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意思,当年与我夫君在地仙界罗山血魔洞一战,你也使用了佛业双身的手段。现在居然又对付我?”

    木苍穹古怪地看着对面气势暴涨的燃灯与无天佛祖(摩罗),脸上冷笑着。

    她不提吕重还好,一提吕重,另一边的无天佛祖差点暴走。

    当年,如果不是吕重在之后再次偷偷潜入阴邙星的地核,强行灭杀了混世魔祖的另一分身葬月,他无天佛祖终有一天,能再行吞噬葬月、罗喉两大分身,成为新的混沌魔祖,执撑[混世魔界]。

    可吕重的霹雳手段,却是让无天佛祖(摩罗)再无成为至尊级的混世魔祖的可能。这才造成了无天佛祖内心戾气暴发,无法维持佛身的缘由。也是他全力通过种在燃灯上古佛体内的黑莲魔种,强行夺舍把燃灯上古佛变为自己另一化身的原因所在。

    虽然如今他的实力又变强了一筹,但是他的潜力却是被无形削弱了许多。这让他在躲入其他宇宙后,每每见过天资惊人的妖孽修才,都强行殂杀并吞噬对方的气运、资质。准备再次冲击魔祖之境。

    可惜,居然被吕重等人找上了。

    想到这里,他越来越气,佛门万丈金身,金光暴涨、魔体更是瞬间高大万丈,全身黑气缭绕。

    “佛怒金莲爆,魔煞地心震。佛魔双杀”

    轰!

    怒啸横空,一金一黑两道璀璨的能量巨龙咆哮着向木苍穹轰去。

    甚至,在接近木苍穹身前之时。这一金一黑两道能量巨龙。似乎通过诡异地方式相互纠缠在一起。形成螺旋之式,轰向木苍穹。

    这时候,两道能量巨龙在行进的过程中更是疯狂压缩。

    想来,一旦被引爆,足以产生毁灭天地的伟力!

    “佛业双身?又来这一招?”另一边的吕重看了,不由冷笑不己。

    他也没想到,这无天佛祖这次又使出了佛业双身之术。

    不过与上次不同,这一次无天佛祖(魔罗)施出的佛业双身之术。威力也是提升了无数倍。

    上次只是区区一个摩罗,通过佛家佛果、魔门业力,一身化二,让实力瞬间暴涨。

    而现在,认真来说,他还吸收了燃灯上古佛的一身可媲美上位准圣的强大佛力、能量。

    这样一来,这一次的攻击的威力都可以比上次翻上几倍甚至十几倍不止。

    感应到无天佛祖通过燃灯上古佛的身体,要释放更强的大招,吕重依旧没有动!

    这一交的主战力只是木苍穹,也必是木苍穹。吕重可不想插手。同时也不认为木苍穹无法接下这一招。

    木苍穹的确没有吕重的业火红莲相助,但是这时候她绝美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混沌五行天珠大五行混天剑”

    随着木苍穹的一声怒喝。混沌五行本源之力,从之前的那颗至强的混沌五行天珠之中涌出,迅而化剑。

    一柄全由混沌本源之力组成的五行巨剑,咆哮而起,如海潮汹涌,瀚海无涯。五行之力暴涨之际,无穷无尽的力量赫然汇聚成一股洪流,形成一道至刚至阳的五彩剑罡。

    木苍穹施放的这大五行混天剑,远远比不上鸿昆道祖的终极大五行混天剑。

    可就算是弱化版的大五行混天剑,也是由木苍穹那足可媲美二阶圣人的圣识带动出来的一剑。

    这一剑,已经拥有可媲美一阶中位圣人全力挥出一剑的威力了。

    魔罗就算加上燃灯上古佛的身体,释放出佛业双身之攻击,其攻击力也终是无法突破而达到可媲美圣人的雷霆一击。

    “砰……!!”

    五彩的璀璨剑罡,一瞬间纵过无穷星河,爆发出至阳至刚的雷霆一击。

    巨剑横空,斩破星河。

    前方的一切,顿时为之让路。

    恐怖的剑罡,在金色、黑色能量巨龙还没有来得及彻底爆发之际,直接被剑罡轰中。

    “轰隆隆……”

    恐怖的能量波疯狂爆炸!

