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罢从案上扯过一张纸,提笔沾墨之余,歪着脑袋,明显走神,显然又在构思画作。

    雪玲珑盯着他看了会儿,神情有些复杂,轻轻叹了声,转身将画好扔在地上的一张张画又捡了起来,整理好了,放在了案头。再看,现徐堂然依旧未下笔,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最终试探着问道:“听说天后怀孕了。”

    徐堂然随口了句,“天帝都大赦天下了,还能有假吗?”很快意识到了不对,这分明是废话,如今哪里还会有人怀疑这个,抬头看来,揶揄道:“夫人,你似乎话里有话啊!怎么?在我面前还需要遮掩什么吗?”

    雪玲珑白了他一眼,又走到了另一头,提袖研墨,“我听说牛大人的情况有些不妙,天后子嗣已立,也就意味着寇家和夏侯家的合作关系结束了,信义阁也不会再为牛大人提供庇护,是不是这样?”

    徐堂然看着她默了默,问:“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雪玲珑反问:“那牛大人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徐堂然略微一笑,低头下笔,随意勾勒起了花花草草,“你担心的怕不是牛大人,而是怕我们受牵连吧?”

    雪玲珑道:“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徐堂然手头不停,“有些事情担心有用吗?夫人,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的态度你也早就知道,想必不用我多说了,总之我相信大人有办法渡过这一关。”

    雪玲珑一脸担忧道:“可这次和以前真的不一样,出手的人根本不是牛大人能抵挡的。”

    徐堂然:“不是还有寇家吗?”

    雪玲珑:“可我听说牛大人走到这个地步,寇家也有放弃的意思,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考虑后路?”

    “后路?”徐堂然笔锋重重停顿,缓缓偏头看向她,冷眼道:“寇家派了这么多人手来保护大人都瞒不过你这妇人之见,你从哪听说寇家要放弃大人的?”

    雪玲珑咬了咬唇,“可是派来的这些人并没有真正的高手。一看靠这些人根本挡不住天庭那些大佬。”

    徐堂然冷眼不改:“答我,你从哪听说寇家要放弃大人的?千万别说是你自己的判断!”

    雪玲珑低头犹豫挣扎好久,徐堂然静静看着她不语,室内气氛顿时变得异常压抑。

    “外面有人接触了妾身。愿意重新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前提是要你立功表态。”雪玲珑低低了声。

    徐堂然眯眼道:“是要我配合他们对大人动手吧?”

    雪玲珑愕然抬头,“你怎么知道?”

    徐堂然手一松,杵在纸上的笔啪嗒倒下,面无表情道:“此时此地此种情况下。对有些人来说,徐某人除了这点价值还有别的利用价值吗?”

    雪玲珑轻叹道:“你又何必轻贱自己,你其实还是有能力的。”

    徐堂然负手站直了,“说吧,是哪里人联系了你?”

    雪玲珑摇头:“妾身也不知道,但是对方暗示的层次很高。”

    徐堂然斜睨道:“你连是什么人都搞不清楚,就敢跑来做说客?”

    雪玲珑:“对方说了,只要你答应,可以和你面谈,到时候自然会让你明白他的身份。同时也会给你免去后顾之忧的保障,免得你到时候怕对方过河拆桥。”

    “什么时候和你碰头的?”

    “昨天”

    “什么?昨天的事情,你现在才跟我说?”

    “我陪着飞红夫人,你又陪大人去了地藏寺”

    “愚蠢!”徐堂然难得开口骂了她一声,黑着一张脸绕出长案,来徘徊,默然许久,最终脚步一定,表情沉冷道:“见面地点我来定,帮我约他。”

