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查?金漫蹙眉,满眼疑惑地看着他,鬼市那边,难道是和苗毅有关?

    没有言语,杨庆颔点头,等着,看着,那意思是现在、立刻!

    金漫立马意识到了,应该是苗毅那边有什么事了,否则这位说话的语气不会这么硬。

    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金漫也感受到了这位的非凡之处,不是乱来的人,当即摸出了星铃联系。

    一阵之后,金漫收了星铃告知:“当初圣王为了顺利脱身,动用了无量道在鬼市‘青山楼’的人手配合”将大致的情况讲了下。

    杨庆:“再问一下,让那边仔细想一想,事后青山楼那边有什么异常没有?”

    金漫:“刚问过了,没什么异常,就是那名接应圣王的人,名叫秦贯,事后应该遇难了。”

    “遇难了?”杨庆急问:“是事之后遇难了,还是了青山楼之后遇难?”

    金漫:“事后秦贯没有再青山楼。”

    杨庆再问:“那个秦贯什么修为?”

    金漫:“金莲七品。”

    杨庆闻言无力低头,轻叹一声:“信义阁应该已经现了圣王和六道之间有关系。”

    金漫诧异道:“何以见得?当时安排的很小心。”

    杨庆反问道:“你敢说青山楼在信义阁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信义阁能不知道青山楼的底细?”

    金漫默了默,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沉吟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瞒大执事,其实信义阁和六道一直暗中有联系,知道青山楼的底细免不了,这事还望大执事不要对外扩散消息,否则让下面人知道了,你懂的,六道被困于此毕竟和夏侯家脱不了关系。”

    杨庆摇头:“信义阁和六道暗中有交往。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金漫惊讶:“你知道?谁告诉你的?”

    杨庆苦笑:“还需要谁告诉吗?六道在鬼市、在信义阁的眼皮子底下获取资源,没有信义阁的默许怎么可能一直立足下来?这么多年下来,如此近距离之下,彼此不可能没有一点察觉!这夏侯家还真是不简单。谁都认为他和六道是死敌,不会容六道在鬼市立足,谁能想到他能纵容死敌在眼皮子底下,这胸怀和城府实在是我若不是知道了六道在鬼市有据点,也委实难以相信!我现在有点明白了夏侯家为什么能扶起几代霸主。又能毁了几代霸主,外人谁也搞不清夏侯家的水有多深呐!”

    金漫盯着他一阵无语,如此复杂隐晦的事情在此人眼中的理由居然这么简单明了,一眼就能看穿,这人委实可怕!

    她现在似乎也有点明白了苗毅为什么会把杨庆给扔到这边来做六道大执事!

    “就算信义阁知道青山楼的底细,也不能说明信义阁就知道了六道和圣王的关系,那个秦贯不是六道的人,连青山楼的底细都不知道,让他去动手的时候也只是告诉了他说圣王在青山楼风流快活时得罪了人,让他去给圣王一点教训而已。他根本不知道圣王是谁,就算失手被擒也说不出什么。”金漫沉吟道。

    杨庆叹道:“信义阁知道青山楼的底细,那时又盯上了圣王,圣王能在百万大军中单枪匹马杀个三进三出,金莲境界中几乎没敌手,你们居然派个金莲七品的人去收拾圣王?”

    金漫两手一摊:“这才更合理啊!因为青山楼不知道圣王是谁啊!”

    “有些事情不能咱们一厢情愿去想,想的再合理也没用,要知道当时信义阁已经盯上了圣王!”杨庆摇了摇头,又低眉垂眼地补了一句:“至少在他们看来,圣王身边当时可不止圣王一个人。你们居然派一个金莲七品的人去?已经有足够的理由引起他们的怀疑”

    金漫辩解道:“因为不清楚圣王的底细自然不知道他身边有多少人,所以”

    杨庆抬手打断:“那好,事情再反过来想一下,当时的情况是信义阁盯住了圣王。刺客行刺圣王失败逃跑,能逃的过信义阁的眼睛吗?信义阁自然要弄清是怎么事,凭信义阁在鬼市的势力,要活捉一个金莲七品的修士很难吗?秦贯不是六道的人,会为了帮青山楼保密而自尽吗?答案是不会!秦贯当时十有八九已经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中,如你所说。若秦贯以那理由行刺能糊弄过去的话,那就没什么大不了,凭信义阁和青山楼暗地里的关系,应该会放了秦贯,可秦贯为什么没有活着青山楼?说明青山楼和圣王之间的关系已经引起了信义阁的怀疑,信义阁不想让青山楼知道秦贯已经落在了他们的手上,自然要让秦贯消失,理由是麻痹六道这边,事实上他们已经成功达到了目的,令你们一直不察到现在!”

