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今这个局势下,他需要燕北虹暗中相助,燕北虹接到消息亦是二话不说,立马赶来了。≤,

    而这边暂时还用不上燕北虹,加之总镇府到处是寇家的人,不便让燕北虹入住,刚好阎修炼宝需要人护法,去留峰又在荡阴山,来回鬼市不算太远,有事可以临时召来,遂安排了燕北虹给阎修护法。

    杨召青有些奇怪,按理说阎修要干的事情不会让一般人知道,除了夫人手下的那些人不适合再让其他人接触,不知苗毅派了什么人去给阎修护法?不过他从不问苗毅不想说的事情,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从来不多问。

    “是!”杨召青应了声退下,谁知刚走到门口就遇见了前来拜见的徐堂然。

    “大人在吗?”徐堂然乐呵呵一句,态度和蔼可亲,对苗毅身边人,他的态度一向不错,身上已经焕然一新。

    “在里面。”杨召青上下看了他一眼,还是下意识靠边站了站,让了他进去,不过自己却没走。

    得了允许的徐堂然入内见礼,从里间走出坐下的苗毅也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淡淡问道:“有事?”

    徐堂然笑容可掬,“属下刚得了几壶好酒,遂在寒舍精心准备了一些下酒菜,恭请大人赏光。”

    此话一出,在门侧的杨召青下意识摸了摸鼻子。

    苗毅神情微微僵,前面还正担心以后吃这家伙搞的东西倒胃口,谁想怕什么来什么,这家伙刚从那地方钻出来,一回头就来这手,这不是故意恶心人么。

    至少最近一段时间,苗毅是不会去碰徐堂然做的美味了。直接拒绝道:“免了吧,本座还有点事情,以后再说。”

    徐堂然稍愣,旋即连连点头道:“噢,行,好。以后再说,大人看什么时候有空,属下随时恭候。”也不问什么事,连忙答应了下来,不过却没有告辞的意思。

    苗毅瞥了眼,问:“还有事?”

    徐堂然一脸谦笑,双手团来团去,似乎有些犹豫,一副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

    苗毅皱眉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徐堂然就等他这句话,立马遵命道:“大人,是这样的,贱内玲珑有点想念夫人了,许久不见夫人,想去探望探望,只是天王府门高院深,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这话本来是想把苗毅请过去后。吃喝途中让雪玲珑自己插话提出来的,现在苗毅不去。他只好自己提出来。

    苗毅也没多想,只当这家伙的一片好心是拍马屁,因为习惯了徐堂然这套,而他事实上也准备将飞红给送走暂避风险。稍作沉吟,颔首道:“不见得非要进天王府,偌大个琼星不至于连个客居的地方的都没有。去就去吧,刚好如夫人也要去探望夫人。召青!”

    门口的杨召青立刻快步而来,拱手道:“在!”

    苗毅道:“把林萍萍也叫上吧,在这暗无天日的鬼市呆久了也无趣,趁夫人还在天王府。机会难得,不妨趁机去琼星见识一下,途中也好多个伴。你回头安排下面天王府的人护送她们三个女人一起动身吧。”

    “是!”杨召青应下。

    飞红和林萍萍也去?徐堂然正暗暗琢磨,忽闻苗毅又道:“徐堂然,有点事情你准备处理一下。”

    徐堂然立马收神,拱手看着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苗毅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朝窗口走去,边走边说道:“咱们好歹也是挂着鬼市总镇府的招牌,光坐在这里拿干饷看那些妖魔鬼怪发财实在没道理。这样吧,你想办法在鬼市暗中弄一批商铺,咱们也弄点买卖做做,先弄二十间铺子怎么样?”

    “啊!二十间?”徐堂然惊讶一声,旋即抠着下巴,愁眉苦脸道:“大人,信义阁本就不想让总镇府在鬼市伸手,再怎么暗中,估计也难逃过信义阁的眼睛,信义阁若是不同意,这买卖怕是做不起来。弄一间两间也许信义阁那边还能勉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下弄二十间的话,这事怕是有些难办。”

    连杨召青也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苗毅,也觉得有些强人所难。

    苗毅盯着窗外远远近近的璀璨灯火,“你先放手去做,如果是遇上了信义阁那边的麻烦,可以跟我说,我亲自去跟信义阁沟通。”

    有这话就好办了,至少办不成不用自己担责任,徐堂然瞬间有了底气,拍着胸脯道:“大人放心,这事包在属下身上,属下回头立马操办…只是这鬼市的铺子比天街的还贵,这二十间铺子下来…”

    苗毅一口打断道:“我这里可没本钱给你,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这事交给你了。”

    开什么玩笑?徐堂然心中惨叫一声,这岂不是要我出本钱?