    强大的剑罡纵横捭阖,直接抽散了金龙、黑龙。

    一时间,佛业双身之术,根本就不敌木苍穹的五彩剑罡。

    甚至,几乎在同时,在湮灭、摧毁了佛业双身的两大能量巨龙之后,尚有百分之一的能量,重重的抽在燃灯上古佛的佛门金身之上。

    “砰”

    雷鸣般的闷响声冲天而起,就见到燃灯上古佛的身影顿时被巨大的抽击力道轰飞。甚至他的整个金身光华一黯,一路上愣是砸碎了十几颗星球,才勉强站住。

    “噗噗噗……”

    燃灯本尊更是一连喷出四五口精血,脸色苍白若纸!

    败了!

    真的败了!

    燃灯上古佛一脸复杂,附带着,无天佛祖摩罗,也是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两人同时重伤,无奈之下,无天佛祖魔罗直接把燃灯上古佛这具化身收回,怨毒无比地看着远方的木苍穹、吕重等人。

    上一次败给了吕重,现在他与化身燃灯上古佛联手对付木苍穹,都被打败。

    这一家子人真的是太恐怖、太妖孽了!

    早知道,当年他说什么也要在吕重、木苍穹等人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的时候就灭了他们。

    “好强”

    见到这一幕的程风猛地握紧了手掌,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大叫。

    其他诸女像是敖夜、郑玲珑、冷眉,眼神之中都露出一抹轻松的神色。

    木苍穹的这一战,让她们大开眼界,同时也让她们都是信心大振。

    很显然,燃灯上古佛这个可怕的对手居然都不是木苍穹的对手,甚至在释放最强一击的时候还被木苍穹打伤了!

    可见这些年大家的苦修没有白费工夫。

    这让诸女兴奋的同时,对苦修也更加地坚定了。

    相信这一次再回归大寂灭珠的千万倍时间加速世界,诸女修炼起来会更加地勤奋。

    因为木苍穹让她们看到了自己的希望,她们相信也能追上来。早一步证道圣人境界,帮助吕重征战天下,而不再需要吕重的保护。

    “闪”

    无天佛祖控制下的燃灯,心中骇然,早已没有了再次战斗的心思。

    这会儿形势是别人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再不闪的话,一旦证道圣人境的吕得出手,那他就再也没有逃走的可能了。

    一道金色遁光冲天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远方冲去。同时,在这金光遁走的时候,一件上品先天灵宝被无天佛祖激发了自爆总枢纽,早先一步向远方的空间爆炸。

    “轰……”

    惊天的足可破开空间的爆炸波产生……(未完待续……)

第一六六六章 相见难    “是不是还要我等你们完事?”

    外面又传来皇甫端容怒不可遏的声音,做娘做到如此奇葩的地步,真正情何以堪的人是她啊。

    舱内两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赶紧穿戴收拾。

    人出来后,到了上面的船楼上,再见面很尴尬,苗毅在前,皇甫君媃弱弱躲在他身后。

    怒目瞪了一会儿的皇甫端容转身一脚踹开了门,气呼呼进去了,再有气外面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苗毅回头给了皇甫君媃一个眼神,貌似在说,你不是说你娘明天才来吗?

    皇甫君媃回一个,我哪知道怎么回事。

    躲是躲不掉了,两人最终只能是硬着头皮进去了。

    再见这对狗男女,砰!坐茶几旁的皇甫端容一掌拍在桌上,指着仓促之下穿戴都还未整齐的两人,气呼呼道:“你们…”说不下去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他们不对?然而是她默许了的,既然同意了,男女之间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没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找到了借口,指向了皇甫君媃,“你不是说他只是和我见面吗?你怎么跑来了?你不是说明天见面吗?他怎么今天就来了?”

    皇甫君媃弱弱指了指苗毅,“是他说想我了,让我早来一天。”

    什么?苗毅惊住了,有点傻眼地看着她,不带这样玩的!