    一番抽丝剥茧的分析令金漫毛骨悚然之余,有点吃惊地问道:“大执事为何会突然关注这个?”

    “这个头再解释!”杨庆颇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们难道不知道鬼市在信义阁的绵密管控下,怎敢轻易让鬼市的人手和圣王接触,难道不怕暴露?”

    金漫:“圣王那时急于脱身,要求紧迫,一时间也没办法派其他人赶去鬼市支援,远水救不了近火,只好动用了青山楼的人。”

    事情已经生了,再纠缠已经没有了意义,而苗毅那边还在等他的消息,杨庆暂不理会她,又摸出了星铃,联系上了苗毅,将从金漫这总结出来的结果告知了。

    苗毅获悉亦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和六道的关系早就被信义阁给盯上了,忙问:难道他们那个时候就知道了我是无量道的新任圣主?

    杨庆:这个可能性很小,炼狱这边除了高层,知道你在外界的人不多,炼狱这边的人只知道你叫苗毅,不会有人把你和外界的牛有德联系上,而这边的星铃受到了管控,下面人根本无法和外面联系,知道你情况的高层也不会干有损自己利益的事,否则也不会被封闭到如今,所以以前不会,现在有了通外渠道就更不可能。

    苗毅稍微松了口气,问:你怎么会突然查到这事上面来?

    还能怎么查到?自然是曹满那暗示提醒引起了杨庆的警觉,而杨庆这个时候本就对鬼市的一举一动处在高度警觉状态中,稍有任何可疑之处都立马会引起他的怀疑、分析、认判、排除,结果在这一点上卡住了,想不通!

    杨庆实在想不通曹满有何必要出这个暗示,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苗毅对信义阁来说有利用价值,可又有什么样的利用价值呢?苗毅如今的处境,受到天庭的压制,连寇家都要当做弃子,夏侯家没必要接这个盘,除非苗毅对夏侯家来说价值真的很大!

    如此一来,确定了方向,杨庆的思绪就围绕在了‘苗毅’的价值上做研判,苗毅身后隐藏的六道的秘密无可避免地先突出了出来,令他不得不求证信义阁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想加以利用?结果一路捋下来果然不出所料,信义阁的确已经察觉到了苗毅和六道有牵连。

    将这大概情况一讲,苗毅没有吃惊,反而是无语了,这他妈什么人呐,曹满就一句看似善意提醒的话而已,就被这家伙精准而快地一路查出这么多东西来,直接锁定了成因,还让不让人活了?

    苗毅:曹满提醒我的目的何在?

    杨庆:自然是想帮大人。

    苗毅:为何要帮我?

    杨庆:目前能想到的原因有二。其一,如果切实抓住了大人和六道的把柄,而大人却是寇天王的女婿,这因果关系下,就等于死死掐住了寇家的脖子,这价值之大,足够夏侯家花代价帮大人。其二,大人在天庭的崛起方式太惹眼了,甚至有些匪夷所思,屡屡惹出那么大的事都能活下来,不知道大人有六道的背景尚罢,在知道了的情况下,只怕想不惹起惊疑都难!夏侯家本就是靠窥探秘密和掌握秘密而立足的,有这两点诱因存在,夏侯家非帮大人不可!

    一听如此,苗毅乐了,笑骂一句:就算寇家和夏侯家的交易结束了,信义阁也不会轻易放弃在鬼市对我的庇护?

    杨庆:如果预判不差的话,应该是如此,只是不会明着帮大人而已。实在是夏侯家窥探隐秘的**恐怕已经渗透到了这个家族的骨子里,这是他们立足的根本,已经无法改变,也是夏侯家最令人感到恐怖的地方!到了夏侯家这个地步,已经成了庞然大物般的怪物,靠武力根本无法剪除,夏侯家若有一天垮掉了,肯定是家族内部出了什么乱子。

    苗毅:照你这么说,只要夏侯家自己不乱,岂非要永世不倒?

