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恒阴寒宇!

    程风、独孤惊龙一路疯狂逃奔。

    “大……大哥,身……身后的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简……简直太恐怖了。”程风一边逃命,一边用灵魂向独孤惊龙传音。

    独孤惊龙一脸凝重,“虽然这人身上气息有些不对,但……但是我怀疑他是燃灯上古佛……”

    “什么?居……居然是燃灯那家伙?”程风一脸不敢置信,接着气急败坏地大骂:“那老子不是被小重给灭了两尊三尸化身而实力大损么?怎么还能拥有可如此强大的实力?”

    不错,自从与独孤惊龙相交,知道对方是千古英烈界传说中的独孤求败后,程风再因对方的豪气所折,也加入了千古英烈界。在受到独孤惊龙多次诚心帮助之后,程风也认了独孤惊龙为大哥。后来,程风也把自己的来历、连同自己的修炼领路人是吕重的事,也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独孤惊龙,当然,一些涉及到吕重秘密的,他还是不会说的。

    独孤惊龙一边驾着至强的风系先天至宝飞行,一边回应程风:“虽然这人已经没有了量天尺、落宝金钱甚至是他谋夺而来的三才剑阵,甚至他的气息都不同。但是我越来越肯定这家伙是燃灯了。”

    “咦?”程风好奇起来,连忙问道:“大哥,你难道见过燃灯上古佛?”

    “没见过,但是听过。”独孤惊龙回了一句,“小风别说了,我要全力加速玄风狂刀,不然,马上就要被后面的那厮追上了……”

    独孤惊龙全力催动体内庞大的仙元,疯狂灌入玄风狂刀的体内。

    现在的独孤惊龙可是在千古英烈界的一个时间加速的秘境修炼过,加上千古英烈界本身的时间就比较快,他多修炼了十万年不止,如今已是达到巅峰仙皇的水准。加上他的剑道逆天,都可以与中位仙帝一战。

    然而。面后后面追杀的人,他都开始逃跑。可见这人的实力的确极为强大。

    当然,程风也明白,如果不是他的拖累。独孤惊龙这位仙界最顶级的剑道天才会逃跑。

    这么一想,程风心中也是多了一丝怒火与战意。

    “哈哈,千秋英烈界的两个小鬼,我的忍耐心是有限的,你们再逃跑。等我抓到你们,别怪我把你们的灵魂用来点天灯……”身后,一道雷音暴响,一个满身魔气的人,不停地穿梭重重空间,向程风、独孤惊龙追杀而至。而且,两方的速度在迅速接近。

    恐怖!

    这是一个气势极为恐怖的强者。

    全身魔气翻腾,而他在星空挪移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如果不是独孤惊龙有当年从鸿蒙龙墓得到的一件速度型的先天至宝,他早就追上两人了。

    可现在的情况,独孤惊龙有程风拖累。显然也无法发挥自己真正的速度。要逃跑也快成了奢望。

    “大哥,不行,你先走,我不能拖累你!”

    程风也发现身后的人越来越近,不由脸色一变,陡然直接从独孤惊龙的玄风狂刀上跳下。

    “靠,你小子发什么疯?”独孤惊龙大骂一声,猛地驾着玄风狂刀,迅速向程风的胳膊抓去,想要在第一时间把程风再次驾上玄风狂刀。

    然后程风料到了独孤惊龙的反应。早在他跳下玄风狂刀的同时,就闪身向另一边躲去。

    如今,程风的实力同样不弱,也是达到了巅峰仙皇的境界。而且是雷系的强大仙皇。其速度顶多只比驾着玄风狂刀的独孤惊龙弱上一筹罢了。

    “哈哈,识时务为俊杰,两位不逃跑才是最好的选择……”

    后方的魔头狂笑一声,直接破空而至,出现在程风、独孤惊人的面前,“独孤惊龙、程风。识相地快把你们各自的先天至宝给交上来。否则,本座不保证你们还能活下去。”

