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是是……”

    老鸨一路赔罪,好听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将徐堂然给哄进了雅间内,一招手又带进来两名丫鬟之类的斟茶倒水。

    徐堂然可不是什么老实人,招呼客人的陪主还没来,一双手往两丫鬟身上乱摸乱钻,两丫鬟牵强赔笑,扭动着身子摆脱,又不敢做的太过得罪客人。

    将徐堂然安置了下来,老鸨退出了房间,脸上堆积的笑意也在瞬间散去,眉眼间略显凝重神色,快步去了三月楼的一处僻静之地,停步在一处紧闭的房门口,扣指敲响了房门,三长两短。

    稍候,房门敞开,一个披着粉色斗篷的女人出来了,看不清身形,都笼罩在了斗篷下,也看不清长相,脸上戴着含羞美人的脸谱,只见脸谱眼洞后面的一双明眸闪烁。

    老鸨点了点头,随之伸手相请,自己在前面领路,不时回头看看跟在身后的神秘女人,眼中偶尔闪过疑虑之色。

    娇玉真的出台了么?答案是没有!

    既然没有为何不出来接客?这不是老鸨的意愿,是后面东家的意思。

    能在鬼市弄出数一数二的青楼,不是老鸨的能力能扛起来的,背后另有罩着的人。她也不知道东家这样安排是什么意思,只是突然接到东家的通知,让娇玉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另安排了这个神秘女人来,此女不接别的客人,只接待娇玉近期招待的那位熟客,只要那位熟客来了。就安排此女去接待,今天正好登场了。

    老鸨有点担心这样做的背后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目的。会不会出什么事,然而有些事情不是她能做主的。

    她也不知道这神秘女子究竟长的什么样。能不能让那位客人满意,可同样不是她能做主的,只能是照安排来做。

    屋内两名斟茶倒水的丫鬟已经被徐堂然给乱摸的衣衫凌乱,狼狈不堪,老鸨的到来给她们两个解围了。

    啪啪!老鸨击掌两声,两名丫鬟赶紧逃也似的跑了,其中一名边跑边将拉起来的裙子给抖了下来。

    从那逃走丫鬟的裙子下面被动抽出了手的徐堂然眉头半挑,乱摸过的手抬了起来,放在鼻子前轻嗅。盯着跟在老鸨身后的女人,整个人蒙在斗篷里,还戴着面具,又低着头,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样。

    “这是什么情况?”徐堂然努嘴问了声。

    老鸨侧让开到一旁,满脸堆笑介绍道:“大爷,这位是如霜,是三月楼新进的姑娘,至今还未正式接过客。今天这头汤归大爷了,保您满意。”

    “少来这虚的,说的天花乱坠没用,满意不满意得玩过了才知道。”徐堂然不客气一声。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斗篷女子身边,伸手拨抬起了女子低垂的下巴。一扯,直接将其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一张如花似玉的娇容瞬间呈现。略含羞涩地微垂眼睑,似乎不敢正眼去看徐堂然。然娇羞下的那股难以言喻的媚态令人多看两眼都心神荡漾。

    一看就知道是真容,没有掩饰。说来这是鬼市的特色,整个鬼市来来往往的人大多见不得人,反倒是各青楼的姑娘们坦坦荡荡。不过话又说回来,客人看不到美丑也不乐意。

    很漂亮,徐堂然愣了一下,回头看看老鸨,又回头盯着那女子,慢慢抬手将罩在女子头上的斗篷帽子给拨拉了下来。

    见到女子真容的老鸨暗暗松了口气,再看看不再吭声了的徐堂然,她掩嘴窃笑,知道不用多说了,已经合了这位的眼缘,也就意味着合了胃口,遂悄无声息地主动退下了,免得打扰客人的雅兴,顺带着将门闭上了。

    徐堂然亦慢慢咧嘴露出一丝暧昧笑意,“美人,会唱曲吗?”

    如霜微微摇头,“不会。”

    徐堂然脸凑近了问:“那你会什么呀?”

