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既然吕重是圣人,之前也没有想到带吕神风过来看望父母会出现这种情况。

    “噗哧……”

    旁边的韩湘、傅青雅两女看到吕重居然也流露出了这种表情,也是笑喷了,终于从无前对吕重实力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之后,两女也是连忙上前向吕天麒、刘淑娴、郑舒雨三人见礼:“见过吕伯伯、吕伯母、郑伯母。”

    “咦?”吕天麟、刘淑娴、郑舒雨三人这才回过神来。

    “你是韩清与青雅?程风那小子的两位老婆?居然也飞升仙界了?”吕天麟睁大了眼睛,一脸惊喜。

    能再次见到地球来的熟人,也有一种老乡见老乡的感觉。而且这感觉非常棒。

    韩湘温柔地一笑,想了想,还是为吕神风的来历作了一翻解释:“我们前段时间飞升。这吕神风其实不是吕重大哥的儿子,而是吕正光大哥最小的儿子,还是凡人一个。因为生了怪病,正光大哥才托我们带小神风上仙界来找吕重大哥求救……”

    什么?

    “不是吕重的儿子,而是正光的?”吕天麟、刘淑娴甚至是郑舒雨都是一脸得而复失的表情,接着又恶狠狠地瞪了吕重几眼:“这臭小子,真的让我们白高兴一场了。”

    不过心里是这么想,三人也对吕神风非常喜欢。

    而且,在吕天麟、刘淑娴的眼里,自己亲侄儿吕正光的儿子,与自己的孙子也没什么两样。

    “我可怜的小神风,居然是生病了。正光那孩子也真是的,孩子生病了,也不早点送来……”刘淑娴不由埋怨了一句。

    “就是,就是。也不早点送来。孩子可是最重要的啊!”吕天麟也是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刘淑娴、吕天麟两人这话一说,让韩湘、傅青雅也是哭笑不得。

    这一次,如果不是她们两人飞升仙界,吕神风要想被带上仙界。恐怖还得拖下去

    两位老人家,还真以为下界的修炼者飞升到仙界有多么容易呢。

    而吕重看着父母的孩子,心里也是一阵触动:“看来,得与苍穹、夜儿、眉儿她们商量商量了……”

    吕重心思不属。这时候,吕天麟也好奇地看向吕重,“小重,你说说看,小神风这是什么病。为什么下界的人都治不了。而我也发现他身体其实很健康。偏偏体质偏弱?”

    见吕天麟问到这一点,吕重却是从之前的失神中清醒,笑了一下道:“老爸,说实在的,小神风他之所以身体有异,其实不是病了,而是他的特殊体质引起的。所以,大家不要担心。有我在,保他没事。”

    吕重这么一说,吕天麟顿时奇了。如今吕天麟也是修炼了仙家医典,医术与见识在仙界都能排得上号了,可是他却不知道吕神风的身体是怎么一回事。听吕重说得这么轻松,他也是暗暗有些好奇。

    同时,吕天麟出声一问,其他人也是拿眼看向了吕重,甚至呆在刘淑娴怀里的吕神风也歪过头来,看着对面那个从小就听过无数人谈起的神话叔叔。

    吕重顿时轻松一笑,道:“这家伙其实是一个很罕见的修炼体质[千陨空洞体],算是空间系的一个至强体质。但是,这个体质在前期非常特殊。其隐藏的空间之力几乎充满他体内每一处窍穴。而且非常不稳定。这样的人就算有顶级的灵丹一直服用,都无法活过五十岁。而且更诡异的是,拥有这样的体质。就算是凡人之躯,都能不由各大飞升通道的空间压力的影响……”

    吕重说到这里,韩湘、傅青雅两人俱是双眼一亮,她们终于明白自己这巅峰天仙在仙界行走都极为吃力。为什么吕神风一个小小的没有修炼过的凡人为何能轻松在仙界行走,比她们还要从容了。

    敢情这小子的体质,让他不惧任何空间压力啊!

    果然!