    “狂妄!”独孤惊龙话不多,既然程风已不跑了,他也不想再逃了。只不过,他还是狠狠地瞪了程风一眼。

    程风苦笑,没想到对方的的速度这么快,更没想到独孤惊龙还是没有走。

    这让程风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冲动了,现在只怕要更加地拖累自己的大哥了。

    其实程风也知道独孤惊龙绝对不会舍了自己逃跑。但是他就是不想这么憋屈地被人追杀,不停地逃跑。

    所以冲动地准备下来与后方的人再行战斗。

    说真的,程风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越来越冲动了。不过,修炼雷法的人,性子极暴。

    他现在一路疯狂提升实力与境界,没有真正的走火入魔,都是他祖上冒青烟了。

    “大哥,对不起,我总是连累你。”程风明白自己又冲动了一次后,不由再次苦笑。

    他这一生,欠了两个人的恩情。

    第一就是吕重了,第二就是独孤惊龙了。

    吕重已是圣人,他觉得无法偿还了。而独孤惊龙,现在又被他拖累,程风也不知怎么的,顿时暴戾性一起,对着这人勃然怒喝:“燃灯,别他妈的用魔气遮住自己的脸面与灵魂波动,诸天万界的人都知道你的无耻与卑鄙。好吧,想要我们的先天至宝,有本事也别藏着掩着,上来拿就是”

    “桀桀,暴雷邪皇程风,你的眼光不错,居然都能认出我的本来面目。”前方的魔头气息一敛,四周的魔气迅速消失,一尊脸色发黑的上古佛陀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他这时也是桀桀怪笑:“不过,认出本座,又如何?今天,你们死定了。”

    不错!

    这次追杀程风、独孤惊人的的确不燃灯上古佛!

    不对!

    只是燃灯上古佛的身体。

    因为燃灯上古佛早就被无天佛祖摩罗控制。

    尽管盘古宇宙至强魔祖的三大分身摩罗、葬月、罗喉都被吕重干掉,陨落在在混世魔界。

    但是,真正的无天佛祖也是存在的。在混沌十二品黑莲的守护之下,无天佛祖能轻松对黑莲所控制的人进行夺舍。

    无疑,燃灯上古佛因为是过去式的万祖之祖,本身也是灵枢中人成道,先天死气极浓,又融合了长明的灵枢灯的力量,所以是最适合夺舍的一位。

    自无天佛祖成功掌控燃灯上古佛的身体之后,也不停地通过燃灯上古佛,强行抢夺大量的法宝,灭杀无数天才修士,抢了这些天才修士的机缘、气运。

    这样一来,无天佛祖操控下的燃灯上古佛越来越强大。

    本来,随着实力的疯狂提升,燃灯上古佛也曾想找吕重找当年毁灭两尊三尸化身之仇。

    可偏偏短短时间之内,吕重证道圣人境界,甚至连连越阶斩杀了不少圣人,这让如今的燃灯上古佛也是心生恐怖。

    甚至在知道吕重是鸿钧道祖的关门弟子,怕吕重前来盘古宇宙,再以圣识找出他报仇。他才果断地逃出盘古宇宙。算是暂时地躲避如日中天的吕重。

    可躲到其他宇宙,他也是忍不住心中的贪婪,开始频繁对一些天才修士动手……(未完待续。)

第一六六一章 又一个‘阎修’    “去青楼?搞什么鬼?”苗毅起身下榻,搞不懂杨庆在玩什么东西,拧着眉头来回走动。

    杨召青:“还有一些细节上的吩咐,属下回头要去接应一点东西,说是安排徐堂然去青楼前让徐堂然服用的,看有没有人以媚惑人心的舞技去引诱徐堂然。”

    媚惑人心的舞技?苗毅心头一震,难道是天魔舞?杨庆怎么知道天魔舞的?自己并未告诉他!

