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不明白,一脸好奇:“什么是正反之战?我没听过。∈↗,”

    杨眉老祖一笑,点了点头:“看来你的实力提升得太快,鸿钧道友还没有与你说过。”

    吕重也是不客气,一边品茶,一边向杨眉老祖道:“既然如此,还请您老为小子说一下吧。”

    杨眉老祖想了想,道:“你可知道人体有阴阳,宇宙有正反?”

    “这个我倒知道。任何事物都是对立统一的。既有光,便以暗,即有正宇宙,自然也是存在着反宇宙的。”吕重表示自己明白。

    吕重可是从地球走出来的,虽然地球的科技程度还很低,但是地球科学家的不少思维,也让他佩服。

    当年在地球时,吕重就看过一些科学杂志。明白物质与负物质就如同正数与负数、阳与阴一样,是同时存在的,是对立统一的。由此,人们就得出这样的结论:在宇宙中存在着负宇宙,在物质中存在着负物质,它们既是对立的、又是统一的。

    既然有正宇宙,自然便有了负宇宙或是反宇宙。

    反物质构成的宇宙称为反宇宙。反质子、反中子和反电子如果像质子、中子、电子那样结合起来就形成了反原子。由反原子构成的物质就是反物质。比如当你照镜子时,镜中的那个你如果真的存在,并出现在你面前,会怎么样呢?科学家们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他们把镜中那个你叫做“反你”。科学家想象很远的地方有个和我们的世界很像的世界,它将是一个由反恒星、反房子、反食物等所有的反物质构成的反世界。反物质正是一般物质的对立面,而一般物质就是构成宇宙的主要部分。

    而吕生在修真之后,不但飞升仙界,如今更是成为七阶圣人,其对物质、反物质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

    甚至吕重在动用了上品上位的空间大道圣纹之后,隐隐能感应到一个让他非常反感的空间存在。

    现在听了杨眉老祖提出正反宇宙的事,他能肯定更遥远的地方,的确有一个反宇宙。

    杨眉见吕重知道。也是赞赏地看了吕重一眼,“不错。正反之战,其实就是正宇宙与反宇宙之间的战斗。我们这片宇宙联盟自认自己是正宇宙,而对方的那片宇宙联盟会认为我们是反宇宙的人。所以争执之后无法认同彼此。于是便有了‘正反之战’。”

    吕重点了点头,算是终于明白正反之战的由来了。

    可虽然明白,但是吕重还是有些想不通,有些不认同地道:“其实大家没有必要这么打来打去吧?这不显得无聊与幼稚吗?还不如认真修炼呢……”

    这话一出,杨眉老祖顿时无语。也是苦笑地看了吕重一下,道:“如果你照镜子,里面的那个‘你’,说你是影子,而他才是真的。你怎么办?而且如果反宇宙也出了一个你,你会怎么办?”

    的确,如果镜子里的那个“你”,也能与你争论,说他才是真正的本体,那你才是影子。你会怎么办?

    争执没有结果。只能大打出手。

    吕重顿时苦笑,之前,他还真的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看来这一战,真的不能避免吗?”吕重苦笑,问道。

    杨眉摇了摇头,一脸抽搐:“只要你没有超脱这个世界,你在达到圣人境后,就无法摆脱这种‘正反之战’。”

    “难道飞升圣神界就可以?”吕重顿时双眼一亮?

    杨眉老祖重重地点头:“不错,飞升圣神界,就已经超脱了大道、超脱了混沌。那时候。你体内的属性必定光暗同体、空间与时间重合。自然不再会有反宇宙的你找你麻烦。可是,如今飞升圣神界极为困难。也正因为如此,不论是正宇宙,还是反宇宙的圣人。都想吞噬另一方的自己,达到光暗同体这一境界,这才有可能走捷径,飞升圣神界。”

    什么?

    吕重终于被惊动了心神,一脸郁闷。

    敢情这正反之战的背后,也是如此血腥。居然要吞噬另一个自己?

    难怪大家都这么好地兴奋,要打正反之战。

    说到底,也是在争夺机缘,飞升圣神界的机缘!

    只是这些圣人难道就不觉得自己误入歧途了吗?

    有本事就自己双修光暗同体,让空间、时间重合而飞升啊。

    怎么要去吞噬反宇宙的自己?

    这是走哪门子的捷径?

