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别人在这种场合下不敢惹事他们相信,可苗毅这位他们实在没信心,那是有前车之鉴的,若说这世上谁敢在天帝的喜事上闹事,这位绝对是一个!

    桌上另三位相视无语一眼,三人和苗毅的身份一样,都是寇家的女婿,不过却是正牌女婿,所娶夫人都是寇天王的亲生女儿,不像云知秋只是个义女。

    寇家二代,算上云知秋在内,兄弟姐妹排序是寇铮、寇丹、寇清、寇勤、寇勉、寇若、云知秋。

    钱录娶了寇丹为妻,初剑娶了寇清为妻,升暮雪娶了寇若为妻。

    &n,;钱录如今已是天庭七十二侯之一;初剑原本是寇凌虚的亲信随从,娶了宼清之后,渐渐变成了如今寇家侍卫长的角色,也是寇家连襟中唯一常住寇家没有分家的一个,可谓掌握着寇家看门护院的大权;升暮雪则是因为其父早年是寇凌虚的亲信手下,大战中其父为救寇凌虚而战死,然升暮雪能力较弱,寇凌虚想扶都难扶起来,但念其父忠心救主,遂将最小的女儿许配给了升暮雪,也算是报答了其父的救命之恩,保了升暮雪这辈子的荣华富贵,对其父和对那些效命的手下算是有了个交代。

    不管升暮雪的能力如何,虽只是个闲职位置,手上没什么大权,但品级还是上来了,同钱录和初剑一样,如今都已经是红甲大将的级别。几位连襟之间,说来说去还是苗毅如今的级别最低。

    三人陆续站了起来,钱录和初剑也去劝苗毅去了,唯独升暮雪走到脸色难看的宼文白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道:“文白。别想歪了,你小姑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他是冲那位去的,喏…”朝嬴家那边努了努嘴,“嬴阳!”

    升暮雪是寇家的老好人,反正啥也不愁。整天逍遥自在,谁也不得罪,也不去争什么,甚至约束自己的子女低调度日。总之寇家子弟之间的暗中竞争他这边是坚决不掺和,哪边都不沾,态度一贯如此,哪边也不得罪,对哪边都保持友好,时间一久也就没了人拉拢他。对于这个老好人,寇家不管是谁有什么好处也不会忘了他,毕竟他夫人寇若还是寇凌虚的女儿。

    听他这么一解释,宼文白看向嬴家那边,明白了,极乐界的事情他自然是听说了,看样子还真不是冲自己,想到了什么。忙低声道:“姑父,他不会想在这场合惹事吧?”

    升暮雪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一副‘你说呢’的样子,转身也朝苗毅那边去了,跟风劝阻。

    宼文白顿时心惊肉跳,苗毅那便宜姑父是什么人他自然也听说过,那是敢在天帝迎亲仪式上闹事的人,敢当众打嬴九光的脸。岂会怕嬴家的子弟。

    在诸人的连连劝说下,苗毅道:“大哥,你们既然如此不相信我,不妨陪我一起过去,我若闹事。你们立刻阻止。”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寇勤皱眉道:“不是不相信你,既然不闹事,你干嘛非要过去敬酒找不自在?”

    苗毅:“我就是看他太高兴了,想过去给他添点堵而已。”

    他说的是大实话,差点弄死他,还能如此兴高采烈地在这边喝酒,看不到还算了,看到了想当做看不到有点难。而加入寇家是为什么?如果连加入了寇家也还要受这憋屈,那未免也太对不住自己了,所以想过去那啥…最好能让对方闹事。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寇铮等人不可能让他现在跑过去,若是寇家人没在这边还罢了,在这里还让苗毅过去弄出事来,回头老爷子那边交不了差。

    寇铮更是暗中对嬴家那边的嬴无满传音了,“让你儿子回避一下,回头出了事可别怪我没打招呼。”

    四大天王公平的很,各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嬴九光三个儿子分别叫嬴无满、嬴无缺、赢无非。

    嬴无满正是嬴家老大,闻言回头看来,一看到寇家人在那边拦住了苗毅,立刻明白了寇铮话里的意思,传音冷笑:“吓唬我吗?当我嬴家怕你寇家不成?”