    如霜低头道:“妾身本是舞姬出身,略通舞技。”

    舞技?徐堂然脑子里瞬间过了趟今天的‘意外’,闪过杨召青的叮嘱,眼皮子猛然一跳,旋即迅速掩下,恢复了本色演出,伸手在如霜脸蛋上摸了把,荡笑道:“那就跳支来看看。”转身回了桌后,笑眯眯等着观赏。

    如霜解开了系在脖子上的丝带,双臂分开裹身的斗篷,呼啦一声,斗篷从其身后落地,一身穿着暴露、性感、妖娆的身段现出,难得的尤物身段配上如此穿着,令人血脉喷张。

    徐堂然的眼睛有些看直了,终于明白了这女人为什么穿着斗篷遮掩,就里面这穿着和这妩媚身段,进来的客人看到后非得争抢不可。

    徐堂然那眼馋的目光正上下打量之际,如霜已款款后退,腰肢柔软如水蛇般边退边慢慢扭动,眼神中的眸波变得越发勾人,鲜红的舌尖娇媚舔唇,轻送飞吻。

    有些口干舌燥的徐堂然端茶猛灌了一口,随着如霜的乳波臀浪荡漾而出,房间里似乎充斥着一种几乎令人窒息的美妙气氛,徐堂然的呼吸亦渐渐急促起来,目光盯在如霜身上已经难以挪开。

    曼妙撩人舞姿时而激烈如火,时而温柔如处子出浴般腼腆,尤其是那双仿佛变得会说话的眼神和舞姿的配合简直是妙到毫巅,每一个眼神将肢体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诠释到了令人刻骨铭心的地步。

    “啦啦…嗯嗯…”

    随着如霜樱唇中渐渐蹦出呢喃细语的音符,再次将徐堂然眼前的一切给推向了巅峰,脑袋里嗡一声,血脉喷张到无法自控,有要冲去占有的强烈**。

    然就在这时,一股清凉顺其脊髓出发,直灌大脑,瞬间令徐堂然的大脑恢复了清明。

    心中暗暗一凛的徐堂然当即明白了,杨召青所谓的东西真的出现了,还真不是耍自己玩的,之前来了这么多天没见任何端倪多少免不了有些埋怨。

    这家伙的演技也不是盖的,这一瞬间并未多犹豫,而是顺着之前差点被迷惑的感觉做出了反应,坐不住了,当场冲了出去,将一声娇呼的如霜给抢入怀中,飞抱到榻上,衣衫纷飞,真正是兽性大发……

    怒烧了好一阵的**熄灭后,舒坦得大口喘气的徐堂然真正是找到了差点魂飞天外的感觉,切实感受到了这如霜和一般女人的不一样之处,那感觉无法形容,就是一个‘爽’字,他这辈子也算是阅女无数,但还是头回尝到这么爽的滋味,世上怎会有如此妙人,这些天也算是没白来。

    回味无穷之下,他仍搂着如霜赤条条的白皙身子抚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脸上的假面什么时候掉在了一旁。

    “呜呜…”

    尚在回味的徐堂然一愣,发现怀中的女人忽然嘤嘤啜泣了起来,不禁问道:“如霜,怎么了?”

    如霜露出梨花带雨的面容,可怜兮兮道:“如霜虽非完璧之身,却是头回出来舍身接客,一想到今后要换新郎,心中有说不出的…不习惯!”

    想到杨召青的交代,徐堂然知道真正的肉戏登场了,顿时怜惜道:“你放心,有我在,不会再让你委屈,回头我会找老鸨谈。”

    “真的吗?”如霜抱着他,一脸的楚楚可怜和期盼。

    徐堂然当场保证道:“当然是真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哪能再让你陷在这烟花之地?”

    如霜感激不已道:“我能知道大爷的真实身份吗?”

    “这个…”徐堂然犹豫了一下,摸了摸失去了伪装的脸,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道:“不瞒你说,某乃鬼市总镇府的副总镇徐堂然是也!”