    很快又若有所悟,想到了自己曾询问过金漫有关天魔舞的事情。

    可杨庆关注天魔舞是什么用意?和徐堂然去青楼有什么关系?去青楼能遇上天魔舞?这杨庆究竟在玩哪出?苗毅有点费解,实在是杨庆的思维深度令他难以跟上,遂摸出了星铃准备直接联系杨庆问个明白,懒得猜来猜去了。

    “大人,杨庆既然告诉了属下,应该就没有瞒大人的打算,暂时不告诉大人应该如他所说还不能确认,先试探看看,有了结果应该会告诉大人…”一旁的杨召青讪讪一声,猜到了苗毅是要联系杨庆。

    苗毅瞥了眼他的反应,稍作犹豫,还是按捺下了,慢慢收起了星铃,人家杨庆交代了杨召青暂时保密,自己一回头就把杨召青给卖了,会令杨召青尴尬,何况杨召青说的也有道理,杨庆也并没有瞒自己的意思。

    沉默一阵后,苗毅摆手道:“这事我知道了,你先照他的意思去办吧。”

    “是!”得了允许的杨召青应下,也松了口气,这也是他告诉苗毅的目的,否则背着苗毅一旦被发现了就说不清了。

    从这里告退后,杨召青立刻去找徐堂然商量此事。他当然不会说是杨庆的意思,因为对徐堂然来说,杨庆已经遇难了。已经不存在了。

    “啊!”一听到要自己干的事后,端坐的徐堂然腾地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道:“去青楼寻欢?我说杨召青,你耍我玩吧?这算什么正事!”

    坐对面的杨召青赶紧执壶给他倒茶,“你急什么?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耍你玩?让你去青楼寻欢不是目的,目的是要办事,大人这样做肯定有大人的目的。”他没直接说是苗毅的意思,不过还是拐弯抹角搬了苗毅出来,他知道徐堂然最吃这一套。

    “是大人的意思?”徐堂然瞬间冷静了下来,慢慢坐下伸长了脖子探问。

    杨召青含糊其辞道:“需要怀疑吗?你若不信可以问问大人。”

    对付徐堂然。只要搬出苗毅,一切都好说。

    搞定了徐堂然后,杨召青迅速联系杨庆询问下一步怎么弄,得了杨庆吩咐,立刻经由密道去了鬼市地下湖,潜入湖中在指定地点找到一枚储物戒,又迅速返回找到徐堂然。

    这过程貌似有些反复且多此一举,可杨庆这人就这样,做事一贯小心谨慎。

    “我可告诉你,这事不能让雪玲珑知道。”

    一切安排妥当了。易容后准备出门的徐堂然拉住了杨召青叮嘱。

    杨召青稀奇了,“你跟我装什么纯,你敢说你娶了雪玲珑后没有往青楼跑过?那个老是拿把折扇的女人叫什么来着…”

    “打住…”徐堂然一口打断。左右看了眼,见没外人听到,这才瞪眼道:“那能一样吗?我私下跑去能瞒住她,办差办到最后闹个公开都说不定,我犯得着惹得自己家里不太平么?事情一旦爆了出来,你得帮我作证,证明我是在办差。”

    “行啦,行啦,知道了。帮你作证。”

    “这鬼市欢场里的女人虽然够劲,可价钱也是高的离谱。这开销算谁的?”

    “难不成你去风流快活,还要我帮你掏钱不成?”

    “什么叫我风流快活。我这可是办差!”

    “你少来,你会缺钱吗?大人麾下一群人当中,就数你捞钱最狠!别以为我不知道,光在天街的铺子,你起码得有十几家了吧?大人当年在天街的旧部分散到各地天街后,你好像一个都没放过,全部扯上了关系,你自己说说借关系搞了多少商铺?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见不得光的缺德事,你自己说说你这些年捞了多少钱?”

    “瞎说!我哪来那么多钱买那么多铺子?泼污水也得讲道理,张口就来,有点脑子好不好?”

    “少给我装!你暗地里找关系拿下铺子的买卖权,再让黄啸天帮你凑钱,那钱怎么凑的?骗了一堆人合伙买铺子,人家前脚出了钱,你后脚就栽赃陷害找官方人马把那些合伙人给抓了,然而独吞了那些铺子,你当我不知道?”

    “杨召青,你******这是在血口喷人,没证据的事不要乱说!”

    “证据?只要是背后牵扯到你的商铺,那些所谓的合伙人全部都私藏违禁品被抓了,哪来那么巧的事情?要不我们去找大人,让大人找那些旧部核实查证一下?我说徐堂然,你有够黑、够狠的呀,人家凑钱帮你买铺子,你不感谢人家也就罢了,还要人家的命,你一块晶币都不用出,就空手套白狼置下这么多产业,我看整个鬼市总镇府就数你最有钱!”

