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八百万张破法弓…杨庆瞬间思绪凌乱,稀里糊涂中结束了和苗毅的联系。

    待到稍稍缓过神来,坐在阁楼内苦笑摇头不已,想起了之前刚获悉幽泉狩猎消息时苦劝苗毅的情形,依稀记起苗毅说的那句话“我这次就是要硬碰硬破他们的局,你放心,未必用得到我动手”。

    他当时还以为苗毅所谓的硬碰硬是强行劫杀,或找几个高手刺杀,又要玩拼命那套。

    感情闹了半天所谓的硬碰硬居然是这个,竟然要从炼狱调集大军去围剿,管你什么陷阱,直接以大军强行碾过去。

    这份霸道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居然敢用这种手段对付嬴家,开什么玩笑!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隐隐感觉自从苗毅从极乐界回来后似乎有什么变化,似乎有了什么底气似的,明知道面对的环境如此恶劣,偏偏那简单、粗暴、直接的做法又回来了,他不知道苗毅在极乐界究竟遭遇了什么,但猜测肯定遇上了什么能让苗毅心态改变的事。

    罗刹门的行为一直让他想不通,他不免联想到了罗刹门的身上,苗毅的心态变化和罗刹门有牵连吗?

    想了半天想不通,而苗毅一旦确认了大方向的事情,他向来也无力改变,只能是照办,联系六道的人碰头。

    没多久,六道几位主事的人全来了,包括金漫在内的六圣。

    魔道将主夜行空、仙道将主长孙居、妖道将主绿歌、佛道将主星罗、鬼道将主离生。无量道的将主金漫已经成了圣主,而将主原本就是六道各自推举出来统领大家的人,如今金漫成了圣主,正式成了统领无量道的人,无量道也就没了再设置将主的必要。

    杨庆将苗毅的意见开门见山陈述,把情况讲明了,不过没有说是去幽泉,也没说是针对谁,只说是要离开炼狱作战。

    一听居然要出去,六道高层轰动。有的兴奋得两眼冒光,有的兴奋得脸色通红,毕竟都困在炼狱这么多年了,多少次梦想着能出去。没想到机会就这么突如其然的来到了。

    杨庆瞥了眼诸人的反应,又开口对众人泼了盆凉水,“炼狱还是需要人坐镇的,区区小事不用劳动诸位,人出去后。六道人马暂时各交给已经先一步出去的六道大将军各自统领,事后,人马立刻返回。”

    苗毅能甩手掌柜似的把事扔出来,管杀不管埋,他却不能不做谋划,否则苗毅要他杨庆干什么?

    魔道将主夜行空浓眉飞扬,冷哼道:“莫非不相信我们?”

    众人坐两边,杨庆站大殿中间,慢慢转身看向了门外,目光悠然道:“想要别人相信自己。首先自己就要拿出令人相信的态度来!没用的话说多了没意思,我挑重要的说,圣王说了,事后六道各给五十万张破法弓。”说着目光左右一扫皆露惊讶神色的众人,“圣王出手够大方吧?”

    众人面面相觑,各五十万张,六家就是六百万张,六道旧部在炼狱总共也就八百来万人,事后等于大部分人都配备了破法弓,这近乎是反贼近卫军的配备了。

    先是兴奋。接着被泼冷水,现在又是一大实惠砸来,众人很快恢复了冷静,不再做那不切实际的幻想。都陷入了沉默。

    杨庆也不再多说,只是默默观察着众人的反应,结果是可以预料的,很简单,怎么做对他们有利,怎么做对他们不利。这些老家伙不至于无法判断。

    “把人带出去容易,怎么把人带回来,咱们怕是要好好商量一下。”长孙居沉吟中徐徐出声。

    离生默默颔首道:“不能让出去的人带星图,至于监管措施,为了防止有人投靠反贼那边,地狱这么多年咱们早已驾轻就熟……”

    话锋顷刻转变,一群人七嘴八舌议论了起来。

    杨庆缄默不插嘴,心中长叹,六道百万精锐大军是什么概念?这可都是当年拼命才逃过大劫,又在天庭历次清剿中幸存下来的人,再配上破法弓,发起狂来,那画面太血腥。

    杨庆觉得弄个十万出去就够了,因为嬴家再怎么设陷阱也不可能对区区一个苗毅弄出太大的规格,顶多多出动一些高手避免失手,可苗毅要调动百万精锐大军,看来还真想将设下陷阱的人杀个片甲不留,那家伙疯了!

