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显然,燃灯上古佛是想利用一件先天灵宝自爆,轰开附近空间的一丝缝隙,从而逃出生天。 新·

    “呵呵,想炸开我的空间封锁?”一边的吕重冷笑一声,早在燃灯祭出先天灵宝将要自爆的瞬间,吕重的圣念已让前方的空间陡然加固了千百倍不止。

    “轰……”

    超恐怖的爆炸产生!

    燃灯上古佛却是脸色猛地一变:前方的空间并没有崩溃!

    “怎么会这样?”

    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出现在他的脸上,接着一丝绝望与怨毒在他的双眼中升腾。

    显然,他也明白,这一次真要是无法逃掉,那么他的结局,必定极惨。甚至是身陨道消也不为过。

    拼了!

    二十四颗定海珠,裹带着无穷无尽的诸天空间之力,开始疯狂涌动。

    明面上是燃灯上古化在操控着这二十四颗定海珠,可实际上却是隐在他体内的无天佛祖在行动。

    现在,无天佛祖已经有了弃车保帅的意思。

    不顾燃灯上古佛意志的反抗,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开始疯狂震荡。

    “二十四诸天,崩天一怒。诸天杀”

    怒吼声中燃灯上古佛的身影微微一颤,一道诡异的黑影弃他身体而去,那是十二品混沌黑莲裹着无天佛祖摩罗的身体闪烁而出。

    同时,无穷无尽的浩瀚空间之力从燃灯上古佛体内轰然爆发,在虚空中显化出二十四颗璀璨的蓝色光球!

    这便是二十四颗定海神珠!

    盘古宇宙洪荒封神时代,燃灯上古佛废了无数脑力谋夺而来的组合型先天至宝。

    当年,赵公明根本就没有真正炼化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就被燃灯上古佛算计抢夺而去。

    而现在,为了保命。无天佛祖摩罗,不惜把这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甚至是燃灯上古佛这具化身都给抛弃。

    “轰隆隆……”

    二十四诸天,疯狂震荡。

    璀璨的蓝色光芒辉映亿万万公里的外太空。

    只是,随着二十四诸天的震荡加剧,那璀璨的二十四个光球。遍布着越来越多的裂纹。

    顿时,整个天地之间,前方形成二十四道恐怖之极的毁灭气息。

    “轰……”

    一声巨响,整片天地都在瞬间寂静了一下。一股股无形的爆炸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辐射开来,四周的一切都被爆轰成渣。

    下一刻,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前方的空间居然也出现了一丝极为细小的空间缝隙。

    “咦?这家伙倒也果断,居然也舍得?”

    另一边。守护程风、独孤惊龙、韩湘、傅青雅与诸女的吕重,也是脸上闪过一丝赞赏。

    不得不说,像摩罗这等老牌的魔祖,就算只是一个分身,应对劫难时的手段,实在让人惊艳。

    同时,吕重对于他的壮士断腕的决心也是多了一丝佩服。

    “啊”

    在恐怖的爆炸之中,燃灯上古佛的万丈金身被炸成了粉碎,连同他的肉身与意识。

    完了!

    这一刻,曾经纵横盘古宇宙亿万年的谋主级的大佛真正陨落。真正地成为过去式的存在,消失于时间的长河!

    认真来说,他是被混世魔祖的分身无天佛祖摩罗给强行毁灭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木苍穹能把他逼得让无天佛祖直接人道毁灭的地步,也算是报了大仇。

    木苍穹心里瞬间没有了战斗的**,甚至都懒得去追杀那逃走的无天佛祖摩罗。

    这让正准备冲过那唯一的细小空间裂缝的无天佛祖摩罗顿时大喜不己。

    没有任何犹豫,无天佛祖摩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那细小之极的空间裂缝遁去。希望真的能逃过这今日的这一劫。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轰隆隆……”

    陡然。那空间裂缝的前方,突兀之极地出现一片超级恐怖的雷海。

    圣雷!

