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话貌似直接捅到了‘阎修’的心肝肺,瞬间令‘阎修’脸上的冷笑石化,哑口无言地看着苗毅,表情慢慢变得惊疑不定,最后强作镇定道:“主人?大言不惭!”

    此‘阎修’自然不是别人,私下藏有数百万张破法弓和大量天庭制式战甲的,除了白凤凰也没其他人。杨召青的判断自然也没错,白凤凰本就具备千变万化的能力,化作阎修进鬼市总镇府也不用担心惹起什么人怀疑,毕竟总镇府内到处是寇家的眼线,变成阎修也是苗毅和白凤凰私下联系时的意思。

    苗毅平静道:“认主这么大的事情,想必你记性不至于差到如此地步,我可没有勉强,是谁主动认主的?”

    白凤凰整个人的身形蠕动变化,转瞬恢复了本尊模样,纯白长裙拖地,银霜长发,蛾眉白染,肤色洁白,整个人犹如粉雕玉琢,貌若天仙却高傲的像只公鸡。

    “认主?”她没否认自己认主的事情,反而不屑反问道:“你觉得你配吗?”

    将问题推回给了苗毅自己,依然抱着苗毅不知情的希望,以便继续给自己争取自主权。

    然这次的苗毅似乎有备而来,直砸砸话出,“配不配要问你自己,能以天眼进入迷乱星海,且能解开你心房禁制的人,你说够不够资格做你的主人?”

    白凤凰内心犹如被捅了一刀,嘴角牵扯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装糊涂,“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解开我心房禁制,是我和你做了条件交换,而不是我…”

    她还想争取难能可贵的自由,然苗毅很强势地直接打断道:“你确认你想对抗白主?”

    笑不出来了,白凤凰瞳孔骤缩,死死盯着苗毅,突然“啪”一声。一掌拍在了桌上,近乎歇斯底里地吼道:“你耍我是不是?既然知道了还问个屁!认主了又怎样?那混球已经死了无数年,就算我认你为主了你又能拿我怎样?”

    有这反应就够了,苗毅心中暗暗一松。看来没错,终于解开了这女妖精当初突然跑来找自己认主之谜。

    若不是南无门遗址之行后,云知秋按照寻宝找来的地图对照出初步锁定了是妖僧南波的封印之地,让他基本确认了藏宝之人是白主,而以此为基础联想到天眼以及在迷乱星海撞见这女妖精的情形。再结合这妖女认主,想不怀疑到白主身上都难,方有这一试,果然没错!

    有了这底气,苗毅伸手向大门方向,“你想食言反悔,我不勉强,请自便,只是…后果自负!”

    “哼!”白凤凰异常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转身扭头就走。那真是毫不犹豫。

    苗毅双手扶桌,神态波澜不惊,也不挽留。

    抬头挺胸毅然决然走到门口的白凤凰双手搭在了门把手上,正欲拉开之际,身形又定住了,回头看了眼苗毅,结果发现苗毅已经闭上了眼睛,真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

    谁知刚才还很有骨气的她,转瞬又转身回来了,啪一声。又是一掌拍在了桌上,拍得桌上的东西乱跳,狠狠瞪着苗毅不吭声。

    苗毅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她,心中好笑。他敢让她走自然是有原因的,记得当初还在黑虎旗时,这妖女初来黑虎旗驻扎的营地以燕北虹做要挟逼自己给她解除了心房禁制之后,这妖女当时立马走了,可后来见鬼的是,这妖女突然又跑了回来。见面跪地便拜,开口就直接认他为主了,搞的他莫名其妙不知怎么回事,当时还有点不敢接受。

    现在已经知道了是白主的原因,那么当时令自己莫名其妙的原由便不难猜测,这女妖高傲的像只公鸡一样,哪是能心甘情愿跪地认主的人,必然是受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压力逼迫。

    有这底气在,苗毅怕她跑吗?你看,这妖女的骨气转眼就消失了,这不就乖乖回来了吗?

