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到盘古宇宙,众圣直接在道祖的紫霄宫内闭关修炼,全力吸收自己这次的感悟与心得。

    而吕重却没有与众位师兄、师姐一样选择留在紫霄宫,而是直接遁入了[大寂灭珠]。

    利用千万倍时间加速的能力,吕重疯狂地吸收着空明神对于空间、抽取、融合三种大道的感悟。

    意识海内那庞大的功德之力,也让吕重对空间、抽取、融合三种大道的感悟越来越深。

    可以说,有功德之力的帮助,吕重在短短的一万年内,完全吸收了这些感悟。

    这让吕重的空间圣纹,直接由中品巅峰境界,轻松突破,达到了上品下位境界,甚至还让吕重在完全领悟之后,再进一步,达到了上品中位境界。这种境界的空间圣纹,赫然已能够与之前被混蚕老祖灭杀的空寂圣尊持平了。

    而更让吕重心喜的是,他的抽取、融合大道,也在一路疯狂晋级,由之前的不入流境界,如坐火箭般提升,达到了下品中位圣纹境界。

    这是一种长足的进步!

    抽取、融合圣纹的出现,让吕重有能力抽取别人的道纹、圣纹为己用。这是真正的加强版的[北冥神功]。与混蚕老祖的[蚕食圣道]也有异曲同功之妙。

    同时,得了这么多的感悟,而吕重又在[大寂灭珠]内静修了近万年,这让吕重惊喜地发现自己本身的实力也得到了不少的提升。从从前的二品中位圣人境界,晋级到了二品巅峰圣人境界,生生地跨过了两个小境界。

    “哈哈。这次得到的好处太大了!”吕重兴奋地大笑。

    可就在这时候,寂灭小公主突然闪现,微微摇了摇头,“主人。说句扫兴的话,你如今的实力还差得太远。别忘了千年之后,你与创世光尊的约战……”

    吕重顿时翻了翻白眼,“小家伙。不要这么打击我好不?我知道我现在实力不足,绝对会尽力修炼的……”

    “主要是你与圣尊级强者的差距太大了,而且那创世光尊极为小心谨慎,你又决定不躲入[大寂灭珠]之内,所以要对付他就麻烦得多了。主人你必须尽快地疯狂地提升自己的实力!至少也得把自身的实力在千年之内提升到七阶圣人境界!那样才能战胜创世光尊”

    “我靠,七阶圣人?”吕重惨然而叫:“这不是逼我么!”

    吕重一脸惨然,真要这么干,他明白自己这千年之年。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了。就算时间加速千万倍,只怕也是如此!

    从二阶巅峰圣人晋阶到七阶圣人,至少得提升四个大境界啊!

    “呵呵,有付出才会有收获!”寂灭小公主傲娇地笑了笑。

    吕重顿时耷拉着脑袋,“行,我努力!”

    “那您就全力修炼吧,等达到五阶圣人境界。可以进一步冲击我核心空间内的禁制。”给吕重交代了一句,小家伙再次消失。

    “靠,看来这次不能偷懒了!”吕重微微嘀咕,心中也是激起了一个雄心。

    其实,一直以来,吕重都不算偷懒,在修炼一路上,他绝对努力。不然,单凭机缘、气运,是不可能拥有现在的境界的。

    有了决心。吕重也是再次修炼。

    不过吕重也不傻。他能明白,如果单单是依靠自己按步就班地修炼,绝对无法在100亿年之内从二阶巅峰圣人修炼到七阶圣人境界。

    所以,他必须借用其他力量相助!

    而在他的收藏中。圣尊精血、玄青神石,绝对是提升体内能量与实力超级宝贝。

    “哈哈。就这么干了!玄青神石的等级太高,等到我修炼到六阶圣人以上再使用,现在,就全力用圣尊精血修炼……”

    吕重狂笑一声,顿时有了决定。

    在[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内,圣尊之躯、圣尊精血可不在少数。

    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三大圣尊提供的精血,足以让吕重修炼到七阶巅峰圣人境。如果能召来天劫,便能成就圣尊。

    “嗯,之前吸收的就是麒麟圣尊的精血,那么继续”

    吕重的双眼之中闪过一丝狂热,心念一动,十滴麒麟圣尊的圣血出现,并直接被他吞服。

    “嗤嗤嗤……”

    刚一吞下,那灼热之极的能量就几乎让吕重喉咙一痛。

    还好之前有过多翻吞噬麒麟圣尊精血的经历,让吕重能坚持下来。

    庞大的火系能量,疯狂在吕重的体内冲撞,桀骜不驯,不甘心被炼化。

    可是吕重修炼的阴阳合和大道,是最神奇的功法,截天截道,补自身之不足!

