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见韩湘、傅青雅两人傻呆呆地看着自己,而看上去才三四岁左右的吕神风却是一脸平静。这让吕重也不禁宛尔。

    “好了,你们也回到神来吧。”吕重笑着在韩湘、傅青雅两人的面前一伸手,指向吕神风,道:“这……这就是我的倒儿吕神风吧?”

    如今的吕重,已是七阶中位圣人,实力之强,几乎都不下与太上老君了。

    看着吕神风的第一眼,吕重就能看出他的一切情况。

    “吕大哥……”韩湘也是突然身子一软,整个人也快软倒。

    吕重顿时一愣,动念间,两股柔和的能量托着了韩湘、傅青雅。同时,一股极为温暖的生命能量也神奇地被渡入她们的体内。

    顿时,两女之前消耗一空的所有能量在瞬间补充完成。

    几乎是真正的原地满血复活。

    太强了!

    韩湘、傅青雅两女一脸震惊。

    没有使用丹药,一瞬间就有无形的能量补充了她们之前的消耗,甚至还让她们几乎在一瞬间由巅峰天仙突破到金仙境界?

    仙识感应了一下此时全身的状态,两人对吕重佩服得五体股地。

    这时候她们才明白一直以来,她们的天才夫君程风为什么不管何时,都对吕重有着崇高的敬服与崇拜了。

    “好了,既然你们来了仙界,便与你们大嫂他们见一见吧。至于小神风却是交给我了。”吕重微微一笑,一股意念扩散,柔和之极的能量就把在傅青雅怀里的吕神风给托到自己的面前,一脸喜色地抱住了小家伙。

    这小家伙看上去只有三四岁大小,但是身体有恙,其真实年龄已达到十五岁了。

    认真来说,吕神风并不是侏儒。因为他全身的生机与细胞活力都保存在三四岁时候。

    “你……你就是我的吕重叔叔吗?”吕神风呆萌地看着吕重,一脸惊喜。

    吕重开心一笑:“我可不就是你吕重叔叔……”

    “太好了!”小家伙惊喜地大叫:“爸爸妈妈说,吕重叔叔法力无边,能治好小风的病。让小风与其他小朋友一般成长与修炼。是不是真的?”

    “当然!”吕重点了点头。“小风的病不是什么大问题,叔叔保证能让你快乐成长。不过,既然小神风来了,我先带你去见你二爷爷、**奶与婶婶们。哈哈……”

    吕重上次从仙界回归地球之时。就把父母亲人都迁入了大寂灭界。一直都安排在曾经的兑鼎的新世界之内。

    这个新世界与地球极为接近,科技水平也差不多了,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是一个时间加速最慢的世界。在这个世界,几乎没人能伤害到吕家之人。

    当然,要是吕家有喜欢修炼的人。也会被安排进其他世界修炼。

    但是,吕家老人则都呆在这个世界,省得时间一长,老人想着儿子呢。

    “好啊……”吕神风开心地应了下来。

    心念一动,吕重已带着韩湘、傅青雅、吕神风闪入了大寂灭珠的兑鼎世界。

    吕天麟、刘淑娴等老人也住在类似地球南岳的山里。

    吕重突然出现,顿时把吕天麟、刘淑娴、郑舒雨等人给吓了一跳,继而都是大喜。

    “臭小子,把你们弄进你的这所谓的新世界,居然这么久不来看我们……”吕天麟陡然不满地训斥起来。

    吕重顿时尴尬起来,虽然已是七阶圣人。但是他修的是有情之道,还是吕天麟的儿子。讪讪一笑:“爸,修真无岁月,我之前一直在修炼,也没有去哪里。呵呵,不是有你的媳妇儿时不时陪您么。我……”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好!”吕天麟顿时怒了。

    吕重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吕天麟差点要把口水都喷到吕重的身上了。“有你这么做人家的丈夫的么?自己一直苦修还不算,居然把自己的媳妇儿也时不时地弄到时间加速千万倍的世界去苦修。女人是用来疼的。不要逼她们受苦……”

    这个时候的吕天麟,战斗力简直是爆表,吕重即便是圣人,也是招架不住。见自己怀里的小家伙似乎在窃笑,吕重心中暗骂了一声,立刻实行祸水东引的计算,连忙出声:“爸,在外人面前,你也给我点面子。对了。你有没有发现我怀中的小家伙像谁?”