    窗外鬼市的灯火如夜幕中的点点繁星。这里永远沉浸在黑暗中,永不见天日,灯火点燃的璀璨也似永恒。

    窗前几盆自带荧光的鲜花,略吐芬芳。茶炉旁煮茶的林萍萍和飞红交头接耳轻声笑语,不知在偷偷议论着什么。

    瞥了眼里间负手而立盯着那幅‘妖魔肆虐图’久久不语的苗毅,飞红意识到了,苗毅似乎又在想什么事情,当即在娇嫩樱唇前竖起一根食指,对林萍萍做出噤声的提醒。

    林萍萍头看了眼苗毅。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窃笑声有些略大,抬手捂了捂嘴。

    对她的反应,飞红嘴角勾起一抹柔美笑意,亲自取了煮沸的热茶斟倒,神态恬静满足。自从云知秋把千儿、雪儿一起带走后,她没有再谋侍女,她喜欢亲自动手伺候苗毅,不想假别人的手,因为她很享受目前的生活状态,珍惜和苗毅在一起的每一天,也许是害怕失去,才越珍惜。

    如此一来,林萍萍倒是成了她的常伴。

    这时林萍萍略显诧异地看了眼门外走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夫君杨召青。她之所以诧异,是因为杨召青没打任何招呼就直接闯了进来,这里可还有女眷,眼睁睁看着杨召青径直朝里间快步走去,不知在苗毅身边暗语什么。

    二女相视一眼,意识到了这些男人之间肯定又在密谋什么事情,两人很自觉地偏过了头专心眼前的事,不该她们窥视的事情不去看。

    杨召青没说什么,只在苗毅身边传音一句,“大人,他已经出去接头了。”

    盯着妖魔肆虐图的苗毅脸颊紧绷了一下,似乎狠狠咬了一下牙,缓缓闭上了眼睛,无力一声,“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强扭的瓜不甜,你去吧!”

    杨召青低头一下,迅转身快步而去,飞红、林萍萍瞥了眼他出门的身影,又偷偷看了眼站在画前久久闭目不语不动的苗毅,明显情绪不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倒是眼前煮好的茶不便再送过去了

    鬼市繁华,街头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无一以真面目示人,那一张张假面下掩饰的不知是真面目还是人心。

    身后跟随两人的杨召青亦是上了一座酒楼,进入了一雅间内,内中也有两人等候,见到杨召青到来齐齐拱手行礼。

    杨召青直接走到了半掩的窗户前,尽量隐藏地侧身向外窥视,边上一人指了艘地下湖上渐渐远去的花船,“目标上了那艘船,不知要去向哪,这边的人手已经准备好了。大人,咱们要对付的究竟是什么人?”

    杨召青冷冷道:“不要问那么多,通知我安排的人去碰头。”

    “是!”身边人立刻摸出了星铃不知在跟哪联系。

    很快,一叶轻舟从不远处的湖畔出,快追上花船,隐见一人从小舟跳上了花船。

    雅间内,四名手下垂手站在四角,坐在桌旁的杨召青举杯慢饮,看不出假面下的喜怒哀乐,只见目光沉冷……

    一壶酒下肚,杨召青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偏头问道:“还没应吗?”

    之前那人立刻再次摸出星铃,半晌之后愕然道:“联系不上。”

    啪!杨召青酒杯一拍,“立刻命人去看看。”

    花船依旧在湖中荡悠悠,施法驾船的船夫突然一惊,只见突然一条人影飞来,直接破窗而入,钻进了船楼上。

    立刻有数名经营花船的人员闪身上了船楼,推门查看动静,结果看到一人倒地,一人站在桌旁。

    站立的人挥手亮出了鬼市总镇府的令牌给闯进来的人看,目光却盯着那倒地七窍流血的人,另一手摸出了星铃。

    很快,一群人飞来,大步闯入,为的杨召青一看那倒地七窍流血的人一脸乌青,明显是中毒的征兆,顿时有点傻眼,转而迅头问道:“还有一个人呢?”

