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而这也正是杨庆不同意苗毅去硬来的原因,实在是嬴家的势力太庞大了,随时能调集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撞上去无异于螳臂当车,可苗毅偏偏吃了秤砣铁了心,硬是要动用庞大力量硬干一场。

    饶是杨庆聪明,也搞不懂苗毅究竟是怎么想的,偏偏有些时候的结果往往又证明苗毅的做法自有苗毅的道理,甚至比他算计来算计去更快捷有效,因此他也只能劝,却不能说苗毅错了,两人的思维方式往往就不在一个角度上。

    “不知什么时候出发合适?”有了底气的嬴阳终于问到了出发日期,挺期待将嬴家的耻辱终结在自己的手上。

    左儿笑道:“就这几日吧,只要大少爷和夏侯家那边沟通妥当了,随时可以出发。”

    “好!听左奶奶的吩咐,这几日内就出发。”嬴阳点头应下。

    左儿呵呵笑道:“吩咐不敢当,大少爷抬举老奴了,都是老奴份内之事。”

    嬴阳客气一笑,旋即又露出忧虑之色,“就怕牛有德没那个胆子来啊!”

    语气中颇有几分找不到对手的空寂感,令嬴无满听了都忍不住莞尔。

    左儿:“寇家甩掉累赘的迹象明显,只要寇家不把识破的底细告诉牛有德,再适当敷衍点消息,凭牛有德一贯的作风,来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而寇老鬼十有八九会这样干。总之不管来不来,大少爷这边要做到位,一旦来了,就是大少爷立功的时候。”

    一阵安排叮嘱之后,主仆暂别。

    然而还不过半日,嬴无满又领着嬴阳找到了左儿,另有新的情况禀报。

    闻报,左儿一脸愕然:“什么?寇家、昊家、广家又主动要求参加幽泉狩猎?什么意思?”

    嬴阳摇头:“不知道什么意思,就在不久前又陆续联系上了我,幽泉狩猎也不是我说的算。他们想去就能去,我也阻拦不了,顶多是不搭伙而已。”

    左儿满脸狐疑,琢磨许久之后。“看看再说…总之不管他们去不去,到了幽泉之后照样要甩开他们。”

    寇天王府,一座翠竹环绕下的凉亭中,两名绝色美妾站在寇凌虚身后左右,讨好卖笑之余。一人各自按摩着寇凌虚的一边肩膀。有没有博得寇凌虚真正开心不知道,但见寇凌虚脸上带着淡淡而不知深浅的微微笑意。

    唐鹤年的身形出现在了竹林不远处,没有靠近,对着这边传音一番。

    寇凌虚听过之后一愣,传音****:“那两家不是不去吗?怎么又去了?”

    唐鹤年:“不知道,可能和我们这边想法一致,又撞到了一起。”

    寇凌虚一阵无语,这边一开始让家族子弟拒绝了幽泉狩猎邀请,后发现那两家也拒绝了,只剩了个嬴家和不知情的夏侯家。于是这边又让家族子弟答应了,谁想那两家也又答应了,这叫什么事。

    殊不知此时的广令公和昊德芳也有些郁闷,之前不去自然是因为猜到了嬴家想干什么,没必要卷进去,后来发现其他两家都没去,觉得有些不好看,事后让人说几位天王联手对付区区一个牛有德,好听好看吗?遂又让家族子弟去参与了,大不了到了幽泉再避开嬴家就是。

    谁知这三家不是一般的有默契。要不去都不去,要去都去,简直是共进退。

    三人此举令嬴九光纳闷了,嬴府内宅僻静地。时而负手来回走动,时而捻须沉吟不语,眉头紧锁难以舒展开,猜不透那三个老家伙在搞什么鬼,最终回头问道:“左儿,三个老家伙不会弄了什么套子让我往里面钻吧?”

