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到最后,他又两眼兴奋冒光地晃了晃手中玉牒。

    听他话里意思和这反应,雪玲珑试着问道:“这混元**莫非是已失传的十八位星主中某位的功法?”

    徐堂然嘿嘿道:“三十二星主中有一位,人称混沌星主,其修炼的功法据说就是混元**,搞不好就是咱们手中这部。”

    雪玲珑蹙眉道:“夫君,既然是失传已久的功法,你也没见过,你怎么知道这混元**就是那位混沌星主的?”

    “开篇!功法开篇,我念给你听听。”徐堂然扬起手中玉牒,施法查看着,字字念道:“混元者,元气未分,混沌为一,元气之始也!元气生于混沌,于明之内,暗之外。因明暗之间生空洞,空洞之内生太无,太无变而三气分明,玄气、元气、始气,三气混沌,生太虚而立洞,因洞立无,因无生有,因有生空,观空无之变化,虚生自然,万法自然,谓之混元**夫人,听明白没有?”

    雪玲珑似有所悟地指出,“其中好像提到三次‘混沌’二字,由此和那混沌星主有关吗?”

    徐堂然呵呵乐了,“夫人冰雪聪明,开篇宗旨不多不少刚好一百字,而这短短百字中却连续三次提到了‘混沌’二字,宗旨之核心稍瞥便知就是那‘混沌’二字岂不契合混沌星主的法号?刚好传说中的混沌星主修炼的就是混元**,里外都能联系上,只怕想不确认这混元**就是混沌星主的修行功法都难啊!再说了,大人隔代传法的师尊火修罗是什么人物?虽是一神、三仙、六派、三十二星主覆灭之后崛起的人物,可当时的六道至尊可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能值得火修罗收藏的功法岂能简单?”

    这么一解释,雪玲珑也相信了,没想到夫妻俩竟然能得到这样的功法。“夫君,不知这功法练成后的实力如何?”

    “这个”徐堂然迟疑,看着手中玉牒徐徐道:“按照开篇上的注明。‘玄气、元气、始气,三气混沌’,应该是指修炼的阶段,指修炼出玄气、元气和始气后。再将之融合便是混沌,混沌为一后,混元**应该就练成了。至于练成后的实力如何,那我还真不知道,上面也没说。我对那混沌星君也不了解,只是偶然听说而已。不过这个不重要,总之咱们很有可能得到了一部与十行宫以及四大天王比肩的功法,只需知道练成后实力肯定不会差就成。”

    兴奋点点头的雪玲珑很快又有了些小紧张,“牛大人真的不知道这功法的来历么?万一在试探我们怎么办?”

    徐堂然摇头好笑道:“真是妇人之见,尽瞎操心那没用的东西!夫人呐,你想多了,天庭已立多少年?前面还隔着个六道至尊统治天下那么多年,再往前才能扯到这部功法的时间段上来,那么久远的事情。不到显圣境界的人基本都死光了,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大人试探我们什么?他压根不知道我们可能知道这功法来历,有必要拿这个做试探么?再怎么试探也试探不到这事上来。”

    雪玲珑轻轻拍了拍胸脯,突然张开双臂搂住了他脖子,有点激动道:“夫君,那咱们真是捡到大便宜了。”同时也紧张,有种偷别人东西得逞的那种小紧张。

    她以前真不是这种人,跟徐堂然跟久了,夫为妻纲。加之许多方面确实不如徐堂然,在许多事情都证明徐堂然才是对的情况下,思想观念逐渐随之,还真可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被徐堂然给带坏了,进了一家门,终成一家人。

    搂着她的徐堂然亦是精神十足啊,之前二十间铺子的事还担心苗毅在故意找他麻烦,现在一点都不这样想了,在想的是用什么办法才能完成大人所交代的任务。

    任务不任务的另说。总镇府安排了天王府的人将飞红、林萍萍和雪玲珑送走后,苗毅又有好事交给徐堂然去办了,是他喜欢的,够他快活的。

    隐藏在黑暗中的繁华,熙熙攘攘的鬼市街头突然一阵骚乱,一群天兵天将从四面八方冲来,将一间客栈给包围了。

    街头避开的行人靠边而站,看着这群凶神恶煞般的天将,挤在对面商铺门口的掌柜双手笼在袖子里,哼哼一声,对一旁的伙计传音道:“鬼市可是难得见到这情形,那位总镇大人从极乐界来还不到三个月吧?”