    “老祖,难道你也准备这么利用正反大战,来吞噬另外一个宇宙的你,从而证道飞升?”吕重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吕重对杨眉老祖的观感会下降许多。

    杨眉老祖顿时苦笑:“你们地球现在有一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话也适合我们。我与鸿钧道友、莲尊道祖等人都不想参与正反大战,但是另一宇宙的自己必定是反向的你,他不会理解我们,只会全力进攻。所以……”

    杨眉老祖没有说下去,但是,吕重却真的明白了。

    的确,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难道除了证道飞升,就没有办法摆脱这个怪圈?”吕重好奇地问道。

    如今他也是圣人了,而且是七阶圣人。一旦正反大战出现,也极有可能涉及到他,自然,他也想问个清楚。

    杨眉老祖想了想,好一会儿才道:“除非你能在达到圣尊境界之前,就达到光暗同体,时间与空间大道重合的境界。否则无解。”

    “您详细予我说说。”吕重也重视起来,再次询问。

    “那就是让体内聚集的光、暗圣纹,同时达到极品境界,再配合同为极品境界的空间、时间圣纹,引出自己本体的影子,让本体与影子完美合而为一!”杨眉老祖解说了一下,然后马上摇头,“可这样,太难了。比以力破道,强行飞升圣神界还困难……”

    吕重顿时发傻!

    连忙用心神联系三大道器的器灵:“小寂灭、小冰、小刀,你们也听到了我与杨眉老祖的谈话,可否知道正反之战?而且飞升圣神界真的那么困难吗?”

    “不知道”寂灭小公主迷糊地捎了捎脑袋,她还没有完全恢复自身的实力与等阶,有一些事关上界的秘密,她虽然隐隐有熟悉感,却偏偏是说不上来。

    不过她不知道,九玄寒龙冰棺没有说话,但是剐龙刀的器灵小刀,却是一脸洋洋自得:“哈哈,这个我清楚……”(未完待续。)

第一六五四章 有点不自觉    说到最后,他又两眼兴奋冒光地晃了晃手中玉牒。

    听他话里意思和这反应,雪玲珑试着问道:“这混元**莫非是已失传的十八位星主中某位的功法?”

    徐堂然嘿嘿道:“三十二星主中有一位,人称混沌星主,其修炼的功法据说就是混元**,搞不好就是咱们手中这部。”

    雪玲珑蹙眉道:“夫君,既然是失传已久的功法,你也没见过,你怎么知道这混元**就是那位混沌星主的?”

    “开篇!功法开篇,我念给你听听。”徐堂然扬起手中玉牒,施法查看着,字字念道:“混元者,元气未分,混沌为一,元气之始也!元气生于混沌,于明之内,暗之外。因明暗之间生空洞,空洞之内生太无,太无变而三气分明,玄气、元气、始气,三气混沌,生太虚而立洞,因洞立无,因无生有,因有生空,观空无之变化,虚生自然,万法自然,谓之混元**夫人,听明白没有?”

    雪玲珑似有所悟地指出,“其中好像提到三次‘混沌’二字,由此和那混沌星主有关吗?”

    徐堂然呵呵乐了,“夫人冰雪聪明,开篇宗旨不多不少刚好一百字,而这短短百字中却连续三次提到了‘混沌’二字,宗旨之核心稍瞥便知就是那‘混沌’二字岂不契合混沌星主的法号?刚好传说中的混沌星主修炼的就是混元**,里外都能联系上,只怕想不确认这混元**就是混沌星主的修行功法都难啊!再说了,大人隔代传法的师尊火修罗是什么人物?虽是一神、三仙、六派、三十二星主覆灭之后崛起的人物,可当时的六道至尊可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能值得火修罗收藏的功法岂能简单?”

    这么一解释,雪玲珑也相信了,没想到夫妻俩竟然能得到这样的功法。“夫君,不知这功法练成后的实力如何?”

    “这个”徐堂然迟疑,看着手中玉牒徐徐道:“按照开篇上的注明。‘玄气、元气、始气,三气混沌’,应该是指修炼的阶段,指修炼出玄气、元气和始气后。再将之融合便是混沌,混沌为一后,混元**应该就练成了。至于练成后的实力如何,那我还真不知道,上面也没说。我对那混沌星君也不了解,只是偶然听说而已。不过这个不重要,总之咱们很有可能得到了一部与十行宫以及四大天王比肩的功法,只需知道练成后实力肯定不会差就成。”

    兴奋点点头的雪玲珑很快又有了些小紧张,“牛大人真的不知道这功法的来历么?万一在试探我们怎么办?”