    果然!

    吕天麟的眼光被吸收到吕神风的身上,甚至刘淑娴、郑舒雨两人也是双眼一亮,看向吕神风。

    “咦,小重,这娃儿与你极相像,啊,是你与哪个媳妇儿生的?”刘淑娴突然插入进来,一脸惊喜,双眼也几乎直了。

    要说刘淑娴自吕重修行以来,过得十分舒坦。

    可是关键让她不喜的是,吕重都修炼了那么多年,而且都的了七位媳妇儿,居然都没有为吕家生下一个孙儿出来,这让她心里极为郁闷。

    现在一见吕重怀里的小家伙十分像吕重,不由兴趣大增,连忙挤了过来,伸手就要抱吕神风。

    “咦,大姐说得不错,这小娃娃太帅了,简直与小重有六分神似。这……这是玲珑生的?还是颜妍?宁或是眉儿……”郑舒雨也插了进来。

    吕天麒一愣,双眼放光地落在吕神风的身上,哈哈大笑:“我有孙子了,哈哈……”

    “我靠,怎么忘了这个?”吕重先是一愣,继而苦笑。

    他与吕正光虽然是堂兄弟,但是也有三分相似。

    而吕神风传承了吕正光的相貌,年龄又小,在吕天麟等人的眼里,自然而然就与吕重有父子像了。

    当然,最主要的一点是,大家知道吕重现在呆在仙界,下意识地没有想过下界的事。也不过想到吕正光有还有这么点大的一个小萝卜头。要知道,当年吕重从仙界回归地球时,吕正光也有了孙子了呢。

    这时候,吕天麟兴奋得咧嘴抱过吕神风,连忙道:“小宝贝,我是你爷爷,旁边的两位是你奶奶,快叫爷爷、奶奶……”

    “爷爷好,奶奶好,小宝小吕神风。嘻嘻……”吕神风也是小嘴极甜地把三人叫了一个遍。

    顿时,吕天麟、刘淑娴甚至是郑舒雨都争先恐后地围了上来。

    刘淑娴更是一副母老虎的样子,把吕神风抢到自己的怀里护住,一脸兴奋,“哈哈,吕神风,好名字!果然是我吕家的人!”

    囧!

    大囧!(未完待续。)

第一六五七章 南无宝藏    一开始,苗毅只是想弄清天魔舞是怎么事,谁想又从金漫口中扯出了南无门。

    之前魅姬提到‘南无门’,他还以为是自己清理南无门遗迹所留下的痕迹让对方有所指,现在罗刹门又和南无门可能有关系,就不得不让他怀疑魅姬那话里是不是另有深意了。

    不管怎么样,苗毅眼前有要应付的事情,暂时不想和魅姬那边有什么牵扯,极乐界和天庭正常情况下互不相扰,想必对方也不敢过分乱来,他不想给自己多惹麻烦要集中精力。

    可并不代表他对那边不闻不问,命杨召青暗中安排了人手去盯着地藏寺那边有无异常,一旦有异常立刻来报。

    这边才刚吩咐下去没多久,杨庆那边就主动联系了上来追问怎么事,为什么要盯地藏寺那边。

    苗毅一听就知道是杨召青告诉了杨庆,有点火大,然而转念一想,这是他自己前期同意了的,答应了让杨庆随时关注这边的动静,否则杨召青也不会这样做。想了想还是把魅姬已经来到了地藏寺的事情告诉了杨庆,不过有些事情仍做了隐瞒,有关南无门遗址的事情自然不会说,牵涉到藏宝地的秘密,只说魅姬有可能想一雪前耻。