    “不走了?”苗毅淡淡一声。

    白凤凰暗暗咬牙切齿,挥手摸出了一只储物镯扔在了苗毅的面前,转身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翘个二郎腿,气犹不顺地冷哼哼道:“你毕竟解开过我的禁制,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自己点点看。”

    这理由,简直让人无语!苗毅心中有些哭笑不得,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死鸭子嘴硬,拿起了储物镯将里面的物品进行清点。

    过了一阵,清点无误,苗毅收了储物镯,靠在椅背,话回前提,“白凤凰,我主,你仆,你不否认吧?”

    白凤凰:“没见过你这么死皮赖脸的人,竟拿我当年一时的感激之言揪住不放,你还是不是男人?”

    苗毅:“少废话,我就问你承不承认?”

    “哼哼!”白凤凰一脸的讥讽冷笑,“也就是碰上了我这种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的人,做不出那食言之举,换了别人早就一掌拍死你,你就慢慢得意去吧。”

    还嘴硬?苗毅好笑,不过也算了,嘴硬归嘴硬,实际上不还是服软了,不管是不是心服口服,只要承认了就行,哪怕是被逼无奈。不过他仍有一个疑惑想解开,问道:“当初你进我中军大营,我解开了你的禁制,你明明已经走了,事后为何又突然跑了回来认主?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是谁逼你回来的?”

    “少在这装糊涂,要不是…”冷笑一声的白凤凰话说一半突然一怔,渐渐眯眼盯着苗毅,目光中隐现若有所思神色,明白了,有些事情这家伙并不知道!有了这个念头,她哪里还会说老实话,保持一定自由度的念头可不会轻易消失,话锋一转,“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嘛,认你为主是我当年的一时感激之言!”

    她现在倒是坦荡了,干脆承认自己认主了,反正左右躲不过,因为她知道那个人的厉害,那个层次的人绝对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哪怕是余威也不是她能抗衡的,她已经见识过了,既然避不开根由,那就尽量避免被牵着鼻子走。

    你妈的!苗毅有点牙痒痒,傻子也能听出白凤凰话里的‘神转折’。

    他忍下这口气,换了话题问:“白主当年既然刻意把你当做了一个安排,应该不会只是安排你认主后端茶倒水吧?想必对你还有什么别的交代,说吧,他还交代了你什么事?”

    “没有吧?”白凤凰突然一副很傻很天真的样子,明眸忽闪忽闪地眨着,“我记不清他有什么安排,你提醒一下好吗?”

    妈的!老子知道还用问你吗?苗毅沉声道:“难道你真的想做我丫鬟,一辈子给我斟茶倒水?”

    白凤凰身子一歪,胳膊肘撑在了扶手上,单掌托着下巴,笑眯眯道:“既然认主了,打点杂我也认了,你如果真的愿意让我在你身边端茶倒水,不怕别人看出来,我没意见的。不过你要知道,一旦青主那边知道我和你勾结在一起,只怕想不多想都难,你千万要考虑清楚哦,我是没意见的。”

    苗毅神情一绷,冷冷盯着她,心里在骂娘了,诚如他刚才所说,他可以肯定白主对这妖女另有什么交代,从藏宝之事就能看出白主那人心思缜密,各种布置环环相扣,绝不会出这么大的漏子,布置个身份如此敏感且如此不靠谱的人给寻宝人添麻烦,肯定另有用意!

    然而就这女妖的尿性,他算是看出来了,事情不落实了,在你没什么掌握的情况下,休想从她嘴里问出什么来!关键是,这女妖修为不低,你还不适合对她用强。

    见他吃瘪,白凤凰心中乐开了花,略带撒娇语气道:“主人,接下来您该怎么安置我呢?”

    “倒茶!”苗毅指了指茶盏,当老子不敢把你当丫鬟使唤不成……

    三月楼!

    易容后的徐堂然再次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青楼招牌,按照杨召青的吩咐,留下了点规律,每隔三天来一次,这已经是第四回了,并没有发现杨召青所谓的那种异常。

    “大爷,您来了。”

    一阵粉香扑面,几名花枝招展的女人已经拥来招揽。

    徐堂然也不客气,奉令来风流快活,自然不能委屈了自己,两手左右抓了块屁股一捏,左拥右抱着进了里面。

    见是熟客,里面徐娘半老一脸厚脂粉的老鸨快步赶来和徐堂然调侃逗趣一番后,说道:“楼里来了几个新货色,要不要换换口味?”

