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地仙界!

    边缘星球,天霖星。

    韩湘、傅青雅一脸绝望地看着杀向自己两人的一位魔头。而被她们护在身后的,却是一个三四岁的少年。

    不错!

    韩湘、傅青雅都是从地球飞升的!两人都是程风的道侣。

    其中韩湘吕得见过多次,还曾经盘下了她家的茅台酒厂。

    至于傅青雅却是地球昆仑派的女修,是程风程胖子的第二位夫人。而被他们保护在身后的那个小男孩,却不是她们所生,当然也不是程风的孩子,而是吕家后人,叫吕神风。

    是吕重堂哥吕正光最小的儿子。

    而吕正光一脉,也是唯一没有从地球迁入吕重大寂灭珠内的吕家人。

    吕神风是吕正光真正的老来得子。

    是吕正光达到500岁时才与赵紫玉生下的小儿子。

    这时候,吕正光的实力也达到了骇人的分神境。

    可惜,吕神风在娘胎时曾出了一次意外,所以一直长不大。而且一直体弱多病。

    吕正光查了无数医家秘典,也无法让他像正常人一样长大。

    甚至不少与吕家关系极好的修真高手,都认为吕神风无法像常人一样成长。

    就算有吕家大量的丹药支撑,大家也认为吕神风无法活过50岁!

    恰巧,这时候程风的两位妻子韩湘、傅青雅也是真正的渡劫成功,双双即将飞升仙界。

    在下界是无法治好吕神风了。

    于是吕正光带着儿子找到韩湘、傅青雅,希望两人能带着吕神风飞升仙界,找吕重求救。

    这也算是真正的把活马当死马医了。

    不论韩湘、还是傅青雅,都是苦笑不己,她们可不像是吕重,拥有超级强大的空间活宝,能随便带人飞升仙界。

    真要带着一个凡人强行飞升仙界,她们只怕也会被飞升通道的强大空间力量给撕成粉碎。

    当两女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吕正光后,谁知吕正光大笑起来。居然拿出了两件仙器!

    不错!

    是两件金刚驭兽环!

    当年,吕重可是得了三件金刚驭兽环,分别赐予了自己的三位妻子。

    只是后来三女随吕重飞升之后再度返回地球之时,却把这三件金刚驭兽环都赐给了不肯离开地球的吕正光一家。当然里面金仙以上的仙曾全部被移走。

    每只金刚驭兽环之内。只留下三两头天仙级的仙兽坐镇,其他的都是灵兽。

    只所以如此抽离金刚驭兽环内的高等级仙兽、魔兽,也是怕吕家之人心生骄气,只凭仙兽逞威,而不注意自行苦修。

    最主要的是。下界有两三头天仙级的仙兽会镇,足以保证吕家的安全。

    ……

    而有了金刚驭兽环,吕正光也是果断地让吕神风与韩湘签下了认韩湘为主的奴隶契约。

    如果能在仙界找得到吕重,自然能解决奴隶契约,也能救吕神风一命。

    如果无法坚持找到吕重,那么,吕神风迟早会死亡,成为韩湘的奴隶也不打紧了。

    ……

    正因为有了金刚驭兽环这样的空间仙器存在,吕神风也被带上了仙界。

    原本,韩湘、傅青雅是不敢让吕神风在仙界行走的。毕竟,吕神风是凡人,一点修为都没有。

    可是一次意外,韩湘、傅青雅诡异地发现,吕神风身体虽弱,可仙界的压力根本就无法伤他分毫。

    甚至他在内界行走,还远比天仙境界的韩湘、傅青雅还要从容。

    这让两女震惊、疑惑到了极点。

    只是,两女才天仙境界,不可能在仙界的各大星球进行星空大挪移,顶多只能挣取仙晶。通过传送阵来一步步赶往地仙界的仙人星球。

    偏偏两女连仙晶都没有多少,结果还被几个魔头给逼上了绝路。

    *********

    “哈哈,真没有想到,你们两个小娘皮从下界飞升上来。身上还带着几件不弱的仙器,哈哈,这次的收获可大了……”

