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相比韩湘、傅青雅、程风三人的震惊,另外一边的燃灯上古佛整张脸都僵硬住了。≤≤小≤说,

    恐怖!

    木苍穹本身的实力就已高了燃灯上古佛一个境界。如果实在要说木苍穹的弱点,也就是他的战斗经验并没有燃灯上古佛丰富了。

    可是,有了这顶级的混沌五行天珠配合,木苍穹释放的混沌大五行剑气之强,就连燃灯上古佛控制的混沌十二品黑莲也是要稍逊一筹。

    “哼,臭女人,如果你不是仗着法宝之利,你绝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在本座的面前,别摆什么高人的样子。有本事都不用法宝,咱们公平对战”燃灯上古佛看着木苍穹,似乎一脸不屑。

    无耻啊!

    真的太无耻了!

    堂堂佛门过去的万佛之祖,居然要挤兑别人放弃法宝与他对战?

    这丫的何时与人战斗时,讲究公平了?

    一直以来,他最喜欢偷袭好不?

    而且,只要他看上的宝贝,他一向无所不用其极,会想方设法地夺宝害命。

    现在,居然与木苍穹公平对战?

    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以前怎么忘了总是利用二十四颗定海神珠、量天尺、落宝金钱、灵枢灯等奇宝对付其他人的情况了?

    甚至忘了自己手里也有一朵混沌十二品黑莲的事了?

    见燃灯上古佛,居然如此不要脸不要皮,程风、韩湘、傅青雅三人也是醉了。

    这……这就是上古的万佛之祖?

    木苍穹却是突然笑了起来:“呵呵,有意思,燃灯,我还真的低估了你的无耻。不过,你当年既然趁修为高于我对我偷袭,那么,也应该不需怪我利用更强攻击型法宝对付你了。所以,你激我也没有用。”

    其实。就算真的什么法宝都不用,木苍穹也不会怵了燃灯上古佛。毕竟,她现在是巅峰仙帝境界。而且体内也聚集了生命、死亡两种圣纹。甚至,她的元神之力也因为曾在混沌逢春木前辈的帮助下。吸噬了一小部分鸿昆道祖的无主元神而达到了二阶圣识境界。只差一个圣劫,就能真正成为圣人的存在。

    就算燃灯上古佛存活的时间列久远,甚至战斗经验更丰富。但是木苍穹相信自己也不会失败。

    因为她也发现,燃灯上古佛本身是死物成道。走的同样是生命、死亡两种大道。

    而木苍穹实力已提升上来,而且本身生机无穷无尽。足以克制燃灯上古佛。

    但是木苍穹偏偏不会这么干。一来被激显得自己太傻,二来,木苍穹也有心让燃灯吃亏。正好报当年差点身陨之仇。

    “燃灯,你也不用自作聪明了,本帝不会被你的激将法所动。只要你有本事战胜了我,才有可能逃过今天的一劫。否则,你必陨落无疑……”木苍穹冷笑起来。

    虽然燃灯上古佛身具庞大功德,杀之被会招惹惊天的业力果报。但是,木苍穹在下界修法世界是一方生命神皇,统领亿万星球之木系生命。为无穷星球疏理灵气、生机。也是拥有不弱的功德。

    而且木苍穹千万年之前,一直是靠吸收信仰力来修炼的。被吕重传功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修炼,已全力去掉信仰之力的杂质、糟粕。再加上这么多年在[大寂灭珠]嫌的功德之力也不少。

    更主要的是,吕重的混沌十品金莲,又快进化到第十一品境界了。它吸噬业力的速度足以保障木苍穹的安全。甚至有已经是混沌十三品境的青莲镇压吕重、诸女的气运,他们早已不惧灭杀区区仙帝的业力反噬了。

    “该死,居然不受激?”燃灯上古佛一脸铁青。目光闪烁,神色阴晴不定。

    另外一边木苍穹则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目光带着森寒之意冷冷的望向他:“你一向喜欢偷袭别人,杀人夺宝。那么,今天我也对你做一次”

    话音还未落下,燃灯上古佛就猛地一愣,只见对面的天空上木苍穹站立的位置居然已经空无一人。

    仅仅只是亿万分之一秒都不到。燃灯上古佛就感觉到身后猛的传来一股股冰冷刺骨的杀意!