    伙计:“差不多三个月了。”

    掌柜的:“估计又在抓人了,才三个月不到,这已经是第四了吧?”

    伙计:“没错,掌柜的好记性,是第四了。”

    掌柜的啧啧道:“这位总镇大人还真是不消停啊,在天街的时候把天街给整的鸡犬不宁,吓得人心惶惶,这又开始在鬼市折腾上了。”

    伙计奇怪道:“掌柜的,这信义阁是怎么事,一向是压着总镇府的,怎么会放任总镇府这样搞?”

    掌柜的斜了眼,“信义阁的实力和牛有德的背景摆在那,还用说么,这里面的水深的很,咱们小人物不知道上面的情况,哪看的懂,总之是上面的神仙打架,下面的小人物遭殃喏,出来了。”微微朝对面的客栈抬了抬下巴。

    客栈门口,一身紫甲的徐堂然背个手大摇大摆地出来了,没有易容,堂而皇之地公开在鬼市示众。

    后面一队人马拖出了三名打的半死的人犯。

    三名人犯一露面,外面看热闹的人群中立刻有人惊讶道:“快看,后面那个不是杀了上百个城隍的天庭缉拿逃犯乾公正吗?”

    “嘿!逃了这么多年没被抓上,这次落到天庭手上死定了,城隍虽小,可毕竟杀了那么多天庭命官,搞不好要当众凌迟处死。”

    “听说这乾公正的夫人被某个城隍哎!”

    “乾公正实力不弱啊,这么容易就被抓住了?还一下抓了三个,这总镇府自从换了一批人后,果真是大不一样啊!”

    “你懂什么,这换的人可不一般,听说是寇天王亲自派来给女婿助力的。能差的了么?”

    对上面事情不知情的人永远是大多数,而人群中冷眼旁观的知情者听到这番话却是暗暗摇头,心知肚明者都清楚,这分明就是早就落在了信义阁手上白白送给牛有德立功的。若没有信义阁的那啥,别说寇天王派来的人,就算寇天王亲自来也不见得能抓住。

    苗毅让抓了人后游街,这么威风的事情徐堂然自然不会有意见,倒要让那些曾经在天街看不起自己的同僚好好看一看。如今徐某人是如何在鬼市横行的!何况他现在巴不得在风波中越显眼越好,如同他对雪玲珑的理论。

    逃犯落网,数人前面开路,后面逃犯拖行,压阵的徐堂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抬头挺胸负手而行,傲然之余,一双小眼睛鹰视狼顾,透着一股阴狠。

    表面上的东西是给人看的,心中的得意却是自知,又有逃犯落网。他想不高兴都不行,已经抓了第四波了,第一波得赏,第二波还是得赏,第三波品级提了一级,这第四波不知道啥情况,见过立功的,没见过这样立功的。

    关键是这功劳立的还很轻松,总镇大人指定地点,他赶紧带人冲过去。目的地内逃犯早就被制住了,一点事都不用废,直接提人就完了,压根没有任何危险。简直是躺着立功,他徐堂然自己都感觉有点太夸张了。

    至于苗毅自己就更不用说了,那品级是一级级蹭蹭往上跳。而苗毅才不管什么幕后交易不幕后交易的,这种机会难得,只要抓住了逃犯,直接顺带上下面人一起往上报功。他要趁机搂草打兔子,把心腹手下的级别给提起来,每次的功劳簿上都有阎修、杨召青和徐堂然等。