    一个浑身泛着黑色魔气的紫面壮汉兴奋地对旁边的两位同位说道。

    “老大,这两女仙细皮嫩肉,看得我心痒难禁,要不您得了她们的仙器。我与小七两人得了她们的身体以及仙元……”另一边拿着一把魔刀的红发魔头一脸谄媚地看着对面的紫面壮汉,一连请求,一边看着韩湘、傅青雅大吞口水。

    而那个叫小七的魔头也是连连点头。

    说实话,在她们看来,面前的女子本身的实力也不弱了,居然都拥有巅峰天仙的水准了。要是得了她们的身体,夺了她们的精血与真元,足以让他们两个小魔头实力再进一步。虽然未必能一举突破到金魔境界,但是,也至少能让他们缩短突破到金魔所需要的时间。

    紫面壮汉却是哈哈大笑,双目之中有精光闪烁:“哈哈,行!”

    其实紫面壮汉也想打这两女人的主意,但是,他却认出了韩湘、傅青雅两女身上两件仙器的不凡。

    金刚驭兽环!

    这是曾经仙界比较厉害的驭兽宗的人才能会炼制的仙器。

    这两人每人都拥有一件,不过这仙器的品级仅仅只是三品仙器,而其内收服的那些仙兽,也没有几头的实力达到天仙境界,所以,轻松被紫面壮汉给灭杀了。

    红发魔头与小七两位,看不上这种三品的仙器,但是紫面金魔,却是眼力高了一筹。

    这些东西在上界虽然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但是,这两女人可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能带着这么两件仙器一起飞升,可见她们在下界的势力绝对极为庞大。

    而她们的仙宝金刚驭兽环之内,说不定还另有秘密以及宝藏。

    ……

    “哈哈,小娘皮,我叫红毛天魔,最喜欢就是吞噬仙人的肉身与仙元了。嘎嘎,不过好久没有玩过仙女了,咱得先痛快痛快,再吞了你们……”红发天魔兴奋地大笑,向韩湘逼了过去。

    同样,那个叫小七的天魔,也向傅青雅逼近,这家伙没有说话,但是却比红毛天魔更让人恐惧。他此时已如绝世魔兽一般,死死地盯上了傅青雅,接着突然就向傅青雅扑去。(未完待续。)

第一六五六章 才乃苗毅此生憾事    然此时的她在苗毅眼中和红粉骷髅无异,哪还会在乎她的姿色,更担心的是这女人究竟想干什么?

    两人最终面对面站在了一起,对视了一会儿,魅姬慢慢伸手抓住了苗毅的一只手腕。※%,

    苗毅愣怔,下意识缩手,对方不放,遂用力,却无法摆脱,不禁脸色一变,“菩萨意欲何为?”

    魅姬将苗毅那只拿着星铃的手提了起来,拎到了两人的眼前,朝苗毅手中星铃努了努嘴,娇媚一笑道:“怎么?怕了贫僧?”

    苗毅:“不是怕,而是男女有别。”

    魅姬呵呵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何况我罗刹门修炼欢喜禅,男女之事并不忌讳,只要高兴,多多益善。牛大人若是能讨得我门下弟子欢心,我门下弟子你可随意挑选与之合欢,包括贫僧在内。”撮唇朝苗毅脸上轻吐兰香,说罢五指一松,放开了苗毅的手腕,顺势手指一撩,摸向苗毅脸庞。

    苗毅面无表情,此时此刻,哪怕这女人再勾人,他也没兴趣,脑袋后仰,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对方的手,绷着脸道:“不知菩萨召见所谓何事,如果没事,牛某还有公务在身。”

    “怕什么,难道还真担心贫僧会吃了你不成?”魅姬一脸调侃意味。

    “菩萨说笑了,牛某不习惯开这种玩笑,告辞!”拱了拱手,苗毅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魅姬看着他后背笑语,“你不是在打听多力罗汉有没有落网吗?”