    “吓唬你?”寇铮哼了声,懒得跟他扯,回头转身,抬手抓了苗毅的手腕,不管苗毅的破理由,给直接拖了回去。

    目睹这一幕,嬴无满心中略沉,苗毅他倒不放在眼里,关键是寇家的态度,回拒了那两个都统的位置才是最令嬴家担心的,接下来不知道寇家要对嬴家的哪个子弟动手,嬴家能做初一,寇家就能做十五,不见得是专门针对嬴阳。

    “嬴阳,你先退席,先回府。”最终嬴无满还是对另一桌的儿子传音一声。

    看苗毅那盯上了嬴阳的样子,他也不想嬴阳和苗毅碰上,倒不是怕苗毅,而是在这个时候闹事就算占理也是扫了天帝、天后和夏侯家的面子,按理说一般人不敢在这种场合闹事,可牛有德那家伙实在是没谱,这要不是寇家刚才拦着,搞不好已经出事了。

    他直接让嬴阳回去是因为今天在御园的时间还长着,担心苗毅盯住了嬴阳不放,回头别又兜头和嬴阳撞上了,大赦天下的大喜日子闹出事来,谁都别想好过,干脆避避苗毅那疯子。

    殿外台阶上的守卫中,有人居高临下注意着下面赴宴之人的动静,寇家那边的反应落入其眼中,也很快反馈到了上官青的耳中。

    殿内,酒宴中途,四大天王借着净手的由头陆续去了偏殿内。

    高坐在上的青主看了眼下面空缺的位置,上官青适时在旁传音,将外面的动静告知了青主。

    青主暗中冷哼:“又想在朕大喜的日子闹事,那猴崽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嬴家那边难道没和寇家暗中达成妥协?”

    上官青:“具体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有些件事情比较有意思,最近嬴家把下面的子弟都看管的很严,嬴家子弟大大减少了外出。”

    “哦!”青主乐了,“看来寇家这次是不想善了。嬴家有点害怕了。”

    上官青:“老奴也怀疑是这样,这也是嬴家自找的,牛有德得罪的人那么多,事情做干净点只怕谁也难判断出是谁动的手,偏偏嬴家办事不利索,屡屡把自己给爆了出来。估计真的把寇家给惹火了。”

    扫了眼四大天王空着的位置,青主冷笑,“有点意思,就怕狗咬狗咬不起来。”

    偏殿内,四大天王围着水盆,昊德芳和广令公面对面,嬴九光和寇凌虚面对面。

    四人中只有寇凌虚放了双手在洒着花瓣的水盆中慢悠悠洗着,对面盯着他的嬴九光似乎有点牙痒痒,在这几人面前。也没必要装什么深沉。

    “寇老鬼,闹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便宜的只有殿内那位,何况牛有德也没什么事,见好就收。”昊德芳出声劝道。

    寇凌虚淡淡笑道:“这话说的,输光光不是说不是嬴家干的嘛,我认了,我似乎也没有对嬴家干什么吧?你们跟着瞎起什么劲。”

    广令公:“行啦。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栽了就是栽了,认罚。”

    四大天王为了维护他们这个阶层的利益,遇到彼此间难以调和的事情,会拉上其他人来协商,寻求个妥善的解决办法,真正拼个你死我活划不来。除非彻底落了下风已经失去了谈判的资格只能任人宰割,所以四人之间有争斗也有合作。

    寇家拒绝了两个都统的位置后,嬴九光就知道麻烦了,趁这机会知会了昊德芳和广令公。

    其实四大天王之间都是尽量避免对对方家眷之间下手的,除非不得已。不然反击来反击去消耗的是各家自己。

    寇凌虚冷笑:“认罚?回头我也认罚就是了。”

    嬴九光憋不住了火,沉声道:“屁话少说,你开个价吧。”

    这事不解决不行,搞的嬴家子弟不敢出门是小,因此让别人笑话他嬴九光才是真划不来,连家里子女都保不住,别说外人,让家里子女怎么看自己?

