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次见独孤惊龙与程风这样的顶级天才,他哪里还能忍得住心中的贪念?

    只要灭了这两人,吞噬了他们的肉身、精血甚至是元神,就能吸收对方的资质、气运为己用。

    “哼,要灭了我们,你燃灯上古佛也得拿出点本事才行!”独孤惊龙也是冷哼一声,全身的气息疯狂提升。破道的剑之境界产生,使得他周身凝聚惊天的剑势。

    “好胆!”燃灯上古佛大怒,身形一闪,赫然已出现在独孤惊龙的身前,一道毁灭魔剑,带着摧毁一切的恐怖威力劈了下来。

    “好,好快的速度!好恐怖的魔剑”

    程风的心中震撼,要知道他本身也是达到巅峰仙皇境界,而且修炼的也是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虽只是得到前九层的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但是单论灵魂能量来说绝对称得上是犀利无比,不比一般的中位仙帝的灵魂能量差。可就是这样的灵魂能量,也无法勉强跟上燃灯上古佛的速度。

    在她的感应中燃灯上古佛并不是动用了空间能量,但是突然以无上速度闪现到独孤惊龙面前。没有残影,没有任何闪避或者纵身的动作,是真正纯粹的速度。

    这家伙的速度……怎么会如此快?

    他并不是空间系的佛祖啊!

    程风心中惊嚎。

    咻!

    带着毁灭天地之势。那道毁灭魔剑狂暴斩下。速度更是快到了极点。

    好个独孤惊龙!

    只见他重重的冷哼一声,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睛,陡然杀机炸现。周身剑势凝聚成形。一柄玄青色的长剑化为一道剑之瀑布。横穿星河。

    “轰……”

    两道至强的剑瀑猛地轰在一起,顿时,四周群星崩溃,在漫天纵横的剑气下化为粉尘四散开去。

    恐怖的震动波,席卷方圆一个中型星系。

    恒星被震散,化为流火窜行太空。

    行星、陨石带,如暴雨一般爆开、辐射。

    燃灯上古佛身上至强魔气升腾,化为一道坚固之极的魔气屏障。轻松地挡住了四周的震动波。

    而独孤惊龙毕竟境界相差太远,“噗噗噗”连喷三口精血,被震飞了几万公里之外。甚至还有不少碎裂的星体轰炸到他的面前,让他伤上加伤。

    “大哥”程风恐惧地大喝,双眼血红,几欲化魔。全身陡然有无空电弧在闪烁,炸响。

    显然,程风也被激怒了。

    “天地万雷,听吾号令。灭魔”程风眼神中的杀气更加浓郁起来,甚至于他双眼中都开始出现两个诡异的雷洞。几丝诡异得让人心惊胆战的电弧围绕着他的瞳孔剧烈闪烁。

    雷眼?

    “居然是一个极品变异雷灵根的体质,哈哈。今天我燃灯可是走大运了……”发现这一点,燃灯上古佛兴奋得大笑,双眼中的贪婪毫不遮掩。

    “极阳霸雷,落”程风大吼一声,太空之上,诡异地出现成百上千道极阳霸雷,赫然纷纷向燃灯上古佛轰去。

    恐怖!

    单凭召唤雷电,只怕地仙界雷部正神闻仲如今都要被程风给比下去。

    这种极阳霸雷,天生克制魔头!

    燃灯上古佛虽然曾是佛门大能,但是现在浑身有滔天魔气,在程风看来,也必定被极阳霸雷所克。

    “呵呵,小辈,你的天资、实力俱都上佳,但是本座早已证道佛祖之位。更身经超级大战,区区一波极阳霸雷焉能奈何得了我?”燃灯上古佛狂笑,陡然双眼微微一眯,“大光明金刚轮”

    一个璀璨的金拔型的法宝,陡然升空,放射无穷宝光。

    “轰隆隆……”

    被程风召唤而至的成百上千到极阳霸雷,诡异夺被吸收,就像避雷针对雷电的吸收一样。

    所有的极阳霸雷,纷纷轰击在这越变越大的大光明金刚轮之上。

    “靠,居然还能这么玩?”程风大惊失色,他有心控制所有的雷电轰向燃灯上古佛,偏偏,在对方祭出神秘的大光明金刚轮之后,他的恐怖雷电之力,似乎已无用武之地。

    “天若阻我,我必破天,地若阻我,必碎其地。人若阻我,逆剑无生。破道极剑碎灭苍穹!”