    然而又能怎样?这种事情说来也是你情我愿的,没理由让一个女人去顶,他一大男人只好默认了,微微低头。

    知女莫若母,一看两人的反应,皇甫端容脑子稍一转弯,大概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猜到了归猜到了,这事扯下去也没意义,皇甫端容指着两人痛心疾首道:“你们两个就算不要脸,也要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一下。一旦让外人知晓了你们的关系,什么后果还需要我再三重申吗?一个个不知轻重……”

    两人被好一通骂,骂的没脾气,只能低头听着。

    气发泄够了。皇甫端容的话题终于回到了正事上,瞅着苗毅冷笑道:“我看也不用明天了吧?择日不如撞日,说吧,约我见面什么事?”

    苗毅收拾了一下心情,摸出了两只星铃在上面打下了自己的法印。上前放在了皇甫端容边上的茶几上。

    皇甫端容斜了一眼,“什么意思?”

    苗毅平静道:“希望前辈以后能和我多多联系,免得晚辈走错了路。”

    此话一出,不但是皇甫端容眼皮一跳,就连皇甫君媃亦暗暗心惊,苗毅话里的意思不难理解。

    苗毅此来就是想和皇甫端容建立秘密联系渠道,实在是皇甫君媃知道的有关群英会的事情有限,而皇甫端容则不一样了,哪怕不是核心也是接近群英会核心的人,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该用的人脉资源他都要用起来,他需要借由皇甫端容掌握一些对他不利的消息,以便及时做出反应。

    可这对皇甫端容来说,对外人泄密,无异于背叛皇甫家族。

    皇甫端容的脸微微绷了起来,朝皇甫君媃喝斥了一声,“女儿家衣衫不整,成何体统,还不快去收拾一下。”

    皇甫君媃明白这是要让自己回避,咬着唇慢慢转身走了。临走前还给了苗毅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不能出卖她说出是她在约见上做了手脚……这不要脸的事情是铁了心要苗大官人一个人扛。

    施法扫了下外面,确认女儿下去了,皇甫端容起身。盯着苗毅的双眼,冷冷传音道:“你和媃媃闹到这个地步,是不是你蓄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说出今天这话,你一直在利用媃媃,是不是?”

    苗毅:“大掌柜想多了。当年和君媃在一起的时候,哪会想这些。不过如今的情况不一样了,我现在的处境想必大掌柜也知道,我需要大掌柜的支持!”

    皇甫端容:“我不管你是不是在利用媃媃,一码归一码,我不可能为了自己女儿而背叛家族…”见苗毅还想再劝,单掌一推打断,“不要再说了,你也不用拿你和媃媃的事来威胁我,也威胁不了我,事情泄露出去对你也没好处,所以我不可能答应!”

    苗毅默了默,看来是自己的想法太乐观了点,也令他略作反思,自己最近是不是有点自信心太过膨胀了,竟然找到皇甫端容直接说出这种话来,自己有什么资格让人家这样做?皇甫家族才是她们母女立足的根本,不是他苗毅,对她们母女来说,自己都朝不保夕,能给她们什么?

    “是我唐突了。”苗毅点了点头,伸手要去拿回两只星铃。

    皇甫端容伸手一挡,分指点去,在两只星铃上留下了法印,自己取了一只收起,“联系可以有,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能帮的我可以帮你,至于你和媃媃还是尽量少见面吧…该说的都说了,我就不送了!”这是在赶人了。

    苗毅本还想请她帮忙打听一下江一一那个妹妹的下落,如今看来也没必要再说了,收了另一只星铃,取出假面戴上,朝皇甫端容拱了拱手,转身离去,出了舱门直接掠空而去。

    离去的法力波动惊动皇甫君媃跑出,见苗毅连招呼都没和自己打就走了,气得直跺脚,暗骂负心汉。

    回头看到了楼上居高临下冷冷盯着自己的母亲,不免又有些哀怨,好不容易和苗毅见一次面,还没过瘾,又被母亲给搅黄了,也不知两人谈了些什么……

    离了皇甫君媃,苗毅倒是不愁没女人陪。

    绿野山林,嫏嬛姐妹陪同左右,在山野谈笑漫步,双子佳人,不老芳华,人生几何。

    苍茫草原,少了懵懂,多了几分感性的法音,站在及膝碧草中,洁白裙袂随风飘舞,别样风华动人,眺望天际线的平淡温和眸光中透着知性和圣洁的交融。

    负手慢慢走近的苗毅盯着她侧颜打量一阵,发现这女人变化挺大的,接触中发现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动辄搞得他想逃的傻女人,毕竟入世随俗这么多年了,人世间的纷纷扰扰都懂了。

    目光落在她那光洁饱满迎风的额头上,笑问道:“在想什么?”