    寇凌虚抬头看去:“我不要你的赔偿,你还不乐意了?”

    嬴九光:“寇老鬼,我劝你别太过分了,牛有德又不是你亲生女儿的男人,凭他的修为和地位,我愿意拿出两个都统的位置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何况那家伙一点屁事都没有,活生生的回来了,你还想怎么样?”

    寇凌虚:“输光光,你这是没事找事吗?”

    嬴九光火大了,指着对面的寇凌虚,对左右两位道:“你们看看,不是我不讲规矩,是他胡搅蛮缠,这事没办法谈了。好,不肯放手是吧,行,我倒要看看谁怕谁,大不了玉石俱焚!”

    昊德芳和广令公对视一眼,皆微微点头,昊德芳道:“不如这样,大家各退一步,输光光拿出三个都统的位置,寇老鬼就此罢手,这事就算过去了,怎么样?”

    广令公:“我看可以,你们两个的意思呢?”

    嬴九光一声冷哼,“这次我认了!”算是同意了。

    谁知寇凌虚却淡然道:“我说了,我不要赔偿。”

    另三位脸色同时一变,昊德芳沉声道:“寇老鬼,你的意思是,你非要开战不可是不是?”

    寇凌虚摇头,“不是我要开战,而是嬴家屡屡对牛有德下杀手,我想安抚也不好说什么,他已经当着我的面挑明了,他什么都不要,就要嬴阳的脑袋!”

    广令公:“我就不信凭你的手段还管不住他。”

    寇凌虚继续低眉垂眼洗手道:“我虽然答应了他,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也对他挑明了,寇家不会对嬴家的子女动手,他想要嬴阳的脑袋可以自己去拿。我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莫非你们还有意见?”

    “我们一直不露面似乎有点不像话。”昊德芳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背个手走了。

    “还是不要让陛下久等了。”广令公乐呵呵一句,也是转身就走。

    寇凌虚抬起一双湿漉漉的手,朝对面嬴九光脸上掸出一片水花,“再有下次,别怪老子不客气!”说罢也走了。

    嬴九光身前虚光浮动,将掸来的水珠定格在空中,虚光一收,水柱细密落入水盆内,对寇凌虚无礼的举动倒也没说什么,反倒轻轻松了口气,随后也转身离去……

    外面宴席吃到中途,从一群小辈轮流敬酒中解脱了出来的苗毅再看向嬴家那边时,发现嬴阳居然不在了,也不知去了哪里,遂也找了个借口离席。

    “大哥,他…”寇勤示意一声。

    其他人也牙疼,谁想寇铮反而摇了摇头,示意不用管苗毅,因为他早就发现嬴阳已经走了,提前离席不是嬴无满防患于未然才怪了。

    他们没猜错,苗毅的确是对嬴阳念念不忘,不过他苗毅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个时候再惹出事来,怕是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幸运还能让他去荒古死地混个活命机会,接连冒犯天威谁也救不了他。

    所以他不会惹事,而是打定了主意找到嬴阳,让嬴阳主动惹事,看能不能把嬴阳给坑死。不是他报复心强,而是因为他心里明白,错过了这次,下次想再对嬴阳动手怕是没那么容易了,寇家拒绝了那两个都统的位置已经是打草惊蛇了,以后嬴阳身边的保护必然不是他想动就能动的,所以他不想错过这次的机会。

    然而四周找来找去,也没能找到嬴阳的人影,今天离宫对宾客开放的地方虽然多,可有些地方还不是他能去的,青主宴客的大殿他进不去,估计嬴阳也不可能躲那里面去,后园天后设宴的地方全是女眷,还有好多后宫妃子在,不会让男客进去。

