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牛二,你搞出那么大动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御园宴后,一回到‘云轩’没了外人,云知秋立刻逮住苗毅追问究竟。

    苗毅苦笑,摸出了冰火之心,感叹道:“我只是想试试看,没想到那彩凤的情绪竟然失控了……”把当时大概的情况讲了遍。

    “你也真是的,怎么跟三岁小孩似的想起一出是一出。”云知秋翻了个白眼,不过转瞬又陷入了沉吟,“能让那彩凤情绪如此失控,看来这冰火之心对凤族的意义非同一般啊。”

    苗毅看着手中珠子,微微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惜龙凤二族在天庭羁押太久,久不消化邪气积攒功德早已经失去了变化为人和口吐人言的能力,而我们又听不懂龙吟和凤语,加之找不到单独相处的机会,无法与之沟通,也搞不清状况,也只有等到有机会的时候看能不能想办法与之交流一下。”

    云知秋也默默点了点头,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明眸流转,眼珠子一转,目光中闪过狡黠,“也不是没机会跟凤族沟通,天妃战如意也有凤辇,她是你的旧部,你应该有和她联系的方式吧,什么时候私下见个面呗。”

    “……”苗毅一愣,说到战如意,他思绪略微有些恍惚,想起了一些什么,之前在离宫也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回过神来后,忽然意识到云知秋的话有些不对,皱眉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私下见个面?我和她关系一直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找她岂不是自找麻烦。”

    “是吗?”云知秋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的反应,“在离宫的时候,她可是特意找了我谈话。说了你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

    此话一出,苗毅顿时紧张了。不过很快察觉到了异常,战如意哪会把那种事情随便拿出来乱说。这女人太坏了,又想诈老子!他立刻装作一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样子,冷笑道:“我怎么听你话里有话,我和她能有什么,秋姐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云知秋已经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紧张:“你和她有什么得问你自己。”手指戳了戳苗毅的心窝。

    苗毅抓住了她的手,“你是不是又想没事找事?”

    云知秋冷笑一声,“我没事找事?你当我在开玩笑么?你在离宫闹出事后。我到那边敬酒时,她特意留了我说话,话里话外说的都是你,好像嫌我不够关心你似的,我怎么听都觉得有些不对。再想想以前,你在御园被贬成小兵时,她没事就找你去种地,我当时还以为她在羞辱你,现在这么一琢磨,感情是我傻呀!哼哼。牛二,你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干过见不得人的事。现在说出来我可以不计较,毕竟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回头一旦被我自己查出来,老娘跟你没完!”

    过去的事情不计较?能信你的话才怪了!苗毅心里嘀咕,好气又好笑道:“你觉得我和她之间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云知秋直言不讳,“明说了吧,你们有没有睡过?”

    “有病吧!”苗毅挥手扔开她的手,“她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我若真和她发生过那种关系,她怎么可能成为天妃。青主是能戴绿帽子的人吗?天宫验身那一关她就过不去,你觉得我还可能活到现在吗?”

    其实当初苗毅在御田值守的时候。战如意老是单独找苗毅,云知秋就已经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女人在这方面的嗅觉不是一般的敏锐,也正是因为苗毅说的这一点原因才打消了她的疑虑,青主不可能戴绿帽子,可现在云知秋泼劲一上来不饶人,“这个谁说的清楚,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你又不是什么能洁身自好的人,孤男寡女的,鬼知道你们背地里干过什么。再说了,就算她不是完璧之身,凭嬴家的势力动点什么手脚掩盖过去也不是不可能!说到这个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嬴家老是逮住你不放,敢情是想杀人灭口啊!”

    “有多远死多远,老子没心情跟你胡搅蛮缠!”苗毅差点喷她一脸唾沫,转身就走。

    “哟!现在没心情了,当年上老娘的床,甜言蜜语扒老娘裤头的心情哪去了,玩腻了是不是?王八蛋,给我站住!”云知秋真心不是吃素的,两手袖子一撸,露出两截粉藕般的胳膊,直接追了上去跳起,两条大腿缠在了苗毅的腰上,胳膊勒住了苗毅的脖子,像条八爪鱼似的缠住了苗毅不放,狠狠一口咬在了苗毅的肩头。

    “嘶…”苗毅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怒声道:“泼妇,再不放开别怪老子不客气!”

