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话中深意不难理解,捻须稍默的青主脸上表情渐渐变得古怪。

    思路点开后,高冠便淡漠一旁,不再吭声了。

    上官青和司马问天也皆露出若有所思神色。

    稍后,默然一会儿的司马问天颔首道:“不错!陛下把牛有德扔到鬼市去是一记妙招,寇老鬼费尽心思却是白高兴了一场,吃又吃不下,吐又不好直接吐出来,闹成了笑话,如今寇老鬼对牛有德已有弃意,焉能让他轻易得逞。寇老鬼若弃,陛下不妨扶一把,寇老鬼若拉,陛下再压,就是要让寇老鬼不上不下。”

    见青主脸上逐渐浮现精彩神色,上官青轻笑一声,跟着补充道:“最好是做的隐晦点。”

    “呵呵!你们几个家伙,这是唯恐鬼市不乱,在教朕煽风点火啊!”青主一阵长笑,旋即心情大好地大手一挥,“好了,一点小事不值得我们探讨个不停,说正事吧,最近各地情况如何?”

    高冠和司马问天立刻逐一上报。

    对他们来说,相对于整个天下,苗毅那点事情的确算不上什么,天下修士无数,大事那么多,还不值得他们围绕着一个苗毅没完没了,只是列入了关注而已,至少目前的苗毅还没到那么重要的地步。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鬼市总镇府内,天牝宫的颁赏人员一走,徐堂然立马对重新换上了一节紫甲的苗毅连连贺喜,杨召青等人随后同贺。

    苗毅瞅了瞅徐堂然身上的三节紫甲,戏谑道:“该恭喜徐大人才对。”

    “……”徐堂然顿时一脸尴尬,看了看自己身上,自己品级比上司的还高,赶紧拱手道:“都是沾大人的光。”

    不但是他。杨召青和阎修全部都晋级紫甲上将行列,寇家派来的人中有数名也跨入了紫甲上将行列,另有数名本就是紫甲的也再次晋级一步,总镇府下面的人更是大面积晋级,实在是想不晋级都不行,这上上下下立功也立的太频繁了,天庭多少年都抓不到的重犯尽给他们抓了,总不能老是靠赏赐财物来打发,积功之下必然上升。压都压不住啊,否则以后谁还卖力办事。

    所以徐堂然那一脸尴尬的话出后,现场顿时乐呵呵一片,真可谓是其乐融融,人逢喜事精神爽嘛。

    苗毅也是笑意满脸,心情却有些沉重,因为他很清楚,再升一级,到了紫甲二级后信义阁明面上的庇护就要失效了,有些人怕是要按捺不住了。

    所以待众人散去之际。苗毅出声道:“徐堂然留一下。”

    堂内只剩杨召青和徐堂然后,苗毅对杨召青偏头示意了一下,“你去安排一下。”

    杨召青拱手应下。转身而去。徐堂然有些茫然,请示道:“大人有何吩咐?”

    苗毅:“准备一下,去趟地藏寺。”

    “哦…是!”徐堂然连连应下,心里却在嘀咕,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么和地藏寺卯上了,这都去了多少回了。

    没多久,总镇府内一应事物安排妥当了。三人都换装后,苗毅就带了杨召青和徐堂然两人,一起进入了密道。

    密道途中被水淹没,三人直接潜入水中而去,很快从鬼市地下湖中的伪装口钻了出来,迅速潜行。

    再出来,已经抵达地藏寺附近,杨召青先出水勘察了一下附近。确认没人注意后,才召了苗毅和徐堂然出来。

    如今的苗毅已是地藏寺的熟客,不会像初次来被挡在门外,防止假冒验明了身份就先放进了寺内用茶,再行通报。

    进了客厅。自有小僧奉上茶水,苗毅在座。徐堂然站立一旁,杨召青站在门外。

    待外面的杨召青朝内点头示意一下,里面的苗毅便知寂空法师来了。

    寂空法师一入客厅看到苗毅,便有些头疼,他也没招谁惹谁,不知为何就惹上了这位,被缠上了。

    “法师,又来叨扰,实在是万分歉意。”苗毅站了起来合十。

    寂空法师合十给礼,伸手请了苗毅坐下后,与之隔着茶几并坐,颇有些无奈道:“不知牛总镇前来有何吩咐?”

