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路的耽搁,顺带把事给办了也是为了给炼狱里面准备的时间,等他赶到炼狱一切都准备好了。

    与金漫等六道高层一番商谈后,众人一起飞出无量星,抵达附近的一颗星球。

    一群人落在山崖俯瞰,山下百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气势腾腾。

    苗毅偏头看了眼杨庆,后者微微点头,示意前者放心,表示没问题。

    苗毅摸出一只储物镯递给杨庆。

    杨庆立刻着手安排储物镯里的东西,召集了六道的人手过来分。

    很快见到下面的百万大军躁动,全部在换装。

    一个时辰后,躁动静止,红甲、紫甲、金甲,百万大军全部换上了天庭制式战甲,阳光下明晃晃,肃杀一片。

    令崖上诸人眼皮直跳的是,这百万大军人人手上都拿着一张破法弓,令诸人两眼冒光。

    “有这批破法弓在手,以后在炼狱,反贼人马休想再轻易压着我们打了!”绿歌偏头对金漫暗暗传音一声。

    此并非虚言,论势力的确比不过天庭,可若是相对人马的实力比较起来,炼狱这边并不比天庭镇守人马的实力差,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都是六道遭逢剧变时百战余生的精锐,奈何天庭手上掌握着群攻利器,一交手就容易被天庭给压着打,若不是仗着地利,只怕早就被天庭给剿灭了。

    而今有了这批破法弓在手,再和天庭大军遭遇上的话,天庭大军休想再轻易讨便宜,完全能硬碰硬干一场。

    金漫瞥了眼,传音话,“能不轻易开启战端还是要尽量避免,大执事的话也没错,一旦让反贼知道我们手上有这么多破法弓,就意味着他们知道了我们另有进出渠道,绝不会坐视我们坐大。那会逼得反贼各大派系同仇敌忾,会逼得反贼集中力量不惜代价剿灭我们,所以现在还不是反攻的时候,还需忍耐。”

    绿歌有些不满道:“也不知要忍耐到什么时候。就算我们出去了,就凭手上这些实力又能做什么,反贼早已成了气候,已是庞然大物,已非我们能抗衡!”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只是不敢对下面人讲而已。

    金漫:“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那个人有多爱那个女人你不是不知道,他不会放过青主和佛主的,迟早要找他们算那笔账的。”

    绿歌轻叹:“那个人的能力我不怀疑,可纵是他惊才绝艳,然大势已去,青、佛稳坐天下,就怕说易行难!”

    金漫:“如果容易早就动手了,还用等吗?你们外面的那批据点被同一时间拔掉了,难道还不能证明他留有相当实力的后手吗?你再看看眼前。这么多破法弓岂是能轻易弄到手的?炼狱新的进出渠道的开启从我们脱困到现在所生的事情,一切都证明事情正在循序渐进,一切都证明那个人卷土重来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绿歌,你等着看吧,那个人失去的一定会拿来,一场席卷天下决定谁主沉浮的大战将不可避免,他和青、佛二人的恩怨终究要做一个彻底的了结,我们终将脱离炼狱重见光明!”

    绿歌轻笑:“你对他依然信心十足金漫,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是不是还依然喜欢着他?”

    “说这个还有意义吗?他宁负尽天下女子。独钟情那一个女人,他为了那个女人可以放弃整个天下,试问除了那个女人谁又会放在他的眼里?”近乎呢喃语气的金漫,有些迷惘思忆的眼神渐渐缓。目光瞥了眼前面站在苗毅身边的杨庆,吐出一口气来,“绿歌,你知道的,从他逼死圣主开始,我和他就不可能了。”

    绿歌默然轻叹了一声。不再言语,那样的男人又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只是有些女人会勇敢表达出来去争取,而有些女人自惭形秽而将那点心思永埋心底而已。

    两个女人暗中交流不说,也许女人天生和男人就有差别,夜行空等人亲眼见证了那百万破法弓和百万天庭制式战甲却是别样情怀,一个个血气沸腾,情绪有些激动。

    一切妥当,山崖上几人看向苗毅,苗毅目光来浏览,最终淡然道:“准备出。”