    云知秋咬着他肩头肉摇头呜呜,表示不放,同时银牙再次加大了咬合力。

    苗毅顿时火冒三丈,抡开胳膊大巴掌朝后面抽去,把云知秋的屁股打的啪啪响。下手有点重,云知秋疼的眉头直跳,但是卯上了,越疼她牙口咬的越狠,差点没把苗毅肩膀上的肉给直接咬下一块来。

    逼得苗毅没办法了,不得不施法出手,直接将云知秋给制住了,这才把缠在自己身上的‘八爪鱼’给摘了下来,一只胳膊夹了她的腰,单臂夹在腋下走入卧室,把人往榻上一扔。

    看了看自己肩头上的衣服已经被咬出了血迹,苗毅指着怒骂一声,“泼妇,老子迟早休了你!”大袖一甩,转身就走。

    浑身僵硬在那不能动弹的云知秋眼珠子转动,眼睁睁看着苗毅走了,恨得牙痒痒,屁股也真的被打疼了。

    幸好没多久,苗毅又默不吭声回来了,站在榻旁盯着她看了会儿,最终叹了口气,又出手将云知秋身上的禁制给解开了。

    云知秋立马翻身坐起,嘿嘿冷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笑的苗毅心中发寒,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摆手道:“秋姐儿。咱们好好谈一谈。”

    “谈你个王八蛋!”云知秋挥手直接抽出了一支大刀,直接一刀狂劈了出去。那叫一个彪悍。

    苗毅吓了一跳,缩头便闪,躲过一刀,刀光霍霍中发现云知秋是玩真的,东躲西藏地喊道:“你疯了吧!”

    “被你逼疯了,王八蛋,打女人还有理了!老娘给你端茶倒水,伺候你洗漱更衣。跪地上给你穿袜穿鞋,你兽性大发时还要变着花样伺候你裤裆里的东西,每次让你玩到满意为止,还要帮你照顾小妾,哪点对不住你了,你就这样对老娘?敢打老娘,老娘跟你拼了…打自己老婆算什么本事,敢打就别跑,是男人有种就吃我一刀!”云知秋提刀追着狂劈,那劲头跟她当年做丫头时没什么区别。想当年是大魔天出了名的女魔头,搞的人见人怕,这么多年了脾气一上来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其实她一直都这样。当初苗毅和她还是有那么点意思、还没发生关系、还没娶她的时候就如此,没事就动手动脚,某次苗毅还不会飞行时就曾被她一脚给从天上踹得掉地上去了。

    按理说,苗毅娶她之前就知道她脾气的,也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早就做好了容忍这女人缺点的准备,可这女人真要发起泼来,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这祖宗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冒。连那种私密事也敢直接喊出来,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刀光剑影的不算什么。凭苗毅现在的修为云知秋想伤他也不容易,关键她嘴里口无遮拦冒出的话。那嗓门是一点都不收敛,生怕大家听不见似的,喊出来的,听的苗毅直冒冷汗心神失守,差点没真被劈上一刀。

    咣当!哗啦!

    刀光闪过之处,什么桌子、椅子之类的瞬间四分五裂,王府里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啊。

    轰隆!一面墙直接被劈翻了。

    苗毅身形一闪,从垮塌的墙壁里闪了出去。

    他以为他跑出去了,外面有人会看到,云知秋应该会有所顾忌,应该会收敛点住手,谁知云知秋一声娇喝:“王八蛋,别跑!”从弥漫烟尘中蹿出,提刀追杀而来,一记刀罡悍然劈出。

    苗毅仓惶避开,刀气一过,假山崩塌,院墙轰飞,花草树木乱飞,地面直接开出了一条深痕。

    绝对是玩真的!苗毅大吃一惊,缭乱刀罡绞杀而来,他手上又没任何东西,被逼得仓惶快闪逃命。

    “大人,夫人!”千儿、雪儿跑了出来,见到这一幕比以前夸张多了,皆是惊叫不已。

    云轩里的丫鬟下人们都被惊呆了。

    王府守卫迅速闪来一群,见到是夫妻两个打架,一个个无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连统领王府侍卫的初剑都有点看傻了眼,什么情况?

    别说侍卫了,连各宅院的人都惊动了出来,这么大动静想不惊动都难。

    眼见云知秋提刀杀的苗毅东躲西藏,隋楚楚和舒欢娘等惊为天人,乖乖,这老七太彪悍了!

    对她们来说,对自己男人耍耍小性子可以,对自家男人动手的事想都不敢想,更何况是提刀追杀,男尊女卑的思想已经是普世的价值观,尤其是在这王府里面,哪个女人敢这样没礼数,哪怕是老六寇玉也不敢这样对上门女婿似的初剑这样干,真要这样干了非得被老爷子打断腿不可。

    寇铮三兄弟面面相觑,还是头回在王府里看到这情况。

    寇家的小辈惊讶之余则有点小兴奋,这场景罕见呐。

    很快,寇凌虚和唐鹤年闪身空中,也被惊动了,往下一瞅,也都相视无语。

    不过寇凌虚脸色很快黑了下来,只见下面的苗毅怪叫一声,“泼妇,你闹够了没有!”顺手一抖,逆鳞枪在手,几枪快如惊雷的连刺,杀的云知秋手忙脚乱,一个精妙挑枪术,直接将云知秋手中刀给挑飞了出去。