    “啊!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寇天王女婿牛有德的手下……”

    后面的事情也就理所当然了,穿戴整齐后的徐堂然出了房间,找老鸨谈去了,要给如霜赎身。

    目送徐堂然离去后,如霜脸上的娇媚收敛,取而代之的是冷笑嘲讽之意。

    若是苗毅看到这张脸定然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在毒星与之发生过冲突的沧虹。

    赎身的过程有点坎坷,也让徐堂然肉疼,可是为了表现出自己被迷惑了,为了完成大人交代的任务,狠狠出了把血,才将如霜给赎出了三月楼。

    走的时候已然不是一个人,还有个笼罩在斗篷中的如霜。

    徐堂然自然不会带回总镇府,何况如霜也体贴的表示不想破坏徐堂然的家庭,等机会合适了再让徐堂然告诉雪玲珑。

    最后徐堂然将她安排在了一家客栈常住。

    返回总镇府一见到杨召青,徐堂然见面就两个字,“来了,上钩了!”

    “什么情况?”杨召青眼睛一亮,急问经过。

    大概情况讲了下后,两人联袂而去,直接找到了苗毅,这次徐堂然将详细经过讲了遍。

    听完之后,苗毅负手慢慢走到了窗前看着窗外,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心中惊讶之余可谓唏嘘不已,居然真的钓出了天魔舞,他都有点想不通杨庆是怎么想的,凭什么断定让徐堂然定期跑青楼就能钓出天魔舞来,杨庆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已经试探出了结果,谜题应该要揭开了吧?

    “嘿嘿,还别说,那女人确实够劲,那方面的功夫简直是让人**蚀骨……”将其中美妙滋味做了形容的徐堂然又忍不住感叹道:“这究竟是什么人呐,有这条件竟然不惜舍身对徐某人下如此血本!”

    “舍身?”苗毅回头冷笑一声,“你还真以为你捡便宜了?人家修炼的本就是欢喜禅,男女之欢对人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能让你感到**自然也正常。”(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04章 燃灯,你的对手是我!    这次见独孤惊龙与程风这样的顶级天才,他哪里还能忍得住心中的贪念?

    只要灭了这两人,吞噬了他们的肉身、精血甚至是元神,就能吸收对方的资质、气运为己用。

    “哼,要灭了我们,你燃灯上古佛也得拿出点本事才行!”独孤惊龙也是冷哼一声,全身的气息疯狂提升。破道的剑之境界产生,使得他周身凝聚惊天的剑势。

    “好胆!”燃灯上古佛大怒,身形一闪,赫然已出现在独孤惊龙的身前,一道毁灭魔剑,带着摧毁一切的恐怖威力劈了下来。

    “好,好快的速度!好恐怖的魔剑”

    程风的心中震撼,要知道他本身也是达到巅峰仙皇境界,而且修炼的也是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虽只是得到前九层的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但是单论灵魂能量来说绝对称得上是犀利无比,不比一般的中位仙帝的灵魂能量差。可就是这样的灵魂能量,也无法勉强跟上燃灯上古佛的速度。

    在她的感应中燃灯上古佛并不是动用了空间能量,但是突然以无上速度闪现到独孤惊龙面前。没有残影,没有任何闪避或者纵身的动作,是真正纯粹的速度。

    这家伙的速度……怎么会如此快?

    他并不是空间系的佛祖啊!

    程风心中惊嚎。

    咻!

    带着毁灭天地之势。那道毁灭魔剑狂暴斩下。速度更是快到了极点。

    好个独孤惊龙!

    只见他重重的冷哼一声,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睛,陡然杀机炸现。周身剑势凝聚成形。一柄玄青色的长剑化为一道剑之瀑布。横穿星河。

    “轰……”