    连同寇家安排来鬼市的那批人也跟着沾光,苗毅轮流把大家的功劳顺带着往上报,所以最近的鬼市总镇府内一个个精神头足的很,大家见面都乐呵呵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嘛,头现还能这样立功的,简直像儿戏一般,自然也明白是沾了谁的光,所以一看到苗毅都恭敬的不行。

    至于其中的猫腻,大家都是寇家挑选来的人不说,事关自己利益也没人会乱说出去坏了自己的好事,总镇大人吩咐大家怎么说,大家照做就行。

    而鬼市总镇府直属天牝宫管,外人也插不上手,一边是夏侯家暗中送功劳,一边是天后心知肚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之天后刚怀上天子,无论是气势还是风头都是正盛的时候,肚子往天帝眼前一挺,连初尝有子滋味的天帝都得捋着胡子装糊涂,所以天庭一群高层对鬼市的动静暂时皆是冷眼旁观,看着一群虾兵蟹将在那升级升官升的快活,当笑话看!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夏侯家最后给寇家鼎力相助的报,要帮牛有德官复原级,一旦目的达成,牛有德在鬼市受信义阁庇护的期限也就到期了,所以大家都有耐心等着,头有牛有德哭的时候!

    “那家伙又带着人犯游行了?”

    窗前远眺的曹满看着灯火下波光粼粼的湖面淡淡问了声。

    站在一旁报的七绝点头道:“是的,他手下的徐堂然带着人犯在鬼市游行。”

    曹满脸色微沉,鬼市总镇府这样搞下去多多少少都要对鬼市造成一定的影响,不知情的人对信义阁对鬼市的掌控怕是会心里嘀咕,无形中会提升总镇府在鬼市的影响力,此举让他心中隐隐有些冒火,很想给苗毅点颜色看看,不过终究是忍了下来,冷笑一声:“这家伙有点不自觉啊!看来是在天街横惯了,老毛病又犯了!”

    七绝问:“要不要老奴去给他点教训?”

    “哼!”曹满冷哼道:“不用了,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且让他再得瑟一阵。何况他得瑟都已经得瑟了,半途上再给他截下来让知情的人好笑,难道我信义阁连这点掌控力都没有吗?”

    “是!”七绝应下。

    琼星天王府。

    大殿内,只有寇凌虚、唐鹤年和寇铮。

    听完禀报的寇凌虚诧异一声,“牛有德又带着人犯在鬼市公开游行了?”

    唐鹤年颇有些无奈道:“是的,和前几次一样,姑爷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难不成还想和以前的天街那样?老奴担心会不会惹怒了信义阁,要不要提醒姑爷收敛一点?”

    寇铮道:“我联系牛有德谈一谈吧。”

    寇凌虚抬手道:“算了!既然已经答应了放权给他,就让他去折腾吧,出了事也是他自找的。再说了,信义阁都没意见,咱们有什么好急的。不过这小子的确有点不自觉!”

    天宫,星辰殿。

    听完司马问天的禀报,“嘿嘿!”青主眉头挑起半边,背个手在大殿内来走动,“信义阁没阻止吗?”

    司马问天:“暂时没反应。”

    青主乐呵道:“那猴崽子有点不自觉啊,信义阁是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旁站的上官青摇了摇头,“信义阁是清楚他的处境,知道他也就能蹦跶一时懒得理他而已。”

    青主呵呵道:“朕下面的鬼市总镇能让信义阁不吭声也是件难得的好事嘛。”

    作为始作俑者的高冠淡然道:“臣当初就说了,把牛有德扔到鬼市去,他是不会消停的。根据臣对他的了解,我估计他在试探信义阁的态度,信义阁如今不吭声就是在助长嚣张气焰,那家伙后面十有八九还会惹出更大的事来。依他在天街的惯例来看,他不像是能容忍在自己的地盘上都说不上话的人。”

    青主顿时来了兴趣,头问道:“难不成你还认为他敢和信义阁撕破脸不成?”