    “怎么?你如果觉得你不行,我可以换其他人来办。”苗毅回头看来。

    徐堂然赶紧摆手道:“不不不,大人误会了属下的意思,大人吩咐了,属下自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属下只是在想该怎么办。”一说完自己心里立马后悔了,可话已经说出口了,哪收的回来,何况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一样还是会答应。

    杨召青看他那样子,好像真的是在想办法,皱眉沉思状,可怎么看都更像是愁眉苦脸。

    两人从苗毅屋内一起出来后,“唉!”徐堂然轻轻叹了声,有点蔫了,他甚至有点怀疑苗毅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干的事情,在故意整他。

    “很难办吗?”并行的杨召青笑问一声。

    徐堂然有气无力道:“你觉得这事…很好办吗?”

    杨召青笑道:“大人委以重任,是对你的看重。”

    “呵呵!”徐堂然干笑一声,实际上想喷他一脸。

    杨召青道:“你还真别不相信,回头晚一点,晚一点,我送件东西给你,是大人给你的礼物,重礼!保管你终身受用!”

    大人送的重礼?徐堂然眼睛一亮,“什么东西?”

    “待我准备一下,晚一点你自然会知道。”杨召青饱含深意一笑,扔下话便大步离去了,留下连连挽留几声的徐堂然摸不着头脑。

    回到自己内宅后,徐堂然仍在琢磨。

    倒是出来准备迎客的雪玲珑不见苗毅人影,返回来追问道:“大人呢?”

    “有事来不了。”坐在了椅子上的徐堂然随口敷衍了一句。

    白做准备了!雪玲珑叹了声,看了眼空空如也的门外,只好作罢,回头发现徐堂然神色不对,不禁问道:“你怎么了?被大人训斥了?”

    徐堂然微微摇头,嘀咕着回了句,“大人答应了,不过是让飞红夫人和林萍萍跟你一起去。”

    雪玲珑奇怪道:“不是正合你意了吗?你还愁眉不展的干什么?”

    徐堂然欲言又止,最终苦笑摇头,有些话男人是不会对女人讲的,把飞红和林萍萍给一起送走,他怀疑自己的猜测真的准了,大人搞不好真的要在鬼市搞事了,这话讲出来怕是会惹得雪玲珑更加担心,遂吞了回去。

    晚些时候,杨召青如约前来,与徐堂然在静室内一阵密探。

    雪玲珑也不知道两人谈了什么,总之两人出来时,徐堂然已经是一扫满脸的颓色,又变得精神抖擞了,乐呵呵地亲自将杨召青送出了门。

    返回时,雪玲珑跟在徐堂然身旁追问道:“你这一会儿苦着脸,一会儿眉开眼笑的,怎么了?”

    徐堂然翻手拿了块玉牒晃在手中,啧啧道:“不枉徐某人鞍前马后效命,大人给的重礼,混元**!”

    “是修行功法吗?”

    “当然!”

    “这混元**很厉害吗?”

    徐堂然赶紧回头看了眼门外,手一挥,直接施法关了门,方窃笑传声道:“我开始也以为只是听到了相同功法的名字,可看到了其中内容后,估计就是我曾经偶然听说过的那部混元**了,可杨召青说,这功法是大人隔代传法师尊火修罗遗物中的东西,听那意思,大人和杨召青根本就不知道这部**的来历。这下我们真是捡到大漏了,我立刻复制一份,回头你带去天王府那边修炼,只要练成这部**,咱们夫妻的前途可期!”

    听他说的这般煞有其事,雪玲珑也忍不住两眼冒光,惊奇道:“妾身也未听说过,不知这混元**究竟是何来历?”

    徐堂然嘿嘿两声,告知:“若不是一次偶然机会听人讲到,我也搞不清这功法来历,在很久很久以前,这天下还没有天庭这种结构的管辖模式,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尊,根据实力排名有个说法,叫做一神、三仙、六派、三十二星主,是这天下实力最高强的人。一神是指当时的天下第一高手妖僧南波,而原本这排名前面没有一神的说法,是妖僧南波崛起后才后添加进去的。三仙便是指如今天帝、佛主和已逝去白主的师傅;六派是指当时最强的六个门派,传闻妖僧南波曾在这六个门派偷师学艺,艺成后的妖僧南波反将这六个门派给灭了;三十二星主听名字你应该就能理解,至于这三十二星主有多厉害,十行宫你应该听说过吧,就是分别传承自其中,而天庭四大天王的修行功法据说传承也是来自其中,如果传闻属实,也就是说三十二星主的修行功法只有当中的十四位传承了下来,还有十八位已经失传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一六五二章 狗改不了****    “那不还是有危险吗?”雪玲珑忧心难解。