    苗毅也挺无奈地叹了声,“还能有什么事,前来问一声,不知极乐界那个唆使弟子行刺牛某的多力罗汉抓住了没有?”

    这已经不知是他第几次询问了,连屡次陪同前来的徐堂然都感觉怪怪的,心想,你老是这样逼人家寂空有什么用。

    寂空实在是服了他,果然不出所料,又是为这事来的,这三天两头地跑来问他这事,他耳朵都快磨出茧来了,他一个小小法师哪知道这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问我,我问谁去?只能是往上通报,至于结果如何也只能是等上面的消息。

    而上面压根不想搭理苗毅,偏偏牛有德遇刺之事是极乐界理亏,加之寇天王的背景在那,不好连应付都不应付,否则换了普通人只怕连地藏寺的寺门都进不了,遂推给了他寂空,让他虚与委蛇应付着办,他能怎么办?也只能是一次又一次的耐着性子来应付苗毅,不过这次倒是不用太头疼了,上面派了人来应付。

    “牛总镇直接星铃询问便可,犯不着为此事亲自一趟趟的跑。”

    “诶,那未免太无礼。不过既然来了,还请法师告知,刺客的事可有眉目了?”

    寂空苦笑一声,起身客气伸手相请道:“牛总镇,请随我来。”

    苗毅一愣,站了起来,奇怪道:“去哪?”

    寂空道:“牛总镇追问的事情来了能做主的人。”

    苗毅愕然:“谁?”

    寂空微微一笑道:“牛总镇随我一见便知。”

    还玩起了保密?苗毅略带狐疑地上下瞅了瞅他,不好拒绝,只好伸手同请,随之出了客厅。

    一行来到地藏寺后院,寂空又伸手劝阻随行的杨召青和徐堂然留步,苗毅点头示意了一下,两人只好等在后院。

    苗毅倒也不怕地藏寺能在这里对自己干什么,再次随寂空上楼。

    上楼台阶转折又转折,上了近十层都快接近地表了,寂空才横向领路进了一条灯光幽阑的深沉楼道,两边墙壁上的各种佛像神态明显显得高深莫测了不少。

    一间颇为宽朗的古色古香闪烁铜光的大门前,寂空停步,伸手示意请进,而且是那种示意苗毅自己推门进去的意思。

    苗毅目光狐疑不定,看看面带微笑的寂空,又看看紧闭的大门,不知这和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上前一步,伸手摁在了门上,慢慢发力推开。

    沉闷压抑的嗡嗡开门声中,门缝渐渐敞开,门后情形从一道缝隙扩展,警惕观察的苗毅看清里面后,有点无语了。

    内中基本沉寂在黑暗中,一道不知从哪折射出的火光如一道光柱,打在一尊佛像上,令佛像脱离黑暗独坐光明之中,给人莫名的深沉感。而在那高大佛像之下,一体态曼妙的女子玉体横陈,衣衫轻薄暴露,在那虽光线强烈却越显朦胧的光芒下有点看不清面目,但却显得越发体态撩人,看的人血脉喷张。

    苗毅瞬间睁开法眼看去,那独臂支撑着脑袋横卧的女子正微笑看着他,不是别人,正是在极乐界见过的魅姬菩萨。

    苗毅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这女人,迅速回头看向寂空,寂空却合十鞠躬一下,转身离去了。

    再回头看向里面,魅姬菩萨舒展玉臂,轻轻招手,莺语轻笑道:“牛大人莫非不敢进来,怕贫僧吃了你不成?”