    在这种霸道功法的压制下,麒麟圣尊的精血一步步被炼化。

    ……

    时间在悄然流逝!

    大寂灭珠内时间加速能量启动到最大的一个空间,吕重整个人完全进入了物我皆忘,一切俱空的修炼状态。

    一百万年过去了,吕重成功晋级三阶圣人!

    五百万年过去了,吕重晋级四阶圣人!

    二千万年,吕重赫然已晋级五阶圣人!

    ……

    一亿年,吕重终于晋级到六阶巅峰圣人。

    三亿年,吕重一举冲突之前的境界,成功晋级为七阶圣人!

    更恐怖的是,在这三亿年之内,吕重虽然一直没有修炼[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但是,这种炼神功法一直自行配合其灵魂功德金身修炼。加之他全身心进入一切俱空、物我两忘的境界,这让他的灵魂能量、元神之力更是不受控制地疯涨。

    三亿年没修炼元神,可是他的圣识之强,赫然一举从六阶巅峰圣人境界,冲击到七阶巅峰圣人境界。

    恐怖!

    真正的恐怖之极!

    三亿年由二阶中位圣人,冲击到七阶圣人境界,这绝对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

    同时,在这三亿年之内,吕重因为吞噬了麒麟圣尊、鸿昆圣尊、弑天老祖三人的几乎七成的精血,让吕重的火之圣纹由中品圣纹晋至上品中位圣纹境界。

    杀之道、卜之道俱都进化到了中品圣纹境界。

    这是一次真正疯狂的提升!

    更是一次绝无仅有的疯狂突破!(未完待续。)

第一六四五章 敢打就别跑    “牛二,你搞出那么大动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御园宴后,一回到‘云轩’没了外人,云知秋立刻逮住苗毅追问究竟。

    苗毅苦笑,摸出了冰火之心,感叹道:“我只是想试试看,没想到那彩凤的情绪竟然失控了……”把当时大概的情况讲了遍。

    “你也真是的,怎么跟三岁小孩似的想起一出是一出。”云知秋翻了个白眼,不过转瞬又陷入了沉吟,“能让那彩凤情绪如此失控,看来这冰火之心对凤族的意义非同一般啊。”

    苗毅看着手中珠子,微微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惜龙凤二族在天庭羁押太久,久不消化邪气积攒功德早已经失去了变化为人和口吐人言的能力,而我们又听不懂龙吟和凤语,加之找不到单独相处的机会,无法与之沟通,也搞不清状况,也只有等到有机会的时候看能不能想办法与之交流一下。”

    云知秋也默默点了点头,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明眸流转,眼珠子一转,目光中闪过狡黠,“也不是没机会跟凤族沟通,天妃战如意也有凤辇,她是你的旧部,你应该有和她联系的方式吧,什么时候私下见个面呗。”

    “……”苗毅一愣,说到战如意,他思绪略微有些恍惚,想起了一些什么,之前在离宫也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回过神来后,忽然意识到云知秋的话有些不对,皱眉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私下见个面?我和她关系一直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找她岂不是自找麻烦。”

    “是吗?”云知秋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的反应,“在离宫的时候,她可是特意找了我谈话。说了你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

    此话一出,苗毅顿时紧张了。不过很快察觉到了异常,战如意哪会把那种事情随便拿出来乱说。这女人太坏了,又想诈老子!他立刻装作一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样子,冷笑道:“我怎么听你话里有话,我和她能有什么,秋姐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云知秋已经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紧张:“你和她有什么得问你自己。”手指戳了戳苗毅的心窝。

    苗毅抓住了她的手,“你是不是又想没事找事?”

    云知秋冷笑一声,“我没事找事?你当我在开玩笑么?你在离宫闹出事后。我到那边敬酒时,她特意留了我说话,话里话外说的都是你,好像嫌我不够关心你似的,我怎么听都觉得有些不对。再想想以前,你在御园被贬成小兵时,她没事就找你去种地,我当时还以为她在羞辱你,现在这么一琢磨,感情是我傻呀!哼哼。牛二,你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干过见不得人的事。现在说出来我可以不计较,毕竟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回头一旦被我自己查出来,老娘跟你没完!”

    过去的事情不计较?能信你的话才怪了!苗毅心里嘀咕,好气又好笑道:“你觉得我和她之间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云知秋直言不讳,“明说了吧,你们有没有睡过?”

    “有病吧!”苗毅挥手扔开她的手,“她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我若真和她发生过那种关系,她怎么可能成为天妃。青主是能戴绿帽子的人吗?天宫验身那一关她就过不去,你觉得我还可能活到现在吗?”

