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下点明、点透,卫枢恍然大悟,道理居然这么简单,送个不怎么聪明的人入宫,竟然是因为便于控制。

    可稍微那么细想一下,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嘛,一旦夏侯承宇有了儿子后,是站自己儿子那边还是站夏侯家族这边?其中的不可控因素太强烈了,敢情这边在送夏侯承宇入宫前就早做了长远的打算。

    只是‘蠢一点’这个词着实令卫枢小汗一把,夏侯令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对夏侯承宇显然也谈不上有多满意,这话若是让夏侯承宇听见了指不定多抓狂。

    卫枢悄悄看了眼夏侯拓的反应,依旧眯着眼睛半享受着的状态咀嚼嘴里的东西。

    “怎么,我烹制的河鲜味道不好?”夏侯令手中筷子指了指盘子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话题又岔开了。

    卫枢苦笑道:“二爷这手艺至少比我强百倍。”提了筷子去夹。

    “这是实话!”夏侯令哈哈大笑。

    卫枢陪着笑,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位二爷的平易近人表象下总会给他一种莫名的心惊肉跳感,他也讲不清是怎么回事。老爷子夏侯拓给他的感觉是深邃,也可以说是深不可测,而这位二爷却是那种你一转身他似乎就会在背后冷冷盯着你的感觉,令你不知不觉间毛骨悚然。

    当然,这仅仅是他一种无凭无据的感觉……

    嬴天王府,门窗几乎全封闭,光线略暗,显得有些深沉的大殿内,嬴九光面无表情地端坐,目光阴森闪烁。

    左儿微微低头下站。她刚向王爷禀报了宫内的情况,她能从王爷的沉默中感觉到王爷心中隐藏的怒火。

    嬴家把战如意送进宫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期望战如意在关键时刻能在青主面前发挥作用,如今却被夏侯承宇给赶出了宫,什么时候能回去都不知道,一旦离开青主太久了,情分还能维持多久鬼才知道。

    静默中嬴九光突然冒出一句,“确认青主的意思是无旨不得回宫?”

    左儿:“青主对天妃的宠爱大家都知道,应该不会毫无征兆变得如此绝情,十有八九是夏侯承宇借题发挥。”

    嬴九光波澜不惊道:“天妃为何不先回王府看本王?”

    左儿:“说是天后那边令她立刻回娘家。天妃不想让天后抓什么把柄,所以先回侯府了。”

    “难道这里不是她的娘家吗?”嬴九光冷哼了一声,不过也没有在这话题上继续延伸什么情绪,话题一转:“鬼市那个闹心的家伙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有胆子对嬴阳下手,反正寇老鬼已经没了保他的兴趣,给他个机会趁早做个了结吧,记住别再让寇老鬼抓住什么把柄。”

    左儿明白其中深意,点头应下,“是!”

    次日,嬴阳从修炼静室内钻出。直奔父亲书房。

    书房不小,一排排架子上摆满了收藏的古籍,进入书房的嬴阳东张西望了下。没看到人,不禁试着喊了声,“父亲。”

    “这里。”书房深处传来嬴无满的回应。

    嬴阳绕过排排书架,找到了躲在后面翻阅东西的嬴无满,拱手行礼后,笑道:“不知父亲有何吩咐?”

    嬴无满斜他一眼,顺手将东西放回了书架,背个手往外走。边问道:“你好像好久都没去幽泉狩猎了吧?不妨去玩玩。”

    所谓的‘幽泉狩猎’,如其名,就是去幽泉打猎。如同鬼市所在的荡阴山一样,幽泉也在幽冥之地,只不过幽泉深在幽冥之地的核心地带而已,那里生存着一些另类的东西,一般人不敢轻易过去,有危险。而嬴阳这种权贵子弟为了寻刺激,偶尔会跑去猎杀那些另类东西。

    “……”嬴阳愣了一下,“父亲不是命我尽量少出去呆在家里安心修炼吗?”

    头也不回的嬴无满淡然道:“有张有驰更宜修炼,该放松的时候我也不会拦你,去吧。”

    嬴阳有些犹豫道:“父亲不是说牛有德想杀我吗?”

    嬴无满:“那就让他杀好了。”

    “呃…”嬴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脚步一顿,瞪大了眼睛。

    走到书架拐角的嬴无满转身之际。偏头看来,“不给他杀你的机会,事情怎么了结?我倒是怕他没那个胆子!”