    左儿也是一脸为难:“老奴实在想不通能有什么圈套。大少爷带队狩猎,他们三家犯得着联手对付大少爷吗?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一点小变化终究还是没能影响什么,几家暗中的反复没哪家会对外吐露,因此到几家狩猎人马最终出发时,也没有外人知晓其中的反复。

    鬼市客栈,一处雅间内,又见颠鸾倒凤。

    **平歇,徐堂然抚摸着身旁的美人大呼过瘾。

    满面潮红的如霜缠了上来,拥抱着撒娇道:“大人,妾身一个人孤枕难眠,今天不要回去,留下来陪妾身好不好?”

    徐堂然小眼睛微眯,又释开,抚摸着她光滑的身段,呵呵道:“换了平常也许行,但是这次真不行,我自己都是偷偷抽空跑来见你的。”

    如霜惊讶抬头道:“为何?大人堂堂副总镇,进出总镇府还需偷偷吗?”

    “哎!”徐堂然叹道:“总镇大人有事悄悄离开了,命我坐镇值守,不是想你了才偷偷跑出来嘛。”

    如霜眸中顿时闪过一丝警觉,口中却软绵绵语气道:“身为鬼市总镇,还需要悄悄离开?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呃…”徐堂然又呵呵笑道:“不该问的别问。”手挑起她的下巴,就要亲吻。

    然而这次的如霜明显不太配合,头一偏,“大人明显不信任妾身!”

    说罢,任徐堂然怎么甜言蜜语怎么哄都没用,就是背个身不理会,好像生气了。

    徐堂然似乎太宠爱这女人了,最终“好好好”妥协了,搂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道:“告诉你可以,千万不要出去乱说。”

    如霜回头媚了他一眼,娇躯翻回,面对相拥在了一起,“妾身孤零零一人,在这鬼市连门都不敢出,能告诉谁去,妾身只是觉得奇怪,堂堂鬼市总镇干嘛要悄悄离去啊。”

    徐堂然砸吧了一下嘴,迟疑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总镇大人具体干嘛去了。”

    一听这话,如霜立马身子一扭,就要爬起来走人,一脸娇怨,“大人还是不信任妾身。”

    徐堂然强行把她给摁了下来,“没骗你,我说的是真的。”

    如霜扭动着身子不依,“妾身不信,您身为副总镇,怎么可能不知道。”

    徐堂然抱紧了她不放,“是真的,具体的我真不清楚,你别看我是副总镇,实际上杨召青才是总镇大人真正的心腹,有些事情总镇大人根本不会告诉我,不过我倒是无意中听到了一点总镇大人和杨召青的交谈,大概知道总镇大人去了哪里。”

    如霜撒娇的身段一顿,哼哼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堂堂总镇,不在鬼市呆着,肯定跑哪鬼混去了?”

    徐堂然:“什么鬼混,你想哪去了,我好像听到说跟什么南无门有关,好像要去幽泉找什么东西,说是什么有点危险,要多找点人手去,具体的我真没听清楚,也没听懂什么意思,也不敢多听。”

    好一阵糊弄,总算把怀中美人安抚了下来,又逮住好一阵折腾,最后才收拾利索了离开。

    出了房间,徐堂然冷眼回头看了眼,不疾不徐地离去。

    衣衫不整的如霜站在门后侧耳倾听,确认徐堂然离去后,转身迅速摸出了星铃。

    地藏寺,幽暗佛殿内,佛前一道光柱下,盘膝打坐的魅姬手中星铃收去后,又迅速摸出了另一只星铃对外联系。

    极乐界,玉佛寺,连绵在云涛起伏的山巅,烈日骄阳下亦是道道彩虹横亘上空,恍如仙境。

    偶尔能闻钟鸣幽幽绵绵,周围山峦间不时能见灵禽翱翔,一两只落于飞瀑碧潭旁饮水。

    玉佛寺最高山巅的核心主寺,洁白如玉,一地一砖、一瓦一梁都似浑然一体的玉石雕刻而成,纤尘不染,整座主寺悍然全部是由愿力凝集而成,极为壮观华美。

    主殿内除了大门正对的壁上是巨型佛主雕像外,四周壁上皆是身配璎珞的佛女飞天图,各种妖娆曼妙姿态。

    莲花宝座上,手握星铃的白衣少女起身,飘然落于殿内,眉目清丽无双,素衣如雪,仿佛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轻轻一步如静水微澜,那种素雅纯净之美令人心旌荡漾。