    “是!”六道圣主从苗毅身后腾空而起,6续出号令,山下百万大军立刻化作六道洪流,如飞龙分射飞来,6续钻进了六道圣主手中的储物镯中。

    转眼肃杀一片的百万甲士消失,六圣主返到苗毅跟前,将六只储物镯奉上。

    苗毅挥手一扫,尽收于手,二话不说,甩袖冲天而去,山崖上的诸人拱手相送。

    和云傲天、穆凡君不一样,姬欢、藏雷、司徒笑今番似乎显得格外恭敬一些,因为三人都从女儿或弟子手中拿到了地字部修行功法,这有点出乎三人的意料,没想到不玩什么猫腻也能得到地字部功法,深感当初联姻那一步没有走错,终于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令他们对天字部功法格外期待,再三叮嘱女儿或弟子一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之类的话,令她们务必尽到妾室本分,伺候好苗毅之类的云云。

    譬如玉奴娇对司徒笑略微埋怨了几句,说这么多年苗毅甚少亲近她之类的,连面都难得一见。

    结果惹得司徒笑大怒,怒斥其不懂事,说什么大丈夫当以天下为己任,儿女情长又岂在朝朝暮暮,人家能把地字部功法给你就说明人家心里有你,何况人家如今的处境艰难,你身为人家的妾室当以大局为重,切不可胡闹耍小性子之类的。

    目送的杨庆心中暗叹,他倒是又得到了无量**的天字部,苗毅如此厚意目前反倒给了他巨大压力,搞的他面见时再次反对的话都不好说出口了,只能是鞠躬尽瘁、尽心尽力从命吧!

    “大执事吗?”金漫走到他身边问了声。

    杨庆微微点头。

    “一起!”金漫伸手相请。

    两人随后朝众人拱了拱手,方联袂飞天而去。

    看着两个离去的人影,夜行空背手嘿嘿一声,“金漫这娘们儿最近和杨庆这厮走的挺近,听说老是和杨庆花前月下,你们说她不会是喜欢上了杨庆吧?”

    众人鄙视一眼,一身白衣的如雪的长孙居呵呵道:“金漫眼光高着呢,有那位的风华绝代做标准,一般的男人哪进得了她的法眼,杨庆的差距貌似有点太大,和那位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离生嘎嘎怪笑道:“长孙居,你是在说你自己吧,你那自命风雅的德性收一收吧,想睡金漫怕是没那么容易啊!”

    长孙居随手一指离生,“说不出人话,龌龊!”

    “哈哈!”几个男人大笑。

    穆凡君似乎不喜欢听这类编排女人的话,先脱离众人,弹空飞掠而去

    嬴天王府,嬴无满的宅院正堂内,左右下人屏退,大总管左儿来了。

    堂内也就是嬴无满、嬴阳父子,再就是左儿。

    三人相互见礼后,嬴无满笑道:“左姨,幽泉狩猎的事是不是已经安排妥了?”

    “大爷明鉴!”左儿颔微笑,看向嬴阳道:“不知大少爷邀请的朋友邀请了多少?”

    嬴阳皱眉道:“左奶奶,这次的事情有些奇怪,以前寇家、昊家和广家那边的人都会同往,这次居然都说有事,只有夏侯家的人答应了一起去。”

    左儿和嬴无满相视一眼,似乎一点都不奇怪,左儿问:“大少爷,夏侯家那边有多少人出?”

    “和咱们这边一样,只带一千人。”嬴阳了句后,接着问前面的话,“左奶奶,寇家、昊家和广家的人不去,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对此嬴无满和左儿再次相视一眼,有些事情外人不清楚,两人却是清楚的,因为寇凌虚亲口告诉了几家,牛有德誓要取嬴阳的性命,这个时候搞出幽泉狩猎来,那三家怕是已经猜到了嬴家的目的,夏侯家之所以如常受邀,只是不知道这内幕而已。

    左儿避实就虚地答道:“不去就不去,不必在意,反正去了以后你这边也要甩开他们,否则一堆人聚在一起反而不易引人上钩。”