    高冠淡淡道:“信义阁也只是个夏侯家而已,在天街的时候,他可是敢对满朝权贵开刀的人,那家伙的毛只能顺着捋,把他给捋倒了,连命都能不要的人,还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陛下若想看热闹,不妨暗中给予点助力,相信鬼市会变得很有意思!”(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95章 正反之战    千古英烈界!

    杨眉老祖的道场,相当地简陋。●⌒,.

    一座无名的山峰,也不高,但风景秀丽,其中一处茅屋矗立。

    明明看上去十分寒酸,但是,再看一下,又十分地契合自然。

    茅草屋占地面积不大,四周还有简陋的篱笆围起来。篱笆围成的院落之中,有一株两人合抱的杨柳。

    这株杨柳不算大,看上去也似乎并不古老,但是这是普通人的看法。甚至一般的圣人都可能这么看。

    而在吕重的眼力,这株杨柳浑身都是大道的痕迹。

    空间大道犹其是重点!

    院落之中,有一个可供休息的小凉亭。这时候一个老人带着一脸的笑容从凉亭中走出,对着虚空道:“小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我道场的空间屏障可挡不住小友……”

    “见过前辈!”

    吕重突然现身,就算这附近的道场空间大道痕迹极重,也的确没能挡得住吕重。

    吕重依旧是风轻云淡,没有惊动这里的空间屏障,自然而然地渗透进来,对着杨眉老祖微微抱拳,以后辈之礼微微一拜。

    他虽然狂妄,可对真正的长辈还是极为尊敬的。

    这杨眉老祖是师尊鸿钧的老友,也算得上是他吕重的前辈。当然,最主要的是,吕重莫名地就对这杨眉老祖拥有很大的好感,才是关键。

    如今,以吕重的实力,再加上已经进化为混沌十三品青莲。在神人境界以下,没人能以神法引动吕重的好感。

    这样一来,吕重还能对杨眉产生极大的好感,却是对方的道与自己的道极为相近。两个人的道之间多了一丝惺惺相惜。

    “小友太客气了,以你现在的实力与潜力,我们还是以道友相称吧!”杨眉一脸笑容地看着吕重。

    甫一见面,吕重对他拥有极大的好感,同样。他对吕重也是有着极大的好感。

    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杨眉老祖不得不感叹:“小友,你的空间圣道已快臻至巅峰了,可喜可贺!”

    “您不也是么?”吕重微微一笑。不带一丝烟火之气,整个人已出现在小凉亭之内。

    完美的空间行动!

    举手投足间都与四周的空间融洽、契合之极。

    不错,吕重的空间圣纹是上位上品境界,杨眉老祖也同样如此!

    同是这一条,吕重虽然还没有成为圣尊。却也够资格与杨眉老祖平起平坐了。

    而且吕重能轻松进入杨眉老祖的道场,不受道场之外强大的空间屏障束缚,这种手段,让杨眉都觉得极为惊艳!

    刚才,吕重用的是破界之力!

    如今的吕重已能把大道之眼的顶级神通,举手投足间用出来,没有一点生涩与不融洽。

    这绝对是非常大的进步。

    “请坐!”杨眉一脸柔和地看着吕重,伸手一礼,示意吕重入座。

    “多谢!”吕重微微一笑,也不客气。果断坐下。

    伸手一招,亭子内的石桌之上,多了一套茶具。

    杨眉老祖对着吕重一笑,道:“难得小友前来,正好我得了一些神茶,此茶对神魂极有功效,小友可以一尝……”

    能被杨眉老祖称之为神茶,必然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吕重的脸上也多了一丝兴趣:“既然如此,那可真得品尝一翻了。”

    见吕重如此洒脱。杨眉老祖也是越觉欣赏,一边泡茶,一边对吕重道:“小友,真不知你是怎么修炼的。如今居然都修炼到七阶圣人的境界了。这简直骇人听闻……”

    “呵呵,只是有点小运气与小机缘了,不值一提。”吕重呵呵一笑,脸上却并没有什么傲气,相反,很是谦虚。真的没有一丝狂神的气质。

    小运气?