    两道至强的剑瀑猛地轰在一起,顿时,四周群星崩溃,在漫天纵横的剑气下化为粉尘四散开去。

    恐怖的震动波,席卷方圆一个中型星系。

    恒星被震散,化为流火窜行太空。

    行星、陨石带,如暴雨一般爆开、辐射。

    燃灯上古佛身上至强魔气升腾,化为一道坚固之极的魔气屏障。轻松地挡住了四周的震动波。

    而独孤惊龙毕竟境界相差太远,“噗噗噗”连喷三口精血,被震飞了几万公里之外。甚至还有不少碎裂的星体轰炸到他的面前,让他伤上加伤。

    “大哥”程风恐惧地大喝,双眼血红,几欲化魔。全身陡然有无空电弧在闪烁,炸响。

    显然,程风也被激怒了。

    “天地万雷,听吾号令。灭魔”程风眼神中的杀气更加浓郁起来,甚至于他双眼中都开始出现两个诡异的雷洞。几丝诡异得让人心惊胆战的电弧围绕着他的瞳孔剧烈闪烁。

    雷眼?

    “居然是一个极品变异雷灵根的体质,哈哈。今天我燃灯可是走大运了……”发现这一点,燃灯上古佛兴奋得大笑,双眼中的贪婪毫不遮掩。

    “极阳霸雷,落”程风大吼一声,太空之上,诡异地出现成百上千道极阳霸雷,赫然纷纷向燃灯上古佛轰去。

    恐怖!

    单凭召唤雷电,只怕地仙界雷部正神闻仲如今都要被程风给比下去。

    这种极阳霸雷,天生克制魔头!

    燃灯上古佛虽然曾是佛门大能,但是现在浑身有滔天魔气,在程风看来,也必定被极阳霸雷所克。

    “呵呵,小辈,你的天资、实力俱都上佳,但是本座早已证道佛祖之位。更身经超级大战,区区一波极阳霸雷焉能奈何得了我?”燃灯上古佛狂笑,陡然双眼微微一眯,“大光明金刚轮”

    一个璀璨的金拔型的法宝,陡然升空,放射无穷宝光。

    “轰隆隆……”

    被程风召唤而至的成百上千到极阳霸雷,诡异夺被吸收,就像避雷针对雷电的吸收一样。

    所有的极阳霸雷,纷纷轰击在这越变越大的大光明金刚轮之上。

    “靠,居然还能这么玩?”程风大惊失色,他有心控制所有的雷电轰向燃灯上古佛,偏偏,在对方祭出神秘的大光明金刚轮之后,他的恐怖雷电之力,似乎已无用武之地。

    “天若阻我,我必破天,地若阻我,必碎其地。人若阻我,逆剑无生。破道极剑碎灭苍穹!”

    就在这时候,另一边的独孤惊龙神色冰冷无情,话音一落,就见到他手掌猛的一挥,一道耀眼无比的青色剑柱从掌心中爆发而出,形成冲霄之势。

    这是至强的剑之大道的出击!

    剑灭苍穹!

    足以破开这一方空间。

    破道剑境,独孤惊龙这一刻爆发出了百分之五百之上的战斗力。

    那青色剑柱,笔直如线,在洞穿虚空的时候,更使得周围的虚空都在不断的崩碎、湮灭。

    这一剑,足以无视任何的空间和距离,乍一出现,便瞬间轰到了燃灯上古佛的面前。

    “咦”

    就算是燃灯上古佛,拥有上位仙帝(准圣)的实力,此时也是脸色为之一变。

    他能感觉到,独孤惊龙这一剑,已付上了自己的所有精气神。这一剑之威,突然袭击而出,足以斩杀或重伤中位巅峰仙帝(准圣)。

    可是,他是真正的上位准圣!

    而且,他不仅仅是燃灯上古佛!

    如今的燃灯,已非曾经的燃灯上古佛!

    “逆天杀道,黑莲净世”

    在燃灯上古佛轻吟的声音中,一朵纯净之极的十二品黑莲诡异飘浮在他的头上。

    黑莲迅速盘旋,一道融合了灭世、毁灭、死亡三种上品巅峰大道的黑色光剑也暴射而出。

    “大哥小心!”

    见到这一幕的程风脸色发白,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发出一声暴戾的尖叫。

    而释放一记至强破道剑境的独孤惊龙。瞳孔也是猛烈地一缩。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极的神色。

    十二品黑莲!