    与此同时在他没有注意的背后,木苍穹的身影仿佛鬼魅一样从他身后幻化而出,另一件下位混沌灵宝破元神针,猛然祭出。

    “咻”

    一道恐怖之极的元神攻击刺无视任何实体,猛然响起,直震燃灯上古佛的元神。

    “嗡……”

    燃灯没有注意。可是混沌十二品黑莲却是主动护主,一朵虚影般的黑色莲光罩住了燃灯。破元神针的攻击,顿时被挡了下来。

    “混沌十二品黑莲,我居然忘了你已不是真正纯碎的燃灯上古佛了。无天佛祖?摩罗?”木苍穹惊咦一声,心中暗暗有一些可惜。

    的确,她没有想到混沌黑莲也拥有防护元神、灵魂攻击的能力。

    “嘶……”

    没有被破元神针给偷袭到,燃灯也是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的这种法宝虽然只是下位混沌灵宝,但是其攻击非常诡异。如果不是有十二品黑莲护身,换了其他的法宝,绝对是挡不住这波元神的攻击。

    速度!

    好快的速度!

    仅仅只是高了一个境界,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速度?

    燃灯上古佛身中震荡不已,他本身可不是速度见长啊。

    同时,他也有些想不明白,眼前的女子明明应该是木系生灵,更不擅长速度才是。

    可她的速度与对空间能力的领悟怎么还要远在他之上?

    燃灯上古佛真的有些想不通。

    他哪里知道木苍穹是木系修士没错,但是修炼的是最顶级的阴阳和合大道功法,而且又得了吕重的大量对空间能量的感悟共享,加上本身的灵魂境界与元神之力都衍生出了二阶圣人的圣识,其速度要超过他真心很简单呢。

    “哼,你偷袭不了我,而我可要反击了……”

    重重的冷哼一声,燃灯上古佛目光一敛,身影一闪,双手诡异结印,沉声大喝:“业力化魔、佛光普渡……”

    两个燃灯上古佛突然出现

    不对!

    一个是燃灯上古佛,身上金光璀璨,佛光耀天。

    另一个赫然是摩罗,曾经的混世魔祖的一大分身。后化身为无天佛祖,隐入天外。

    而摩罗也就是无天佛祖,才是混沌十二品黑莲的真正主人。

    一个燃灯上古佛,一个摩祖分身,两人同时轻喝,一黑一金,两种能量陡然化为两条颜色各色的天龙,相互纠缠着攻向木苍穹。

    这两种不同的极端能量同时攻击,一旦被引爆,所爆发的能量会激增无数倍。(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第一六六五章 又被捉住了    八百万张破法弓…杨庆瞬间思绪凌乱,稀里糊涂中结束了和苗毅的联系。

    待到稍稍缓过神来,坐在阁楼内苦笑摇头不已,想起了之前刚获悉幽泉狩猎消息时苦劝苗毅的情形,依稀记起苗毅说的那句话“我这次就是要硬碰硬破他们的局,你放心,未必用得到我动手”。

    他当时还以为苗毅所谓的硬碰硬是强行劫杀,或找几个高手刺杀,又要玩拼命那套。

    感情闹了半天所谓的硬碰硬居然是这个,竟然要从炼狱调集大军去围剿,管你什么陷阱,直接以大军强行碾过去。

    这份霸道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居然敢用这种手段对付嬴家,开什么玩笑!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隐隐感觉自从苗毅从极乐界回来后似乎有什么变化,似乎有了什么底气似的,明知道面对的环境如此恶劣,偏偏那简单、粗暴、直接的做法又回来了,他不知道苗毅在极乐界究竟遭遇了什么,但猜测肯定遇上了什么能让苗毅心态改变的事。

    罗刹门的行为一直让他想不通,他不免联想到了罗刹门的身上,苗毅的心态变化和罗刹门有牵连吗?