    “我说夫人呐,难道你真以为我是跟了大人以后才老是遇上危险?没跟大人之前,你当我在没关系没背景的情况下爬到天街偏将的位置上就没干过冒险的事?大人还是偏将的时候,我和他来荡阴山执行任务,为了上位,我还不是照样冒险对大人下过杀手。所以说,咱平常不是胆小怕事,而是有时候要看看冒险值不值得,只要值得,该冒的风险还是要冒,顺顺当当上不了位的,天下哪有白给的好事。你就算呆在这位置上什么都不做,下面还有人嫌你挡了他的路想把你给拱翻了,或是看上了夫人你的姿色而把我给收拾了好霸占,哪来一帆风顺的事情。”

    见他扯上她了,而且说那么不堪,“去!”雪玲珑忍不住啐了声,“我不是担心你么。”

    “呵呵,担心也没用!”徐堂然靠在池壁,抬头看着穹顶,感叹道:“没跟大人之前,爬的多艰难,枉做小人也白搭,跟了大人之后呐,爬的飞快啊!你不在天庭内厮混是不明白的,尝过了甘甜,再让我缩到一旁去受人冷眼,那滋味是不好受的,不了头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你给安顿了,什么这个局势那个局势徐某人能力有限,看不懂,徐某人只知道一点,就大人那脾气,这里迟早要成为是非之地,你先避一下。”

    这也算是他跟在苗毅身边溜须拍马这么多年的收获,善于揣摩苗毅的心思,对苗毅的脾气只怕比云知秋揣摩都深。

    雪玲珑咬唇道:“你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我不走。”

    徐堂然偏头看来,“不是那么事,我一个人在这边实在不行可以想办法躲避,你在这里不但帮不上我,反而可能会成为我的累赘,会拖累我。若真为我好,就先走,等这风头过去了再说。”

    雪玲珑默然,又静静依偎在了他的肩头。“你想让妾身去哪?”

    徐堂然闭眼,颇有几分深沉地幽幽道:“去天王府看牛夫人吧,呆在天王府肯定安全。如果我真出了什么事,夫人也不必留恋,既然上了赌桌。输赢都认命,届时你该找人嫁了就嫁了,无须为我守寡,凭夫人的姿色,天王府那边往来皆显贵,又有牛夫人照应,不怕找不到好人家,想必将来的生活是无忧的,徐某此生也算不负你。”

    “你胡说什么!”雪玲珑气恼连捶他几拳,结果被捉住了手。提出水面,直接摁翻在水池边就地正法

    匆匆归来进了屋内的杨召青稍微停步,这次特意对陪飞红的林萍萍偏头示意了一下,示意林萍萍退下。

    跪坐在软榻案旁的林萍萍知道自己男人肯定和大人有什么不宜让她看见的事,赶紧提了裙子起身告退。

    “萍萍姐,我也去你那坐坐。”桌案对面的飞红立刻翻手施法熄灭了茶炉的炭火,也跟着提了裙子起身,挽了林萍萍的胳膊,一起快步离开了。

    没了其他人,杨召青走入里间。站在苗毅身后拱手道:“大人。”

    苗毅仍闭目站在那幅画前,淡淡道:“人若处理了,那个女人怕是会有所察觉,一起解决掉吧。做干净点。”

    杨召青:“那个女人怕是不用再动了,徐堂然已经了总镇府。”

    “哦!”苗毅霍然睁眼转身,眼中略带惊讶地问道:“莫非徐堂然拒绝了?”眼中甚至有些惊喜。

    没错,这都是他设下的局试探徐堂然,其实他不想这样做,之前也没想要这样做。徐堂然毕竟鞍前马后跟了他这么多年,不管什么时候始终都站在他这一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可杨庆不这样认为,杨庆认为值此时刻需排除身边的一切隐患,对手不一般,马虎不得,攘外必先安内,否则一步错就有可能满盘皆输,对手不会再给他从头再来的机会,自古以来倒在身边人刀口下的事情比比皆是,而徐堂然是人尽皆知的小人,最是容易受利益驱使,很容易被人盯上利用,所以杨庆要苗毅安排一场试探,不行就直接除掉!

    苗毅做出这个决定很艰难,可也不得不承认杨庆说的有道理,若徐堂然真的如此容易出卖自己,不如趁早有个了结,遂才有了这安排。

    杨召青道:“大人请看!”随手往地上扔出了一具尸体,七窍流血,满面乌青,瞪大着眼睛,胸口心脏部位还补了一刀血窟窿,死的不能再死了。

    苗毅一愣,“什么意思?”