    吕重这个叔叔是个大变态。

    而吕神风这小破孩也是一个小变态。

    突然间。韩湘、傅青雅两人心中就有这样的认知。

    吕重并没有看向韩湘、傅青雅,也不会去算亲近之人的心思,否则,也会哭笑不得。

    “……要解救小神风,有两个办法,一是,我直接用**力废了他的千陨空洞体。不过这样就是一个天大的浪费了。第二个办法是让小神风自己去融合这种体质。把这种体质与全身融合到完美契合的地步,那么,小神风的修炼潜力将会恐怖得超乎大家的想像。不过这个办法对小神风来讲就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要处在痛苦中了。他每修炼一次,融合一部分千陨空洞体,痛苦就会更剧烈一翻。就是不知大家要小神风选哪一种办法解决自己的体质问题……”说到这里,吕重却是深深地看向了吕神风。

    虽然这小神风看上去只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但是,他真实年龄也达到了二十岁,甚至智慧也不比一般的普通大人低。

    所以,吕重最主要的还是想看看他怎么选择。

    吕神风选择第一个方法,吕重自然也会真心帮忙。毕竟是自己的侄子。但是这样一来,吕神风的修炼潜力就会差了许多。虽然以吕重的实力,就算吕神风的潜力差到极点,也有能力把他打造成一个高手。但是,那不是他自己成长起来的高手。越到后面,修炼速度会越慢。

    而如果吕神风选择第二种,吕重会极为欣喜,甚至会对小家伙多出一丝佩服,但那么,吕重也会为之心痛不已。因为千陨空洞体每进一步完善,其修炼上带来的痛苦会更剧烈一两分。只要吕神风挺过来,说不定,从一开始的苦难修炼,会极大地磨砺他的心神,让他心志坚韧之极,其修炼潜力只怕不会比一般的圣人差。甚至犹有过之。

    “叔叔,我选第二种!”这时候,吕神风坚定之极地道。

    “孩子,那样你每修炼一步,都会很痛苦的。这样你还要选择第二种解决办法吗?”吕重心中也多了一丝欣慰、一丝佩服、一丝不忍。

    “不怕!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一定要成为像叔叔这么强大的人物,成为让所有敌人听到我吕神风名字而闻风而逃……”小家伙也是显得郑重、严肃多了。

    吕重顿时大笑:“好!好一个吕神风,不愧是我吕重的侄儿,不过,你以后一定要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就算再苦再累也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过,单凭你自己还无法完美解决千陨空洞体。必须要有一部顶级的功法配备,让你拥有强大之极的肉身。否则,你也是坚持不下去的。”

    “那么,请叔叔赐我一部增强肉身强度的功法!”小家伙也是一脸兴奋。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叔叔收藏极丰。

    吕重心中早就有了想法,笑道:“修炼功法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不过这部功法极为诡异。你必须有心里准备。”

    “有什么诡异,叔叔能说给小风听吗?”吕神风也是本能地发问,这可关系到他的前途。

    “这功法叫千锤百炼功法,是把自己肉身按法宝还修炼的。而且有一段很强的时间,你会一直存在修真界筑基境界。这原是巫族一类的炼体功法,不过功法不全。不过,你叔叔我能给你重新完善被缺,让这千锤百炼**,更完美、更强大。就是不知你愿意不愿意修炼了……”吕重笑了起来。

    不错,千锤百炼**,真正十分的另类,但是却绝全是吕神风这种拥有[千陨空间体]之人最适合辅修的炼体功法。

    以吕重七阶圣人的强大圣识与能量,足以完美地完善这部功法,让吕神风的肉身强度可以修炼到至少媲美混沌至宝的境界。

    拥有至强的肉身为依托,吕神风再修炼另一种空间**,必能有一翻天大的成就。(未完待续。)

第一六五九章 若烹小鲜    “这…”夏侯承宇貌似有些为难,观察着青主的脸色。

    “好了,就这么定了吧。”青主确认一声。

    “臣妾遵命!”夏侯承宇这才‘勉为其难’的应了下来,实则心里高兴坏了,终于把那贱人赶出宫了,自从肚子里有了个小人儿,整个天宫可谓无人敢触其锋芒,连陛下也要让她三分,这才真正是母仪天下的感觉。

    青主心里什么想法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这回在天牝宫留的时间不长,稍作盘桓便说有事离开了。

    恭送青主离去后,夏侯承宇估摸着今天这样干会让青主不太高兴,可她还真不怕青主秋后算账,小人儿从肚子里出来后照样能辟邪!

    “陛下的话都听到了?”目光从外收回的夏侯承宇偏头看向一旁的娥眉,“你亲自去东宫传旨,立刻!”

    娥眉略显犹豫,“旨意该怎么说?”

    夏侯承宇冷哼一声,“你就直接告诉那贱人,陛下为了让我安心养胎,令她回娘家呆着去,立刻滚,无旨不得回天宫!”