    想了半天想不通,而苗毅一旦确认了大方向的事情,他向来也无力改变,只能是照办,联系六道的人碰头。

    没多久,六道几位主事的人全来了,包括金漫在内的六圣。

    魔道将主夜行空、仙道将主长孙居、妖道将主绿歌、佛道将主星罗、鬼道将主离生。无量道的将主金漫已经成了圣主,而将主原本就是六道各自推举出来统领大家的人,如今金漫成了圣主,正式成了统领无量道的人,无量道也就没了再设置将主的必要。

    杨庆将苗毅的意见开门见山陈述,把情况讲明了,不过没有说是去幽泉,也没说是针对谁,只说是要离开炼狱作战。

    一听居然要出去,六道高层轰动。有的兴奋得两眼冒光,有的兴奋得脸色通红,毕竟都困在炼狱这么多年了,多少次梦想着能出去。没想到机会就这么突如其然的来到了。

    杨庆瞥了眼诸人的反应,又开口对众人泼了盆凉水,“炼狱还是需要人坐镇的,区区小事不用劳动诸位,人出去后。六道人马暂时各交给已经先一步出去的六道大将军各自统领,事后,人马立刻返回。”

    苗毅能甩手掌柜似的把事扔出来,管杀不管埋,他却不能不做谋划,否则苗毅要他杨庆干什么?

    魔道将主夜行空浓眉飞扬,冷哼道:“莫非不相信我们?”

    众人坐两边,杨庆站大殿中间,慢慢转身看向了门外,目光悠然道:“想要别人相信自己。首先自己就要拿出令人相信的态度来!没用的话说多了没意思,我挑重要的说,圣王说了,事后六道各给五十万张破法弓。”说着目光左右一扫皆露惊讶神色的众人,“圣王出手够大方吧?”

    众人面面相觑,各五十万张,六家就是六百万张,六道旧部在炼狱总共也就八百来万人,事后等于大部分人都配备了破法弓,这近乎是反贼近卫军的配备了。

    先是兴奋。接着被泼冷水,现在又是一大实惠砸来,众人很快恢复了冷静,不再做那不切实际的幻想。都陷入了沉默。

    杨庆也不再多说,只是默默观察着众人的反应,结果是可以预料的,很简单,怎么做对他们有利,怎么做对他们不利。这些老家伙不至于无法判断。

    “把人带出去容易,怎么把人带回来,咱们怕是要好好商量一下。”长孙居沉吟中徐徐出声。

    离生默默颔首道:“不能让出去的人带星图,至于监管措施,为了防止有人投靠反贼那边,地狱这么多年咱们早已驾轻就熟……”

    话锋顷刻转变,一群人七嘴八舌议论了起来。

    杨庆缄默不插嘴,心中长叹,六道百万精锐大军是什么概念?这可都是当年拼命才逃过大劫,又在天庭历次清剿中幸存下来的人,再配上破法弓,发起狂来,那画面太血腥。

    杨庆觉得弄个十万出去就够了,因为嬴家再怎么设陷阱也不可能对区区一个苗毅弄出太大的规格,顶多多出动一些高手避免失手,可苗毅要调动百万精锐大军,看来还真想将设下陷阱的人杀个片甲不留,那家伙疯了!

    “大人…”

    客栈内,开门相迎的如霜话才刚出口,刚钻进来的徐堂然立刻堵了她的嘴,直接推到了榻上将其扒光了办事。

    这位徐大人已经知道了内幕,晓得两人迟早要撕破脸,完全是抓住机会多**一次算一次的小人想法。

    云散雨歇,一直到折腾不动了,徐堂然才罢手,强打精神,一副将如霜当心肝宝贝的样子。

    如霜依偎着嘟囔道:“大人都扔下妾身好几天了。”

    徐堂然呵呵道:“我这不是有公务嘛,哪能天天往这里跑。”

    如霜:“妾身和大人都在鬼市,几脚路的事情,什么公务这么忙?”

    徐堂然搂着她拍了拍她后背,稍稍瞪眼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如霜顿时委屈巴巴道:“是妾身错了,妾身只是个青楼女子,不该多嘴。”

    妈的!你不装会死啊?徐堂然肚子里骂娘,嘴上却宝贝的不行,哄着:“不多嘴,不多嘴,其实也没什么,总镇大人在闭关修炼,我和那杨召青身为副总镇自然要担起责任,哪能老是离开……”

    埋头他胸前的如霜凝神细听……

    去留峰,一座座火山口上的黑烟如柱冲天。

    一座幽仄山谷间,燕北虹和阎修并肩站在一起,双双瞪大了眼睛盯着对面的那个‘阎修’。

    燕北虹看看身边的阎修,又看看对面那个,错愕,没想到苗毅指来碰头的人竟是这么个情况,除了气质上不同外,还真是长的一模一样,看不出对方有易容的迹象,真的假的?