    “不用了,还是娇玉吧。”徐堂然大手一挥,径直朝楼上走去,貌似有点急切。

    倒不是装的,的确有点急切,那个叫娇玉的女人别有一番滋味,他还没玩腻,而人家做这行也有吊客人胃口的法子,许诺了徐堂然,若是徐堂然下次还来捧她的场,她就让徐堂然见识见识一个新花样,徐堂然惦记着呢,暂时自然是还不想换人。

    老鸨赶紧追在了后面,连连抱歉道:“大爷,真的抱歉,不凑巧,娇玉今天出台了。不过新来的几个货色绝不比娇玉差,准保大爷满意。”

    妈的,老子花钱还敢放老子鸽子,信不信老子抄了你这三月楼?徐堂然心中冒火,脚步一顿,冷眼盯向老鸨。

    老鸨神情一僵,旋即连连赔礼道歉,说了一堆好听话。

    “哼!要是没娇玉会伺候人,你看着办!”徐堂然一声冷哼,扭头继续登楼。

    要不是带着任务来的,他今天绝对没那么好说话,别看他在苗毅面前点头哈腰乖的不行,实际上在外面心狠手辣着呢,什么黑心事都干的出来,绝对不是善茬,虽说是在鬼市,可他若真想搞垮这三月楼,有的是办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03章    恒阴寒宇!

    程风、独孤惊龙一路疯狂逃奔。

    “大……大哥,身……身后的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简……简直太恐怖了。”程风一边逃命,一边用灵魂向独孤惊龙传音。

    独孤惊龙一脸凝重,“虽然这人身上气息有些不对,但……但是我怀疑他是燃灯上古佛……”

    “什么?居……居然是燃灯那家伙?”程风一脸不敢置信,接着气急败坏地大骂:“那老子不是被小重给灭了两尊三尸化身而实力大损么?怎么还能拥有可如此强大的实力?”

    不错,自从与独孤惊龙相交,知道对方是千古英烈界传说中的独孤求败后,程风再因对方的豪气所折,也加入了千古英烈界。在受到独孤惊龙多次诚心帮助之后,程风也认了独孤惊龙为大哥。后来,程风也把自己的来历、连同自己的修炼领路人是吕重的事,也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独孤惊龙,当然,一些涉及到吕重秘密的,他还是不会说的。

    独孤惊龙一边驾着至强的风系先天至宝飞行,一边回应程风:“虽然这人已经没有了量天尺、落宝金钱甚至是他谋夺而来的三才剑阵,甚至他的气息都不同。但是我越来越肯定这家伙是燃灯了。”

    “咦?”程风好奇起来,连忙问道:“大哥,你难道见过燃灯上古佛?”

    “没见过,但是听过。”独孤惊龙回了一句,“小风别说了,我要全力加速玄风狂刀,不然,马上就要被后面的那厮追上了……”

    独孤惊龙全力催动体内庞大的仙元,疯狂灌入玄风狂刀的体内。

    现在的独孤惊龙可是在千古英烈界的一个时间加速的秘境修炼过,加上千古英烈界本身的时间就比较快,他多修炼了十万年不止,如今已是达到巅峰仙皇的水准。加上他的剑道逆天,都可以与中位仙帝一战。

    然而。面后后面追杀的人,他都开始逃跑。可见这人的实力的确极为强大。

    当然,程风也明白,如果不是他的拖累。独孤惊龙这位仙界最顶级的剑道天才会逃跑。

    这么一想,程风心中也是多了一丝怒火与战意。

    “哈哈,千秋英烈界的两个小鬼,我的忍耐心是有限的,你们再逃跑。等我抓到你们,别怪我把你们的灵魂用来点天灯……”身后,一道雷音暴响,一个满身魔气的人,不停地穿梭重重空间,向程风、独孤惊龙追杀而至。而且,两方的速度在迅速接近。

    恐怖!

    这是一个气势极为恐怖的强者。

    全身魔气翻腾,而他在星空挪移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如果不是独孤惊龙有当年从鸿蒙龙墓得到的一件速度型的先天至宝,他早就追上两人了。

    可现在的情况,独孤惊龙有程风拖累。显然也无法发挥自己真正的速度。要逃跑也快成了奢望。

    “大哥,不行,你先走,我不能拖累你!”

