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神风顿时兴奋了!

    虽然修炼千锤百炼大法,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都会处在筑基境界。△↗,

    可是如果能筑基千次、万次,那么,肉身得多强大?

    这是一种不停筑基的功法,千次筑基之后,在凡人世俗界,就足以把内身筑造成真正的仙体。

    最关键的是,这种千锤百炼之法,在吕神风飞升到仙界后也能使用,甚至就算他成为圣人也还能修炼。

    因为吕重已把这种功法完善到可以让人把肉身修炼到混沌至宝的地步。

    而让吕神风高兴的是,这还是一种最隐匿的扮猪吃虎的功法。

    想想别人都认为自己是筑基期的修士,他都能忍不住笑出声。

    扮猪吃虎,他最喜欢了,而且也最有爱。

    吕神风顿时开心地笑了,享受着二爷爷、**奶的宠溺。

    而另一边,冷眉、颜妍、敖夜、郑玲珑四女也抽空从千万倍时间加速世界出来了一趟。

    虽然吕重只在外界呆了极短的时间,不过那个世界也过了几十万年不止。

    这时候,四女也在极力冲击圣人境界。但是也并不太着急。一次不成,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她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难得韩湘、傅青雅两个熟人飞升,四女也是在吕重的带领下,与两女玩了几天。

    不过,虽然有吕重、敖夜、冷眉、颜妍等人陪着,韩湘、傅雅两人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吕重一眼看穿了她们的心思,当下笑了起来:“湘儿、青雅,你们是想程风了吧?哈哈,也罢,我也有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便陪你们一起去见见他们。

    “真的?”韩湘顿时大喜。

    而傅青雅则是咬了咬嘴唇,犹豫地道:“可……可是,仙界那……那么大,我……我们怎么知道风哥在哪里?”

    “哈哈……”敖夜当下大笑:“青雅。你太小看了我家夫君。如果我家夫君可是真正的圣人,而且是不比太上圣人弱的圣人,他的圣识横空而出,足以探查到整个盘古宇宙。只要风哥在盘古宇宙。那么我夫君一定能找到他……”

    其实敖夜都低估了吕重。

    如今,吕重的圣识的确也没有达到八阶的圣尊境界。但是,因为他的空间大道圣纹已达到上品上位境界。他的圣识扩散出去,至少能感应方圆几十个宇宙。而不仅仅是一个盘古宇宙。

    “圣……圣人?”

    韩湘、傅青雅两人差点双双脑袋当机。

    她们已经足够地高估了吕重,认为吕重现在只怕有上位仙皇以上的实力。

    这绝对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可是。她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还是远远低估了吕重。

    仙皇,在她们的眼里似乎高不可及,毕竟她们还只是刚刚在吕重帮助下晋级的小小金仙。所以在她们的心里仙皇都是高高在上的超级强者,让她们难以望其项背。

    之前她们连吕重是帝级强者都不敢想像,更别说是吕重是圣人了。而且,还是与老牌圣人太上老君一个等级的存在了。

    现在被敖夜这么一曝,顿时让她们有一种陷入幻境的感觉。

    她们都有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有找到吕重,还隐落在那几个魔头的攻击陷阱之内。

    否则怎么会出现如此惊人的事?

    吕重是圣人?

    而且是可媲美太上老君的圣人?

    韩湘、傅青雅两人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掐对方的大腿。

    “啊,丫头,你下的好重的手……”傅青雅惨叫。

    韩湘先是一怔。继而大喜:“哈哈,好像不是做梦。”

    “哇,吕大哥居然是圣人?太牛逼了!”韩湘顿时双眼放光,下一句话便爆露出了曾经的飙车女汉子的气势,“不行,我得抱你的粗腿,还得把风哥叫上。哈哈,青雅,你也快来抱抱圣人的大腿……”