    玄阳圣雷、九阳弑魔雷、圣光净世雷、荡魔神音雷……

    雷光漫天,璀璨之极的各种圣雷夹着毁灭性的闪电蔓延开来,布满了前方的整个虚空。

    恐惧!

    骇然!

    这一刻无天佛祖差点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这前面突兀之间出现的雷电,每一道雷都是真正的圣雷。而且是对魔头有着极大伤害的极端阴属性的圣雷。

    这样的圣雷,只要有一道轰在他的身上,他无天佛祖不死也得重伤。

    因为,这是圣雷!

    “我靠,为了对付我。用得着这样么?”

    摩罗欲一脸委屈,说起来满心都是泪啊!

    他虽然依靠混沌十二品黑莲,控制了无数仙魔佛妖,甚至他本身在混沌十二品黑莲的能力加成下,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圣人境界。但是绝对坚持不了几秒钟。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圣人。

    偏偏,这时候吕重明显是把他当圣人对待了。

    那恐怖之极的各种圣雷轰成一片超级雷网,就算是真正的一两阶圣人来了,只怕不死也得重伤。

    “操”

    摩罗哪里还敢往前面冲,大骂一声,立刻调头往另一个方向闪躲。勉强逃过前方那一片超级圣雷的轰炸。

    “呵呵,摩罗,不得不佩服你,逃命的反应真的非常快……”

    一缕淡然的声音响起,却见吕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诡异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是不到四米的距离。

    吓?

    摩罗心中狂跳,这会儿才骇然发现自己与吕重的差距,真的已是地下与天上的区别。

    这……这才过了多久啊?

    摩罗心中思绪纷纷,吕重六百年前证道成圣,而与他在地仙界的大战到现在,顶天也不超过1000年。

    可就是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当年尚能与吕重战成平手甚至压吕重一头的他,却被吕重给远远地甩到了身后。

    这就是吕重的实力!

    没有特别地出手,只是心念一动,天地宇宙自会应和他的心意而动。形成空间封锁或降下灭圣之霸雷。

    明白了!

    真正地明白了!

    这一刻,摩罗知道在吕重这样的圣人手里,他就算实力再强,只要没有晋级圣人境界。就永远无法逃跑。

    “圣人之下,皆是蝼蚁。”

    突然之间,无天佛祖摩罗对于这句话,多了一丝真正意义上的了解。(未完待续。)

第一六六七章 下了血本    这一路的耽搁,顺带把事给办了也是为了给炼狱里面准备的时间,等他赶到炼狱一切都准备好了。

    与金漫等六道高层一番商谈后,众人一起飞出无量星,抵达附近的一颗星球。

    一群人落在山崖俯瞰,山下百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气势腾腾。

    苗毅偏头看了眼杨庆,后者微微点头,示意前者放心,表示没问题。

    苗毅摸出一只储物镯递给杨庆。

    杨庆立刻着手安排储物镯里的东西,召集了六道的人手过来分。

    很快见到下面的百万大军躁动,全部在换装。

    一个时辰后,躁动静止,红甲、紫甲、金甲,百万大军全部换上了天庭制式战甲,阳光下明晃晃,肃杀一片。

    令崖上诸人眼皮直跳的是,这百万大军人人手上都拿着一张破法弓,令诸人两眼冒光。

    “有这批破法弓在手,以后在炼狱,反贼人马休想再轻易压着我们打了!”绿歌偏头对金漫暗暗传音一声。

    此并非虚言,论势力的确比不过天庭,可若是相对人马的实力比较起来,炼狱这边并不比天庭镇守人马的实力差,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都是六道遭逢剧变时百战余生的精锐,奈何天庭手上掌握着群攻利器,一交手就容易被天庭给压着打,若不是仗着地利,只怕早就被天庭给剿灭了。

