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开始,苗毅只是想弄清天魔舞是怎么事,谁想又从金漫口中扯出了南无门。

    之前魅姬提到‘南无门’,他还以为是自己清理南无门遗迹所留下的痕迹让对方有所指,现在罗刹门又和南无门可能有关系,就不得不让他怀疑魅姬那话里是不是另有深意了。

    不管怎么样,苗毅眼前有要应付的事情,暂时不想和魅姬那边有什么牵扯,极乐界和天庭正常情况下互不相扰,想必对方也不敢过分乱来,他不想给自己多惹麻烦要集中精力。

    可并不代表他对那边不闻不问,命杨召青暗中安排了人手去盯着地藏寺那边有无异常,一旦有异常立刻来报。

    这边才刚吩咐下去没多久,杨庆那边就主动联系了上来追问怎么事,为什么要盯地藏寺那边。

    苗毅一听就知道是杨召青告诉了杨庆,有点火大,然而转念一想,这是他自己前期同意了的,答应了让杨庆随时关注这边的动静,否则杨召青也不会这样做。想了想还是把魅姬已经来到了地藏寺的事情告诉了杨庆,不过有些事情仍做了隐瞒,有关南无门遗址的事情自然不会说,牵涉到藏宝地的秘密,只说魅姬有可能想一雪前耻。

    这个理由杨庆信不信不知道,总之杨庆知晓了盯地藏寺的原因后就没有再多问了。

    鬼市,船来船往,波光粼粼的湖面之下藏了多少秘密无人可知。

    街头,一名虬须汉子转入一条巷子,走到尽头的水渠前四处观察了一下,见无人注意,迅闪身没入水渠中,经由水渠快通往湖中,快潜行。

    行至半途,朦胧水底突然一条人影蹿来,虬须汉子还来不及反应,便被折腾了个手忙脚乱。

    待其从翻腾的水面冒头。已经变成了一个湿漉漉长披肩的靓丽女子,身旁浮起了那张虬须假面。

    靓丽女子看了看四周,已经不知那莫名偷袭自己的人去了哪里,忽低头一看胸前。白嫩饱满的胸脯已经从扯开的衣襟中暴露出大半。衣襟一拉遮住胸口,目光落在手腕上一怔,迅抬手拉开袖子一看,手腕上的储物镯已经消失了。

    居然遭遇了抢劫!靓丽女子忿忿一拳砸在了水面上。

    然而这种事情在鬼市太常见了,黑吃黑的事情很正常。现在连抢掠自己的人去了哪里和是谁都不知道,能奈何?而对方只劫财不杀人已经是她的运气,否则鬼市的湖面上漂具尸体那简直太正常了。

    气愤无奈之后,一把抓了飘荡在水面的虬须假面,一个猛子潜入水中,快遁水离去。

    信义阁内的核心楼层,快步而来的七绝敲开了曹满的房门。

    “东家!”进门见礼。

    坐在长案后面翻看一块块玉牒的曹满“嗯”了声。

    七绝走近案前,禀报道:“监视鬼市总镇府的人来历已经查清楚了,只怕东家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什么人。”

    “哦!”曹满抬头,饶有兴趣道:“难道不是那几家有可能对牛有德下手的人?”

    七绝摇头:“不是。是极乐界的人。”

    “极乐界?”曹满有些惊讶,手上的玉牒扔下,“怎么会是极乐界的人?极乐界的人盯牛有德干什么?”

    七绝:“盯的原因不清楚,现有‘一批人’盯着总镇府后,咱们这边立刻监视,后现竟然和地藏寺那边有来往,牵涉到极乐界已经很让人意外,谁知想办法确认了后现居然是罗刹门的人。而通过地藏寺那边的眼线来报,地藏寺专门安置贵客的佛殿已经不让人接近,牛有德曾进入过一次。由此可见地藏寺应该是来了什么地位不低的人物,有可能是罗刹门那一脉的重要人物。”

    “罗刹门盯上了牛有德?”曹满稀奇一声,站了起来,绕出长案负手来走动琢磨。“牛有德在极乐界和罗刹门的人是生了点冲突,不知是罗刹门的哪位来了这里?和牛有德在那边照过面的是魅姬吧,难道是魅姬来了?”