    就在这时候,另一边的独孤惊龙神色冰冷无情,话音一落,就见到他手掌猛的一挥,一道耀眼无比的青色剑柱从掌心中爆发而出,形成冲霄之势。

    这是至强的剑之大道的出击!

    剑灭苍穹!

    足以破开这一方空间。

    破道剑境,独孤惊龙这一刻爆发出了百分之五百之上的战斗力。

    那青色剑柱,笔直如线,在洞穿虚空的时候,更使得周围的虚空都在不断的崩碎、湮灭。

    这一剑,足以无视任何的空间和距离,乍一出现,便瞬间轰到了燃灯上古佛的面前。

    “咦”

    就算是燃灯上古佛,拥有上位仙帝(准圣)的实力,此时也是脸色为之一变。

    他能感觉到,独孤惊龙这一剑,已付上了自己的所有精气神。这一剑之威,突然袭击而出,足以斩杀或重伤中位巅峰仙帝(准圣)。

    可是,他是真正的上位准圣!

    而且,他不仅仅是燃灯上古佛!

    如今的燃灯,已非曾经的燃灯上古佛!

    “逆天杀道,黑莲净世”

    在燃灯上古佛轻吟的声音中,一朵纯净之极的十二品黑莲诡异飘浮在他的头上。

    黑莲迅速盘旋,一道融合了灭世、毁灭、死亡三种上品巅峰大道的黑色光剑也暴射而出。

    “大哥小心!”

    见到这一幕的程风脸色发白,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发出一声暴戾的尖叫。

    而释放一记至强破道剑境的独孤惊龙。瞳孔也是猛烈地一缩。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极的神色。

    十二品黑莲!

    这是灭世黑莲。内藏恐怖之极的灭世大道、毁灭大道。拥有无穷的攻击力。

    “该死,燃灯上古佛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东西?”独孤惊龙大叫一声,整个人就要连忙向后闪退。可是刚才一击,他的全身精气神都付在那碎灭苍穹的一剑之上,现在想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抽身而退,已是不可能。

    “认真来说,他已经不是燃灯”

    就在独孤惊龙绝望的时候,一个淡淡的的声音凭空传来。

    却见一只神秘的手臂诡异地从虚空出现。一指点出。

    一道金光泛起。

    顿时,不论是独孤惊龙的逆碎苍穹之剑,还是燃灯上古佛利用十二品黑莲释放的灭世光剑,都在这一指点出之后,诡异地烟消云散。

    原本应该是真正火爆场面的情况,也就此消失。

    “谁?”

    燃灯上古佛全身为之一颤,恐惧地看向那手臂出现的虚空。

    “呵呵,燃灯上古佛,不对,是无天佛祖。好久不见啊。你可有想我了?”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接着。虚空之中,一个帅气的青年出现,而在他的身后,居然是青一色的女子。

    “吕……吕重……”燃灯上古佛骇得声音都开始发颤。

    “小重、湘儿、雅儿……”程风惊喜地大叫,兴奋地闪向那一群人的身边。

    吕重?

    独孤惊龙,目光落在那虚空中突然出现的一群人身上,看着领头站立的那个懒洋洋的身影,也是一脸复杂。

    曾几何时,他是下界求一败而不可得的绝世剑客。

    被杨眉老祖看中,收其由亿万人意念而成的意识体,投入千古英烈界。

    剑魔,从不让人失望!