    而今有了这批破法弓在手,再和天庭大军遭遇上的话,天庭大军休想再轻易讨便宜,完全能硬碰硬干一场。

    金漫瞥了眼,传音话,“能不轻易开启战端还是要尽量避免,大执事的话也没错,一旦让反贼知道我们手上有这么多破法弓,就意味着他们知道了我们另有进出渠道,绝不会坐视我们坐大。那会逼得反贼各大派系同仇敌忾,会逼得反贼集中力量不惜代价剿灭我们,所以现在还不是反攻的时候,还需忍耐。”

    绿歌有些不满道:“也不知要忍耐到什么时候。就算我们出去了,就凭手上这些实力又能做什么,反贼早已成了气候,已是庞然大物,已非我们能抗衡!”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只是不敢对下面人讲而已。

    金漫:“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那个人有多爱那个女人你不是不知道,他不会放过青主和佛主的,迟早要找他们算那笔账的。”

    绿歌轻叹:“那个人的能力我不怀疑,可纵是他惊才绝艳,然大势已去,青、佛稳坐天下,就怕说易行难!”

    金漫:“如果容易早就动手了,还用等吗?你们外面的那批据点被同一时间拔掉了,难道还不能证明他留有相当实力的后手吗?你再看看眼前。这么多破法弓岂是能轻易弄到手的?炼狱新的进出渠道的开启从我们脱困到现在所生的事情,一切都证明事情正在循序渐进,一切都证明那个人卷土重来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绿歌,你等着看吧,那个人失去的一定会拿来,一场席卷天下决定谁主沉浮的大战将不可避免,他和青、佛二人的恩怨终究要做一个彻底的了结,我们终将脱离炼狱重见光明!”

    绿歌轻笑:“你对他依然信心十足金漫,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是不是还依然喜欢着他?”

    “说这个还有意义吗?他宁负尽天下女子。独钟情那一个女人,他为了那个女人可以放弃整个天下,试问除了那个女人谁又会放在他的眼里?”近乎呢喃语气的金漫,有些迷惘思忆的眼神渐渐缓。目光瞥了眼前面站在苗毅身边的杨庆,吐出一口气来,“绿歌,你知道的,从他逼死圣主开始,我和他就不可能了。”

    绿歌默然轻叹了一声。不再言语,那样的男人又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只是有些女人会勇敢表达出来去争取,而有些女人自惭形秽而将那点心思永埋心底而已。

    两个女人暗中交流不说,也许女人天生和男人就有差别,夜行空等人亲眼见证了那百万破法弓和百万天庭制式战甲却是别样情怀,一个个血气沸腾,情绪有些激动。

    一切妥当,山崖上几人看向苗毅,苗毅目光来浏览,最终淡然道:“准备出。”

    “是!”六道圣主从苗毅身后腾空而起,6续出号令,山下百万大军立刻化作六道洪流,如飞龙分射飞来,6续钻进了六道圣主手中的储物镯中。

    转眼肃杀一片的百万甲士消失,六圣主返到苗毅跟前,将六只储物镯奉上。

    苗毅挥手一扫,尽收于手,二话不说,甩袖冲天而去,山崖上的诸人拱手相送。

    和云傲天、穆凡君不一样,姬欢、藏雷、司徒笑今番似乎显得格外恭敬一些,因为三人都从女儿或弟子手中拿到了地字部修行功法,这有点出乎三人的意料,没想到不玩什么猫腻也能得到地字部功法,深感当初联姻那一步没有走错,终于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令他们对天字部功法格外期待,再三叮嘱女儿或弟子一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之类的话,令她们务必尽到妾室本分,伺候好苗毅之类的云云。

    譬如玉奴娇对司徒笑略微埋怨了几句,说这么多年苗毅甚少亲近她之类的,连面都难得一见。

    结果惹得司徒笑大怒,怒斥其不懂事,说什么大丈夫当以天下为己任,儿女情长又岂在朝朝暮暮,人家能把地字部功法给你就说明人家心里有你,何况人家如今的处境艰难,你身为人家的妾室当以大局为重,切不可胡闹耍小性子之类的。

    目送的杨庆心中暗叹,他倒是又得到了无量**的天字部,苗毅如此厚意目前反倒给了他巨大压力,搞的他面见时再次反对的话都不好说出口了,只能是鞠躬尽瘁、尽心尽力从命吧!

