哄都没用,就是背个身不理会,好像生气了。

    徐堂然似乎太宠爱这女人了,最终“好好好”妥协了,搂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道:“告诉你可以,千万不要出去乱说。”

    如霜回头媚了他一眼,娇躯翻回,面对相拥在了一起,“妾身孤零零一人,在这鬼市连门都不敢出,能告诉谁去,妾身只是觉得奇怪,堂堂鬼市总镇干嘛要悄悄离去啊。”

    徐堂然砸吧了一下嘴,迟疑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总镇大人具体干嘛去了。”

    一听这话,如霜立马身子一扭,就要爬起来走人,一脸娇怨,“大人还是不信任妾身。”

    徐堂然强行把她给摁了下来,“没骗你,我说的是真的。”

    如霜扭动着身子不依,“妾身不信,您身为副总镇,怎么可能不知道。”

    徐堂然抱紧了她不放,“是真的,具体的我真不清楚,你别看我是副总镇,实际上杨召青才是总镇大人真正的心腹,有些事情总镇大人根本不会告诉我,不过我倒是无意中听到了一点总镇大人和杨召青的交谈,大概知道总镇大人去了哪里。”

    如霜撒娇的身段一顿,哼哼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堂堂总镇,不在鬼市呆着,肯定跑哪鬼混去了?”

    徐堂然:“什么鬼混,你想哪去了,我好像听到说跟什么南无门有关,好像要去幽泉找什么东西,说是什么有点危险,要多找点人手去,具体的我真没听清楚,也没听懂什么意思,也不敢多听。”

    好一阵糊弄,总算把怀中美人安抚了下来,又逮住好一阵折腾,最后才收拾利索了离开。

    出了房间,徐堂然冷眼回头看了眼,不疾不徐地离去。

    衣衫不整的如霜站在门后侧耳倾听,确认徐堂然离去后,转身迅速摸出了星铃。

    地藏寺,幽暗佛殿内,佛前一道光柱下,盘膝打坐的魅姬手中星铃收去后,又迅速摸出了另一只星铃对外联系。

    极乐界,玉佛寺,连绵在云涛起伏的山巅,烈日骄阳下亦是道道彩虹横亘上空,恍如仙境。

    偶尔能闻钟鸣幽幽绵绵,周围山峦间不时能见灵禽翱翔,一两只落于飞瀑碧潭旁饮水。

    玉佛寺最高山巅的核心主寺,洁白如玉,一地一砖、一瓦一梁都似浑然一体的玉石雕刻而成,纤尘不染,整座主寺悍然全部是由愿力凝集而成,极为壮观华美。

    主殿内除了大门正对的壁上是巨型佛主雕像外,四周壁上皆是身配璎珞的佛女飞天图,各种妖娆曼妙姿态。

    莲花宝座上,手握星铃的白衣少女起身,飘然落于殿内,眉目清丽无双,素衣如雪,仿佛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轻轻一步如静水微澜,那种素雅纯净之美令人心旌荡漾。

    任谁见到都会暗暗赞叹一声,好一个世间无双的清纯美少女。然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美少女,却是令芸芸众生战栗膜拜的佛界几大巨头之一,正是玉面佛玉罗刹。

    为何整个罗刹门上下见不到年迈女人,欢喜禅的采补之道不足为外人道,总之驻颜有术,而玉罗刹更是修炼到了返老还童的地步。

    玉罗刹那清丽外貌下唯一能察觉出与外表年龄不一样的地方怕只有她那双清澈明眸,内敛威仪偶尔闪露,透着与年纪不符的深沉。

    “南无门…幽泉…”步步如静水微澜的玉罗刹唇语呢喃了好一阵,最终脚步一停,殿内无风自动,殿外屋檐下垂挂的一只只愿力形成的洁白小铃铛风吹之下,“叮咚叮咚”清脆摇响。

    很快一道人影落在殿外,一个穿着暴露典型罗刹门弟子装扮的美貌妇人扭着腰跨款款走入,离玉罗刹几步远的地方停步,在胸前掐出兰花指微微躬身行礼,“玉佛。”

    玉罗刹无动于衷,目光深邃,语声清婉,“雪玉,魅姬可能不负本尊所托,真的打探出了点什么。”

    被称为雪玉的妇人霍然抬首,有些难以置信地发问道:“难道真的存在?”

    玉罗刹沉吟道:“不知道,母亲生前也只是说曾有一同门高僧未能经住她天魔舞蛊惑说漏了嘴,之后醒悟又说的颠三倒四,是不是真的母亲也不能确认,然而妖僧南波后来的行为似乎真的在寻找什么,我后来也尝试寻找过,可是并未发现任何端倪。”(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