    法音偏头与之对视,眸中慧洁闪烁,又看向远方,从容淡淡一笑,“在想将来何去何从。”

    苗毅呵呵:“入世多年,难道没听说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在这里,何去何从还要想吗?”

    法音嘴角莞尔,微微摇头一笑,不置可否的样子。

    苗毅递出一块玉牒到她眼前,示意拿去。

    “什么?”法印拿到手中问了声。

    “礼物,极乐心经地字部,喜欢吗?”

    “谢谢。”

    月朗星稀,山崖之巅,男女并坐在山崖边。

    脑袋偏在苗毅肩头、半依偎在苗毅身上看星星的玉奴娇见到眼前递来的玉牒问出了和法音如出一辙的话,“什么?”

    苗毅平静道:“给你的礼物,阴魂通阳诀地字部。”

    山脚茅庐,姬美丽跪坐案前,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地提袖、落手,煮茶,很安静。

    坐在对面的苗毅放出一块玉牒,推到了她的面前,“万妖大法地字部。”

    姬美丽目光在玉牒上顿了顿,倒了一杯茶奉上之余,试着问道:“妾身可以给父亲吗?”

    苗毅微微一笑,“本就是送给你的礼物,成了你的东西,你爱送谁送谁。”端茶慢品。

    六大奇功地字部功法他本就打算送到地狱给姬欢等人,然而云知秋却横插了一手,倒不是阻止他送给姬欢等人,而是让他把东西送给姬美丽等人当礼物,让几位妾室自己做主,虽然最终还是要落在姬欢等人手上,可对几位妾室来说意义很不一样。

    云知秋的道理也很简单,六大奇功当礼物本就是重礼,你和她们难得见面,也是该送点重礼,礼物由她们给家族和师门的话意义不一般,至少能让她们知道嫁给你苗毅没白嫁,其次也能提升她们在家族和师门的地位,那几个老家伙若是期待得到天字部就必然要给予她们几个更大的支持,也能让她们理解你和她们难得见面不是没原因的,整天卿卿我我腻在一起到哪弄这六大奇功去。

    有些道理不需要多讲,苗毅也不是傻子,一点就透,只是没同样身为女人的云知秋那么心细而已,他原本是打算两边都送的,不会亏待几个妾室,而想一想云知秋的话的确有道理,遂从善如流,只送给姬美丽等人就够了,让她们转交是最合适的。

    尽管知道这礼很重,可姬美丽连‘谢谢’都没有,只是默默将玉牒收了起来。

    茶喝完,姬美丽又要帮他斟茶,苗毅摆了摆手,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走到门口回头一看,见姬美丽仍跪坐在原地,不禁苦笑:“不送送我吗?”

    姬美丽这才起身走来相送。

    两人走出茅庐下木板台阶时,姬美丽突然出声了,“听说你现在的处境不妙,小心点。”

    苗毅和她对视了一会儿,“嗯”了声道:“走了!”双袖一甩,冲天而去。

    凌空,低头看看下面抬头相望的人儿,心中暗叹一声,除了嫏嬛姐妹,和这些女人之间也不知道距离是不是越来越远了,总之面对自己都越来越沉默了,似乎找不到什么共同语言,都显得很安静,不太开口说话。

    星空中一路走来,几个事先接到通知的妾室都提前到达了约定的地方等候,苗毅每个都陪了两天。

    最后一站约见了兰侯和张天笑,两人或端庄或夸张的打扮早已换下,经营起了无量道在天街的商铺。

    和两人约谈了约两个时辰,告辞后的苗毅直奔炼狱。(~^~)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