    在千古英烈界中,独孤惊人获得了更疯狂的战斗。也曾有过失败,终于改回了自己的本来姓名。

    他是一个绝代剑客,在千古英烈界,他的潜力极为惊人。是真正的剑修,与岳飞、白起、项羽、孙武等兵修不同。他是以自身铸而为剑。不依靠军魂大阵,就能发挥超恐怖的战斗力。

    一直以来,独孤惊龙有着极强的自信,相信自己是天下第一天才。

    可是,连续两次进入鸿蒙龙墓,都被吕重给比了下去。

    甚至,现在,他还在巅峰仙皇境界,而吕重早在六百年前就已经成为圣人了。

    这一刻,他才真正地发现,自己所谓的天才,在吕重面前也是黯然失色。

    看着程风兴奋地跑到吕重那一方向,独孤惊龙的身影也多了一份萧瑟。

    “独孤兄,好久不见。”吕重一脸温和地看向独孤惊龙,对于这个家伙,吕重也满是心折。

    这是一个真正的剑道天才。

    稍给他一点时间,他的剑,真的可以逆天逆道。拥有破灭苍穹的伟大力量。

    “好久不见!”诧异地看了吕重一眼,独孤惊龙也是对吕重点了点头。

    ……

    看着吕重出现,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对付自己,而是与那两个家伙叙旧,燃灯上古佛也是心中一喜,动念就要启动星空大挪移逃走。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美丽之极的女人闪了出来,拦在了他的面前:“燃灯,当年你为了得到我夫君的法宝,居然无耻地偷袭我们姐妹,甚至还伤了我。现在既然遇上,那么,就在这一天了结我们的因果吧……”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被燃灯打成重伤,几乎淹淹一息的木苍穹。

    “该……该死,这……这女人当……当年不是一个仙皇么?如今才过了六百年,她……她居然达到巅峰准圣(仙帝)境界了?”燃灯上古佛脸色大变。

    他哪里认不出木苍穹?

    这些年,一直活在吕重的阴影里。他对吕重以及吕重的女人,都几乎刻骨铭心了。

    在他看来,吕重都这么变︶态了,没想到他的女人也如此变︶态。而且现在的境界、实力还在他之上?

    这一刻,燃灯上古佛突然开始埋怨老天不公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感谢天昏地瞎、飞龙……、小熊宝宝1、凸鱼、停产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第一六六二章 如此主仆    此话貌似直接捅到了‘阎修’的心肝肺,瞬间令‘阎修’脸上的冷笑石化,哑口无言地看着苗毅,表情慢慢变得惊疑不定,最后强作镇定道:“主人?大言不惭!”

    此‘阎修’自然不是别人,私下藏有数百万张破法弓和大量天庭制式战甲的,除了白凤凰也没其他人。杨召青的判断自然也没错,白凤凰本就具备千变万化的能力,化作阎修进鬼市总镇府也不用担心惹起什么人怀疑,毕竟总镇府内到处是寇家的眼线,变成阎修也是苗毅和白凤凰私下联系时的意思。

    苗毅平静道:“认主这么大的事情,想必你记性不至于差到如此地步,我可没有勉强,是谁主动认主的?”

    白凤凰整个人的身形蠕动变化,转瞬恢复了本尊模样,纯白长裙拖地,银霜长发,蛾眉白染,肤色洁白,整个人犹如粉雕玉琢,貌若天仙却高傲的像只公鸡。

    “认主?”她没否认自己认主的事情,反而不屑反问道:“你觉得你配吗?”

    将问题推回给了苗毅自己,依然抱着苗毅不知情的希望,以便继续给自己争取自主权。

    然这次的苗毅似乎有备而来,直砸砸话出,“配不配要问你自己,能以天眼进入迷乱星海,且能解开你心房禁制的人,你说够不够资格做你的主人?”

    白凤凰内心犹如被捅了一刀,嘴角牵扯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装糊涂,“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解开我心房禁制,是我和你做了条件交换,而不是我…”

    她还想争取难能可贵的自由,然苗毅很强势地直接打断道:“你确认你想对抗白主?”