    贫僧?我看你是妖精还差不多!苗毅腹诽,脸上却勉强出了些许笑容,放手推门而入,外松内紧,保持着警惕。

    实在是不进去也不行,凭人家的实力,对方若真有什么不轨企图的话,自己也跑不掉,不过笼着的袖子里却摸出了星铃对外联系了一下,告知了自己是在和谁见面。

    然一进这宽阔厅堂内,异样的‘嘎吱’转动声起,四周又凭空出现一道道光柱划破黑暗,只见两边各站了一排体态曼妙撩人、穿着暴露的女人,一个个同时翻转着一面大镜子,顿时一道道光柱照射在了大厅中间,瞬间令大厅内灯火辉煌、纤毫毕现,一扫之前诡异的阴暗,只是这光线在这空间内给人一种不真实感。

    身后又有“嗡嗡”声起,苗毅回头一看,只见两名女子推着厚重大门关闭上了。

    门一关上,左右两边的女子齐齐转身,鱼贯两排走向了厅后的左右侧门消失了,只有一人脱颖而出,走到了正厅佛像的台阶下跪坐,伺候魅姬菩萨的样子,微微偏头默默看着走来的苗毅,不是别人,也是苗毅见过的老熟人,在毒星和他死磕的沧虹。

    苗毅心里再次嘀咕,搞什么鬼,不至于用这种方式找自己算账吧。

    “牛有德拜见魅姬菩萨。”走到台阶前的苗毅拱手行礼,特意亮出了手中的星铃给对方看,暗示对方别乱来,我已经向外面告知了这里的情况,出了事你也别想脱身。

    “呵呵…”魅姬嗓音盈脆一笑,腰肢轻轻一扭,懒洋洋慢慢坐了起来,一双赤足顺势滑到了下面一级台阶,站了起来,扭着迷人腰肢和臀部曲线款款走下台阶,深邃明眸清澈,又像谜一样勾人,盯着苗毅一步步走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96章 飞升之难!    吕重不明白,一脸好奇:“什么是正反之战?我没听过。∈↗,”

    杨眉老祖一笑,点了点头:“看来你的实力提升得太快,鸿钧道友还没有与你说过。”

    吕重也是不客气,一边品茶,一边向杨眉老祖道:“既然如此,还请您老为小子说一下吧。”

    杨眉老祖想了想,道:“你可知道人体有阴阳,宇宙有正反?”

    “这个我倒知道。任何事物都是对立统一的。既有光,便以暗,即有正宇宙,自然也是存在着反宇宙的。”吕重表示自己明白。

    吕重可是从地球走出来的,虽然地球的科技程度还很低,但是地球科学家的不少思维,也让他佩服。

    当年在地球时,吕重就看过一些科学杂志。明白物质与负物质就如同正数与负数、阳与阴一样,是同时存在的,是对立统一的。由此,人们就得出这样的结论:在宇宙中存在着负宇宙,在物质中存在着负物质,它们既是对立的、又是统一的。

    既然有正宇宙,自然便有了负宇宙或是反宇宙。

    反物质构成的宇宙称为反宇宙。反质子、反中子和反电子如果像质子、中子、电子那样结合起来就形成了反原子。由反原子构成的物质就是反物质。比如当你照镜子时,镜中的那个你如果真的存在,并出现在你面前,会怎么样呢?科学家们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他们把镜中那个你叫做“反你”。科学家想象很远的地方有个和我们的世界很像的世界,它将是一个由反恒星、反房子、反食物等所有的反物质构成的反世界。反物质正是一般物质的对立面,而一般物质就是构成宇宙的主要部分。

    而吕生在修真之后,不但飞升仙界,如今更是成为七阶圣人,其对物质、反物质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

    甚至吕重在动用了上品上位的空间大道圣纹之后,隐隐能感应到一个让他非常反感的空间存在。

    现在听了杨眉老祖提出正反宇宙的事,他能肯定更遥远的地方,的确有一个反宇宙。

    杨眉见吕重知道。也是赞赏地看了吕重一眼,“不错。正反之战,其实就是正宇宙与反宇宙之间的战斗。我们这片宇宙联盟自认自己是正宇宙,而对方的那片宇宙联盟会认为我们是反宇宙的人。所以争执之后无法认同彼此。于是便有了‘正反之战’。”

    吕重点了点头,算是终于明白正反之战的由来了。

    可虽然明白,但是吕重还是有些想不通,有些不认同地道:“其实大家没有必要这么打来打去吧?这不显得无聊与幼稚吗?还不如认真修炼呢……”

    这话一出,杨眉老祖顿时无语。也是苦笑地看了吕重一下,道:“如果你照镜子,里面的那个‘你’,说你是影子,而他才是真的。你怎么办?而且如果反宇宙也出了一个你,你会怎么办?”