    嬴阳点头认同之后,又试着问道:“不知我这次带去的一千人手实力如何?”真要和苗毅硬碰硬了,他多少有点胆怯,他也只是彩莲境界的修为,苗毅沙场上杀出来的名声毕竟摆在那。

    嬴无满眉头一皱,对儿子话中隐隐流露出的怯意感到不满,尤其是在左儿面前,这可是老爷子最信任的人,有些时候在老爷子面前随便说点话就能决定嬴家子弟的命运。

    左儿笑道:“大少爷不用担心,幽泉那边已经先撒了一万人手去查探,防止有埋伏,而为防止有人暗中相助那小贼,这一千人也只是摆在表面的,其中还暗藏了四万人马,基本都是彩莲以上的修为,另有五十名化莲境界的高手,还有两名显圣高手贴身护卫大少爷,东军这边还调集了一万张破法弓,只要那小贼敢露面,就别想逃!”

    五万人马、五十名化莲、两名显圣、一万张破法弓?嬴无满听的暗暗心惊,为了对付区区一个牛有德竟然动用这么大的力量,看来左大总管这次是下了血本,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左大总管数次针对牛有德的安排都失手了,这次若是再失手的话,怕是在老爷子那边都无法交差,不做到万无一失是不行了。

    嬴阳则听的眉开眼笑,彻底放心了。(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08章 苍穹发威 摩罗要逃    “有意思,当年与我夫君在地仙界罗山血魔洞一战,你也使用了佛业双身的手段。现在居然又对付我?”

    木苍穹古怪地看着对面气势暴涨的燃灯与无天佛祖(摩罗),脸上冷笑着。

    她不提吕重还好,一提吕重,另一边的无天佛祖差点暴走。

    当年,如果不是吕重在之后再次偷偷潜入阴邙星的地核,强行灭杀了混世魔祖的另一分身葬月,他无天佛祖终有一天,能再行吞噬葬月、罗喉两大分身,成为新的混沌魔祖,执撑[混世魔界]。

    可吕重的霹雳手段,却是让无天佛祖(摩罗)再无成为至尊级的混世魔祖的可能。这才造成了无天佛祖内心戾气暴发,无法维持佛身的缘由。也是他全力通过种在燃灯上古佛体内的黑莲魔种,强行夺舍把燃灯上古佛变为自己另一化身的原因所在。

    虽然如今他的实力又变强了一筹,但是他的潜力却是被无形削弱了许多。这让他在躲入其他宇宙后,每每见过天资惊人的妖孽修才,都强行殂杀并吞噬对方的气运、资质。准备再次冲击魔祖之境。

    可惜,居然被吕重等人找上了。

    想到这里,他越来越气,佛门万丈金身,金光暴涨、魔体更是瞬间高大万丈,全身黑气缭绕。

    “佛怒金莲爆,魔煞地心震。佛魔双杀”

    轰!

    怒啸横空,一金一黑两道璀璨的能量巨龙咆哮着向木苍穹轰去。

    甚至,在接近木苍穹身前之时。这一金一黑两道能量巨龙。似乎通过诡异地方式相互纠缠在一起。形成螺旋之式,轰向木苍穹。

    这时候,两道能量巨龙在行进的过程中更是疯狂压缩。

    想来,一旦被引爆,足以产生毁灭天地的伟力!

    “佛业双身?又来这一招?”另一边的吕重看了,不由冷笑不己。

    他也没想到,这无天佛祖这次又使出了佛业双身之术。

    不过与上次不同,这一次无天佛祖(魔罗)施出的佛业双身之术。威力也是提升了无数倍。

    上次只是区区一个摩罗,通过佛家佛果、魔门业力,一身化二,让实力瞬间暴涨。

    而现在,认真来说,他还吸收了燃灯上古佛的一身可媲美上位准圣的强大佛力、能量。

    这样一来,这一次的攻击的威力都可以比上次翻上几倍甚至十几倍不止。

    感应到无天佛祖通过燃灯上古佛的身体,要释放更强的大招,吕重依旧没有动!