    七绝:“接近不了,无法确认,牛有德应该是见过了,也许可以问问牛有德。或者和极乐界那边核实一下。”

    “还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冒然问牛有德不妥,我还是请极乐界那边的帮忙查查吧。”曹满说罢摸出了星铃,不知在和谁联系。

    七绝盯着他手中的星铃看了眼便收了目光,负责极乐界那边消息的不知有几批人,就如同负责天庭这边的也不止曹满这批人一样,夏侯家不会让势力集中在一个人的手上,那样对整个家族来说太危险了。而曹满在夏侯家来说,权势算是比较大的,负责的是夏侯家的整个地下势力,身份算是半公开的。

    至于其他负责人的身份是不能暴露的,估计除了夏侯家最核心的人物,没人会知道那些人的身份。

    而那些人也不受曹满管辖,所以曹满在和极乐界那边的什么人联系七绝也不清楚。

    总之联系之后曹满又坐了案后看东西,七绝静候在旁。

    等了没太久,曹满又捞出星铃接收来讯,星铃收了后,他微微颔道:“魅姬有没有离开,那边也不能确认,说是在闭关修炼,不过一些经常随同魅姬出行的人也在闭关修炼,这就有些不正常了,看来躲在地藏寺的那位还真有可能是魅姬。嘿嘿,这女人盯上了牛有德是个什么情况?”

    七绝:“能不能让极乐界那边再查查为什么会盯上牛有德?”

    曹满:“我提过了,不过这事也不是一下两下能查出来的,那边的意思是,魅姬曾去面见过玉面佛,返后就开始闭关了。”

    七绝:“难道是在毒星那边受了点屈辱想找牛有德算账?”

    曹满摆摆手:“那算什么屈辱,被寇家以势压人不算吃亏,魅姬什么样的男人没睡过,脸皮早就厚的不行,不至于连这点心胸都没有。关键是见过玉面佛后就‘闭关’了,居然牵涉到了玉面佛那个层级不知老爷子有什么见解。”翻手又摸出了一只星铃联系夏侯拓。

    好一会儿后,默默收下星铃的曹满脸色有些凝重。

    七绝试着问道:“东家,怎么了?”

    曹满沉声道:“老爷子给了一些提醒,当年妖僧南波之所以将南无门赶尽杀绝,报仇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南无门好像存在着什么能克制妖僧南波的东西,隐约传闻南无门好像有个什么藏宝库,只是妖僧南波怎么都找不到,夏侯家为此出过很大的力。而玉面佛又很有可能是南无门的漏网之鱼,牛有德在极乐界和罗刹门对上的时候,牵扯的又是什么盗采梦陀罗,现在魅姬又很有可能是受玉面佛指派而来盯牛有德的,几件事情联系在一起,老爷子怀疑会不会和当年传闻的南无门宝藏有关,让我们保持关注。”

    七绝思索了一会儿,狐疑道:“若南无门真有什么能克制妖僧南波的东西,应该早就拿了出来对付妖僧南波才对,又何至于灭门?这事会不会有什么谬传的地方?”

    曹满颔:“如你所说,这也是老爷子觉得对不上号的地方,只是罗刹门现在盯牛有德的事情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令老爷子不得不多做了些联想,正因为无法确认,所以老爷子只是让我们保持关注。”

    七绝点了点头,“老奴立马去安排。”

    曹满摸着下巴嘿嘿一笑,“有意思!连佛界那边也卷了进来,这牛有德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哟!七爷,可是好久没看到你了。”