    这个理由杨庆信不信不知道,总之杨庆知晓了盯地藏寺的原因后就没有再多问了。

    鬼市,船来船往,波光粼粼的湖面之下藏了多少秘密无人可知。

    街头,一名虬须汉子转入一条巷子,走到尽头的水渠前四处观察了一下,见无人注意,迅闪身没入水渠中,经由水渠快通往湖中,快潜行。

    行至半途,朦胧水底突然一条人影蹿来,虬须汉子还来不及反应,便被折腾了个手忙脚乱。

    待其从翻腾的水面冒头。已经变成了一个湿漉漉长披肩的靓丽女子,身旁浮起了那张虬须假面。

    靓丽女子看了看四周,已经不知那莫名偷袭自己的人去了哪里,忽低头一看胸前。白嫩饱满的胸脯已经从扯开的衣襟中暴露出大半。衣襟一拉遮住胸口,目光落在手腕上一怔,迅抬手拉开袖子一看,手腕上的储物镯已经消失了。

    居然遭遇了抢劫!靓丽女子忿忿一拳砸在了水面上。

    然而这种事情在鬼市太常见了,黑吃黑的事情很正常。现在连抢掠自己的人去了哪里和是谁都不知道,能奈何?而对方只劫财不杀人已经是她的运气,否则鬼市的湖面上漂具尸体那简直太正常了。

    气愤无奈之后,一把抓了飘荡在水面的虬须假面,一个猛子潜入水中,快遁水离去。

    信义阁内的核心楼层,快步而来的七绝敲开了曹满的房门。

    “东家!”进门见礼。

    坐在长案后面翻看一块块玉牒的曹满“嗯”了声。

    七绝走近案前,禀报道:“监视鬼市总镇府的人来历已经查清楚了,只怕东家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什么人。”

    “哦!”曹满抬头,饶有兴趣道:“难道不是那几家有可能对牛有德下手的人?”

    七绝摇头:“不是。是极乐界的人。”

    “极乐界?”曹满有些惊讶,手上的玉牒扔下,“怎么会是极乐界的人?极乐界的人盯牛有德干什么?”

    七绝:“盯的原因不清楚,现有‘一批人’盯着总镇府后,咱们这边立刻监视,后现竟然和地藏寺那边有来往,牵涉到极乐界已经很让人意外,谁知想办法确认了后现居然是罗刹门的人。而通过地藏寺那边的眼线来报,地藏寺专门安置贵客的佛殿已经不让人接近,牛有德曾进入过一次。由此可见地藏寺应该是来了什么地位不低的人物,有可能是罗刹门那一脉的重要人物。”

    “罗刹门盯上了牛有德?”曹满稀奇一声,站了起来,绕出长案负手来走动琢磨。“牛有德在极乐界和罗刹门的人是生了点冲突,不知是罗刹门的哪位来了这里?和牛有德在那边照过面的是魅姬吧,难道是魅姬来了?”

    七绝:“接近不了,无法确认,牛有德应该是见过了,也许可以问问牛有德。或者和极乐界那边核实一下。”

    “还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冒然问牛有德不妥,我还是请极乐界那边的帮忙查查吧。”曹满说罢摸出了星铃,不知在和谁联系。

    七绝盯着他手中的星铃看了眼便收了目光,负责极乐界那边消息的不知有几批人,就如同负责天庭这边的也不止曹满这批人一样,夏侯家不会让势力集中在一个人的手上,那样对整个家族来说太危险了。而曹满在夏侯家来说,权势算是比较大的,负责的是夏侯家的整个地下势力,身份算是半公开的。

    至于其他负责人的身份是不能暴露的,估计除了夏侯家最核心的人物,没人会知道那些人的身份。

    而那些人也不受曹满管辖,所以曹满在和极乐界那边的什么人联系七绝也不清楚。

    总之联系之后曹满又坐了案后看东西,七绝静候在旁。

    等了没太久,曹满又捞出星铃接收来讯,星铃收了后,他微微颔道:“魅姬有没有离开,那边也不能确认,说是在闭关修炼,不过一些经常随同魅姬出行的人也在闭关修炼,这就有些不正常了,看来躲在地藏寺的那位还真有可能是魅姬。嘿嘿,这女人盯上了牛有德是个什么情况?”