    “去了下面方便,去了好一阵”花船老板娘弱弱一声。

    杨召青迅下楼,一脚踹开茅房的门,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影子,倒是排泄口处的两块踏板被人掰开了。杨召青上前看了眼船底洞口过水的地方,刚好能容一人钻下去,那沾满脏垢的四壁明显有蹭刮过的痕迹,人显然是从这里溜走了。

    难怪船上找不到人,而四周经过的船上有人监视着也没见人跳出,也不见破开船底对船只造成的影响,感情是从这遁水跑了。

    眼前的一幕令杨召青哭笑不得,那家伙还真够可以的,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居然能钻这么脏的地方

    鬼市总镇府内,来后的徐堂然第一件事便是泡进了香汤里面,一块泡透了的热毛巾折成长方块拍在了额头上,靠在池边昂头闭目养神。

    除掉长裙的雪玲珑只剩亵衣,曼妙身段也泡入了热汤中,另取了块毛巾泡水帮他擦拭着身子,看了会儿他的反应,看不出喜怒哀乐,遂传音问道:“谈的怎么样了?”

    徐堂然闷闷道:“没怎么样,直接把他给宰了。”

    “啊!”雪玲珑手上一顿,吃惊道:“你杀了他?你就算想对大人表忠心,大可以把事情告诉大人,何必干这事得罪那幕后的人?”

    啪!徐堂然一把抹掉额头的方块毛巾砸进了水里,霍然睁眼瞪向她,“还不是你干的好事,遇上这样的事情也不立刻联系告知我,反而隔天才让我知晓,你让我怎么跟大人表白?我为什么要隔天再表白?是不是因为我心里也犹豫过答应还是不答应?你让大人听了怎么想?你手上还有和他联系的星铃,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只能是干掉他把东西给取来,把事情做成死无对证,免得事后被人要挟!”当啷一声,翻手扔了只星铃在水池边。(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91章 纷纷证大道,虫圣迭出    这是真的!

    这一次真的证道圣人成功了!

    噬魂虫老祖,不对,现在已成为噬魂虫虫圣,它兴奋地恨不能让所有生灵都知道它成功证道了!

    这是混元大道!

    真正的圣人之道!

    一直以来,它的血脉虽然强大,但是比不死虫、霉运虫、灯塔水母、回音虫等虫帝的血脉都要次上一筹。

    但是现在就不是了!

    它终于让噬魂虫的排名,第一次超过了那些太古虫族一脉的帝虫!

    它终于为噬魂虫一族扬眉吐气了!

    “哈哈……”

    噬魂虫虫圣开心大笑,无穷的喜悦随着它的圣识扩散。

    “靠,噬魂那家伙居然真的领先我们证道成圣了!”无边虫海,不死虫所占领的沼泽世界,不死虫帝猛地大骂一声。一直以来,它都认为自己的血脉是最强大的,却是没想到这一次证道成圣,居然被噬魂虫一族的帝虫给抢先了,这让它相当地不痛快。

    玄虚光阴虫、霉运虫、灯塔水母、盗寿金蝉、回音虫、三尸脑神虫、变形虫、颠倒阴阳虫等虫帝、虫后个个都不淡定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噬魂老儿专美于前。我也得引来自己的圣劫……”

    “凭什么让它抢走了第一名,本帝不服……”

    “咯咯,好个噬魂老儿,居然抢先一步了。看来本后也不必隐匿实力了……”

    “渡劫……”

    ……

    不少虫帝、虫后都疯狂了,它们一向都觉得自己高噬魂虫虫帝一等,现在。这大寂灭界第一虫圣的名头居然被噬魂虫给抢去了,几乎绝大多数的太古虫族的后裔都不服气。

    于是,整个大寂灭界的诸天万界都开始热闹起来。

    玄虚光阴虫虫帝、盗寿金蝉虫后、不死虫帝、焚天大光明尊王蝶蝶后、回音虫帝、霸电虫虫帝、颠倒阴阳虫虫后、噬神蜂等一些实力可媲美外界巅峰仙帝、魔帝的凶虫个个摩拳擦掌,在作了充分的准备后。开始引发自身的圣劫。