    船进水洞靠岸,走出船舱的苗毅一看到亲自出来迎接的七绝,立刻乐呵呵拱手客套。

    “老奴是劳碌命,牛大人抬举了。”七绝拱手礼,顺势让路侧身伸手相请,目光瞥了眼后面跟随的徐堂然,以前一直是阎修跟着苗毅,如今换了人,不禁让他多看了两眼。

    徐堂然是头跟着苗毅来这里,一路上到处东张西望,加上天生的长相,的确有几分贼眉鼠眼的味道,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老规矩,有些地方不是他能进的,只能等着候着,站在一条过道外目送苗毅离去。

    客厅内,宾主落座,一番客套之后,端茶慢饮的曹满微微偏头示意了一下。

    七绝上前一步,拿出一块玉牒推到了苗毅面前,笑道:“这是最后一批人犯出现的时间和地点。”

    苗毅拿起看了看,自嘲地笑了笑道:日子到头了。”

    “何惧之有,大人面子还是挺大的。”曹满吹着茶汤热气,漫不经心随口道:“譬如罗刹门就安排了一些人手在总镇府外暗中盯着,不正是在保护大人么?”

    苗毅一怔,脸色微变,罗刹门已经在开始盯自己了自己却一点都没察觉到?想干什么?难道真敢在天庭这边乱来?

    瞥了眼苗毅的反应,曹满又笑道:“莫非大人不知道?大人不是已经去地藏寺和魅姬见过面了吗?”

    苗毅抬眼看去,没想到对方连这个都知道了,寂空那边守口如瓶的保密态度他可是见过的,不禁端起茶盏苦笑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信义阁不知道的吗?”

    印证了猜测,曹满微微一笑,果然是魅姬来了。(未完待续。)◆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98章    地仙界!

    边缘星球,天霖星。

    韩湘、傅青雅一脸绝望地看着杀向自己两人的一位魔头。而被她们护在身后的,却是一个三四岁的少年。

    不错!

    韩湘、傅青雅都是从地球飞升的!两人都是程风的道侣。

    其中韩湘吕得见过多次,还曾经盘下了她家的茅台酒厂。

    至于傅青雅却是地球昆仑派的女修,是程风程胖子的第二位夫人。而被他们保护在身后的那个小男孩,却不是她们所生,当然也不是程风的孩子,而是吕家后人,叫吕神风。

    是吕重堂哥吕正光最小的儿子。

    而吕正光一脉,也是唯一没有从地球迁入吕重大寂灭珠内的吕家人。

    吕神风是吕正光真正的老来得子。

    是吕正光达到500岁时才与赵紫玉生下的小儿子。

    这时候,吕正光的实力也达到了骇人的分神境。

    可惜,吕神风在娘胎时曾出了一次意外,所以一直长不大。而且一直体弱多病。

    吕正光查了无数医家秘典,也无法让他像正常人一样长大。

    甚至不少与吕家关系极好的修真高手,都认为吕神风无法像常人一样成长。

    就算有吕家大量的丹药支撑,大家也认为吕神风无法活过50岁!

    恰巧,这时候程风的两位妻子韩湘、傅青雅也是真正的渡劫成功,双双即将飞升仙界。

    在下界是无法治好吕神风了。

    于是吕正光带着儿子找到韩湘、傅青雅,希望两人能带着吕神风飞升仙界,找吕重求救。

    这也算是真正的把活马当死马医了。

    不论韩湘、还是傅青雅,都是苦笑不己,她们可不像是吕重,拥有超级强大的空间活宝,能随便带人飞升仙界。

    真要带着一个凡人强行飞升仙界,她们只怕也会被飞升通道的强大空间力量给撕成粉碎。

    当两女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吕正光后,谁知吕正光大笑起来。居然拿出了两件仙器!

    不错!

    是两件金刚驭兽环!