    其实当初苗毅在御田值守的时候。战如意老是单独找苗毅,云知秋就已经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女人在这方面的嗅觉不是一般的敏锐,也正是因为苗毅说的这一点原因才打消了她的疑虑,青主不可能戴绿帽子,可现在云知秋泼劲一上来不饶人,“这个谁说的清楚,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你又不是什么能洁身自好的人,孤男寡女的,鬼知道你们背地里干过什么。再说了,就算她不是完璧之身,凭嬴家的势力动点什么手脚掩盖过去也不是不可能!说到这个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嬴家老是逮住你不放,敢情是想杀人灭口啊!”

    “有多远死多远,老子没心情跟你胡搅蛮缠!”苗毅差点喷她一脸唾沫,转身就走。

    “哟!现在没心情了,当年上老娘的床,甜言蜜语扒老娘裤头的心情哪去了,玩腻了是不是?王八蛋,给我站住!”云知秋真心不是吃素的,两手袖子一撸,露出两截粉藕般的胳膊,直接追了上去跳起,两条大腿缠在了苗毅的腰上,胳膊勒住了苗毅的脖子,像条八爪鱼似的缠住了苗毅不放,狠狠一口咬在了苗毅的肩头。

    “嘶…”苗毅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怒声道:“泼妇,再不放开别怪老子不客气!”

    云知秋咬着他肩头肉摇头呜呜,表示不放,同时银牙再次加大了咬合力。

    苗毅顿时火冒三丈,抡开胳膊大巴掌朝后面抽去,把云知秋的屁股打的啪啪响。下手有点重,云知秋疼的眉头直跳,但是卯上了,越疼她牙口咬的越狠,差点没把苗毅肩膀上的肉给直接咬下一块来。

    逼得苗毅没办法了,不得不施法出手,直接将云知秋给制住了,这才把缠在自己身上的‘八爪鱼’给摘了下来,一只胳膊夹了她的腰,单臂夹在腋下走入卧室,把人往榻上一扔。

    看了看自己肩头上的衣服已经被咬出了血迹,苗毅指着怒骂一声,“泼妇,老子迟早休了你!”大袖一甩,转身就走。

    浑身僵硬在那不能动弹的云知秋眼珠子转动,眼睁睁看着苗毅走了,恨得牙痒痒,屁股也真的被打疼了。

    幸好没多久,苗毅又默不吭声回来了,站在榻旁盯着她看了会儿,最终叹了口气,又出手将云知秋身上的禁制给解开了。

    云知秋立马翻身坐起,嘿嘿冷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笑的苗毅心中发寒,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摆手道:“秋姐儿。咱们好好谈一谈。”

    “谈你个王八蛋!”云知秋挥手直接抽出了一支大刀,直接一刀狂劈了出去。那叫一个彪悍。

    苗毅吓了一跳,缩头便闪,躲过一刀,刀光霍霍中发现云知秋是玩真的,东躲西藏地喊道:“你疯了吧!”

    “被你逼疯了,王八蛋,打女人还有理了!老娘给你端茶倒水,伺候你洗漱更衣。跪地上给你穿袜穿鞋,你兽性大发时还要变着花样伺候你裤裆里的东西,每次让你玩到满意为止,还要帮你照顾小妾,哪点对不住你了,你就这样对老娘?敢打老娘,老娘跟你拼了…打自己老婆算什么本事,敢打就别跑,是男人有种就吃我一刀!”云知秋提刀追着狂劈,那劲头跟她当年做丫头时没什么区别。想当年是大魔天出了名的女魔头,搞的人见人怕,这么多年了脾气一上来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其实她一直都这样。当初苗毅和她还是有那么点意思、还没发生关系、还没娶她的时候就如此,没事就动手动脚,某次苗毅还不会飞行时就曾被她一脚给从天上踹得掉地上去了。

    按理说,苗毅娶她之前就知道她脾气的,也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早就做好了容忍这女人缺点的准备,可这女人真要发起泼来,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这祖宗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冒。连那种私密事也敢直接喊出来,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刀光剑影的不算什么。凭苗毅现在的修为云知秋想伤他也不容易,关键她嘴里口无遮拦冒出的话。那嗓门是一点都不收敛,生怕大家听不见似的,喊出来的,听的苗毅直冒冷汗心神失守,差点没真被劈上一刀。

    咣当!哗啦!