    “大人…”

    客栈内,开门相迎的如霜话才刚出口,刚钻进来的徐堂然立刻堵了她的嘴,直接推到了榻上将其扒光了办事。

    这位徐大人已经知道了内幕,晓得两人迟早要撕破脸,完全是抓住机会多**一次算一次的小人想法。

    云散雨歇,一直到折腾不动了,徐堂然才罢手,强打精神,一副将如霜当心肝宝贝的样子。

    如霜依偎着嘟囔道:“大人都扔下妾身好几天了。”

    徐堂然呵呵道:“我这不是有公务嘛,哪能天天往这里跑。”

    如霜:“妾身和大人都在鬼市,几脚路的事情,什么公务这么忙?”

    徐堂然搂着她拍了拍她后背,稍稍瞪眼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如霜顿时委屈巴巴道:“是妾身错了,妾身只是个青楼女子,不该多嘴。”

    妈的!你不装会死啊?徐堂然肚子里骂娘,嘴上却宝贝的不行,哄着:“不多嘴,不多嘴,其实也没什么,总镇大人在闭关修炼,我和那杨召青身为副总镇自然要担起责任,哪能老是离开……”

    埋头他胸前的如霜凝神细听……

    去留峰,一座座火山口上的黑烟如柱冲天。

    一座幽仄山谷间,燕北虹和阎修并肩站在一起,双双瞪大了眼睛盯着对面的那个‘阎修’。

    燕北虹看看身边的阎修,又看看对面那个,错愕,没想到苗毅指来碰头的人竟是这么个情况,除了气质上不同外,还真是长的一模一样,看不出对方有易容的迹象,真的假的?

    “你有孪生兄弟?”燕北虹忍不住偏头问了声。

    阎修看他一眼。那眼神像看白痴。

    燕北虹旋即恍然大悟地拍了拍额头,想起来了,阎修以前不是长这样的,孪生兄弟不可能这样共同成长。遂朝‘阎修’低喝了声,“你是什么人?”

    ‘阎修’不屑冷笑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你。”

    燕北虹奇怪道:“你认识我?”

    “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初算你命大!”假阎修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女人的声音。身形同时在蠕动,转瞬化作了白凤凰的原形。

    瞪大了双眼的燕北虹怒声道:“是你!”当初被白凤凰打的很惨,焉能忘记。

    白凤凰轻蔑道:“怎么?还想动手不成?”

    唰!燕北虹翻手提刀在手,明知对方的修为,竟然还想冲上去一战,也不知是胆大,还是有了叫板的底气。

    幸好阎修及时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声音沙哑道:“不要坏了大人的事。”

    闻听此言,燕北虹才绷着脸收了刀。

    血红大刀!此刀是他当初在小世界的刀,苗毅帮他从云傲天的手中要了回来。

    摆出起手式拭目以待的白凤凰冷哼一声。双臂抱胸道:“谁呀?哪个跟我一起走?”

    阎修朝燕北虹偏头示意,“正事要紧。”

    白凤凰上下瞅了眼燕北虹,明白了,这次和自己同行的是他,身形蠕动,再次化作阎修,简单易容后,双袖一甩,冲天飞去。

    燕北虹一脚跺地,冲天追去。

    两人奉苗毅之命。先赶去幽泉查探。

    阎修闪身到了山顶,抬头目送……

    而苗毅本人也已经秘密离开了鬼市,赶往炼狱。

    不过却没有直接抵达炼狱,而是中途暂停在了一颗美丽的星球。

    茫茫大海一孤零零露出海面的礁岩旁。一艘货船停靠。

    苗毅从天而降,落在了货船上,正要施法查探,忽然舱门打开,一着紫裙的靓丽身影出现,那熟悉面容正是皇甫君媃。

    苗毅愣怔道:“怎么是你?”

    他易容了。皇甫君媃的目光本还有些疑虑,闻声确认了是苗毅,侧身让开舱门,笑道:“怎么就不能是我?傻站着干嘛,没见过吗?还不快进来。”

    苗毅皱着眉头走了进去,继续问道:“你怎么来了?你娘呢?”

