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哈哈,风子,独孤兄,这场战斗还是让给我妻子吧,当年苍穹可是被燃灯偷袭几乎陨落……”

    见木苍穹与燃灯也要打了起来,吕重微微一笑,连忙招呼了一下程风、独孤惊龙。◎,

    其实,根醉不不用招呼,程风在见到韩湘、傅青雅两人后,就双眼呆住了,瞬间出现在两女的身边大喊大叫:“湘儿?雅儿?天啊,真没想到你们这么快也飞升了。呜呜,太好了,风子我快想死你们了……”

    “老公……”

    韩湘、傅青雅两人也顿时泪如雨下,扑在程风的怀里。

    而独孤惊龙则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点了点头:“行!”

    说实在的,他为人一处淡然,能与程风义结金兰,也是程风不停纠缠。加上他也欣赏程风也成事的。

    可面对吕重,他还是有些别扭。

    当年两次闯入鸿蒙龙墓,都没有争过吕重,说实力的,独孤惊龙真的很有些不甘心。而现在吕重更是早在六百年前就证道圣人境界,这让他更加地不好与吕重打招呼。因为这有高攀的嫌疑。

    吕重似乎知他所想,也是开朗一笑,道:“独孤兄既然是风子的兄弟,自然也是我吕重的兄弟,说实在的,当年我也是独孤兄的粉丝呢。”

    与程风呆了这么久,独孤惊龙也知道“粉丝”这一词的意思。

    见吕重说得如此亲近,独孤惊龙也是苦笑了一下,心中的那丝冷漠迅速消失。也闪到了吕重的身边,抱拳行礼:“见过吕圣……”

    “别……”吕重连忙摆手,笑道:“你是风子的结义兄弟,那也是我的兄弟。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再说了,我修炼的是有情之道。不会太上忘情。真要把自己当成圣人来摆脸面,那可活得太累,叫我小重或阿重都成……”

    独孤惊龙微微一愣,他能感觉到吕重话中的真诚。也是一笑,“呵呵,既然如此,那我跟着风子叫你重哥了。”

    吕重如今已是真正的圣人。独孤惊龙就算再洒脱,也不会叫吕重小重或阿重。尽管他出道的时间要远远早于吕重,可还是真心放下了自己的身段,真心叫了吕重一声重哥。

    吕重知道独孤惊龙怎么想的,开心地拉着他走到一边。向独孤惊龙介绍起敖夜、郑玲珑、颜妍、冷眉以及拦住燃灯的木苍穹。至于许心妍、云水瑶还在修炼,并没有出来。

    “见过诸位嫂子!”独孤惊龙见这些女子后,也是一脸震惊与苦色。

    木苍穹,他早就认识。而敖夜、冷眉、颜妍、郑玲珑等女其实他也认识。当年鸿蒙龙墓第二次开启,吕重身边的十位妻子惊绝于鸿蒙龙墓十大擂台。无数仙人都目睹过诸女的风采。

    但是,让独孤惊龙心里极为触动的是,当年,这些绝代芳华的女仙,实力虽强,可本身境界也与他没差多少。

    而实力。诸女几乎全大部分都是帝级强者,甚至是巅峰仙帝。这让才巅峰仙皇境的他情何以堪?

    “见过独孤兄!”颜妍、敖夜、郑玲珑、冷眉等女也微微向独孤惊龙一礼。

    “不敢当……”独孤惊龙不由苦笑,连忙回礼。

    “哈哈,风子见过诸位嫂子。天啊,嫂子们,你们为何越来越漂亮了?”

    那边的程风与韩湘、傅青雅见过后,也兴奋地向颜妍、敖夜、郑玲珑等女行礼问好。虽说当年在地球时程风的年龄要大于吕重,但是吕重是他的修行领路人。而且他也知道吕重有一个时间加速的法宝空间可以修炼。再加上吕重如今已贵为圣人,他也改口叫吕重为“哥”了。

    “嘻嘻,小风子的嘴越来越甜了。”敖夜眯着眼睛突然一笑。另有深意地看向程风,狡黠地道:“看你嘴巴似乎抹了蜜,想来在仙界的这么多年,你也向其他女仙这么说过吧?”