    愣怔中的嬴阳猛然露出恍然大悟神色,明白了……

    琼星天王府内,拱桥之上,寇凌虚抓食抛食,引得水下的东西折腾得水面浪花翻腾。

    寇铮和唐鹤年一左一右而站,寇铮将嬴阳要去幽泉狩猎之事报知后,问道:“父亲,要告诉牛有德吗?”

    寇凌虚自娱自乐,抛洒着手上的食物没说话,反倒是唐鹤年捻须沉吟道:“大爷,确认嬴阳要去幽泉狩猎?”

    寇铮颔首:“应该不会有错,收到消息,他在邀朋友同往。”

    唐鹤年看向寇凌虚,“老爷已经明确告诉了嬴九光,而信义阁和咱们这边的交易刚完结,那边就冒出个幽泉狩猎来,这是设下了陷阱等人去钻呐!”

    寇凌虚手上食物扔出,双手扶在了雕栏上,低头看着水中的游影,平静道:“一时失算,难以挽回,青主是不会放他离开鬼市的,早做个了断吧,免得后面被人拿来做文章。老大,把嬴阳的动静通知鬼市那边吧。”

    寇铮和唐鹤年眼皮同时一跳,静默相视一眼,都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

    “是!”寇铮拱手应下,语气有些沉重。

    炼狱,无量星,庭院中的小阁楼上,可观沧海。

    这小阁楼是金漫命人新修的,她见杨庆喜欢观海沉思,遂命人修建了这座能挡风、避雨、遮阳的阁楼给杨庆用。

    也的确合了杨庆心意,杨庆常在其中,而金漫也常来这里和杨庆谈事,譬如今日。

    获悉了嬴阳的动静后,杨庆皱眉疑问一声,“幽泉狩猎?”

    他是知道苗毅想对某些人在鬼市据点动手的,开刀的切入点就在嬴阳身上,所以他也在关注嬴阳那边的动静,而六道在天庭境内虽然已经不成气候,但要说一点眼线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隐秘的事情也许打探不到,可这次嬴阳要去幽泉狩猎的事情似乎没做什么隐瞒,呼朋唤友的,六道这边有心查探,想不知道都难。

    对坐的金漫颔首,“是的!”

    杨庆沉吟中徐徐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前眺望大海。

    静坐原地的金漫目光跟随,看着他的背影,只见杨庆摸出了星铃,不知在和哪联系。

    杨庆在和苗毅联系,沟通上后,直接问:大人可知嬴阳要去幽泉狩猎之事?

    苗毅:你倒是消息灵通,我也是刚知道不久,寇家刚通知了我,此正是除掉嬴阳的好机会。

    杨庆大惊,星铃急回:大人不觉得这幽泉狩猎来的太及时了吗?寇家和信义阁的交易刚结束,立刻就冒出了狩猎之事,若说寇家不怀疑这是陷阱,我不信!明知可能是陷阱还告诉大人,寇家放弃大人的意图已是昭然若揭,大人焉能再去赴险?

    苗毅举目看向窗外鬼市的点点灯火,目光深沉,他已经渐渐被出卖习惯了,不会再轻易愤怒,知情后只会心越冷静,回复:寇家的意图我已猜到,不过没关系,我有把握将计就计除掉嬴阳。

    杨庆急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大人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再冲在前面打打杀杀涉险极为不妥,嬴家的势力既然有心设下陷阱,必然不是好相与的,还请大人三思,不急于这一时!

    苗毅:我这次就是要硬碰硬破他们的局,你放心,未必用得到我动手!

    总之说什么都白瞎,苗毅似乎很有把握,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信心,收了星铃的杨庆闭眼捏住了自己的额头,缓缓转身背靠在了窗框上,一脸焦虑、忧心神色,甚至有几分痛苦。

    “大执事,你怎么了?”金漫一惊,迅速上前扶了他胳膊。

    杨庆用力摇了摇头,睁开眼后推开了金漫的搀扶,“我没事!”

    这还没事?金漫瞪大了明眸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有点怀疑是不是生病了,可正常情况下修士哪有生病这回事?

    扶窗而立的杨庆又闭目凝思了一阵,忽又睁眼回头看来,问道:“我记得你上次好像说过有什么东西能防范天魔舞的蛊惑?”

    金漫不知他怎么又提到这茬来了,点头道:“敛心兰,事先服下能抗拒天魔舞的诱惑,只能事前,事后没用。”

    杨庆追问:“鬼市那边能不能弄到?”