    嬴阳没找到,倒是在观景园的亭台水榭间慢慢停了下来,水塘间矗立着一座白玉天然形成的假山,瑰丽假山上栖息蜷缩着一只长着五彩缤纷羽毛的凤凰。

    苗毅走出楼阁,慢慢踱步到水塘边的露台上,站在露台边缘离那假山只有两丈距离的位置,抬头仰望着假山上的那只恬静彩凤。

    风景缥缈如画,玉山彩凤在上,琼楼下的人与之隔水相望,一高,一下,这一幕颇有画境。

    静默了一会儿的苗毅悄悄打量了一下四周,待到一队仙娥鱼贯走出了园子后,东张西望的苗毅突然翻手一握,掌中不知抓了个什么东西,只见紧握的拳头周围隐隐有淡淡的冰蓝色涟漪浮现。(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84章 灭世的气运法宝?    混蚕老祖现在是真正的巅峰圣尊的实力,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证道成神。这让他极为自傲,同样也受不得气。

    就算长风、空寂一方有十六位圣尊,他也是昂然不惧。

    这时候,他才不会想到战场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二阶中位圣人对他们这些圣尊的大战极度纠结。

    鸿钧道祖的劝说非但没用,相反,混蚕老祖更是怒火大炽,也准备主动进攻!

    “天地洪炉,宇宙意志、夺舍”

    混蚕老祖已忍不住心中的愤怒与杀意,直接轰出自己威力极强的一次攻击。

    在他的[蚕食圣道]之下,此方宇宙似乎诡异地短暂地变成了他的地盘。

    这一刻,他有一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能力!

    连宇宙意志都能夺舍?

    这种情况与[大寂灭珠]夺取其他空间法宝天地意志几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一瞬间,混蚕老祖几乎左右了这方宇宙的意志!不对,是局部意志!

    不过,就算是左右了此方宇宙的局部意志,也也威胁到天神联盟的圣尊们。

    天神联盟一方,长风圣尊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惊得大喊:“不好!混蚕那老儿切断了我们对这方星域的感应与能量吸收,大家以本身能量全力出击”

    “是!”空寂等十五位圣尊同时应声。

    “神龙灭世,毁灭苍穹”

    众圣怒声咆哮,十五件璀璨之极的混沌灵宝澎湃起无比磅礴的能量。诡异组合。

    龙首、龙角、龙身、龙爪、龙尾完成重组。

    一条几万丈长的超级巨龙。在十五件混沌灵宝的支撑下。勉强化为神龙,形成毁灭天地的一击,攻向混蚕老祖。准备抢在混蚕老祖吞噬此方宇宙意志之前重伤混蚕老祖。

    “灭世青莲”鸿钧道祖也不想混蚕老祖一人顶住天神联盟十六位圣尊,在第一时间出手,同时也是全力出手。

    灭世青莲?

    青莲不是镇压气运的至宝么?怎么还会灭世?

    女娲、准提、接引、吕重四个圣人小辈,几乎有些弄不懂了。

    倒是太上、原始、通天,他们来历不凡,是真正的盘古大神的元神继承者。倒是知道一些。

    当下,通天教主一脸凝重地道:“不管任何法宝,都有毁灭之力,就算其主人怎么用了。师尊拥有十四品混沌青莲,用来镇压气运,就是气运至宝,用来争斗,就是真正的类似世俗界核武器的灭世法宝。对了,大家都应该知道魔祖曾用的[弑神枪]吧?那杆魔枪就是混沌十二品青莲的莲茎所化”

    “咦?混沌十四品青莲?我的乖乖,我们盘古宇宙最高等的不是只有混沌十二品青莲么?”女娲圣母顿时惊奇了。

    不但是她。就连接引、准提两位佛门圣人也是一脸古怪。

    倒是吕重没有任何意外。因为他可知道混沌青莲的进化终点,远不止十二品境界。而且他本人的混沌青莲已在向十三品进化了。

    见女娲圣母、接引佛祖、准提圣人都是一脸惊疑。太上老君也是看了通天教主一眼,道:“传说混沌之上,有神界存在,更有鸿蒙存在。混沌青莲等混沌灵根最高等级都不是十二品,而是三十六品,合成周天之数。每一个宇宙初成,都必须是一个三十六品的灵根孕育、分化而成。宇宙一成,三十六品的灵根必定被算计而毁灭或分化降阶……”

    什么?