    啥?

    程风顿时觉得四周寒气一盛。瞬间,就有四道惊人的寒芒射来。

    却见韩湘、傅青雅两女双眼含煞地正看着他。

    “啊,我的妖夜姐,你……你别诬陷小风子啊,我可是一向忠贞不渝。最爱的是湘儿与雅儿,哪里会在仙界与其他女人乱来……”程风顿时叫苦连天。一边说着还一边偷偷察看韩湘、傅青雅两女的脸色。

    韩湘、傅青雅两人相见一眼,怎么看怎么觉得程风的眼神有些发虚,顿时恼了。

    两女陡然伸手同时在程风的腰上猛地一阵用力。

    “啊哟……痛……痛啊,两位老婆,你们老公可不是重哥那样强大的人啊……”程风夸张地大叫起来。

    韩湘、傅青雅听了,心里一惊,下意识地就要松手。

    “咦,奇怪了,我怎么发现某人的实力提升了不少,好像已是上位仙皇了……”郑玲珑也突然来了一记神初刀。

    什么?

    韩湘、傅青雅哪里还不明白程风是在装,陡然全力伸手在程风的腰上一掐。

    “咝……”

    根本就不敢用力守护自己的程风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一脸可怜兮兮。

    其实,现在就算是韩湘、傅青雅全力全手,都无法伤到程风。毕竟她们与程风之间实力相差太大了。

    而程风也不想这么被诸人看猴,连忙伸出双手,分别捉住了韩湘、傅青雅两女的玉手,道:“湘儿、雅儿别闹了,给我点面子,快看苍穹嫂子与燃灯上古佛的战斗。这样的强者战斗场面,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

    韩湘、傅青雅顿时不再动了,仙识也扩展了开去……

    战场之上!

    燃灯有心想逃,毕竟,除了吕重这尊圣人之外,还有几尊巅峰仙帝(准圣)级的强者在。

    面对这么多强人,燃灯再傻,也不敢这时候与木苍穹战斗。

    可是,当他每次进行空间大挪移之时,木苍穹都能在他进行空间大挪移之前拦住他,甚至把他逼得无法穿梭任何一处空间。

    “混蛋!”燃灯体内魔火焱焱,无边的杀意被激起。

    “该死的贱婢,你既然想死,说不得我便成全你。不过,如今敌人势强,先得把你擒下。以你的性命相要胁,说不定还能从吕重那家伙的手里逃过一劫……”

    心中有了决断,燃灯上古佛没有任何犹豫,突然祭出混沌十二品黑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化出一道灭世光柱轰向木苍穹。(未完待续。)

第一六六四章 太阴险了    “欢喜禅…”徐堂然愣了一下,忽惊讶道:“难道她是佛界罗刹门的人?”

    苗毅转身,上下看了他一眼,现这家伙…别看为人不咋样,可知道的还真不少,谈天天知道,谈地地晓得,不管说到哪方面的事情都能跟你套上。`

    徐堂然忽又恍然大悟地补了一句,“难道那舞就是天魔舞?”

    苗毅嘿嘿一笑,一副‘你说呢’的样子。

    徐堂然明白了,哭笑不得道:“这…这罗刹门还真是佛界的异类。”

    “能说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一群人,死的也能说成活的,活的也能说成死的,总之说什么都是他们有道理,佛界哪有什么异类,一丘之貉罢了?”苗毅不屑冷笑一声。

    对于这点他是深有体会的,原因无他,只因他家里出了个八戒,老二那家伙就仗着自己是出家人,自己干什么都能说出道理来,实在没道理了,证明了一些事情是出家人不能干的,譬如好色之类的,然八戒一句‘众生平等’让你别把他当出家人看就过去了,这佛门弟子做的简直让人羡慕。

    徐堂然闻听此言,露出一副惊为天人的样子,马屁狠拍,惊叹道:“大人高见,一语中的,是属下着相了。”

    杨召青无语偏头看向一旁。

    苗毅倒是习惯了这厮的马屁。

    徐堂然又问:“大人,下一步该如何做?”