    苗毅脚步一顿,心里嘀咕。难道那多力罗汉还真的落网了不成?若真如此反而有些麻烦了。慢慢转身,问道:“菩萨的意思是。有了多力罗汉的消息?”

    魅姬缓步走近,“暂时还没有落网。寂空那边实在是经不起牛大人的折腾,一旦落网贫僧会及时通知牛大人。”

    “谢菩萨提醒。”苗毅合十给了一礼,不想跟这心怀不轨的女人扯,该找寂空的还是得找寂空,再次转身就走,态度多少有些不怎么客气,也是笃定了对方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魅姬明眸微眯,说一点都不恼火是假的,可人家寇天王女婿的背景摆在这…继续笑吟吟道:“牛大人如此来去匆匆。传出去岂不成了贫僧待客不周,不知牛大人可曾听说过天魔舞?罗刹门的天魔舞可是男人的最爱,一般不对俗世之人展现,牛大人不想欣赏欣赏?”

    天魔舞?已经伸手向门欲要拉开的苗毅再次顿住,云知秋就会跳天魔舞,奈何从来没有跳给他看过,只是不知此天魔舞是否是彼天魔舞?

    回头看了眼魅姬暴露的穿着打扮,不禁想起了云知秋早年的打扮,虽没这么暴露。但也足够惊世骇俗的。

    魅姬脸上媚笑之色渐浓,以为打动了苗毅。

    然苗毅另有想法,虽然他很想看看天魔舞是怎么回事,但这女人明显另有意图。他不想落进这女人掌控的节奏中,回头,双手拉开了大门。

    魅姬脸色一沉。突然语气深沉道:“牛大人对南无门似乎很感兴趣啊!”

    苗毅心头一震,却无动于衷。假装听不懂,留了个背影给对方。大步离去了。

    屹立原地的魅姬眯眼不语,眼缝里目光闪烁。

    跪坐在台阶下的沧虹起身,走到其身后,“菩萨,您直接点明了,岂不是打草惊蛇?”

    魅姬:“他背后有个寇天王,加之他现在被许多势力所关注,连玉面佛也不好直接来硬的。而我们根本摸不清他的头绪,不惊一惊让他有所动作,我们如何判明他去毒星的真正目的,玉面佛很重视这件事,否则也不会让本座亲自来鬼市,本座岂能坐在这里干等。”

    沧虹:“菩萨,下一步怎么办?”

    魅姬眯眼道:“必须掌握他的一举一动,要掌握他的动静就要接近他……”

    出了地藏寺,经由水路潜回了总镇府的苗毅第一时间联系上了云知秋,询问天魔舞是怎么回事。

    云知秋奇怪:你问这个干嘛?

    苗毅当即将地藏寺内见到魅姬的经过大致讲了一下,可云知秋也不知道自己所习练的天魔舞是不是和罗刹门的天魔舞有关,她传承自云傲天的妾室,她也问过自己姨奶奶有关天魔舞的来历,她姨奶奶也只知道是祖上传下来的,没提到过和大世界有关。

    苗毅:那你所习天魔舞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知秋:还能是怎么回事,一种媚惑男人的舞蹈而已,说白了就是一种媚术,据我姨奶奶说,一旦将男人蛊惑,男人对舞者便会情难自拔。我虽然不知道那个魅姬的天魔舞是怎么回事,可十有八九也就这么回事,不然怎么会说是男人的最爱,你小心点,别中了套都不知道!

    苗毅奇怪:据你姨奶奶说?难道你没对别的男人…我的意思是,你练习的时候总要有所对象吧,不然怎么知道效果?

    云知秋显然恼羞成怒了:去死!

    不过随后又冷静回复:练习天魔舞肯定要拿男人来当做验证对象,当初验证的对象都是我姨奶奶找来的,一旦见效,蛊惑的对方神魂颠倒情不自禁后,人都被姨奶奶给杀了,不但是被蛊惑的,但凡看过我跳舞的男人都被我姨奶奶给杀了,所以我也只见到过一时的效果,并不知受蛊惑的人此后是不是真的会对我情难自拔,但我姨奶奶既然那样说了,她作为过来人有经验就肯定不会错。

    苗毅是怀疑云知秋所习天魔舞和大世界有关的,毕竟六大奇功都能到小世界去,若真是同一种,不妨多做了解以防万一,遂问:被天魔舞蛊惑后有没有化解的办法?