    小机缘?

    杨眉老祖也被吕重这话给逗笑了。

    如果吕重这小子得到的是小运气、小机缘的话,只怕能飞升圣神界的人得到的机缘、气运都不值一毛了。

    六百年前,杨眉老祖门下暂时没有圣人,也就没去空明宇宙的玄机星。但是,吕重与创世光尊约战的事他也知道。

    而当时,吕重才二阶中位圣人境界。

    可现在,吕重已是七阶初欺期巅峰的圣人了,只差一脚就要达到七阶中位圣人境界了。

    六百年,提升了五个大境界!

    如果是修真界,提升五个大境界未必不能办到。

    可是,这是仙界啊!

    最关键的是吕重已经是圣人了啊。

    圣人每提升一个小境界至少都得用上千万年甚至上亿年的时间。可是吕重到好,居然在六百年之内,生生地提升了五个大境界。

    这真正的是骇人听闻了。

    就算杨眉老祖知道吕重身上拥有道器级的空间法宝,知道其法宝之内必定有超级时间加速的世界存在。杨眉老祖依就心中震惊。

    这也是他在突然感应到吕重的圣识渗透到千古英烈界的时候,主动出声招呼,邀请他一见的原因了。

    “这是玄清神茶,对神魂极有功效,吕小友请品”

    茶水在杨眉老祖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的动作中泡好,顿时,一种神秘的极好闻的香气弥漫了整个院子。杨眉老祖对吕重再次伸手一礼。

    吕重满脸沉醉地闻着空中散发的诱人茶香,双眼中也多了一丝惊讶。

    单单只是一闻,这缕茶香居然让他的元神震动了一下,似乎欢喜地要冲出体内。

    “那小子可就不客气了。”吕重伸手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顿时,一股浓郁之极的清香钻入嘴角,瞬间散入四肢,化为一股股神秘的能量,汇入意识海。

    吕重的灵魂功德金身,顿时睁大双眼,如长鲸吸水,把这神秘能量吸收得一干二净。

    “嗡……”

    意识海刹那间传来一声神秘的响声,顿时吕重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元神居然强大了一丝。而圣识几乎也是提升了一小截。

    “好茶”吕重大叫一声,一脸神清气爽,满是佩服。

    这种能提升元神之力的东西,绝对可遇而不可求。

    能让七阶圣人的元神瞬间提升一小截,更是不简单。

    “呵呵,小友如果看得上这玄清神茶,我可以送你二两。”杨眉老祖淡雅地一笑,也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

    吕重一怔,接着也不客气了,再次抿了一口,大笑道:“哈哈,那就多谢了。”

    有了玄清神茶开场,吕重与杨眉老祖也是交谈甚欢。

    对于杨眉老祖曾经的疑惑,吕重也没有隐瞒,直言自己的法宝空间最高可以让时间提升千万倍。

    时间加速千万倍?

    这可是他也办不到的。

    以他杨眉老祖的实力,顶多只能让局部世界的时间流速加快十万倍。

    知道吕重有这等逆天的修炼利器之后,杨眉老祖也明白吕重的实力提升得为何这么快了。

    可饶是如此,杨眉老祖对于吕重的天资之高,也是发自内心地佩服。真心地把吕重当成了自己平起平坐的同一辈的人。

    随着交谈更深入,杨眉老祖也明白吕重并不是一个难于相处的人,不由非常开心。在然后,他却是突然问了一句:“吕老弟,你可知道正反之战?”

    正反之战?

    吕重顿时一愣,一脸地疑惑,说实在的,他还真的不知。(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的支持,祝所有兄弟姐妹国庆快乐,全家幸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