    苗毅挥了挥手,示意他先退下,“我再想想。”

    待徐堂然毕恭毕敬退下后,苗毅偏头向杨召青,“把结果告诉杨庆吧,看他怎么说。`”

    “是!”杨召青遵命,摸出了星铃联系杨庆,把结果通告了一声,本想询问他下一步的计划。

    谁知杨庆却没再啰嗦,终止了和杨召青的联系。又直接联系上了苗毅,主动告知了这次的事情。

    也许双方都知道彼此已经知道了这事,苗毅之前有耐心不问除了不想让杨召青尴尬外,也是因为如今赋予了杨庆很大的权利。他要对杨庆表示出一定的信任。

    而杨庆也非常清楚杨召青在苗毅身边的角色定位,知道杨召青不可能背着苗毅干这事,肯定会告诉苗毅,之所以如此多此一举还是想表明原先的态度,不支持那样干。

    结果让杨庆有点意外。苗毅居然忍住了没问他,让杨召青照着执行了,这让杨庆不得不暗暗感慨,苗毅身上虽然有不少缺点,可终究是在慢慢进步的,有些事情越来越沉的住气了,渐渐有了大将风度,不知道会不会有胸怀乾坤日月的那天!

    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事,苗毅自然要问出心中疑问:你怎么知道让徐堂然去青楼能钓出罗刹门的人?就因为你从金漫口中知道我曾过问过天魔舞的事?

    杨庆:还从杨召青那知道了罗刹门的人在暗中监视大人。

    苗毅:由此两点就能猜出徐堂然能钓出罗刹门的人?

    杨庆:不能这样说,属下一开始只是有点怀疑。并不能肯定,所以才需要测试,遂主动将相关因素给备好了,帮罗刹门做好了一个设局的机会,要让罗刹门认为这是他们在设局,而不是我们在设局,只有他们自以为是我们这边中了圈套,才不容易怀疑,否则这样做没任何意义。

    苗毅: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知道徐堂然去青楼就能构成此局?

    杨庆:属下只是不明白罗刹门为什么要暗中监视大人。`不管是对大人心怀不轨,还是想保护大人,都不太可能这样做,佛界可不会轻易卷入天庭这边的事端。何况大人的背景在这里,这样做不明智。而大人一获知被罗刹门暗中监视了,立刻命杨召青加强总镇府的戒备,想必罗刹门的行为对大人来说不是善意之举。不管是为什么要监视大人,应该不至于在鬼市对大人动手,这里人太多。又是信义阁的地盘,惹出事来罗刹门吃不消,想必罗刹门也不想落这么大的把柄在信义阁手上,换而言之,罗刹门暂时只是想监视大人,既然想监视,想掌握大人的动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若非有此心态,就不该这样干,怎么说都算是佛界插手天庭这边的事,犯忌讳。

    苗毅:你的意思是说,由此能判断他们想接近我身边的人,借由我身边的人掌握我的动静?

    杨庆:不管他们有没有这想法,给他们创造出了这方面的条件,若他们有这心思,就有可能成为他们这样干的诱因。属下不知道罗刹门为什么要监视大人,无法做出准确判断,只好略作尝试。总镇府内基本都是寇天王派来的人,铁板一块,罗刹门短时间内很难介入到大人的身边掌握大人的动向,他们在外围监视大人不得接近的路子,徐堂然每隔三日去一趟青楼的规律必然要被他们现,恰好他们手上有天魔舞这蛊惑人心的东西,这就是让他们设局的最大诱因。

    苗毅:你能保证不被他们识破?

    杨庆:徐堂然名声不好,去青楼太正常了,连自己夫人都是出自青楼,他好这一口完全说的过去。最重要的是他们没理由怀疑,徐堂然假装被他们控制了对我们来说有意义吗?在他们眼里,我们根本没必要这样干,就算徐堂然放点有关大人的假消息给他们,又能拿他们怎么样?

    苗毅:这也正是我疑惑的,让徐堂然这样干有意义吗?