    吕重顿时无语,而冷眉、敖夜、颜妍、郑玲珑俱都笑成了一团。

    “好了。既然要见程风,大家就准备一下,我先看看……”吕重连忙出言打断韩湘的疯劲,心念一动。圣识横空,空间大道圣纹,也是配合着扩散开去。

    让吕重意外的是,程风居然不在地仙界,甚至根本就不在盘古宇宙。

    不过,还好。吕重对程风的灵魂气息极为熟悉,圣识穿空后,在离盘古宇宙之外的第八个宇宙找到了程风的存在。

    “呵呵,还真的是巧了,没想到居然都是熟人!”准确地找到程风的位置,吕重顿时冷笑起来,甚至脸色都变得阴沉了。

    一见吕重的脸色都变了,韩湘、傅青雅两人顿时被吓惨了。

    “吕……吕大哥,我……我家风哥出……出事了吗?”韩湘一脸苍白,哪里还有之前女汉子的气概。

    甚至傅青雅也是全身颤抖起来。飞升仙界以来,她们可是真正地体会到在仙界修行是多么地困难与危险。

    不但没什么多余的仙晶,而且仙界空间的压制力极大,对天仙以下的仙人有着极大的束缚力。让他们就算要离开一个星球也必须通过星际传送阵。

    同样的,让你不知的是,这一路上还有不少危险在等着你。

    凶兽、魔头甚至不怀好意的邪仙、强盗……

    这一次,飞升仙界给予了韩湘、傅青雅两人极大的触动。

    这里不是地球!

    而是更危险、更残酷的仙界。

    她们怕就怕程风出事。

    见韩湘、傅青雅两人被吓得脸色都白了,吕重微微一笑,道:“放心,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了,我们也马上要赶去了了。”

    “真的?”韩湘如抓住一个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吕重的胳膊。

    吕重无语,但还是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当然!我可都是圣人了,而且还是可媲美太上师兄的七阶圣人,有我出马,什么事能算事?”

    吕重这么一说,韩湘顿时松了一口气,就连傅青雅也安静了下来。

    “好了,既然大家都有很久没见了,那么今天就顺便去见见程风这小子。哈哈,对了,我还得把苍穹给叫上。这次可是有一个熟人在呢。嘿嘿,苍穹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未完待续。)

第一六六零章 幽泉狩猎    一下点明、点透,卫枢恍然大悟,道理居然这么简单,送个不怎么聪明的人入宫,竟然是因为便于控制。

    可稍微那么细想一下,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嘛,一旦夏侯承宇有了儿子后,是站自己儿子那边还是站夏侯家族这边?其中的不可控因素太强烈了,敢情这边在送夏侯承宇入宫前就早做了长远的打算。

    只是‘蠢一点’这个词着实令卫枢小汗一把,夏侯令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对夏侯承宇显然也谈不上有多满意,这话若是让夏侯承宇听见了指不定多抓狂。

    卫枢悄悄看了眼夏侯拓的反应,依旧眯着眼睛半享受着的状态咀嚼嘴里的东西。

    “怎么,我烹制的河鲜味道不好?”夏侯令手中筷子指了指盘子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话题又岔开了。

    卫枢苦笑道:“二爷这手艺至少比我强百倍。”提了筷子去夹。

    “这是实话!”夏侯令哈哈大笑。

    卫枢陪着笑,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位二爷的平易近人表象下总会给他一种莫名的心惊肉跳感,他也讲不清是怎么回事。老爷子夏侯拓给他的感觉是深邃,也可以说是深不可测,而这位二爷却是那种你一转身他似乎就会在背后冷冷盯着你的感觉,令你不知不觉间毛骨悚然。

    当然,这仅仅是他一种无凭无据的感觉……

    嬴天王府,门窗几乎全封闭,光线略暗,显得有些深沉的大殿内,嬴九光面无表情地端坐,目光阴森闪烁。

    左儿微微低头下站。她刚向王爷禀报了宫内的情况,她能从王爷的沉默中感觉到王爷心中隐藏的怒火。

    嬴家把战如意送进宫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期望战如意在关键时刻能在青主面前发挥作用,如今却被夏侯承宇给赶出了宫,什么时候能回去都不知道,一旦离开青主太久了,情分还能维持多久鬼才知道。

    静默中嬴九光突然冒出一句,“确认青主的意思是无旨不得回宫?”