    金漫想了想,迟疑道:“应该可以吧,这东西虽然少见,却也不是什么非常稀罕之物。”

    杨庆立道:“好!通知鬼市在六道的人手,尽快想办法弄到此物,我有急用!”

    数日后,鬼市总镇府内的杨召青在苗毅门口来回一阵徘徊,显得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敲门而入。

    室内盘膝打坐的苗毅睁开了双眼,看着跟前似乎在斟酌什么的杨召青,问道:“有事?”

    杨召青沉吟道:“不久前杨庆刚和属下有联系,说总镇府的防范太严密,要我开道口子,让我安排徐堂然每隔三日去青楼寻欢一次。”

    苗毅愣住,狐疑道:“安排徐堂然去青楼寻欢?”

    杨召青点头:“对,去青楼,杨庆再三强调了,时间太紧,去其他地方的效果太慢,一定要让徐堂然去青楼。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他现在还不能确认,只是让徐堂然去做试探,让我先不要告诉大人,有了结果再说也不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501章 千陨空洞体    既然吕重是圣人,之前也没有想到带吕神风过来看望父母会出现这种情况。

    “噗哧……”

    旁边的韩湘、傅青雅两女看到吕重居然也流露出了这种表情,也是笑喷了,终于从无前对吕重实力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之后,两女也是连忙上前向吕天麒、刘淑娴、郑舒雨三人见礼:“见过吕伯伯、吕伯母、郑伯母。”

    “咦?”吕天麟、刘淑娴、郑舒雨三人这才回过神来。

    “你是韩清与青雅?程风那小子的两位老婆?居然也飞升仙界了?”吕天麟睁大了眼睛,一脸惊喜。

    能再次见到地球来的熟人,也有一种老乡见老乡的感觉。而且这感觉非常棒。

    韩湘温柔地一笑,想了想,还是为吕神风的来历作了一翻解释:“我们前段时间飞升。这吕神风其实不是吕重大哥的儿子,而是吕正光大哥最小的儿子,还是凡人一个。因为生了怪病,正光大哥才托我们带小神风上仙界来找吕重大哥求救……”

    什么?

    “不是吕重的儿子,而是正光的?”吕天麟、刘淑娴甚至是郑舒雨都是一脸得而复失的表情,接着又恶狠狠地瞪了吕重几眼:“这臭小子,真的让我们白高兴一场了。”

    不过心里是这么想,三人也对吕神风非常喜欢。

    而且,在吕天麟、刘淑娴的眼里,自己亲侄儿吕正光的儿子,与自己的孙子也没什么两样。

    “我可怜的小神风,居然是生病了。正光那孩子也真是的,孩子生病了,也不早点送来……”刘淑娴不由埋怨了一句。

    “就是,就是。也不早点送来。孩子可是最重要的啊!”吕天麟也是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刘淑娴、吕天麟两人这话一说,让韩湘、傅青雅也是哭笑不得。

    这一次,如果不是她们两人飞升仙界,吕神风要想被带上仙界。恐怖还得拖下去

    两位老人家,还真以为下界的修炼者飞升到仙界有多么容易呢。

    而吕重看着父母的孩子,心里也是一阵触动:“看来,得与苍穹、夜儿、眉儿她们商量商量了……”

    吕重心思不属。这时候,吕天麟也好奇地看向吕重,“小重,你说说看,小神风这是什么病。为什么下界的人都治不了。而我也发现他身体其实很健康。偏偏体质偏弱?”

    见吕天麟问到这一点,吕重却是从之前的失神中清醒,笑了一下道:“老爸,说实在的,小神风他之所以身体有异,其实不是病了,而是他的特殊体质引起的。所以,大家不要担心。有我在,保他没事。”

    吕重这么一说,吕天麟顿时奇了。如今吕天麟也是修炼了仙家医典,医术与见识在仙界都能排得上号了,可是他却不知道吕神风的身体是怎么一回事。听吕重说得这么轻松,他也是暗暗有些好奇。

    同时,吕天麟出声一问,其他人也是拿眼看向了吕重,甚至呆在刘淑娴怀里的吕神风也歪过头来,看着对面那个从小就听过无数人谈起的神话叔叔。

    吕重顿时轻松一笑,道:“这家伙其实是一个很罕见的修炼体质[千陨空洞体],算是空间系的一个至强体质。但是,这个体质在前期非常特殊。其隐藏的空间之力几乎充满他体内每一处窍穴。而且非常不稳定。这样的人就算有顶级的灵丹一直服用,都无法活过五十岁。而且更诡异的是,拥有这样的体质。就算是凡人之躯,都能不由各大飞升通道的空间压力的影响……”

    吕重说到这里,韩湘、傅青雅两人俱是双眼一亮,她们终于明白自己这巅峰天仙在仙界行走都极为吃力。为什么吕神风一个小小的没有修炼过的凡人为何能轻松在仙界行走,比她们还要从容了。

    敢情这小子的体质,让他不惧任何空间压力啊!