    “大执事吗?”金漫走到他身边问了声。

    杨庆微微点头。

    “一起!”金漫伸手相请。

    两人随后朝众人拱了拱手,方联袂飞天而去。

    看着两个离去的人影,夜行空背手嘿嘿一声,“金漫这娘们儿最近和杨庆这厮走的挺近,听说老是和杨庆花前月下,你们说她不会是喜欢上了杨庆吧?”

    众人鄙视一眼,一身白衣的如雪的长孙居呵呵道:“金漫眼光高着呢,有那位的风华绝代做标准,一般的男人哪进得了她的法眼,杨庆的差距貌似有点太大,和那位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离生嘎嘎怪笑道:“长孙居,你是在说你自己吧,你那自命风雅的德性收一收吧,想睡金漫怕是没那么容易啊!”

    长孙居随手一指离生,“说不出人话,龌龊!”

    “哈哈!”几个男人大笑。

    穆凡君似乎不喜欢听这类编排女人的话,先脱离众人,弹空飞掠而去

    嬴天王府,嬴无满的宅院正堂内,左右下人屏退,大总管左儿来了。

    堂内也就是嬴无满、嬴阳父子,再就是左儿。

    三人相互见礼后,嬴无满笑道:“左姨,幽泉狩猎的事是不是已经安排妥了?”

    “大爷明鉴!”左儿颔微笑,看向嬴阳道:“不知大少爷邀请的朋友邀请了多少?”

    嬴阳皱眉道:“左奶奶,这次的事情有些奇怪,以前寇家、昊家和广家那边的人都会同往,这次居然都说有事,只有夏侯家的人答应了一起去。”

    左儿和嬴无满相视一眼,似乎一点都不奇怪,左儿问:“大少爷,夏侯家那边有多少人出?”

    “和咱们这边一样,只带一千人。”嬴阳了句后,接着问前面的话,“左奶奶,寇家、昊家和广家的人不去,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对此嬴无满和左儿再次相视一眼,有些事情外人不清楚,两人却是清楚的,因为寇凌虚亲口告诉了几家,牛有德誓要取嬴阳的性命,这个时候搞出幽泉狩猎来,那三家怕是已经猜到了嬴家的目的,夏侯家之所以如常受邀,只是不知道这内幕而已。

    左儿避实就虚地答道:“不去就不去,不必在意,反正去了以后你这边也要甩开他们,否则一堆人聚在一起反而不易引人上钩。”

    嬴阳点头认同之后,又试着问道:“不知我这次带去的一千人手实力如何?”真要和苗毅硬碰硬了,他多少有点胆怯,他也只是彩莲境界的修为,苗毅沙场上杀出来的名声毕竟摆在那。

    嬴无满眉头一皱,对儿子话中隐隐流露出的怯意感到不满,尤其是在左儿面前,这可是老爷子最信任的人,有些时候在老爷子面前随便说点话就能决定嬴家子弟的命运。

    左儿笑道:“大少爷不用担心,幽泉那边已经先撒了一万人手去查探,防止有埋伏,而为防止有人暗中相助那小贼,这一千人也只是摆在表面的,其中还暗藏了四万人马,基本都是彩莲以上的修为,另有五十名化莲境界的高手,还有两名显圣高手贴身护卫大少爷,东军这边还调集了一万张破法弓,只要那小贼敢露面,就别想逃!”

    五万人马、五十名化莲、两名显圣、一万张破法弓?嬴无满听的暗暗心惊,为了对付区区一个牛有德竟然动用这么大的力量,看来左大总管这次是下了血本,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左大总管数次针对牛有德的安排都失手了,这次若是再失手的话,怕是在老爷子那边都无法交差,不做到万无一失是不行了。

    嬴阳则听的眉开眼笑,彻底放心了。(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