    刀光闪过之处,什么桌子、椅子之类的瞬间四分五裂,王府里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啊。

    轰隆!一面墙直接被劈翻了。

    苗毅身形一闪,从垮塌的墙壁里闪了出去。

    他以为他跑出去了,外面有人会看到,云知秋应该会有所顾忌,应该会收敛点住手,谁知云知秋一声娇喝:“王八蛋,别跑!”从弥漫烟尘中蹿出,提刀追杀而来,一记刀罡悍然劈出。

    苗毅仓惶避开,刀气一过,假山崩塌,院墙轰飞,花草树木乱飞,地面直接开出了一条深痕。

    绝对是玩真的!苗毅大吃一惊,缭乱刀罡绞杀而来,他手上又没任何东西,被逼得仓惶快闪逃命。

    “大人,夫人!”千儿、雪儿跑了出来,见到这一幕比以前夸张多了,皆是惊叫不已。

    云轩里的丫鬟下人们都被惊呆了。

    王府守卫迅速闪来一群,见到是夫妻两个打架,一个个无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连统领王府侍卫的初剑都有点看傻了眼,什么情况?

    别说侍卫了,连各宅院的人都惊动了出来,这么大动静想不惊动都难。

    眼见云知秋提刀杀的苗毅东躲西藏,隋楚楚和舒欢娘等惊为天人,乖乖,这老七太彪悍了!

    对她们来说,对自己男人耍耍小性子可以,对自家男人动手的事想都不敢想,更何况是提刀追杀,男尊女卑的思想已经是普世的价值观,尤其是在这王府里面,哪个女人敢这样没礼数,哪怕是老六寇玉也不敢这样对上门女婿似的初剑这样干,真要这样干了非得被老爷子打断腿不可。

    寇铮三兄弟面面相觑,还是头回在王府里看到这情况。

    寇家的小辈惊讶之余则有点小兴奋,这场景罕见呐。

    很快,寇凌虚和唐鹤年闪身空中,也被惊动了,往下一瞅,也都相视无语。

    不过寇凌虚脸色很快黑了下来,只见下面的苗毅怪叫一声,“泼妇,你闹够了没有!”顺手一抖,逆鳞枪在手,几枪快如惊雷的连刺,杀的云知秋手忙脚乱,一个精妙挑枪术,直接将云知秋手中刀给挑飞了出去。

    “王八蛋!”云知秋亦是一声怪叫,她最擅长的也是枪术,挥手亦捞了把枪在手,整个人浑身破绽地朝苗毅扑了过去,只攻不守,完全是在拿血肉之躯往苗毅枪头上扑,一点防御都不做。

    她这样无赖的打法,苗毅还怎么玩?他也不可能真把那锋利枪头往云知秋身上扎,反倒被云知秋给杀了个手忙脚乱。

    他想夺枪将云知秋抓了,可又担心逼得云知秋使出大魔无双诀来反抗,那可就真露馅了,正纠结中,空中的寇凌虚已经看不下去了,“嗯!”偏头示意了一声。

    唐鹤年一个闪身而去,如苍鹰搏兔,降落之际,展开的双臂往下一压,强大的法力威压立刻迟滞的下面交手两人如陷沼泽,转眼落在两人中间,左右出手抓住了两人手中枪,双臂一震。

    两人手中武器双双脱手,同时被震的踉跄后退。

    与此同时,寇凌虚瞬间落地,落在了两人中间,苗毅和云知秋立刻消停了,只剩下了目光交锋。

    “你们两个想干什么?想把王府拆了吗?”寇凌虚沉声一喝。

    云知秋立刻告状:“义父,你要为女儿做主,他刚动手打我!”

    苗毅指着自己肩头的血迹,愤慨道:“是谁先咬人的?”

    云知秋冷笑:“是谁说要休了我的?”

    “……”苗毅哑口无言,对方这话在寇家有点犯忌讳。

    果然,寇凌虚立刻饱含深意地看了过来,想不误会都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苗毅目前的处境,怀疑苗毅是不是想和云知秋一拍两散好化解目前身在鬼市的压力。

    稍有感触的人都将目光投到了苗毅身上。

    “义父,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根本不是这回事。”苗毅辩解了一句。

    谁知寇凌虚霍然扫了周围一眼,沉声喝道:“都很喜欢看热闹吗?”

    一群跑出来围观的人立刻脑袋一缩,赶紧悄悄离开了,初剑一挥手,连侍卫都退下了,寇铮倒是抬手示意了一下自己夫人隋楚楚别走,跟他一起走了过去。

    “哼!”寇凌虚一声冷哼,瞅了眼寇铮夫妇,也没多说什么,闪身走了。

    唐鹤年立刻招呼人手收拾打斗后的残局,寇铮拉了苗毅走,隋楚楚则拉了云知秋走,夫妇二人各带走了一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