    七绝:“能不能让极乐界那边再查查为什么会盯上牛有德?”

    曹满:“我提过了,不过这事也不是一下两下能查出来的,那边的意思是,魅姬曾去面见过玉面佛,返后就开始闭关了。”

    七绝:“难道是在毒星那边受了点屈辱想找牛有德算账?”

    曹满摆摆手:“那算什么屈辱,被寇家以势压人不算吃亏,魅姬什么样的男人没睡过,脸皮早就厚的不行,不至于连这点心胸都没有。关键是见过玉面佛后就‘闭关’了,居然牵涉到了玉面佛那个层级不知老爷子有什么见解。”翻手又摸出了一只星铃联系夏侯拓。

    好一会儿后,默默收下星铃的曹满脸色有些凝重。

    七绝试着问道:“东家,怎么了?”

    曹满沉声道:“老爷子给了一些提醒,当年妖僧南波之所以将南无门赶尽杀绝,报仇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南无门好像存在着什么能克制妖僧南波的东西,隐约传闻南无门好像有个什么藏宝库,只是妖僧南波怎么都找不到,夏侯家为此出过很大的力。而玉面佛又很有可能是南无门的漏网之鱼,牛有德在极乐界和罗刹门对上的时候,牵扯的又是什么盗采梦陀罗,现在魅姬又很有可能是受玉面佛指派而来盯牛有德的,几件事情联系在一起,老爷子怀疑会不会和当年传闻的南无门宝藏有关,让我们保持关注。”

    七绝思索了一会儿,狐疑道:“若南无门真有什么能克制妖僧南波的东西,应该早就拿了出来对付妖僧南波才对,又何至于灭门?这事会不会有什么谬传的地方?”

    曹满颔:“如你所说,这也是老爷子觉得对不上号的地方,只是罗刹门现在盯牛有德的事情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令老爷子不得不多做了些联想,正因为无法确认,所以老爷子只是让我们保持关注。”

    七绝点了点头,“老奴立马去安排。”

    曹满摸着下巴嘿嘿一笑,“有意思!连佛界那边也卷了进来,这牛有德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哟!七爷,可是好久没看到你了。”

    船进水洞靠岸,走出船舱的苗毅一看到亲自出来迎接的七绝,立刻乐呵呵拱手客套。

    “老奴是劳碌命,牛大人抬举了。”七绝拱手礼,顺势让路侧身伸手相请,目光瞥了眼后面跟随的徐堂然,以前一直是阎修跟着苗毅,如今换了人,不禁让他多看了两眼。

    徐堂然是头跟着苗毅来这里,一路上到处东张西望,加上天生的长相,的确有几分贼眉鼠眼的味道,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老规矩,有些地方不是他能进的,只能等着候着,站在一条过道外目送苗毅离去。

    客厅内,宾主落座,一番客套之后,端茶慢饮的曹满微微偏头示意了一下。

    七绝上前一步,拿出一块玉牒推到了苗毅面前,笑道:“这是最后一批人犯出现的时间和地点。”

    苗毅拿起看了看,自嘲地笑了笑道:日子到头了。”

    “何惧之有,大人面子还是挺大的。”曹满吹着茶汤热气,漫不经心随口道:“譬如罗刹门就安排了一些人手在总镇府外暗中盯着,不正是在保护大人么?”

    苗毅一怔,脸色微变,罗刹门已经在开始盯自己了自己却一点都没察觉到?想干什么?难道真敢在天庭这边乱来?

    瞥了眼苗毅的反应,曹满又笑道:“莫非大人不知道?大人不是已经去地藏寺和魅姬见过面了吗?”

    苗毅抬眼看去,没想到对方连这个都知道了,寂空那边守口如瓶的保密态度他可是见过的,不禁端起茶盏苦笑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信义阁不知道的吗?”

    印证了猜测,曹满微微一笑,果然是魅姬来了。(未完待续。)◆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