    左儿:“青主对天妃的宠爱大家都知道,应该不会毫无征兆变得如此绝情,十有八九是夏侯承宇借题发挥。”

    嬴九光波澜不惊道:“天妃为何不先回王府看本王?”

    左儿:“说是天后那边令她立刻回娘家。天妃不想让天后抓什么把柄,所以先回侯府了。”

    “难道这里不是她的娘家吗?”嬴九光冷哼了一声,不过也没有在这话题上继续延伸什么情绪,话题一转:“鬼市那个闹心的家伙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有胆子对嬴阳下手,反正寇老鬼已经没了保他的兴趣,给他个机会趁早做个了结吧,记住别再让寇老鬼抓住什么把柄。”

    左儿明白其中深意,点头应下,“是!”

    次日,嬴阳从修炼静室内钻出。直奔父亲书房。

    书房不小,一排排架子上摆满了收藏的古籍,进入书房的嬴阳东张西望了下。没看到人,不禁试着喊了声,“父亲。”

    “这里。”书房深处传来嬴无满的回应。

    嬴阳绕过排排书架,找到了躲在后面翻阅东西的嬴无满,拱手行礼后,笑道:“不知父亲有何吩咐?”

    嬴无满斜他一眼,顺手将东西放回了书架,背个手往外走。边问道:“你好像好久都没去幽泉狩猎了吧?不妨去玩玩。”

    所谓的‘幽泉狩猎’,如其名,就是去幽泉打猎。如同鬼市所在的荡阴山一样,幽泉也在幽冥之地,只不过幽泉深在幽冥之地的核心地带而已,那里生存着一些另类的东西,一般人不敢轻易过去,有危险。而嬴阳这种权贵子弟为了寻刺激,偶尔会跑去猎杀那些另类东西。

    “……”嬴阳愣了一下,“父亲不是命我尽量少出去呆在家里安心修炼吗?”

    头也不回的嬴无满淡然道:“有张有驰更宜修炼,该放松的时候我也不会拦你,去吧。”

    嬴阳有些犹豫道:“父亲不是说牛有德想杀我吗?”

    嬴无满:“那就让他杀好了。”

    “呃…”嬴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脚步一顿,瞪大了眼睛。

    走到书架拐角的嬴无满转身之际。偏头看来,“不给他杀你的机会,事情怎么了结?我倒是怕他没那个胆子!”

    愣怔中的嬴阳猛然露出恍然大悟神色,明白了……

    琼星天王府内,拱桥之上,寇凌虚抓食抛食,引得水下的东西折腾得水面浪花翻腾。

    寇铮和唐鹤年一左一右而站,寇铮将嬴阳要去幽泉狩猎之事报知后,问道:“父亲,要告诉牛有德吗?”

    寇凌虚自娱自乐,抛洒着手上的食物没说话,反倒是唐鹤年捻须沉吟道:“大爷,确认嬴阳要去幽泉狩猎?”

    寇铮颔首:“应该不会有错,收到消息,他在邀朋友同往。”

    唐鹤年看向寇凌虚,“老爷已经明确告诉了嬴九光,而信义阁和咱们这边的交易刚完结,那边就冒出个幽泉狩猎来,这是设下了陷阱等人去钻呐!”

    寇凌虚手上食物扔出,双手扶在了雕栏上,低头看着水中的游影,平静道:“一时失算,难以挽回,青主是不会放他离开鬼市的,早做个了断吧,免得后面被人拿来做文章。老大,把嬴阳的动静通知鬼市那边吧。”

    寇铮和唐鹤年眼皮同时一跳,静默相视一眼,都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

    “是!”寇铮拱手应下,语气有些沉重。

    炼狱,无量星,庭院中的小阁楼上,可观沧海。

    这小阁楼是金漫命人新修的,她见杨庆喜欢观海沉思,遂命人修建了这座能挡风、避雨、遮阳的阁楼给杨庆用。

    也的确合了杨庆心意,杨庆常在其中,而金漫也常来这里和杨庆谈事,譬如今日。

    获悉了嬴阳的动静后,杨庆皱眉疑问一声,“幽泉狩猎?”