    杨庆:这也不一定,办法也不是没有,有时候最突出的部位也是最容易被绊住的部位,夏侯家喜欢窥探和掌握别人的私密,若是有人有办法、有能力针对这一点设套利用的话,搞不好能让夏侯家这个庞然大物自己绊得自己走不稳而轰然倒下,只是想让夏侯家上套,恐怕那诱饵也不是谁都能设置的出来的,很难,几乎不太可能。(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一六四八章 骤然紧绷    船进水洞,入内靠岸,阎修转身揭开了帘子,苗毅从船舱内大步走出。

    站在岸边台阶上等候的曹凤池面露笑意,拱手相迎。

    上岸的苗毅乐呵呵道:“怎敢有劳曹掌柜亲自来迎。”眼神中再次露出上下审视的意味,和以前见这女人不一样,他上次在蓝夜寺已经有了判断,这女人十有八九是夏侯龙城的妹妹,其当时含糊其辞的应也是佐证。

    曹凤池也知道他识破了自己的身份,笑道:“牛大人毕竟是鬼市总镇,地主驾临,凤池焉敢怠慢。”伸手相请入内。

    “抬举了!”苗毅自嘲一句,谁是鬼市的地主需要争辩吗?没必要纠缠这个,又看了看四周,“怎么不见七爷。”

    陪行在旁的曹凤池摇头打趣,“就知道牛大人觉得凤池迎接的级别不够,可是没办法,七爷有事,只好委屈委屈牛大人将就一下。”

    “不愧是兄妹,跟你哥哥说话一样有意思。”苗毅随口丢出一句。

    然这一句一下就将曹凤池给砸的有些失神,精神恍惚了一下才快步跟上,沉默了。

    斜睨关注的苗毅暗暗一笑,看来没错了,还真是夏侯龙城的妹妹。

    到了楼上,再入内,阎修被拦在了过道,能让他到这里已经算是给了苗毅面子,苗毅也示意他就在这等着。

    “曹东主!”

    一间会客的雅间内,领入的苗毅见到了曹满,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见面,苗毅拱手问候。

    坐在煮茶泥炉旁的曹满微微一笑,也没有起身,只伸手对面示意请坐,看似失礼,可在这块地面上人家的确有这个资格,能拨冗相见,已经是很给苗毅这个名不副实的鬼市总镇面子。

    请了苗毅坐下。曹凤池绕到曹满身后站定。

    茶香飘逸,曹满亲自动手斟茶待客,神态悠然。

    宾主稍品香茗,礼数略表后。苗毅主动问道:“不知曹东主招呼牛某前来,有何吩咐?”

    “吩咐谈不上。”举杯唇边的曹满摇头笑了笑,浅尝之后放杯,“恭喜总镇大人倒是真的。”

    苗毅呵呵道:“何喜之有?”

    曹满也不跟他绕,直言不讳道:“信义阁最近打探到一批逃犯的下落。要看一旦牛大人将这些逃犯抓获,想必官复原级不远了,自然是要恭喜。”

    苗毅还当是什么事让自己亲自跑一趟,原来是这事,这事寇家之前就和他打过了招呼。

    他却不知这事让信义阁费了点事,青主突然大赦天下闹的,硬生生把事给搞的曲折了不少,闹得一向稳坐钓鱼台的信义阁都郁闷了,怎么事情一牵涉到这个牛有德总是闹出一些措手不及的事,之前江一一的结果出乎意料。如今一批嫌犯又出意外。

    “有劳。”苗毅点了点头,大家都心知肚明无须多说,只是有一点不免相问:“些许小事曹东主派人打声招呼便可,惊动曹东主接见,想必另有吩咐吧?”

    曹满微微一笑,“寇家对总镇大人的支持可谓不遗余力啊,听说甚至惊动了天后将鬼市总镇府的老人几乎全部给换掉了,说来那些老人也算是占了总镇大人的光,没关系没背景守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多年,如今终于解脱了。背后说不定多感谢牛大人。”

    这点苗毅也承认,天后手上管控的只有市集,鬼市人马撤出后天后没权利往别的地方塞,只能塞到天街那边去。一群本来没啥前途的人突然走了鸿运,竟然调到了油水丰厚不是谁都能去的天街,不是沾了他的光是沾了谁的光?说白了还是上面一个念头,便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

    不过对方想说的显然不是这个,苗毅端茶嘴边等着他下面的话。

    果然,曹满端详了一下他的反应之后。又继续说道:“福祸相倚,有些好事未必是好事,有些支持也未必是真支持,牛大人认为曹某说的可对。”

    有些话点到为止,两人也并未深谈。

    曹凤池亲自送了苗毅离去后返,见曹满站在窗前,走近往外看了眼,正好看到苗毅的坐船荡波离去,不禁问道:“三爷爷,总镇府挖地道的事为何不警告他?”