    这是灭世黑莲。内藏恐怖之极的灭世大道、毁灭大道。拥有无穷的攻击力。

    “该死,燃灯上古佛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东西?”独孤惊龙大叫一声,整个人就要连忙向后闪退。可是刚才一击,他的全身精气神都付在那碎灭苍穹的一剑之上,现在想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抽身而退,已是不可能。

    “认真来说,他已经不是燃灯”

    就在独孤惊龙绝望的时候,一个淡淡的的声音凭空传来。

    却见一只神秘的手臂诡异地从虚空出现。一指点出。

    一道金光泛起。

    顿时,不论是独孤惊龙的逆碎苍穹之剑,还是燃灯上古佛利用十二品黑莲释放的灭世光剑,都在这一指点出之后,诡异地烟消云散。

    原本应该是真正火爆场面的情况,也就此消失。

    “谁?”

    燃灯上古佛全身为之一颤,恐惧地看向那手臂出现的虚空。

    “呵呵,燃灯上古佛,不对,是无天佛祖。好久不见啊。你可有想我了?”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接着。虚空之中,一个帅气的青年出现,而在他的身后,居然是青一色的女子。

    “吕……吕重……”燃灯上古佛骇得声音都开始发颤。

    “小重、湘儿、雅儿……”程风惊喜地大叫,兴奋地闪向那一群人的身边。

    吕重?

    独孤惊龙,目光落在那虚空中突然出现的一群人身上,看着领头站立的那个懒洋洋的身影,也是一脸复杂。

    曾几何时,他是下界求一败而不可得的绝世剑客。

    被杨眉老祖看中,收其由亿万人意念而成的意识体,投入千古英烈界。

    剑魔,从不让人失望!

    在千古英烈界中,独孤惊人获得了更疯狂的战斗。也曾有过失败,终于改回了自己的本来姓名。

    他是一个绝代剑客,在千古英烈界,他的潜力极为惊人。是真正的剑修,与岳飞、白起、项羽、孙武等兵修不同。他是以自身铸而为剑。不依靠军魂大阵,就能发挥超恐怖的战斗力。

    一直以来,独孤惊龙有着极强的自信,相信自己是天下第一天才。

    可是,连续两次进入鸿蒙龙墓,都被吕重给比了下去。

    甚至,现在,他还在巅峰仙皇境界,而吕重早在六百年前就已经成为圣人了。

    这一刻,他才真正地发现,自己所谓的天才,在吕重面前也是黯然失色。

    看着程风兴奋地跑到吕重那一方向,独孤惊龙的身影也多了一份萧瑟。

    “独孤兄,好久不见。”吕重一脸温和地看向独孤惊龙,对于这个家伙,吕重也满是心折。

    这是一个真正的剑道天才。

    稍给他一点时间,他的剑,真的可以逆天逆道。拥有破灭苍穹的伟大力量。

    “好久不见!”诧异地看了吕重一眼,独孤惊龙也是对吕重点了点头。

    ……

    看着吕重出现,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对付自己,而是与那两个家伙叙旧,燃灯上古佛也是心中一喜,动念就要启动星空大挪移逃走。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美丽之极的女人闪了出来,拦在了他的面前:“燃灯,当年你为了得到我夫君的法宝,居然无耻地偷袭我们姐妹,甚至还伤了我。现在既然遇上,那么,就在这一天了结我们的因果吧……”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被燃灯打成重伤,几乎淹淹一息的木苍穹。

    “该……该死,这……这女人当……当年不是一个仙皇么?如今才过了六百年,她……她居然达到巅峰准圣(仙帝)境界了?”燃灯上古佛脸色大变。

    他哪里认不出木苍穹?

    这些年,一直活在吕重的阴影里。他对吕重以及吕重的女人,都几乎刻骨铭心了。

    在他看来,吕重都这么变︶态了,没想到他的女人也如此变︶态。而且现在的境界、实力还在他之上?

    这一刻,燃灯上古佛突然开始埋怨老天不公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感谢天昏地瞎、飞龙……、小熊宝宝1、凸鱼、停产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