    任谁见到都会暗暗赞叹一声,好一个世间无双的清纯美少女。然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美少女,却是令芸芸众生战栗膜拜的佛界几大巨头之一,正是玉面佛玉罗刹。

    为何整个罗刹门上下见不到年迈女人,欢喜禅的采补之道不足为外人道,总之驻颜有术,而玉罗刹更是修炼到了返老还童的地步。

    玉罗刹那清丽外貌下唯一能察觉出与外表年龄不一样的地方怕只有她那双清澈明眸,内敛威仪偶尔闪露,透着与年纪不符的深沉。

    “南无门…幽泉…”步步如静水微澜的玉罗刹唇语呢喃了好一阵,最终脚步一停,殿内无风自动,殿外屋檐下垂挂的一只只愿力形成的洁白小铃铛风吹之下,“叮咚叮咚”清脆摇响。

    很快一道人影落在殿外,一个穿着暴露典型罗刹门弟子装扮的美貌妇人扭着腰跨款款走入,离玉罗刹几步远的地方停步,在胸前掐出兰花指微微躬身行礼,“玉佛。”

    玉罗刹无动于衷,目光深邃,语声清婉,“雪玉,魅姬可能不负本尊所托,真的打探出了点什么。”

    被称为雪玉的妇人霍然抬首,有些难以置信地发问道:“难道真的存在?”

    玉罗刹沉吟道:“不知道,母亲生前也只是说曾有一同门高僧未能经住她天魔舞蛊惑说漏了嘴,之后醒悟又说的颠三倒四,是不是真的母亲也不能确认,然而妖僧南波后来的行为似乎真的在寻找什么,我后来也尝试寻找过,可是并未发现任何端倪。”(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09章 圣人之下,皆为蝼蚁    显然,燃灯上古佛是想利用一件先天灵宝自爆,轰开附近空间的一丝缝隙,从而逃出生天。 新·

    “呵呵,想炸开我的空间封锁?”一边的吕重冷笑一声,早在燃灯祭出先天灵宝将要自爆的瞬间,吕重的圣念已让前方的空间陡然加固了千百倍不止。

    “轰……”

    超恐怖的爆炸产生!

    燃灯上古佛却是脸色猛地一变:前方的空间并没有崩溃!

    “怎么会这样?”

    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出现在他的脸上,接着一丝绝望与怨毒在他的双眼中升腾。

    显然,他也明白,这一次真要是无法逃掉,那么他的结局,必定极惨。甚至是身陨道消也不为过。

    拼了!

    二十四颗定海珠,裹带着无穷无尽的诸天空间之力,开始疯狂涌动。

    明面上是燃灯上古化在操控着这二十四颗定海珠,可实际上却是隐在他体内的无天佛祖在行动。

    现在,无天佛祖已经有了弃车保帅的意思。

    不顾燃灯上古佛意志的反抗,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开始疯狂震荡。

    “二十四诸天,崩天一怒。诸天杀”

    怒吼声中燃灯上古佛的身影微微一颤,一道诡异的黑影弃他身体而去,那是十二品混沌黑莲裹着无天佛祖摩罗的身体闪烁而出。

    同时,无穷无尽的浩瀚空间之力从燃灯上古佛体内轰然爆发,在虚空中显化出二十四颗璀璨的蓝色光球!

    这便是二十四颗定海神珠!

    盘古宇宙洪荒封神时代,燃灯上古佛废了无数脑力谋夺而来的组合型先天至宝。

    当年,赵公明根本就没有真正炼化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就被燃灯上古佛算计抢夺而去。

    而现在,为了保命。无天佛祖摩罗,不惜把这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甚至是燃灯上古佛这具化身都给抛弃。

    “轰隆隆……”

    二十四诸天,疯狂震荡。

    璀璨的蓝色光芒辉映亿万万公里的外太空。

    只是,随着二十四诸天的震荡加剧,那璀璨的二十四个光球。遍布着越来越多的裂纹。

    顿时,整个天地之间,前方形成二十四道恐怖之极的毁灭气息。

    “轰……”

    一声巨响,整片天地都在瞬间寂静了一下。一股股无形的爆炸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辐射开来,四周的一切都被爆轰成渣。

    下一刻,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前方的空间居然也出现了一丝极为细小的空间缝隙。

    “咦?这家伙倒也果断,居然也舍得?”