    曹满目光深邃,“地道是小事,随时能毁掉,装作暂时没现好了,就当多给他一条活命的退路,倒是这家伙的背后有点意思,藏的很深!以前关注六道那么久都没有现什么,若不是上次破法弓的事这家伙被差遣到了鬼市露出了一丝蛛丝马迹,谁能想到这家伙的背后居然能牵扯到六道,同时在天庭那边屡屡惹事都能逃过一劫,这背后恐怕不是运气能解释的,而这些我们居然一点都没有掌握,夏侯家屹立天下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迟钝到了这个地步?想想都后怕啊!”

    曹凤池迟疑道:“三爷爷,您的意思是?”

    曹满眯眼徐徐道:“现在唯一的关节点就在这家伙身上,线索脆弱的很,一旦这家伙出了事,我们触及幕后的机会恐怕就彻底断掉了。那家伙的幕后警惕性很高,从我们关注六道这么多年都没有现就可见一斑,为防打草惊蛇,我们和寇家的交易虽然结束了,但是暗底下还是不能让他出事,老七前往黑市巡视没来前,你多盯着点。”

    曹凤池若有所悟,点头道:“凤池明白了。”

    “凤池,听说你在蓝夜寺的时候和牛有德走的很近呐!”曹满突然手扶窗柩来了一句。

    曹凤池心中一凛,没想到蓝夜寺稍微接触了一下就让三爷爷知道了,她尽量坦然地道:“谈不上走的很近,都是鬼市这边的人,多聊了几句而已。”

    “那就好!”曹满转过了身来,看着她淡淡笑道:“没别的意思,听说他是龙城生前唯一的朋友,我担心你会多想,所以想提醒一下你,他的背景这样深,说不定就是有意接近龙城,是不是真正的朋友只怕未必。千万别感情用事!你虽然是女儿身,可家族能挑中你来这边,就说明家族对你寄予了失望!”

    曹凤池点头,“三爷爷。我明白了。”

    炼狱之地,无量星,月朗星稀,杨庆却难眠,静静走到山崖边。

    崖下惊涛拍岸。崖上杨庆举头望月,短短一年时间不到,他神形竟然显得有些枯槁,可看向夜空的目光依然精神闪烁,深邃而炯炯有神,眉头微皱,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青菊从后面慢慢走来,一件黑色披风抖开轻轻披上了他的肩头,见到深思中的杨庆鬓角显现的几丝白,青菊不禁低头抿嘴。神态间有些酸楚不忍。只有她最清楚杨庆来到炼狱后是什么样的状态,只有她最清楚杨庆和这么多老家伙周旋消耗了多大的精力,真如杨庆对苗毅说的那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远处,赵非和邬梦兰盯着杨庆那消瘦了不少的身影看了会儿后,心有灵犀地相视一眼,亦轻轻摇头叹息一声。

    他们虽然不像青菊那般是杨庆的贴身侍女,不如青菊知道的多,但有些东西还是看在眼里的。

    两人跟在杨庆身边亲眼目睹了杨庆是怎么和六道老家伙交锋的,拉拢五圣召集小世界的旧部。挑的六道鸡飞狗跳,又出面平息,又挑的鸡飞狗跳,又继续平息。反复制造矛盾,反复安抚。

    也许是旁观者清,两人感觉五圣已经不知不觉被杨庆推到了前台而不自知,而杨庆却似乎变成了和事佬的角色,渐渐成了双方之所以不撕破脸的不可或缺角色,不说威信渐隆。至少已经没人会再忽视这位大执事。作为杨庆身边跑腿的,两人亲眼见证了杨庆种种手段,有点惊为天人的感觉,可这背后杨庆付出的却是无止境的操劳,现在杨庆手上能为他在这事上分忧的人还没培养出来。

    总之杨庆来到炼狱后,真是连轴转个不停,两人见到的杨庆不是在六道间奔波,就是思虑不停,几乎不见他有歇下来过,这种状况就算是修士也有点吃不消。至少他们两个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不过幸好还有司空无畏和陶青离,两边轮流倒换着跟着杨庆随时听候吩咐。