    “得得得,你这是在冤枉我,我懒得跟你计较。”徐堂然明显心虚了,说话的底气弱了不少。

    “废什么话,快走!”杨召青有些不耐烦地将他推了出去。

    出了总镇府,徐堂然心里多少有些不安,有点纳闷,杨召青怎么知道了这些?

    不过想想也不难猜出,自己找的关系都是大人曾经的旧部,各地情况集中反馈后,很容易猜出其中的猫腻。然而也没杨召青说的那么不堪,一块晶币都不出哪能办下事来,自己也花了不少钱打点的。

    这都没什么,徐堂然担心的是,连杨召青都知道了,估计大人那边也肯定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戳破而已。

    他现在隐隐有点明白了苗毅为什么要让他在鬼市弄商铺。

    “哎!”徐堂然心中暗叹一声,东张西望一番,鬼市各地的青楼他都熟悉,说白了,他是青楼的常客,哪家的姑娘好,哪家的姑娘什么货色,他一清二楚。

    其实说来,他去青楼根本不用花钱,他早先不知道,也是后来才知道娶了雪玲珑后成了一段佳话,才知道自己的名声在青楼那真是大名鼎鼎,天下青楼几乎都放出了话,他徐堂然是第一号贵客,只要他肯赏光,所有花销分文不收。

    这让他徐堂然有些哭笑不得,谁他妈去青楼会公开自己身份的,尤其是鬼市这情况,他就更不可能露出真容来,有便宜都没办法占,实在是让他闹心。

    “三月楼”,顾名思义,春始花开的季节,楼内风光想必撩人。

    徐堂然不知不觉走到了他最喜欢来的这家青楼牌坊下,只不过以前是偷偷摸摸遁水路而来,这次是出了鬼市总镇府后直接走来的。

    里面丝竹悦耳,欢歌娇语声传来,容不得他客气,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已经主动把他拥了进去……

    从密道水中走出的杨召青有些奇怪,回头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后走出水面的男人,这人是苗毅让他从密道出去接应来的,总感觉有点眼熟,除掉脸上的假面,怎么看都有点像是阎修。

    可若真是阎修的话,也用不着他出去接应,阎修知道密道怎么进出。可若不是阎修的话,这密道可不会泄露给一般的外人。

    走到临出密道口进入总镇府内时,身后突然传来“刺啦”一声。

    杨召青再次回头看了眼,当场愣住,只见对方扯下了脸上的假面,露出一张老脸,不是阎修还能是谁?

    不过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容貌能伪装,阎修那阴森森的气质却是不容易模仿,至少这人身上就没有。

    出了密道,带着满腹的狐疑,领着‘阎修’公然行走在总镇府内,直奔苗毅的房间。

    敲门而入,见到苗毅,杨召青行礼,“大人,人带来了…”有些欲言又止,想问问这‘阎修’是怎么回事。

    苗毅已经是盯着‘阎修’上下打量,抬了抬手,示意杨召青退下了。

    退下时,杨召青发现那‘阎修’有些漫不经心地到处打量屋内,这让他越发肯定了这人不是阎修,阎修不会如此。

    关了门,屋里没了外人。

    苗毅走到长案后面坐下了,双手扶在了案上,一手五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盯着‘阎修’的一举一动。

    ‘阎修’肆无忌惮地在屋内到处逛,东摸摸摆设,西翻翻物品,最终侧身站在案前,偏个头看着苗毅,发出沙哑嗓音,“什么事不能在星铃里说,非要把我给叫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忙着呢。”

    苗毅五指一定,徐徐传音道:“把那八百万张破法弓和所有天庭制式战甲交出来,我有用!”

    ‘阎修’嘿嘿一笑,“你让我交出来,我就会交出来吗?这批东西可不是用钱能衡量的,当然,你若是出的起钱,我也不介意卖给你。”

    苗毅:“钱!我是不可能给你的,但是东西,你必须给我!”

    ‘阎修’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冷笑道:“凭什么?”

    苗毅淡然道:“不凭什么,就凭我是你的主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