    另一边。守护程风、独孤惊龙、韩湘、傅青雅与诸女的吕重,也是脸上闪过一丝赞赏。

    不得不说,像摩罗这等老牌的魔祖,就算只是一个分身,应对劫难时的手段,实在让人惊艳。

    同时,吕重对于他的壮士断腕的决心也是多了一丝佩服。

    “啊”

    在恐怖的爆炸之中,燃灯上古佛的万丈金身被炸成了粉碎,连同他的肉身与意识。

    完了!

    这一刻,曾经纵横盘古宇宙亿万年的谋主级的大佛真正陨落。真正地成为过去式的存在,消失于时间的长河!

    认真来说,他是被混世魔祖的分身无天佛祖摩罗给强行毁灭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木苍穹能把他逼得让无天佛祖直接人道毁灭的地步,也算是报了大仇。

    木苍穹心里瞬间没有了战斗的**,甚至都懒得去追杀那逃走的无天佛祖摩罗。

    这让正准备冲过那唯一的细小空间裂缝的无天佛祖摩罗顿时大喜不己。

    没有任何犹豫,无天佛祖摩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那细小之极的空间裂缝遁去。希望真的能逃过这今日的这一劫。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轰隆隆……”

    陡然。那空间裂缝的前方,突兀之极地出现一片超级恐怖的雷海。

    圣雷!

    玄阳圣雷、九阳弑魔雷、圣光净世雷、荡魔神音雷……

    雷光漫天,璀璨之极的各种圣雷夹着毁灭性的闪电蔓延开来,布满了前方的整个虚空。

    恐惧!

    骇然!

    这一刻无天佛祖差点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这前面突兀之间出现的雷电,每一道雷都是真正的圣雷。而且是对魔头有着极大伤害的极端阴属性的圣雷。

    这样的圣雷,只要有一道轰在他的身上,他无天佛祖不死也得重伤。

    因为,这是圣雷!

    “我靠,为了对付我。用得着这样么?”

    摩罗欲一脸委屈,说起来满心都是泪啊!

    他虽然依靠混沌十二品黑莲,控制了无数仙魔佛妖,甚至他本身在混沌十二品黑莲的能力加成下,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圣人境界。但是绝对坚持不了几秒钟。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圣人。

    偏偏,这时候吕重明显是把他当圣人对待了。

    那恐怖之极的各种圣雷轰成一片超级雷网,就算是真正的一两阶圣人来了,只怕不死也得重伤。

    “操”

    摩罗哪里还敢往前面冲,大骂一声,立刻调头往另一个方向闪躲。勉强逃过前方那一片超级圣雷的轰炸。

    “呵呵,摩罗,不得不佩服你,逃命的反应真的非常快……”

    一缕淡然的声音响起,却见吕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诡异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是不到四米的距离。

    吓?

    摩罗心中狂跳,这会儿才骇然发现自己与吕重的差距,真的已是地下与天上的区别。

    这……这才过了多久啊?

    摩罗心中思绪纷纷,吕重六百年前证道成圣,而与他在地仙界的大战到现在,顶天也不超过1000年。

    可就是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当年尚能与吕重战成平手甚至压吕重一头的他,却被吕重给远远地甩到了身后。

    这就是吕重的实力!

    没有特别地出手,只是心念一动,天地宇宙自会应和他的心意而动。形成空间封锁或降下灭圣之霸雷。

    明白了!

    真正地明白了!

    这一刻,摩罗知道在吕重这样的圣人手里,他就算实力再强,只要没有晋级圣人境界。就永远无法逃跑。

    “圣人之下,皆是蝼蚁。”

    突然之间,无天佛祖摩罗对于这句话,多了一丝真正意义上的了解。(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