    他本是联系了皇甫君媃,让她联系其母,约好了在此相见,有事相商,没皇甫君媃什么事,她充其量只是个牵线搭桥的。

    关上门的皇甫君媃抿嘴笑道:“我娘没来。”

    苗毅霍然转身,沉声道:“开什么玩笑?你不是说帮我约好了吗?”

    皇甫君媃步步走近,目露狡黠,“是约好了,不过我告诉我娘说,是明天在此相见,帮你把时间推后了一天。”

    苗毅瞠目结舌,略微有些生气道:“胡闹,我有正事。”

    “连陪我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吗?”皇甫君媃佯装生气。

    见状,苗毅苦笑道:“我不是这意思…”

    话还没说完,皇甫君媃已经张开双臂扑了过来,依旧是那么热情似火,苗大官人后面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船舱内正折腾的轰轰烈烈,突然一条人影从天而降,一面目呆板的妇人落在了船上,猛一回头看向了动静不小的船楼内,闪身而去。

    法力波动有点明显,船舱内的两人惊的手忙脚乱。

    砰!舱门被震开了,榻上二人迅速扯了被子挡住了身体,苗毅怒声道:“什么人?”

    秀发散乱的皇甫君媃则一看那妇人身形便猜到了是什么人,正是其母皇甫端容,母女两个实在是太熟悉了,只是易容了而已,赶紧在被子下面扯了下苗毅的胳膊,羞愧难耐地低声道:“我娘。”

    皇甫端容也被惊着了,她只是为了安全起见,先来一天查看一下环境而已,没想到…又将这对狗男女捉个正着,一把扯下了脸上的伪装,指了指两人,实在是无话可说,也看不下去了,迅速扭头离开。

    苗毅也是醉了,羞的无地自容,又被捉住了,情何以堪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06章 吕重有多强?    而燃灯上古佛本人则是也追了上去!

    不对!

    他不是追在那道毁灭光柱的后而,而是捕向了另一个方向。并向另一个方向祭出了一张金色的光网。

    显然,他本意不是一击而袭杀木苍穹。后面祭出的金色光网才是他的目光。为的就是活捉木苍穹。

    只是他太小看了木苍穹!

    当年因为被燃灯突然偷袭,使得她重伤垂危,差点身陨道消。如果不是吕重及时赶回以大神通、大法力相救,她早就陨落了。

    对于燃灯的无耻,木苍穹已真正领教过了。

    在对方的手里吃过了一次亏,她怎么可能还会吃第二次亏?

    燃灯上古佛刚一动手,木苍穹早就有了感应。

    心念一动,故意闪向另一边。

    当燃灯释放的金色光网罩了过来之际,木苍穹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诡异的剑。

    天邪剑!

    当年的麒麟圣尊的宝贝,真正的极品混沌至宝。要是与圣尊能量配合,其攻击力不弱一品神器。

    这把剑被大寂灭珠的器灵强行压制,被吕重收服后,赐给了木苍穹为本命法宝。

    此剑虽邪气凛然,但是有大寂灭珠、吕重的联手镇压,再加上木苍穹是真正的生命系巅峰仙帝,本身蕴藏着庞大之极的生命、青木之力。对邪气、死气的抗性极强。在吕重看来,此剑最适合木苍穹使用。

    此时,面对燃灯祭出的一件先天灵宝级的缚帝网,木苍穹陡然冷笑一声。天邪剑雷霆轰出。形成一道星河级的剑瀑。

    “轰……”

    剑爆至邪。强大的剑罡过处,寸草不留,湮灭虚空!!

    在观看的独孤惊龙、程风韩湘、傅青雅等人的记忆之中,还从来没有想到燃灯上古佛这么无耻。居然动不动就搞突然偷袭。

    同时,诸人在感应到木苍穹出剑后,也是心中狂惊。他们的记忆中也没有哪怕任何一个人能够抵挡得住这一击!

    这一剑,强大之极!

    果然!