    云知秋:这个不难化解,有几种化解的办法,施术之人能逆向化解,受蛊惑者惊吓过度也能化解,还有就是将施术者和受蛊惑者长期隔开,久而久之自然就化解了…牛二,既然说到了这里,有件事情我一直有所怀疑,只是不知该不该跟你说,是有关风玄的。

    话题突然由此到此,苗毅立马猜到了她要说什么,脸色有些难看地问:你不是说你没有跳过天魔舞给他看吗?

    云知秋: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的确没有跳过天魔舞给他看,可我后来隐隐有所怀疑,我和风玄初见时是在流云沙海,我当时在月色下的沙漠中独自起舞,舞后离去的途中撞见了风玄…也就是从那天之后,风玄一直在疯狂追求我。后来风玄囚禁在大魔天的一系列反应让我失望之余也让我开始有所怀疑,他其实是一个胆小怕死的人,为何明知道我的身份背景还敢追求我?所以我想到了初见那天,我一直怀疑他是不是在之前看到了我在沙漠中跳舞而被天魔舞所惑?

    苗毅沉默了一会儿:你现在跟我说这个有意义吗?

    云知秋:这仅仅是我的一个怀疑而已,说到了这事我不想隐瞒你什么,而我也想趁机问你一件事情…牛二,我想听你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你心里有没有介意我和风玄曾经的那一段过往?说真话,不要骗我!其他的事情你可以骗我,这件事情真的不要骗我!

    苗毅默然许久才回复:既介意,也不介意,不介意是因为你并未**于他。至于介意!介意的不是你和风玄的那段过往,而是曾经的你和身在风云客栈以后的你肯定有所不一样,曾经的你肯定不会孤零零坐在屋顶上喝酒看夕阳,你最青春烂漫的时候不是和我在一起,我虽然能陪你一辈子,可我这辈子永远都没有机会再看到那个青春烂漫的秋姐儿,此乃苗毅此生憾事,而风玄何其幸运!但是不能怪你,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在哪里,谁也不能要求你等一个数万年后不知道会不会存在的人!

    此时身在屋内的云知秋紧扣星铃于胸前,银牙紧咬着嘴唇,咬出了血丝,两行清泪顺着脸颊默默滑落,最终手摇星铃回复:牛二,谢谢你说出了真心话。也许风玄看过我跳天魔舞,可我还是不想跳给你看,不是我不能跳给你看,而是我不想跳给你看,你明白我的心意吗?

    苗毅回复:以前不懂,以为你在吊我的胃口,现在知道了天魔舞乃蛊惑人心的媚术…明白了!秋姐儿,还是那句话,此生没有其他女人能取代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两人结束联系后,泪水飞洒的云知秋扑倒在了榻上,由嘤嘤啜泣开始,渐渐变成把脸埋在被子里闷声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

    而身在鬼市的苗毅则看着窗外轻叹了一声,又摸出了星铃联系炼狱之地的金漫。

    金漫闻讯诧异:天魔舞?玉罗刹的天魔舞?

    苗毅:是!

    金漫:天魔舞是一种媚术,具体如何我不知晓,因为我并未领教过,不过据说天魔舞最早是出自南无门,乃是南无门用来给门中佛门弟子修炼时渡过心魔用的,是真是假我也不太清楚。

    南无门?苗毅忙问:难道那个玉面佛是出自南无门?

    金漫:不清楚,按理说当年的南无门弟子应该都被妖僧南波给赶尽杀绝了,可当年的南无门弟子众多,有漏网之鱼也完全有可能,若是按照时间上算,玉罗刹出自南无门也不是没那个可能,应该能和临近灭门时的南无门尾段挂上钩。(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