    笑不出来了,白凤凰瞳孔骤缩,死死盯着苗毅,突然“啪”一声。一掌拍在了桌上,近乎歇斯底里地吼道:“你耍我是不是?既然知道了还问个屁!认主了又怎样?那混球已经死了无数年,就算我认你为主了你又能拿我怎样?”

    有这反应就够了,苗毅心中暗暗一松。看来没错,终于解开了这女妖精当初突然跑来找自己认主之谜。

    若不是南无门遗址之行后,云知秋按照寻宝找来的地图对照出初步锁定了是妖僧南波的封印之地,让他基本确认了藏宝之人是白主,而以此为基础联想到天眼以及在迷乱星海撞见这女妖精的情形。再结合这妖女认主,想不怀疑到白主身上都难,方有这一试,果然没错!

    有了这底气,苗毅伸手向大门方向,“你想食言反悔,我不勉强,请自便,只是…后果自负!”

    “哼!”白凤凰异常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转身扭头就走。那真是毫不犹豫。

    苗毅双手扶桌,神态波澜不惊,也不挽留。

    抬头挺胸毅然决然走到门口的白凤凰双手搭在了门把手上,正欲拉开之际,身形又定住了,回头看了眼苗毅,结果发现苗毅已经闭上了眼睛,真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

    谁知刚才还很有骨气的她,转瞬又转身回来了,啪一声。又是一掌拍在了桌上,拍得桌上的东西乱跳,狠狠瞪着苗毅不吭声。

    苗毅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她,心中好笑。他敢让她走自然是有原因的,记得当初还在黑虎旗时,这妖女初来黑虎旗驻扎的营地以燕北虹做要挟逼自己给她解除了心房禁制之后,这妖女当时立马走了,可后来见鬼的是,这妖女突然又跑了回来。见面跪地便拜,开口就直接认他为主了,搞的他莫名其妙不知怎么回事,当时还有点不敢接受。

    现在已经知道了是白主的原因,那么当时令自己莫名其妙的原由便不难猜测,这女妖高傲的像只公鸡一样,哪是能心甘情愿跪地认主的人,必然是受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压力逼迫。

    有这底气在,苗毅怕她跑吗?你看,这妖女的骨气转眼就消失了,这不就乖乖回来了吗?

    “不走了?”苗毅淡淡一声。

    白凤凰暗暗咬牙切齿,挥手摸出了一只储物镯扔在了苗毅的面前,转身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翘个二郎腿,气犹不顺地冷哼哼道:“你毕竟解开过我的禁制,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自己点点看。”

    这理由,简直让人无语!苗毅心中有些哭笑不得,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死鸭子嘴硬,拿起了储物镯将里面的物品进行清点。

    过了一阵,清点无误,苗毅收了储物镯,靠在椅背,话回前提,“白凤凰,我主,你仆,你不否认吧?”

    白凤凰:“没见过你这么死皮赖脸的人,竟拿我当年一时的感激之言揪住不放,你还是不是男人?”

    苗毅:“少废话,我就问你承不承认?”

    “哼哼!”白凤凰一脸的讥讽冷笑,“也就是碰上了我这种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的人,做不出那食言之举,换了别人早就一掌拍死你,你就慢慢得意去吧。”

    还嘴硬?苗毅好笑,不过也算了,嘴硬归嘴硬,实际上不还是服软了,不管是不是心服口服,只要承认了就行,哪怕是被逼无奈。不过他仍有一个疑惑想解开,问道:“当初你进我中军大营,我解开了你的禁制,你明明已经走了,事后为何又突然跑了回来认主?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是谁逼你回来的?”

    “少在这装糊涂,要不是…”冷笑一声的白凤凰话说一半突然一怔,渐渐眯眼盯着苗毅,目光中隐现若有所思神色,明白了,有些事情这家伙并不知道!有了这个念头,她哪里还会说老实话,保持一定自由度的念头可不会轻易消失,话锋一转,“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嘛,认你为主是我当年的一时感激之言!”