    “王八蛋!”云知秋亦是一声怪叫,她最擅长的也是枪术,挥手亦捞了把枪在手,整个人浑身破绽地朝苗毅扑了过去,只攻不守,完全是在拿血肉之躯往苗毅枪头上扑,一点防御都不做。

    她这样无赖的打法,苗毅还怎么玩?他也不可能真把那锋利枪头往云知秋身上扎,反倒被云知秋给杀了个手忙脚乱。

    他想夺枪将云知秋抓了,可又担心逼得云知秋使出大魔无双诀来反抗,那可就真露馅了,正纠结中,空中的寇凌虚已经看不下去了,“嗯!”偏头示意了一声。

    唐鹤年一个闪身而去,如苍鹰搏兔,降落之际,展开的双臂往下一压,强大的法力威压立刻迟滞的下面交手两人如陷沼泽,转眼落在两人中间,左右出手抓住了两人手中枪,双臂一震。

    两人手中武器双双脱手,同时被震的踉跄后退。

    与此同时,寇凌虚瞬间落地,落在了两人中间,苗毅和云知秋立刻消停了,只剩下了目光交锋。

    “你们两个想干什么?想把王府拆了吗?”寇凌虚沉声一喝。

    云知秋立刻告状:“义父,你要为女儿做主,他刚动手打我!”

    苗毅指着自己肩头的血迹,愤慨道:“是谁先咬人的?”

    云知秋冷笑:“是谁说要休了我的?”

    “……”苗毅哑口无言,对方这话在寇家有点犯忌讳。

    果然,寇凌虚立刻饱含深意地看了过来,想不误会都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苗毅目前的处境,怀疑苗毅是不是想和云知秋一拍两散好化解目前身在鬼市的压力。

    稍有感触的人都将目光投到了苗毅身上。

    “义父,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根本不是这回事。”苗毅辩解了一句。

    谁知寇凌虚霍然扫了周围一眼,沉声喝道:“都很喜欢看热闹吗?”

    一群跑出来围观的人立刻脑袋一缩,赶紧悄悄离开了,初剑一挥手,连侍卫都退下了,寇铮倒是抬手示意了一下自己夫人隋楚楚别走,跟他一起走了过去。

    “哼!”寇凌虚一声冷哼,瞅了眼寇铮夫妇,也没多说什么,闪身走了。

    唐鹤年立刻招呼人手收拾打斗后的残局,寇铮拉了苗毅走,隋楚楚则拉了云知秋走,夫妇二人各带走了一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86章    不过,与众圣尊不同。↑,

    在吕重看来,行事就该与混蚕老祖一般!

    别人冒犯了自己,那就必须打回去。

    别人要杀自己,那就以更高的姿态杀了对方,让对方无路可走,连轮回的资格都没有!

    一时间,吕重看向混蚕老神的双眼,莫名地多了一丝崇拜。

    只觉得混蚕老祖太合自己的眼缘了。

    似乎感应到了吕重的眼神,混蚕老祖一脸得意,突然向吕重眨了眨眼,传音笑道:“哈哈,小家伙,是不是很崇拜我?既然如此,要不要改投我的门下?鸿钧老儿能给你的,我可以给你十倍、百倍还多。”

    “不!多谢老祖的看重,不过,我一日是师尊的弟子,一辈子都是!”吕重微微一笑,传音拒绝。

    虽然觉得混蚕老祖顺眼,其行事也让他认同。但是,要他改投门庭却是不可能。

    崇拜是一回事,可背叛却是另一回事了。

    在仙界,背师叛祖,那是相当重的一种罪了。吕重岂会犯这样的错误。

    再说了,鸿钧道祖也对他吕重不薄。吕重怎么可能背叛鸿钧道祖。

    “操,你小子肥儿挺肥的,居然敢再次拒绝老祖?”混蚕老祖似乎怒了,无与化比的气势悄然间轰入吕重的意识海,准备以势压之。

    吕重全身一震,意识海金色的功德海洋咆哮而起,全力把混蚕老祖的气势抵抗在外。

    同时,混沌十二品青莲、混沌十品金莲同时颤动,守护住吕重的灵魂功德金身,轻松地坚持了下来。

    “我……我靠!你小子的意识海有鬼……不对,有秘密……”

    混蚕老祖惊讶的声音响起,接着他的气势攻击如潮水般退去。

    吕重后背流出一身冷汗,看了对面的混蚕老祖一眼,却发现对方古怪地收回目光,不再关注在他的身上。而是看向了天神联盟的圣尊。

    在场的人,几乎没人知道,在混蚕老祖利用自己的气势试控一个二阶圣人居然都没有成功压服对方。

    之所以说是几乎,却是还有一个鸿钧道祖有点意外与震惊。深深地看了混蚕老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吕重就在他的身边,混蚕老祖虽然强大,但是用气势威压吕重的事,是绝对瞒不过他的。