    徐堂然摇头好笑道:“真是妇人之见,尽瞎操心那没用的东西!夫人呐,你想多了,天庭已立多少年?前面还隔着个六道至尊统治天下那么多年,再往前才能扯到这部功法的时间段上来,那么久远的事情。不到显圣境界的人基本都死光了,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大人试探我们什么?他压根不知道我们可能知道这功法来历,有必要拿这个做试探么?再怎么试探也试探不到这事上来。”

    雪玲珑轻轻拍了拍胸脯,突然张开双臂搂住了他脖子,有点激动道:“夫君,那咱们真是捡到大便宜了。”同时也紧张,有种偷别人东西得逞的那种小紧张。

    她以前真不是这种人,跟徐堂然跟久了,夫为妻纲。加之许多方面确实不如徐堂然,在许多事情都证明徐堂然才是对的情况下,思想观念逐渐随之,还真可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被徐堂然给带坏了,进了一家门,终成一家人。

    搂着她的徐堂然亦是精神十足啊,之前二十间铺子的事还担心苗毅在故意找他麻烦,现在一点都不这样想了,在想的是用什么办法才能完成大人所交代的任务。

    任务不任务的另说。总镇府安排了天王府的人将飞红、林萍萍和雪玲珑送走后,苗毅又有好事交给徐堂然去办了,是他喜欢的,够他快活的。

    隐藏在黑暗中的繁华,熙熙攘攘的鬼市街头突然一阵骚乱,一群天兵天将从四面八方冲来,将一间客栈给包围了。

    街头避开的行人靠边而站,看着这群凶神恶煞般的天将,挤在对面商铺门口的掌柜双手笼在袖子里,哼哼一声,对一旁的伙计传音道:“鬼市可是难得见到这情形,那位总镇大人从极乐界来还不到三个月吧?”

    伙计:“差不多三个月了。”

    掌柜的:“估计又在抓人了,才三个月不到,这已经是第四了吧?”

    伙计:“没错,掌柜的好记性,是第四了。”

    掌柜的啧啧道:“这位总镇大人还真是不消停啊,在天街的时候把天街给整的鸡犬不宁,吓得人心惶惶,这又开始在鬼市折腾上了。”

    伙计奇怪道:“掌柜的,这信义阁是怎么事,一向是压着总镇府的,怎么会放任总镇府这样搞?”

    掌柜的斜了眼,“信义阁的实力和牛有德的背景摆在那,还用说么,这里面的水深的很,咱们小人物不知道上面的情况,哪看的懂,总之是上面的神仙打架,下面的小人物遭殃喏,出来了。”微微朝对面的客栈抬了抬下巴。

    客栈门口,一身紫甲的徐堂然背个手大摇大摆地出来了,没有易容,堂而皇之地公开在鬼市示众。

    后面一队人马拖出了三名打的半死的人犯。

    三名人犯一露面,外面看热闹的人群中立刻有人惊讶道:“快看,后面那个不是杀了上百个城隍的天庭缉拿逃犯乾公正吗?”

    “嘿!逃了这么多年没被抓上,这次落到天庭手上死定了,城隍虽小,可毕竟杀了那么多天庭命官,搞不好要当众凌迟处死。”

    “听说这乾公正的夫人被某个城隍哎!”

    “乾公正实力不弱啊,这么容易就被抓住了?还一下抓了三个,这总镇府自从换了一批人后,果真是大不一样啊!”

    “你懂什么,这换的人可不一般,听说是寇天王亲自派来给女婿助力的。能差的了么?”

    对上面事情不知情的人永远是大多数,而人群中冷眼旁观的知情者听到这番话却是暗暗摇头,心知肚明者都清楚,这分明就是早就落在了信义阁手上白白送给牛有德立功的。若没有信义阁的那啥,别说寇天王派来的人,就算寇天王亲自来也不见得能抓住。

    苗毅让抓了人后游街,这么威风的事情徐堂然自然不会有意见,倒要让那些曾经在天街看不起自己的同僚好好看一看。如今徐某人是如何在鬼市横行的!何况他现在巴不得在风波中越显眼越好,如同他对雪玲珑的理论。

    逃犯落网,数人前面开路,后面逃犯拖行,压阵的徐堂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抬头挺胸负手而行,傲然之余,一双小眼睛鹰视狼顾,透着一股阴狠。

    表面上的东西是给人看的,心中的得意却是自知,又有逃犯落网。他想不高兴都不行,已经抓了第四波了,第一波得赏,第二波还是得赏,第三波品级提了一级,这第四波不知道啥情况,见过立功的,没见过这样立功的。

    关键是这功劳立的还很轻松,总镇大人指定地点,他赶紧带人冲过去。目的地内逃犯早就被制住了,一点事都不用废,直接提人就完了,压根没有任何危险。简直是躺着立功,他徐堂然自己都感觉有点太夸张了。