    当年,吕重可是得了三件金刚驭兽环,分别赐予了自己的三位妻子。

    只是后来三女随吕重飞升之后再度返回地球之时,却把这三件金刚驭兽环都赐给了不肯离开地球的吕正光一家。当然里面金仙以上的仙曾全部被移走。

    每只金刚驭兽环之内。只留下三两头天仙级的仙兽坐镇,其他的都是灵兽。

    只所以如此抽离金刚驭兽环内的高等级仙兽、魔兽,也是怕吕家之人心生骄气,只凭仙兽逞威,而不注意自行苦修。

    最主要的是。下界有两三头天仙级的仙兽会镇,足以保证吕家的安全。

    ……

    而有了金刚驭兽环,吕正光也是果断地让吕神风与韩湘签下了认韩湘为主的奴隶契约。

    如果能在仙界找得到吕重,自然能解决奴隶契约,也能救吕神风一命。

    如果无法坚持找到吕重,那么,吕神风迟早会死亡,成为韩湘的奴隶也不打紧了。

    ……

    正因为有了金刚驭兽环这样的空间仙器存在,吕神风也被带上了仙界。

    原本,韩湘、傅青雅是不敢让吕神风在仙界行走的。毕竟,吕神风是凡人,一点修为都没有。

    可是一次意外,韩湘、傅青雅诡异地发现,吕神风身体虽弱,可仙界的压力根本就无法伤他分毫。

    甚至他在内界行走,还远比天仙境界的韩湘、傅青雅还要从容。

    这让两女震惊、疑惑到了极点。

    只是,两女才天仙境界,不可能在仙界的各大星球进行星空大挪移,顶多只能挣取仙晶。通过传送阵来一步步赶往地仙界的仙人星球。

    偏偏两女连仙晶都没有多少,结果还被几个魔头给逼上了绝路。

    *********

    “哈哈,真没有想到,你们两个小娘皮从下界飞升上来。身上还带着几件不弱的仙器,哈哈,这次的收获可大了……”

    一个浑身泛着黑色魔气的紫面壮汉兴奋地对旁边的两位同位说道。

    “老大,这两女仙细皮嫩肉,看得我心痒难禁,要不您得了她们的仙器。我与小七两人得了她们的身体以及仙元……”另一边拿着一把魔刀的红发魔头一脸谄媚地看着对面的紫面壮汉,一连请求,一边看着韩湘、傅青雅大吞口水。

    而那个叫小七的魔头也是连连点头。

    说实话,在她们看来,面前的女子本身的实力也不弱了,居然都拥有巅峰天仙的水准了。要是得了她们的身体,夺了她们的精血与真元,足以让他们两个小魔头实力再进一步。虽然未必能一举突破到金魔境界,但是,也至少能让他们缩短突破到金魔所需要的时间。

    紫面壮汉却是哈哈大笑,双目之中有精光闪烁:“哈哈,行!”

    其实紫面壮汉也想打这两女人的主意,但是,他却认出了韩湘、傅青雅两女身上两件仙器的不凡。

    金刚驭兽环!

    这是曾经仙界比较厉害的驭兽宗的人才能会炼制的仙器。

    这两人每人都拥有一件,不过这仙器的品级仅仅只是三品仙器,而其内收服的那些仙兽,也没有几头的实力达到天仙境界,所以,轻松被紫面壮汉给灭杀了。

    红发魔头与小七两位,看不上这种三品的仙器,但是紫面金魔,却是眼力高了一筹。

    这些东西在上界虽然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但是,这两女人可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能带着这么两件仙器一起飞升,可见她们在下界的势力绝对极为庞大。

    而她们的仙宝金刚驭兽环之内,说不定还另有秘密以及宝藏。

    ……

    “哈哈,小娘皮,我叫红毛天魔,最喜欢就是吞噬仙人的肉身与仙元了。嘎嘎,不过好久没有玩过仙女了,咱得先痛快痛快,再吞了你们……”红发天魔兴奋地大笑,向韩湘逼了过去。

    同样,那个叫小七的天魔,也向傅青雅逼近,这家伙没有说话,但是却比红毛天魔更让人恐惧。他此时已如绝世魔兽一般,死死地盯上了傅青雅,接着突然就向傅青雅扑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