    的确,如果镜子里的那个“你”,也能与你争论,说他才是真正的本体,那你才是影子。你会怎么办?

    争执没有结果。只能大打出手。

    吕重顿时苦笑,之前,他还真的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看来这一战,真的不能避免吗?”吕重苦笑,问道。

    杨眉摇了摇头,一脸抽搐:“只要你没有超脱这个世界,你在达到圣人境后,就无法摆脱这种‘正反之战’。”

    “难道飞升圣神界就可以?”吕重顿时双眼一亮?

    杨眉老祖重重地点头:“不错,飞升圣神界,就已经超脱了大道、超脱了混沌。那时候。你体内的属性必定光暗同体、空间与时间重合。自然不再会有反宇宙的你找你麻烦。可是,如今飞升圣神界极为困难。也正因为如此,不论是正宇宙,还是反宇宙的圣人。都想吞噬另一方的自己,达到光暗同体这一境界,这才有可能走捷径,飞升圣神界。”

    什么?

    吕重终于被惊动了心神,一脸郁闷。

    敢情这正反之战的背后,也是如此血腥。居然要吞噬另一个自己?

    难怪大家都这么好地兴奋,要打正反之战。

    说到底,也是在争夺机缘,飞升圣神界的机缘!

    只是这些圣人难道就不觉得自己误入歧途了吗?

    有本事就自己双修光暗同体,让空间、时间重合而飞升啊。

    怎么要去吞噬反宇宙的自己?

    这是走哪门子的捷径?

    “老祖,难道你也准备这么利用正反大战,来吞噬另外一个宇宙的你,从而证道飞升?”吕重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吕重对杨眉老祖的观感会下降许多。

    杨眉老祖顿时苦笑:“你们地球现在有一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话也适合我们。我与鸿钧道友、莲尊道祖等人都不想参与正反大战,但是另一宇宙的自己必定是反向的你,他不会理解我们,只会全力进攻。所以……”

    杨眉老祖没有说下去,但是,吕重却真的明白了。

    的确,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难道除了证道飞升,就没有办法摆脱这个怪圈?”吕重好奇地问道。

    如今他也是圣人了,而且是七阶圣人。一旦正反大战出现,也极有可能涉及到他,自然,他也想问个清楚。

    杨眉老祖想了想,好一会儿才道:“除非你能在达到圣尊境界之前,就达到光暗同体,时间与空间大道重合的境界。否则无解。”

    “您详细予我说说。”吕重也重视起来,再次询问。

    “那就是让体内聚集的光、暗圣纹,同时达到极品境界,再配合同为极品境界的空间、时间圣纹,引出自己本体的影子,让本体与影子完美合而为一!”杨眉老祖解说了一下,然后马上摇头,“可这样,太难了。比以力破道,强行飞升圣神界还困难……”

    吕重顿时发傻!

    连忙用心神联系三大道器的器灵:“小寂灭、小冰、小刀,你们也听到了我与杨眉老祖的谈话,可否知道正反之战?而且飞升圣神界真的那么困难吗?”

    “不知道”寂灭小公主迷糊地捎了捎脑袋,她还没有完全恢复自身的实力与等阶,有一些事关上界的秘密,她虽然隐隐有熟悉感,却偏偏是说不上来。

    不过她不知道,九玄寒龙冰棺没有说话,但是剐龙刀的器灵小刀,却是一脸洋洋自得:“哈哈,这个我清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