    结果,这些得到虫神之心(鸿蒙帝青木)帮助的帝虫,个个血脉进一步觉醒、进化。开始接连不断地渡劫。

    真正的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好不热闹。

    吕重的神像分身掌控的至强圣劫,绝对没有放水。

    可是,这些虫帝、虫后个个都有特殊的能力,也有吕重本尊所赐予的先天级法宝。加上它们本身所沾染的业力比外界虫帝们要少了千万倍不止,这让它们大部分都成功证道成圣。

    比如玄虚光阴虫、霉运虫、盗寿金蝉、不死虫、焚天大光明尊王蝶、颠倒阴阳虫、灯塔水母等七大虫帝、虫后,都是成功渡劫。成为虫圣。

    可是回音虫这一代的虫帝潜力已达到极限,却是最终陨落在第八波圣劫天雷之下。功亏一篑。

    不过,最让虫圣们甚至是吕重震惊的是。那噬神蜂虫帝居然也没有证道成功。

    要知道,这噬神蜂是吕重在仙界寻找[太古虫族]宝藏的时候,从一个遗留的虫圣强者的空间母巢之内得到的一批幼虫而培养起来的。甚至还曾用上了虫圣的精血与圣躯培养。而这位虫帝居然都没有成功证圣。这让吕重也是苦笑不己。

    同样的,霸电虫虫帝居然也没有渡过这一此的圣劫。终于玩雷耍电,却不想居然最后被圣劫之雷给灭了。这难道就是“善泳者溺”?

    不过,吕重也没有太多的伤感!

    一次性,手下聚集了八位虫圣。无疑让吕重的助力又庞大了许多。

    更让吕重惊喜的是,除了玄虚光阴虫虫圣、盗寿金蝉蝉圣之外,霉运虫一族已有了进化为[九幽霉运虫]的可能!

    灯塔水母虫一族,有了圣人,也有了进化为[灯塔长生虫]的资格。

    已经晋级的焚天大光明尊王蝶,也在向圣光焚天蝶进一步进化。

    “哈哈,一次性出了八尊虫圣,太厉害了。”暗中窥视到这一切,吕重也是极为兴奋。

    当然,这一次也有不少巅峰虫帝陨落在圣劫天雷之下。

    但是。有成功。必有失败!

    这是天地规律!

    反正在吕重看来,这一代的潜力不强,还可以指望下一代的帝虫嘛!

    “八尊虫圣,看来。虫族时代既然到来!”吕重兴奋地大笑起来。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虫帝、虫后渡劫证圣,虽然也会损失大量的虫帝、虫后。但是,虫圣的数量也会提升。

    要是吕重聚集了一批恐怖的圣级异虫,那么,他的对手绝对危险了。

    可以说,现在的吕重,单论地位也绝对不在任何一个宇宙的圣尊之下了。

    因为吕重也掌握了一个比其他宇宙还要庞大的综合性宇宙。而且手下的圣级强者会越来越多。

    而这一次,都是其他宇宙的圣尊不知道的。

    一旦发生宇宙级的大战,吕重必将再次震惊所有圣人甚至圣尊。

    如今,吕重本身的实力暴涨,已达到七阶圣人境界。而他身后的势力也是疯狂壮大。这让吕重越来越有底气面对创世光尊。

    破了[大寂灭珠]的前四十七重大道禁制,吕重也进一步炼化了大寂灭珠。

    如今吕重至少能发挥出大寂灭珠百分之一的威力,这让吕重就算是单独面对创世光尊,也有一战之力了。

    更别说吕重还有其他的道器呢!

    “嘿嘿,现在外面的时间顶多过去二百多年,与创世光尊的约战还有允足的时间,嗯,我进一步炼化剐龙刀去……”

    ……

    在时间加速十万倍的一个大世界之内,木苍穹、冷眉、敖夜等人纷纷从修炼中醒来。

    这时候,诸女几乎每一个的气场都极为强大。

    木苍穹、敖夜、冷眉三人赫然已达到巅峰仙帝境界,只要渡过圣劫,就能证道成圣。

    郑玲珑、云水瑶两女紧随其后,已拥有可媲美仙帝后期的实力。

    许心妍、颜妍两女实力、境界终于被拉开了,只有仙帝中期的修为。

    而白素素、白素贞、小青本位蛇女,因为从来没有与吕重同修过[阴阳合和大道],她们的实力也是提升得越来越慢。如今只有仙帝初期的境界。而胡媚更差,才中位仙皇。

    连一直闭关苦修的柳婉琼,如今也拥有了下位仙皇的实力。(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