    他是知道苗毅想对某些人在鬼市据点动手的,开刀的切入点就在嬴阳身上,所以他也在关注嬴阳那边的动静,而六道在天庭境内虽然已经不成气候,但要说一点眼线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隐秘的事情也许打探不到,可这次嬴阳要去幽泉狩猎的事情似乎没做什么隐瞒,呼朋唤友的,六道这边有心查探,想不知道都难。

    对坐的金漫颔首,“是的!”

    杨庆沉吟中徐徐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前眺望大海。

    静坐原地的金漫目光跟随,看着他的背影,只见杨庆摸出了星铃,不知在和哪联系。

    杨庆在和苗毅联系,沟通上后,直接问:大人可知嬴阳要去幽泉狩猎之事?

    苗毅:你倒是消息灵通,我也是刚知道不久,寇家刚通知了我,此正是除掉嬴阳的好机会。

    杨庆大惊,星铃急回:大人不觉得这幽泉狩猎来的太及时了吗?寇家和信义阁的交易刚结束,立刻就冒出了狩猎之事,若说寇家不怀疑这是陷阱,我不信!明知可能是陷阱还告诉大人,寇家放弃大人的意图已是昭然若揭,大人焉能再去赴险?

    苗毅举目看向窗外鬼市的点点灯火,目光深沉,他已经渐渐被出卖习惯了,不会再轻易愤怒,知情后只会心越冷静,回复:寇家的意图我已猜到,不过没关系,我有把握将计就计除掉嬴阳。

    杨庆急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大人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再冲在前面打打杀杀涉险极为不妥,嬴家的势力既然有心设下陷阱,必然不是好相与的,还请大人三思,不急于这一时!

    苗毅:我这次就是要硬碰硬破他们的局,你放心,未必用得到我动手!

    总之说什么都白瞎,苗毅似乎很有把握,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信心,收了星铃的杨庆闭眼捏住了自己的额头,缓缓转身背靠在了窗框上,一脸焦虑、忧心神色,甚至有几分痛苦。

    “大执事,你怎么了?”金漫一惊,迅速上前扶了他胳膊。

    杨庆用力摇了摇头,睁开眼后推开了金漫的搀扶,“我没事!”

    这还没事?金漫瞪大了明眸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有点怀疑是不是生病了,可正常情况下修士哪有生病这回事?

    扶窗而立的杨庆又闭目凝思了一阵,忽又睁眼回头看来,问道:“我记得你上次好像说过有什么东西能防范天魔舞的蛊惑?”

    金漫不知他怎么又提到这茬来了,点头道:“敛心兰,事先服下能抗拒天魔舞的诱惑,只能事前,事后没用。”

    杨庆追问:“鬼市那边能不能弄到?”

    金漫想了想,迟疑道:“应该可以吧,这东西虽然少见,却也不是什么非常稀罕之物。”

    杨庆立道:“好!通知鬼市在六道的人手,尽快想办法弄到此物,我有急用!”

    数日后,鬼市总镇府内的杨召青在苗毅门口来回一阵徘徊,显得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敲门而入。

    室内盘膝打坐的苗毅睁开了双眼,看着跟前似乎在斟酌什么的杨召青,问道:“有事?”

    杨召青沉吟道:“不久前杨庆刚和属下有联系,说总镇府的防范太严密,要我开道口子,让我安排徐堂然每隔三日去青楼寻欢一次。”

    苗毅愣住,狐疑道:“安排徐堂然去青楼寻欢?”

    杨召青点头:“对,去青楼,杨庆再三强调了,时间太紧,去其他地方的效果太慢,一定要让徐堂然去青楼。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他现在还不能确认,只是让徐堂然去做试探,让我先不要告诉大人,有了结果再说也不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