    杨召青:“这是属下安排去和徐堂然接头的人,结果被徐堂然给直接毒杀了。”

    苗毅也有点傻眼,“不是已经答应了碰头吗?就算见面没谈好,也犯不着杀他吧?”

    杨召青哭笑不得道:“正因为如此,才被他给轻易得手了,谁会想到那厮居然会见面就下毒,咱们这边一点防备都没有。估计他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认为和他碰头的人料不到他会来这招,不会太过小心检查酒菜。而他显然也是计划好了的,担心接头的人会有帮手,得手后竟然从船上的出恭地溜了”将事经过讲了遍后,又叹道:“幸好为了稳妥起见,是花钱雇来的人,若是用了咱们自己人,这误会可就闹大了。”

    “从出恭的地方溜了”苗毅神情抽搐,那场面简直太美,有点不敢再往下想,头那家伙往自己身边靠的时候自己是不是该躲远一点,以后还有胃口再吃那家伙搞的菜吗?

    目光从尸体身上收,摸了摸下巴道:“他下毒时,难道中毒之人倒毙前一点前奏反应都没用?你们一点动静都没察觉到?”

    杨召青牙疼道:“大人,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我们,就连身在船上的人都没一点察觉,估计是那厮从哪弄到了奇毒做倚仗,一击必中,否则也不敢孤身赴会。”

    苗毅也牙疼啊,这完完全全彻底是徐堂然的办事风格,不禁骂了句,“这狗东西,难道就不能男人一,专用这下三滥见不得光的手段办事。哎!什么事情让他办了,立了功都没办法搬上台面,事成了,你想赏他还得想办法先帮他编个糊弄人的理由出来,累不累?偏偏你还不好说他,什么玩意儿!”

    嘴上骂着,心里却是舒坦了,一块大石头落地了,至于徐堂然为什么会这样干,一切都是这边布置的,一切都心中有数,不难猜测出原因,所以苗毅又忍不住骂了句,“果真是个十足的小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直接禀明说出来会怎样,难道牛某在他眼里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用?宁愿冒险,也要干些偷鸡摸狗的事,狗改不了****!”

    他还真没说错,殊不知他在徐堂然的眼里还真不是什么君子,那是比他徐堂然还阴险狡诈的人,当年追捕黑王时的初次交锋可把他徐堂然给坑惨了,若不是他徐堂然机灵,早就连命都没有了,后面搞的夏侯龙城见他一次收拾他一次,那叫一个惨!

    杨召青陪着笑了笑,和徐堂然相处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徐堂然是什么人,那绝对是小人,换了是他的话,他还真不敢用这种人,也难怪大人要试上一试。笑过之后问道:“大人,那这事”

    “算了!”苗毅朝地上尸体努了努嘴,“处理干净,就当什么事都没生过,别让他知道了,免得大家都膈应。”

    “是!”

    待杨召青收起了地上的尸体后,苗毅突然又沉吟出声道:“徐堂然的实力有点弱,头把你修炼过的混元**给他吧。”

    混元**原是小世界风北尘手下头号战将混元真人的修行功法,后落到了云傲天的手中,云知秋转送给了苗毅,为了提高下面人的实力,阎修和杨召青等人都6续有修炼。虽然都是小世界的修行功法,可并不意味着小世界的修行功法就会差,就那些七七八八门派的修行功法其实都不见得会逊色于大世界,更不用说风北尘手下头号战将的修行功法,也不知小世界哪来那么多的修行功法,唯一的缺陷就是修炼资源不足而已。

    总之混元**肯定比徐堂然目前的修行功法不知道强了多少。

    杨召青愣了一下,心中暗叹,徐堂然那小人还真是抱住了大人的大腿了!

    不过他也不差,他已经拿到了九重天的天字部功法,遂又点头道:“是!头我就给他,会禀明是大人所赐。”

    苗毅嗯了声,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然杨召青又试着问了声,“大人,去留峰那边要不要安排点人过去,目前的局势,他一个人在那边属下有点不放心,万一出了事都不知道。”

    去留峰那边所指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阎修。而阎修之所以去了去留峰和当年的黑王盘踞去留峰的原因如出一辙,因为那个地方是炼制‘招魂幡’的好地方,如今阎修手上的阴魂通阳诀功法齐全,已经掌握了上面所记载炼制法宝的窍门,而六道那边也帮忙筹集齐了炼制材料。阎修要去炼宝,苗毅是大力支持的,因为他见识过那‘招魂幡’的威力,实在是诡异,而黑王手上的招魂幡还未完全炼制成功,大成后的招魂幡威力有多大,苗毅很是期待。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了可靠的人为他护法。”苗毅摆了摆手,他已经召了燕北虹来。(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