    居然这样?

    这下子,连吕重也是一脸惊奇,他可没有听过这说。

    “不错!我们盘古宇宙形成,就是混沌三十六品青莲分化而成。宇宙成形,三十六品青莲崩溃、毁灭,最后只有十二品的青莲、白莲、黑莲、红莲存世……”通天教人再次解释:“不过,我却没有想到师尊居然把自己留下的十二品青莲强行进化到了十四品境界,啧啧十四品的混沌灵根,就已能与伪神器相比了。如果是十五品的混沌青莲,就是真正的神器,十八品的混沌青莲会有一个质的变化,会成为不是道器的道器,而且是最逆天的气运系道器……”

    “我了个去……”吕重顿时双眼放光,他的混沌青莲也马上到十三品了,说不定也能进化到十五品甚至是十六品以上。那岂不表明他的身边还有一件可以进化的潜力级气运系道器?

    “嘎嘎,果然!果然只有师尊才是我的师尊!”吕重顿时傻笑起来,下意识地说了一句。

    只不过,在场的众圣根本就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还以为他被震惊到了。

    见给几位师弟、师妹的震撼实在太大,通天教主也连忙收了口:“好了,不说了,咱们还是看戏吧,这等圣尊级的大战,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超级观摩的好机会……”

    吕重微微一笑,不再言语,不过他对自己的混沌十二品青莲也多了一丝信心。

    气运系的道器?

    气运有鸿运、霉运之分!

    用鸿运守护自己、亲人,那是福运无双。

    用霉运、衰运对敌,那对敌人来说,就是真正的灭世之灾!

    想到这里,吕重陡然间也有全力培育混沌青莲的想法。甚至,连他所得的先天七品红莲、混沌黑莲,他也有心进一步培育。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战场之上,鸿钧道祖的混沌十四品青莲,已化为一杆神威赫赫的方天画戟,带着无与伦比的寂灭、毁灭大道,轰向神龙灭世大阵的一翼。

    至强的灭世大戟,带着摧枯拉朽的恐怖力量,直接破开神龙净世大阵的外罩,轰在一个叫空心圣尊的身上。

    “噗”

    空心圣尊号称空心,是真正的空之圣王,极空间圣纹已达到上品下位境界。“空”的力量虚无而磅礴。

    可就算如此,居然还被鸿钧道祖配合混沌十四品青莲给生生重伤,直接喷血!

    “剑断星河”

    见鸿钧道祖出手,剑祖也不甘屈于人下,至强的极品混沌至宝阻神剑,诡异破空,见缝插针,一剑西来,直入空心圣尊的眉心。不过剑祖似乎心有犹豫,阻神剑剑刃微微一偏,却只是斩在空心圣尊的右臂之上。

    “噗……”

    长剑入体,圣血如黄金坠落。

    空心圣尊顿时全身一阵颤抖,整个[神龙净世大阵]立时告破。

    见大阵靠破,混蚕老祖张狂大笑,动念之下,此宇宙的本位力量产生,瞬间牵引着天神联盟众圣全力发出的那一击,轻松躲过。

    “轰……”

    化为最强神龙的一击,直接被混蚕老祖动用的此方宇宙的本位力量级牵引着向之前的那个空间缝隙中去,直接钻入了混沌之中。从而让这一方宇宙不会因为刚才的那“神龙灭世”一击而崩溃。

    “哈哈,这就是你们天神联盟的阵之大道?太差了!现在就轮到我们反攻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君子爱财如命、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