    先天灵宝级的缚帝网,被这一道剑之瀑布。以摧枯拉朽之势斩破、划开。

    紧接着,以余劲不衰地方向轰向紧随而至的燃灯上古佛。

    “咝……”

    燃灯上古佛,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动念间,十二品混沌黑莲本能地也释放一道璀璨之极的毁灭之剑,迎了上去。而他本人则是疯狂横向折射退避。

    “轰隆隆……”

    两道毁灭性的剑爆狂猛地撞在一起,四周星河激荡,大量的星球在此等能量风暴的冲击中崩溃于无形。

    至于观看的众女,吕重只是随便站在她们的身前,所有的一切能量风暴都没能接近诸人十公里的范围。

    就像众人处在一个真正的领域之内一般。外面的一切,都影响不到里面的人。

    “好强”

    程风、独孤惊龙双眼一跳。他们能感应到吕重真的没有出手,但是四周的空间、大道完全与吕重融合。自发地不侵入吕重所在一公里的范围之内。

    “这……这就是圣人吗?”

    程风喃喃嘀咕。

    而独孤惊龙则是双眼陡然变得更火热。心中的破道之剑,也有抬头真破苍穹之势。“轰……”脑海一阵天雷暴响,独孤惊龙几乎惊喜交集。

    突破了?

    居然就此突破了?

    只是随便坚定了一下求道之心,居然已成功由巅峰仙皇突破到下位仙帝?

    “恭喜!”吕重微微一笑,看向独孤惊龙。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这个独孤惊龙,真的是一个惊材绝艳的天生剑修。

    “多谢成全!”独孤惊龙向吕重微微一礼,“重哥,我想先稳固一下境界。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话还没有落音,独孤惊龙已果断入定。

    吕重暗暗苦笑,独孤惊龙这家伙居然就这么入定了?

    这不得不说对他吕重也是有着极大的信任。

    “风子、湘儿、青雅,大家要说话,都传音交流吧,可不要打扰了独孤兄的机缘……”吕重意念一动,向众人传音。

    在场的都是修行多年的强者,自然知道独孤惊龙这次的入定不易。一旦清醒,绝对有天大的收获。哪里会去打扰,闻言俱都点了点头。

    ……

    “燃灯,你果然还是那么无耻。呵呵,如果你再没有其他手段,本帝可真的要灭了你……”战场之上,木苍穹俏脸含煞。对于当年燃灯上古佛的偷袭,真的耿耿于怀。

    与吕重一起修炼,一起旅行,一起相爱,木苍穹比之前在修法界当生命神皇时要快乐、幸福一万倍、一亿倍不止。

    想到上次差点就要断送掉这行的幸福,甚至有可能与吕重天人永隔,木苍穹的心中也是杀意暴涨。

    “该死,居然有极品混沌至宝?”燃灯上古佛一脸阴沉,陡然间身形闪动,混沌十二品黑莲陡然冲霄而起,化为一柄魔气缭绕的顶级魔剑,带着净化一切、毁灭苍穹的伟大力量,从高空斩下。

    “嘿,这就是你的底气?”

    面对着那似乎可以碎破空间、毁灭一切的魔剑,木苍穹的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混沌十二品黑莲。终于是灵根形成。就算有杀之道、毁灭之道等多层大道道纹相随,这一剑所形成的攻击力也未必就能伤到木苍穹。

    现在,木苍穹手里的天邪剑,可曾是麒麟圣祖的法宝,也是一件混沌至宝,而且是攻击性的混沌至宝。

    “天邪剑,邪剑凌天”

    天邪剑猛地轰出,剑瀑横空,星河失色。一道至纯的毁灭剑之星河,似乎在对天刑罚。一经斩出,空间疯狂颤动!

    轰!

    剧烈的爆炸声中,一道道剑气四散炸开、飞溅,化为漫天星辰,似流星雨一般散开。

    大量的剑气消散于星河之间。

    可有更多的剑气直入一些星球内部,竟然也是瞬间崩溃了一些星球的内核,激起更多的陨石在星空中无序冲撞,击毁更多的星辰。

    见到这一幕的程风、韩湘、傅青雅三人顿时低低惊呼一声,暗地里握紧了拳头。

    这么强?

    木苍穹居然已强大到了如此境界?

    那么,早就证道圣人的吕重,又会有多强?

    想想看,连正在与木苍穹对战的燃灯上古佛,见了吕重都想遛走。这得有多强的实力,才让堂堂佛门上古大佛都似乎要闻风而逃?(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