    至于苗毅自己就更不用说了,那品级是一级级蹭蹭往上跳。而苗毅才不管什么幕后交易不幕后交易的,这种机会难得,只要抓住了逃犯,直接顺带上下面人一起往上报功。他要趁机搂草打兔子,把心腹手下的级别给提起来,每次的功劳簿上都有阎修、杨召青和徐堂然等。

    连同寇家安排来鬼市的那批人也跟着沾光,苗毅轮流把大家的功劳顺带着往上报,所以最近的鬼市总镇府内一个个精神头足的很,大家见面都乐呵呵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嘛,头现还能这样立功的,简直像儿戏一般,自然也明白是沾了谁的光,所以一看到苗毅都恭敬的不行。

    至于其中的猫腻,大家都是寇家挑选来的人不说,事关自己利益也没人会乱说出去坏了自己的好事,总镇大人吩咐大家怎么说,大家照做就行。

    而鬼市总镇府直属天牝宫管,外人也插不上手,一边是夏侯家暗中送功劳,一边是天后心知肚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之天后刚怀上天子,无论是气势还是风头都是正盛的时候,肚子往天帝眼前一挺,连初尝有子滋味的天帝都得捋着胡子装糊涂,所以天庭一群高层对鬼市的动静暂时皆是冷眼旁观,看着一群虾兵蟹将在那升级升官升的快活,当笑话看!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夏侯家最后给寇家鼎力相助的报,要帮牛有德官复原级,一旦目的达成,牛有德在鬼市受信义阁庇护的期限也就到期了,所以大家都有耐心等着,头有牛有德哭的时候!

    “那家伙又带着人犯游行了?”

    窗前远眺的曹满看着灯火下波光粼粼的湖面淡淡问了声。

    站在一旁报的七绝点头道:“是的,他手下的徐堂然带着人犯在鬼市游行。”

    曹满脸色微沉,鬼市总镇府这样搞下去多多少少都要对鬼市造成一定的影响,不知情的人对信义阁对鬼市的掌控怕是会心里嘀咕,无形中会提升总镇府在鬼市的影响力,此举让他心中隐隐有些冒火,很想给苗毅点颜色看看,不过终究是忍了下来,冷笑一声:“这家伙有点不自觉啊!看来是在天街横惯了,老毛病又犯了!”

    七绝问:“要不要老奴去给他点教训?”

    “哼!”曹满冷哼道:“不用了,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且让他再得瑟一阵。何况他得瑟都已经得瑟了,半途上再给他截下来让知情的人好笑,难道我信义阁连这点掌控力都没有吗?”

    “是!”七绝应下。

    琼星天王府。

    大殿内,只有寇凌虚、唐鹤年和寇铮。

    听完禀报的寇凌虚诧异一声,“牛有德又带着人犯在鬼市公开游行了?”

    唐鹤年颇有些无奈道:“是的,和前几次一样,姑爷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难不成还想和以前的天街那样?老奴担心会不会惹怒了信义阁,要不要提醒姑爷收敛一点?”

    寇铮道:“我联系牛有德谈一谈吧。”

    寇凌虚抬手道:“算了!既然已经答应了放权给他,就让他去折腾吧,出了事也是他自找的。再说了,信义阁都没意见,咱们有什么好急的。不过这小子的确有点不自觉!”

    天宫,星辰殿。

    听完司马问天的禀报,“嘿嘿!”青主眉头挑起半边,背个手在大殿内来走动,“信义阁没阻止吗?”

    司马问天:“暂时没反应。”

    青主乐呵道:“那猴崽子有点不自觉啊,信义阁是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旁站的上官青摇了摇头,“信义阁是清楚他的处境,知道他也就能蹦跶一时懒得理他而已。”

    青主呵呵道:“朕下面的鬼市总镇能让信义阁不吭声也是件难得的好事嘛。”

    作为始作俑者的高冠淡然道:“臣当初就说了,把牛有德扔到鬼市去,他是不会消停的。根据臣对他的了解,我估计他在试探信义阁的态度,信义阁如今不吭声就是在助长嚣张气焰,那家伙后面十有八九还会惹出更大的事来。依他在天街的惯例来看,他不像是能容忍在自己的地盘上都说不上话的人。”

    青主顿时来了兴趣,头问道:“难不成你还认为他敢和信义阁撕破脸不成?”

    高冠淡淡道:“信义阁也只是个夏侯家而已,在天街的时候,他可是敢对满朝权贵开刀的人,那家伙的毛只能顺着捋,把他给捋倒了,连命都能不要的人,还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陛下若想看热闹,不妨暗中给予点助力,相信鬼市会变得很有意思!”(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