    只是。鸿钧道祖也看出混蚕老祖对吕重并没有杀意,才强行压制着没有对混蚕老祖出手。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吕重凭着自己的实力居然强行抗住了混蚕老祖的气势威压。

    这让他震惊与意外,同时也是深深地欣喜。

    虽然混蚕老祖根本就没有尽全力,甚至百分之一的气势都没有冒出来,但是,吕重才二阶圣人境界,却能抗住混蚕老祖百分之一的气势威压,可见吕重的潜力与韧性。

    要知道。单是混蚕老祖百分之一的气势威压,能让普通的六阶圣人直接跪下,甚至心神崩溃呢!

    想到这里,鸿钧道祖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

    不得不说,吕重这个关门弟子还是给他涨脸了。

    鸿钧道祖脸上的笑意自然瞒不过混蚕老祖,这让混蚕老祖的脸庞顿时一黑,看向天神联盟的圣尊们更是冷酷。

    凶神!

    这丫的绝对是一尊超级凶神!

    对于混蚕老祖,天神联盟的圣尊早就足够地重视了。否则,也不会一出手就是十六位圣尊。

    可是,这时候天神联盟的圣尊才发现。自己等人对混蚕老祖、鸿钧道祖、剑祖、刀尊、莲尊五人还真的是严重低估了。

    可惜,事已至此,天神联盟的圣尊也再无反转之力。

    一时间,俱都黯然神伤。甚至心灰意冷。

    十六位圣尊结成大阵都压服不了对方五人,甚至还重伤两位,陨落一位。

    这还让他们怎么打?

    一时间,天神联盟的圣尊之前的高高在上被彻底地打击了。不少圣尊都耷拉着脑袋,身上更是多了一丝颓废与恐惧。

    说实在的,他们真的没想到自己等人会落败。更没有想到混蚕老祖这家伙会痛下杀手。直接灭了一位圣尊。

    这可是圣尊啊,是仙界的最强者啊!

    “嘿嘿,长风、空心、空云、长留你们还打不打?如果打的话,我表示我很高兴……”

    左手提着空寂圣尊血淋淋的尸体,混蚕老祖右手叉腰,似乎很期待对方的再次攻击。

    靠!

    太猖獗了!

    小人得志!

    ……

    天神联盟的圣尊个个心中大骂,可是哪里敢再打下去。

    连神龙净世大阵都被破了,甚至空寂被灭杀,长风圣尊、空心圣尊都是重伤。

    而对方五人除了莲尊有些狼狈,其他人个个气势如虹,这还有必要打下去么?

    更让他们忌惮的是,混蚕老祖似乎被激起了凶性,天知道等下他会不会再次痛下杀手?

    长风圣尊差点一命呜呼,对于混蚕老祖,这会儿是真心忌惮与恐惧。拖着重伤的圣体,断断续续:“不……不打了!这……这或许是……是一个误会……”

    憋屈!

    极度的憋屈!

    他长风圣尊威镇诸天,受无数圣尊尊敬、崇拜,何曾落到如此地步?

    可是,面对这无法无天偏偏以事实表现出自己实力的混蚕老祖,他是真正地畏惧了。

    这绝对是一个超级凶神!

    面对这样的一个脾气极度爆躁的强大家伙,就算憋屈他也得忍着。

    否则,他毫不怀疑自己会步入空寂圣尊的后尘!

    “哈哈,真是奇怪,我怎么记得某人之前似乎说过,我是虎在这里给你卧着,是龙我也得给你盘着?”混蚕老祖目光一疑,杀机死死锁定长风圣尊。

    咝!

    长风圣尊一脸发白,连忙解释:“误……误会……,那……那是误会……”

    操!

    无耻!

    无数圣尊与圣人顿时一脸不耻地看着长风圣尊。

    睁眼说瞎话,也亏他能说得出来!

    “呵呵,不得不说,某人的脸皮真的比道器还厚!”混蚕老祖冷笑起来,一脸鄙视地看着长风圣尊。

    长风圣尊因为重伤,脸色一直很惨白,看不出其神情。倒是空心、空云、长留等圣尊个个低下了头,一脸潮红。

    “真他奶奶的操蛋,老子白来空明宇宙一趟。算了,看你们这样垃圾的实力、境界,老子连杀你们的心思都懒得动了。操,老子为什么要赶来这里……”混蚕老祖越说越郁闷,提着空寂圣尊的尸体凭空消失。

    莲尊深深地看着混蚕老祖消失的方向一眼,提议道:“我们也走吧!”

    “好!”刀尊果断点头。

    混蚕老祖这位最强战力走了,他们再留下来,一旦天神联盟的家伙再起心思,可就不好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