    现在赵非和邬梦兰算是明白了苗毅为什么会对杨庆委以重任,至少夫妇二人如今就对杨庆心服口服了,杨庆的能力不是他们夫妇能比的。佩服之余看到的也让两人唏嘘不已,一个健壮汉子渐渐变得憔悴,竟然变得苍老了几分,这分明是长期劳神不得恢复的结果,否则堂堂一修士不至于如此,眼前山崖边月色下变得有些消瘦的身形就是证明。

    只是今天不知杨庆怎么了,平常杨庆思考问题都是在庭院里转悠,不会暴露在外面让人看到。

    殊不知杨庆的精力如今已经由炼狱这边暂时转到了鬼市那边,转到了苗毅身上,他也是没办法,他太担心苗毅那边了,一旦苗毅出事,这边花再大的精力都白瞎。

    苗毅办事的风格往往让他几欲抓狂,他实在是没办法左右苗毅,因为苗毅经常不按常理来,不过这次苗毅请教到他头上来后,他要的一点要求就是要掌握鬼市那边的情况,要苗毅把鬼市那边生的状况随时告知他,实在是这一局真的输不起。

    苗毅嘴上答应了他。

    杨召青负责总镇府人马收集鬼市的情况转报杨庆,杨庆还不放心,要常随苗毅的阎修把苗毅平常观察不到的一些状况也转报这边,幸好两人都有和青菊的联系方式,由青菊随时和杨召青、阎修联系。

    这样还不够,苗毅确认非要那样干后,他又立刻找了六道的人碰头,要六道在鬼市那边的所有消息渠道掌握的鬼市一切情况都及时上报。他这次直言不讳地向六道高层通报了苗毅目前的处境,明白告知,一旦苗毅出事,大家一切都白瞎,后续的资源别想再进来了,大家就等着下面那么多人耗尽了资源后出事吧。

    被杨庆这么一折腾,搞的六道也紧张了起来。

    不过杨庆随之又安抚,要六道保持鬼市如常,不要打草惊蛇,实际上他的目的也是怕六道这帮老家伙阳奉阴违不及时将鬼市情况上报而已,他如今需要大量掌握鬼市的各种情况。

    为此,杨庆已经从六道抽调了一批高层集中在这边随时接收汇总各路有关鬼市的消息,以最快度有效组织起了一支庞大的消息网围绕苗毅一个人服务。

    就在刚刚,杨庆又接到了苗毅的消息,苗毅告知了和曹满碰面的详细经过。

    曹满莫名的暗示提醒其实和他对苗毅说的是一个意思,可就是这么一句提醒引起了杨庆的高度警惕,令其神经骤然紧绷了起来。

    站在山崖边思虑良久之后,杨庆又摸出了星铃和苗毅联系,突兀询问:大人,你在鬼市有没有和六道的人接触过?

    苗毅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嘛,:鬼市是信义阁的地盘,我哪敢在这里接触六道的人。

    杨庆想想也是,可他一贯小心谨慎,遇上这种事情还是稳妥性地多问了句:大人真的确认在鬼市从来没有和六道的人接触过?

    苗毅:没有

    随后又想到什么似的,又补了句:做鬼市总镇后没有,在之前,天庭在鬼市设下陷阱的时候,我遇到了一点麻烦,借助无量道的人脱身过,如果这也算接触的话。

    杨庆立刻追问:大人能否把详细情况告知?

    对于这个苗毅倒是没有做任何隐瞒,把能记起的经过告诉了他。

    “大人稍等!”听完后的杨庆给了这句话后,二话不说,披风一甩,大步朝金漫的居所走去。

    修炼中的金漫自然被他打扰了,两人客厅一见面,杨庆拱手见过,“圣主。”

    金漫好奇道:“大执事这么晚有事?”

    “听圣王说,当年天庭在鬼市设下陷阱的时候,圣王遇见了点麻烦,无量道曾派人接应过”杨庆长话短说,把想问的迅讲清楚了。

    言简意赅,金漫没理由听不懂,略一思索,微微点头道:“是有这么事,圣王亲自联系到了我,是我亲自安排了鬼市那边的人去接应的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杨庆:“我想知道接应时的具体情况,能查出来吗?”

    金漫迟疑道:“下面具体经手的事我就不清楚了,恐怕要问一问。”

    杨庆不废话,就一个字:“查!”(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