    她现在倒是坦荡了,干脆承认自己认主了,反正左右躲不过,因为她知道那个人的厉害,那个层次的人绝对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哪怕是余威也不是她能抗衡的,她已经见识过了,既然避不开根由,那就尽量避免被牵着鼻子走。

    你妈的!苗毅有点牙痒痒,傻子也能听出白凤凰话里的‘神转折’。

    他忍下这口气,换了话题问:“白主当年既然刻意把你当做了一个安排,应该不会只是安排你认主后端茶倒水吧?想必对你还有什么别的交代,说吧,他还交代了你什么事?”

    “没有吧?”白凤凰突然一副很傻很天真的样子,明眸忽闪忽闪地眨着,“我记不清他有什么安排,你提醒一下好吗?”

    妈的!老子知道还用问你吗?苗毅沉声道:“难道你真的想做我丫鬟,一辈子给我斟茶倒水?”

    白凤凰身子一歪,胳膊肘撑在了扶手上,单掌托着下巴,笑眯眯道:“既然认主了,打点杂我也认了,你如果真的愿意让我在你身边端茶倒水,不怕别人看出来,我没意见的。不过你要知道,一旦青主那边知道我和你勾结在一起,只怕想不多想都难,你千万要考虑清楚哦,我是没意见的。”

    苗毅神情一绷,冷冷盯着她,心里在骂娘了,诚如他刚才所说,他可以肯定白主对这妖女另有什么交代,从藏宝之事就能看出白主那人心思缜密,各种布置环环相扣,绝不会出这么大的漏子,布置个身份如此敏感且如此不靠谱的人给寻宝人添麻烦,肯定另有用意!

    然而就这女妖的尿性,他算是看出来了,事情不落实了,在你没什么掌握的情况下,休想从她嘴里问出什么来!关键是,这女妖修为不低,你还不适合对她用强。

    见他吃瘪,白凤凰心中乐开了花,略带撒娇语气道:“主人,接下来您该怎么安置我呢?”

    “倒茶!”苗毅指了指茶盏,当老子不敢把你当丫鬟使唤不成……

    三月楼!

    易容后的徐堂然再次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青楼招牌,按照杨召青的吩咐,留下了点规律,每隔三天来一次,这已经是第四回了,并没有发现杨召青所谓的那种异常。

    “大爷,您来了。”

    一阵粉香扑面,几名花枝招展的女人已经拥来招揽。

    徐堂然也不客气,奉令来风流快活,自然不能委屈了自己,两手左右抓了块屁股一捏,左拥右抱着进了里面。

    见是熟客,里面徐娘半老一脸厚脂粉的老鸨快步赶来和徐堂然调侃逗趣一番后,说道:“楼里来了几个新货色,要不要换换口味?”

    “不用了,还是娇玉吧。”徐堂然大手一挥,径直朝楼上走去,貌似有点急切。

    倒不是装的,的确有点急切,那个叫娇玉的女人别有一番滋味,他还没玩腻,而人家做这行也有吊客人胃口的法子,许诺了徐堂然,若是徐堂然下次还来捧她的场,她就让徐堂然见识见识一个新花样,徐堂然惦记着呢,暂时自然是还不想换人。

    老鸨赶紧追在了后面,连连抱歉道:“大爷,真的抱歉,不凑巧,娇玉今天出台了。不过新来的几个货色绝不比娇玉差,准保大爷满意。”

    妈的,老子花钱还敢放老子鸽子,信不信老子抄了你这三月楼?徐堂然心中冒火,脚步一顿,冷眼盯向老鸨。

    老鸨神情一僵,旋即连连赔礼道歉,说了一堆好听话。

    “哼!要是没娇玉会伺候人,你看着办!”徐堂然一声冷哼,扭头继续登楼。

    要不是带着任务来的,他今天绝对没那么好说话,别看他在苗毅面前点头哈腰乖的不行,实际上在外面心狠手辣着呢,什么黑心事都干的出来,绝对不是善茬,虽说是在鬼市,可他若真想搞垮这三月楼,有的是办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