    这一交的主战力只是木苍穹,也必是木苍穹。吕重可不想插手。同时也不认为木苍穹无法接下这一招。

    木苍穹的确没有吕重的业火红莲相助,但是这时候她绝美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混沌五行天珠大五行混天剑”

    随着木苍穹的一声怒喝。混沌五行本源之力,从之前的那颗至强的混沌五行天珠之中涌出,迅而化剑。

    一柄全由混沌本源之力组成的五行巨剑,咆哮而起,如海潮汹涌,瀚海无涯。五行之力暴涨之际,无穷无尽的力量赫然汇聚成一股洪流,形成一道至刚至阳的五彩剑罡。

    木苍穹施放的这大五行混天剑,远远比不上鸿昆道祖的终极大五行混天剑。

    可就算是弱化版的大五行混天剑,也是由木苍穹那足可媲美二阶圣人的圣识带动出来的一剑。

    这一剑,已经拥有可媲美一阶中位圣人全力挥出一剑的威力了。

    魔罗就算加上燃灯上古佛的身体,释放出佛业双身之攻击,其攻击力也终是无法突破而达到可媲美圣人的雷霆一击。

    “砰……!!”

    五彩的璀璨剑罡,一瞬间纵过无穷星河,爆发出至阳至刚的雷霆一击。

    巨剑横空,斩破星河。

    前方的一切,顿时为之让路。

    恐怖的剑罡,在金色、黑色能量巨龙还没有来得及彻底爆发之际,直接被剑罡轰中。

    “轰隆隆……”

    恐怖的能量波疯狂爆炸!

    强大的剑罡纵横捭阖,直接抽散了金龙、黑龙。

    一时间,佛业双身之术,根本就不敌木苍穹的五彩剑罡。

    甚至,几乎在同时,在湮灭、摧毁了佛业双身的两大能量巨龙之后,尚有百分之一的能量,重重的抽在燃灯上古佛的佛门金身之上。

    “砰”

    雷鸣般的闷响声冲天而起,就见到燃灯上古佛的身影顿时被巨大的抽击力道轰飞。甚至他的整个金身光华一黯,一路上愣是砸碎了十几颗星球,才勉强站住。

    “噗噗噗……”

    燃灯本尊更是一连喷出四五口精血,脸色苍白若纸!

    败了!

    真的败了!

    燃灯上古佛一脸复杂,附带着,无天佛祖摩罗,也是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两人同时重伤,无奈之下,无天佛祖魔罗直接把燃灯上古佛这具化身收回,怨毒无比地看着远方的木苍穹、吕重等人。

    上一次败给了吕重,现在他与化身燃灯上古佛联手对付木苍穹,都被打败。

    这一家子人真的是太恐怖、太妖孽了!

    早知道,当年他说什么也要在吕重、木苍穹等人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的时候就灭了他们。

    “好强”

    见到这一幕的程风猛地握紧了手掌,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大叫。

    其他诸女像是敖夜、郑玲珑、冷眉,眼神之中都露出一抹轻松的神色。

    木苍穹的这一战,让她们大开眼界,同时也让她们都是信心大振。

    很显然,燃灯上古佛这个可怕的对手居然都不是木苍穹的对手,甚至在释放最强一击的时候还被木苍穹打伤了!

    可见这些年大家的苦修没有白费工夫。

    这让诸女兴奋的同时,对苦修也更加地坚定了。

    相信这一次再回归大寂灭珠的千万倍时间加速世界,诸女修炼起来会更加地勤奋。

    因为木苍穹让她们看到了自己的希望,她们相信也能追上来。早一步证道圣人境界,帮助吕重征战天下,而不再需要吕重的保护。

    “闪”

    无天佛祖控制下的燃灯,心中骇然,早已没有了再次战斗的心思。

    这会儿形势是别人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再不闪的话,一旦证道圣人境的吕得出手,那他就再也没有逃走的可能了。

    一道金色遁光冲天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远方冲去。同时,在这金光遁走的时候,一件上品先天灵宝被无天佛祖激发了自爆总枢纽,早先一步向远方的空间爆炸。

    “轰……”

    惊天的足可破开空间的爆炸波产生……(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