    杨庆:站在他们的角度没意义,站在我们的角度则不然,如果大人非要在幽泉狩猎的时候对嬴阳动手,那就有意义。

    苗毅诧异:愿闻其详!

    杨庆:倘若大人能让徐堂然抛出一些能让罗刹门感兴趣的诱饵,把罗刹门引去幽泉,恰逢嬴家在幽泉设下圈套,结果罗刹门不小心中了嬴家的圈套,必然要殊死反抗,想必能减轻大人不少的压力!

    此话一出,苗毅眼皮直跳,后脊背可谓阵阵寒意,有寒毛竖起的感觉,阴险!实在是有够阴险!现杨庆这厮太阴险了,敢情绕了半天真正的杀招在这里,这是在把罗刹门往死里坑,还是在把嬴家往死里坑?

    杨庆继续解释:目前的局势对大人不利,大人手上拿得出手的势力基本上都见不得光,和天庭那些大佬博弈太吃亏!诚如杨庆早先所言,如今天下能供大人借力的只有极乐界那边最合适,无论是势力还是地位都是最佳选择。这次也一样,罗刹门的势力虽然不如嬴家手上掌握的东军,可其实力和地位都有和嬴家叫板的资格,嬴家在幽泉设下陷阱,罗刹门一头钻进去,届时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他们才是旗鼓相当的对手,绝非大人,罗刹门的实力绝对能把嬴家的陷阱后招全部给挑拨出来,而大人只需作壁上观,有把握得手再下手也不迟,若一点得手的把握都没有,大人自当撤退,将来再觅良机也不迟!

    苗毅相当无语,有点没把握地问:这样做合适吗?玉面佛的人和嬴天王的人干了起来,极乐界和天庭两个天王级的干了起来,动静会不会闹得太大了点?回头罗刹门说是我陷害的,我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杨庆:大人又没有让他们去,仅凭这条就够了!何况罗刹门能说是中了大人的圈套吗?丢不起那人。其次罗刹门也不可能说自己在暗中插手天庭这边才中了大人的圈套,如果属下没猜错的话,罗刹门届时必然会说是路过遇袭,定不会往大人身上扯。

    苗毅:那我岂不是把罗刹门给得罪惨了?

    杨庆:大人居然会怕得罪人,属下实在是感到意外。套用大人的话说,就算大人不得罪人家,人家也未必会放过。现实摆在眼前,大人不得罪他们也照样被盯上了。属下虽不知他们为何盯上大人,但想必不是什么好意。在天庭这边,罗刹门就算对大人有意见,也不敢明着乱来,比面对天庭那些大佬安全的多。若大人真有这方面的顾忌,属下还是恳请大人不要踏入幽泉陷阱!

    有用吗?能劝到苗毅住手就不会有这一出了。

    苗毅很大方地把针对罗刹门设局的事交给了杨庆,由杨召青居中连线指挥徐堂然怎么去做,这就证明了幽泉之行势在必行。

    身在炼狱的杨庆很无奈,手握星铃仰天长叹。

    然而这还没完,苗毅另有布置给他:你立刻通知六道,挑选百万精锐大军待命,我会尽快赶往炼狱接应。

    接应?杨庆吓一跳:大人!莫非你幽泉狩猎的把握就是这炼狱百万大军?

    苗毅:是又如何?若不是为了看看你在这边玩的哪一出,我已经在赶往炼狱的途中。

    杨庆急了:万万不可,这么多人离开炼狱怕是会让六道有别的想法,而且出去了也不好控制。大人稍安勿躁,罗刹门那边属下再想办法酝酿…

    苗毅直接打断:罗刹门那边你该怎么办继续,炼狱的人马我也要带出来!

    杨庆:大人…

    苗毅再次打断:杨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迷乱星海那八百万张破法弓全部在我手里!怎么控制出来的人不是我操心的,让六道自己去操心,我可以许诺他们,事成后六家各给五十万张破法弓,划算不划算让他们自己算去。我不管他幽泉狩猎有什么陷阱,不管他来多少人,也不管他来多少高手,总之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