    “是!”娥眉应下,旋即召了两人陪同离去。

    抵达东宫后,娥眉自然不会把旨意传达的那么粗鲁,但意思和原话差不多,为了让天后安心养胎,令天妃战如意立刻回家省亲,无旨不得回天宫。

    “臣妾遵旨。”战如意没任何反应,款款行礼,平静应下。

    可对东宫的人来说,却感到万分震惊!

    尤其是对其贴身侍女银霜和白雪来说,简直是气得不行,凭什么天后安心养胎就要让天妃回家省亲,这不是在羞辱人么?何况两人根本不信天帝能对天妃下达这样的旨意!

    “娘娘,奴婢不信陛下会下达如此旨意,奴婢要去找陛下求证!”银霜起身后一脸悲愤而去。

    谁知娥眉一偏头,立刻有两名宫女拦住了银霜,不让她走。

    “我要去见陛下,你们拦我干什么?莫非心里有鬼?”银霜怒声道。

    然而话才刚落。便有一记掌影狠狠抽了过来,啪一声,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直接抽在银霜脸上,银霜应声倒地。口角挂血。

    出手的是娥眉,但见娥眉居高临下冷冷盯着倒地捂脸的银霜,寒声道:“没规矩的贱婢,你有什么资格去见陛下?你是想抗旨还是在质疑天后娘娘众目睽睽之下假传天旨?”回头陡然一喝,“贱婢抗旨。来人,拖出去以抗旨论处!”

    外面立刻稀里哗啦冲来一群护旨天将。

    战如意身形一闪,拦在了银霜前面,挡住了那群天将。

    一群天将面面相觑,有些左右为难了,旨意不得不从,可在宫里混的近卫军人员,谁不知道天妃是天帝的宠妃,冒犯了天妃,回头惹怒了陛下只怕脑袋难保。

    “莫非天妃娘娘也想抗旨?”娥眉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你想多了。”战如意神态平静。回头吩咐道:“遵旨行事,立刻收拾东西…走吧!”

    东宫上下敢怒不敢言,只能是照办,后面的白雪等人迅速将银霜扶了起来。

    娥眉却不想放过,“贱婢抗旨,还想跑吗?”

    刚欲转身的战如意霍然回头,冷眼道:“娥眉,本宫已经遵旨行事,劝你不要欺人太甚!”

    娥眉笑道:“天妃娘娘这话奴婢就听不懂了,难道奴婢维护天旨也有错吗?”

    “你真的想让本宫拉你去见天帝。想试试本宫能不能摘下你脑袋吗?”战如意目光陡然变得咄咄逼人直刺娥眉,旋即又横扫诸将,娇脆之语掷地有声:“本宫倒要看看谁敢在东宫放肆,都给我滚出去!”

    “……”娥眉面露愠怒之色。可终究是咬住了嘴唇,在天宫这么久,还是头回见到战如意发飙,多少有些畏惧,她也知道真闹到天帝那里去了,她在战如意面前讨不了好。只能是微微欠身行礼后转身退了出去。

    诸将面面相觑,随后也齐齐朝战如意拱手一下,也快速退了出去,谁还敢真的吃饱了撑的在东宫从天妃的手中抢人。

    收拾起来也简单,没多久,一群宫女便跟在战如意的身后走出了东宫大门。

    出宫的路上撞见了夏侯承宇前来送行,说是来送行,不如说是来羞辱。

    战如意率众半蹲行礼,肚子半隆的夏侯承宇居高临下蔑视着,淡淡“嗯”了声,就像是战场上战胜的将军面对败军乞降之将,清冷道:“天妃还是在娘家好好呆着吧,走吧!”那话里的意思似乎在讽刺战如意,这天宫就不是你呆的地方,滚吧!

    远处一座宫楼上,青主负手站在雕花阁窗前,透过花格子注视着一后一妃碰面时的情形。

    上官青陪在一旁看着,看看外面的情形,又看看青主的反应。

    目送战如意一行默默出宫,一路上还有不少宫妃在两旁藏头缩脑指指点点,青主缓缓闭上了双目,徐徐一句,“是朕亏欠了她!”