    果然!

    吕重这个叔叔是个大变态。

    而吕神风这小破孩也是一个小变态。

    突然间。韩湘、傅青雅两人心中就有这样的认知。

    吕重并没有看向韩湘、傅青雅,也不会去算亲近之人的心思,否则,也会哭笑不得。

    “……要解救小神风,有两个办法,一是,我直接用**力废了他的千陨空洞体。不过这样就是一个天大的浪费了。第二个办法是让小神风自己去融合这种体质。把这种体质与全身融合到完美契合的地步,那么,小神风的修炼潜力将会恐怖得超乎大家的想像。不过这个办法对小神风来讲就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要处在痛苦中了。他每修炼一次,融合一部分千陨空洞体,痛苦就会更剧烈一翻。就是不知大家要小神风选哪一种办法解决自己的体质问题……”说到这里,吕重却是深深地看向了吕神风。

    虽然这小神风看上去只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但是,他真实年龄也达到了二十岁,甚至智慧也不比一般的普通大人低。

    所以,吕重最主要的还是想看看他怎么选择。

    吕神风选择第一个方法,吕重自然也会真心帮忙。毕竟是自己的侄子。但是这样一来,吕神风的修炼潜力就会差了许多。虽然以吕重的实力,就算吕神风的潜力差到极点,也有能力把他打造成一个高手。但是,那不是他自己成长起来的高手。越到后面,修炼速度会越慢。

    而如果吕神风选择第二种,吕重会极为欣喜,甚至会对小家伙多出一丝佩服,但那么,吕重也会为之心痛不已。因为千陨空洞体每进一步完善,其修炼上带来的痛苦会更剧烈一两分。只要吕神风挺过来,说不定,从一开始的苦难修炼,会极大地磨砺他的心神,让他心志坚韧之极,其修炼潜力只怕不会比一般的圣人差。甚至犹有过之。

    “叔叔,我选第二种!”这时候,吕神风坚定之极地道。

    “孩子,那样你每修炼一步,都会很痛苦的。这样你还要选择第二种解决办法吗?”吕重心中也多了一丝欣慰、一丝佩服、一丝不忍。

    “不怕!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一定要成为像叔叔这么强大的人物,成为让所有敌人听到我吕神风名字而闻风而逃……”小家伙也是显得郑重、严肃多了。

    吕重顿时大笑:“好!好一个吕神风,不愧是我吕重的侄儿,不过,你以后一定要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就算再苦再累也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过,单凭你自己还无法完美解决千陨空洞体。必须要有一部顶级的功法配备,让你拥有强大之极的肉身。否则,你也是坚持不下去的。”

    “那么,请叔叔赐我一部增强肉身强度的功法!”小家伙也是一脸兴奋。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叔叔收藏极丰。

    吕重心中早就有了想法,笑道:“修炼功法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不过这部功法极为诡异。你必须有心里准备。”

    “有什么诡异,叔叔能说给小风听吗?”吕神风也是本能地发问,这可关系到他的前途。

    “这功法叫千锤百炼功法,是把自己肉身按法宝还修炼的。而且有一段很强的时间,你会一直存在修真界筑基境界。这原是巫族一类的炼体功法,不过功法不全。不过,你叔叔我能给你重新完善被缺,让这千锤百炼**,更完美、更强大。就是不知你愿意不愿意修炼了……”吕重笑了起来。

    不错,千锤百炼**,真正十分的另类,但是却绝全是吕神风这种拥有[千陨空间体]之人最适合辅修的炼体功法。

    以吕重七阶圣人的强大圣识与能量,足以完美地完善这部功法,让吕神风的肉身强度可以修炼到至少媲美混沌至宝的境界。

    拥有至强的肉身为依托,吕神风再修炼另一种空间**,必能有一翻天大的成就。(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