    程风也发现身后的人越来越近,不由脸色一变,陡然直接从独孤惊龙的玄风狂刀上跳下。

    “靠,你小子发什么疯?”独孤惊龙大骂一声,猛地驾着玄风狂刀,迅速向程风的胳膊抓去,想要在第一时间把程风再次驾上玄风狂刀。

    然后程风料到了独孤惊龙的反应。早在他跳下玄风狂刀的同时,就闪身向另一边躲去。

    如今,程风的实力同样不弱,也是达到了巅峰仙皇的境界。而且是雷系的强大仙皇。其速度顶多只比驾着玄风狂刀的独孤惊龙弱上一筹罢了。

    “哈哈,识时务为俊杰,两位不逃跑才是最好的选择……”

    后方的魔头狂笑一声,直接破空而至,出现在程风、独孤惊人的面前,“独孤惊龙、程风。识相地快把你们各自的先天至宝给交上来。否则,本座不保证你们还能活下去。”

    “狂妄!”独孤惊龙话不多,既然程风已不跑了,他也不想再逃了。只不过,他还是狠狠地瞪了程风一眼。

    程风苦笑,没想到对方的的速度这么快,更没想到独孤惊龙还是没有走。

    这让程风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冲动了,现在只怕要更加地拖累自己的大哥了。

    其实程风也知道独孤惊龙绝对不会舍了自己逃跑。但是他就是不想这么憋屈地被人追杀,不停地逃跑。

    所以冲动地准备下来与后方的人再行战斗。

    说真的,程风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越来越冲动了。不过,修炼雷法的人,性子极暴。

    他现在一路疯狂提升实力与境界,没有真正的走火入魔,都是他祖上冒青烟了。

    “大哥,对不起,我总是连累你。”程风明白自己又冲动了一次后,不由再次苦笑。

    他这一生,欠了两个人的恩情。

    第一就是吕重了,第二就是独孤惊龙了。

    吕重已是圣人,他觉得无法偿还了。而独孤惊龙,现在又被他拖累,程风也不知怎么的,顿时暴戾性一起,对着这人勃然怒喝:“燃灯,别他妈的用魔气遮住自己的脸面与灵魂波动,诸天万界的人都知道你的无耻与卑鄙。好吧,想要我们的先天至宝,有本事也别藏着掩着,上来拿就是”

    “桀桀,暴雷邪皇程风,你的眼光不错,居然都能认出我的本来面目。”前方的魔头气息一敛,四周的魔气迅速消失,一尊脸色发黑的上古佛陀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他这时也是桀桀怪笑:“不过,认出本座,又如何?今天,你们死定了。”

    不错!

    这次追杀程风、独孤惊人的的确不燃灯上古佛!

    不对!

    只是燃灯上古佛的身体。

    因为燃灯上古佛早就被无天佛祖摩罗控制。

    尽管盘古宇宙至强魔祖的三大分身摩罗、葬月、罗喉都被吕重干掉,陨落在在混世魔界。

    但是,真正的无天佛祖也是存在的。在混沌十二品黑莲的守护之下,无天佛祖能轻松对黑莲所控制的人进行夺舍。

    无疑,燃灯上古佛因为是过去式的万祖之祖,本身也是灵枢中人成道,先天死气极浓,又融合了长明的灵枢灯的力量,所以是最适合夺舍的一位。

    自无天佛祖成功掌控燃灯上古佛的身体之后,也不停地通过燃灯上古佛,强行抢夺大量的法宝,灭杀无数天才修士,抢了这些天才修士的机缘、气运。

    这样一来,无天佛祖操控下的燃灯上古佛越来越强大。

    本来,随着实力的疯狂提升,燃灯上古佛也曾想找吕重找当年毁灭两尊三尸化身之仇。

    可偏偏短短时间之内,吕重证道圣人境界,甚至连连越阶斩杀了不少圣人,这让如今的燃灯上古佛也是心生恐怖。

    甚至在知道吕重是鸿钧道祖的关门弟子,怕吕重前来盘古宇宙,再以圣识找出他报仇。他才果断地逃出盘古宇宙。算是暂时地躲避如日中天的吕重。

    可躲到其他宇宙,他也是忍不住心中的贪婪,开始频繁对一些天才修士动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