    “哎!”上官青轻叹了一声,自然知道青主在指谁,“陛下的考量是英明的,目前的情况下,暂时离宫未尝不是好事,不然天后那边免不了经常找她麻烦。老奴已经通知了近卫军那边一路严加护送,不会有事的,天妃娘娘在娘家的各种用度都会加倍供给,只会比这里好,不会比这里差。”

    天翁府邸,禁园。

    擎天大树伞冠如华盖,树下精致小桌案,桌上碗碟酒菜,夏侯拓坐那提着筷子吃的有滋有味。

    卫枢入内,见到一个虎背熊腰的雄壮汉子系着厨裙端着一盘热腾腾的菜从另一头走来,稍微愣了一下,立刻快步迎去,喊了声,“二爷来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侯拓的次子夏侯令,也是整个夏侯家除卫枢外可以不用通报直接进入禁园的夏侯家子弟,同时也是夏侯家在天庭除夏侯拓外官职最高之人。虽然和夏侯拓一样都是闲散职位,可也到了元帅那个级别,只是没实权而已。

    见到卫枢,夏侯令爽朗一笑,“卫枢来了,快,过来一起尝尝。”

    “二爷又亲自下厨了!”卫枢一乐,快步跟上,就要伸手去帮他端菜。

    夏侯令稍抬一手挡了下,示意不用,亲自端到了大树下放在了夏侯拓的面前,解下身上围裙后顺手递给了来接的卫枢,自己边坐下之余,又伸手示意了一下,“卫枢,坐下,一起尝尝,我刚从外面钓来的小河鲜,烹来下酒最是美味。”

    收了围裙的卫枢一看桌上的菜,不禁哑然一笑,都是凡间河流中最普通不过的一些小鱼虾而已。

    对方发话了,卫枢也就没有矫情,坐在了一旁执壶给对坐的父子斟酒。

    夏侯拓伸筷子夹了一片滑嫩鱼肉入嘴,慢慢咀嚼着。

    先灌下一口酒的夏侯令看着对面品尝的反应,提了筷子笑问道:“父亲,味道如何?”

    他神态温和爽朗,长的也不怎么样,可那目光闪烁间却透着一股内敛的深沉,配上那健壮的身材,颇有一股若隐若现吞人的气势,只是大多时候都被他温和爽信的外表给掩盖了。

    夏侯拓闭眼砸吧了一下嘴,颇有回味地摇头晃脑道:“不错,鲜美,老二,你手艺见长啊!”

    “哈哈!”夏侯令爽朗大笑,在其父面前亦是举重若轻不显拘谨,筷子点顿示意,“老爷子都夸好,卫枢,不可错过。”

    卫枢摇头一笑,也伸筷子品尝。

    夏侯拓老眼中目光瞥了眼对面的儿子,“这小家子气的小道东西你倒是舍得花精力。”

    夏侯令对此话中暗藏的责怪之意不以为意,谈笑自如道:“小道大道皆是道,事无大小,若烹小鲜!”

    夏侯拓目露遐思,最后微微一笑,便不再说什么了。

    夏侯令倒是目光略察卫枢的反应后,随口问了句,“卫枢,有什么事吗?”

    “天后在宫里闹出了点动静,把天妃赶出了天宫……”卫枢放了筷子,把天宫里发生的事情对二人讲了遍。

    听完后,夏侯拓没一点反应,夹着河鲜慢慢送进嘴里,眯着眼睛细细品尝,吃的有滋有味。

    “就这事?”夏侯令似乎也不以为意,问了句后也继续吃自己的。

    看着两父子的反应,卫枢一愣,试着说道:“天后这次是不是做的太过了点,怕是会惹来青主反感。”

    “你还指望他不反感不成?天后该有的威仪还是要的,后宫之主嘛,放心,天塌不了,只要夏侯家不倒,天后就不会有事。”夏侯令随口几句,筷子指了指他,“我这河鲜味道如何?”

    “甚好,甚好。”卫枢连连点头。

    夏侯令乐了,“嘿!我说卫枢,我怎么觉得你在敷衍我?怎么?有心事?不妨说来听听。”

    卫枢稍作犹豫,最终还是皱眉说了出来,“其实有件事情老奴想不通,天后未必是最适合进宫的人,夏侯家聪明伶俐的女儿不是没有,当初为何会选了天后入宫?”言下之意是,夏侯承宇并不是什么聪明人,在宫中做出的一些事情并不明智,未必符合夏侯家的利益。

    夏侯拓继续吃喝,这个儿子来了后,他基本上不怎么说话。

    夏侯令斜了眼卫枢,举杯唇边,不疼不痒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亘古不变的至理!聪明人有了权势地位,控制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夏侯家送她入宫为后、帮她费尽心思立子嗣不是给她机会自立的!蠢一点的人青主也放心一点,也更容易接受,一举两得的事情有什么不好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