    “你有孪生兄弟?”燕北虹忍不住偏头问了声。

    阎修看他一眼。那眼神像看白痴。

    燕北虹旋即恍然大悟地拍了拍额头,想起来了,阎修以前不是长这样的,孪生兄弟不可能这样共同成长。遂朝‘阎修’低喝了声,“你是什么人?”

    ‘阎修’不屑冷笑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你。”

    燕北虹奇怪道:“你认识我?”

    “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初算你命大!”假阎修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女人的声音。身形同时在蠕动,转瞬化作了白凤凰的原形。

    瞪大了双眼的燕北虹怒声道:“是你!”当初被白凤凰打的很惨,焉能忘记。

    白凤凰轻蔑道:“怎么?还想动手不成?”

    唰!燕北虹翻手提刀在手,明知对方的修为,竟然还想冲上去一战,也不知是胆大,还是有了叫板的底气。

    幸好阎修及时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声音沙哑道:“不要坏了大人的事。”

    闻听此言,燕北虹才绷着脸收了刀。

    血红大刀!此刀是他当初在小世界的刀,苗毅帮他从云傲天的手中要了回来。

    摆出起手式拭目以待的白凤凰冷哼一声。双臂抱胸道:“谁呀?哪个跟我一起走?”

    阎修朝燕北虹偏头示意,“正事要紧。”

    白凤凰上下瞅了眼燕北虹,明白了,这次和自己同行的是他,身形蠕动,再次化作阎修,简单易容后,双袖一甩,冲天飞去。

    燕北虹一脚跺地,冲天追去。

    两人奉苗毅之命。先赶去幽泉查探。

    阎修闪身到了山顶,抬头目送……

    而苗毅本人也已经秘密离开了鬼市,赶往炼狱。

    不过却没有直接抵达炼狱,而是中途暂停在了一颗美丽的星球。

    茫茫大海一孤零零露出海面的礁岩旁。一艘货船停靠。

    苗毅从天而降,落在了货船上,正要施法查探,忽然舱门打开,一着紫裙的靓丽身影出现,那熟悉面容正是皇甫君媃。

    苗毅愣怔道:“怎么是你?”

    他易容了。皇甫君媃的目光本还有些疑虑,闻声确认了是苗毅,侧身让开舱门,笑道:“怎么就不能是我?傻站着干嘛,没见过吗?还不快进来。”

    苗毅皱着眉头走了进去,继续问道:“你怎么来了?你娘呢?”

    他本是联系了皇甫君媃,让她联系其母,约好了在此相见,有事相商,没皇甫君媃什么事,她充其量只是个牵线搭桥的。

    关上门的皇甫君媃抿嘴笑道:“我娘没来。”

    苗毅霍然转身,沉声道:“开什么玩笑?你不是说帮我约好了吗?”

    皇甫君媃步步走近,目露狡黠,“是约好了,不过我告诉我娘说,是明天在此相见,帮你把时间推后了一天。”

    苗毅瞠目结舌,略微有些生气道:“胡闹,我有正事。”

    “连陪我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吗?”皇甫君媃佯装生气。

    见状,苗毅苦笑道:“我不是这意思…”

    话还没说完,皇甫君媃已经张开双臂扑了过来,依旧是那么热情似火,苗大官人后面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船舱内正折腾的轰轰烈烈,突然一条人影从天而降,一面目呆板的妇人落在了船上,猛一回头看向了动静不小的船楼内,闪身而去。

    法力波动有点明显,船舱内的两人惊的手忙脚乱。

    砰!舱门被震开了,榻上二人迅速扯了被子挡住了身体,苗毅怒声道:“什么人?”

    秀发散乱的皇甫君媃则一看那妇人身形便猜到了是什么人,正是其母皇甫端容,母女两个实在是太熟悉了,只是易容了而已,赶紧在被子下面扯了下苗毅的胳膊,羞愧难耐地低声道:“我娘。”

    皇甫端容也被惊着了,她只是为了安全起见,先来一天查看一下环境而已,没想到…又将这对狗男女捉个正着,一把扯下了脸上的伪装,指了指两人,实在是无话可说,也看不下去了,迅速扭头离开。

    苗毅也是醉了,羞的无地自容,又被捉住了,情何以堪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