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眼睛瞪那么圆干嘛,想吃人?长的好看也不用这样瞪着我看?怪吓人的。”云知秋尽量玩笑化,“我说了你会急,一试就中,还嘴硬。看来我这夫人是远不如你家兄弟在你心目中重要啊!”

    苗毅盯着她不放,“我没急,你何以断定和老二有关?”

    “别居高临下,你凌驾不到我头上,我不吃你那套。坐下,坐下说。”云知秋往下指了指。“我说了我只是怀疑,你急什么?”

    “我没急。”苗毅一屁股坐下了,话题不放,“快说,怎么回事,那么久远的一幅地图,怎么会扯到老二头上?”

    云知秋知道他心里急,再逗下去两人又要互相开骂了,不逗他了,“地图的起始点已经找到了,目的地依然在未知星域,依然需要按图索骥找到最终地点才能确认我的猜测。”

    苗毅神情抽搐道:“秋姐儿,你耍我玩,那你凭什么猜测和老二有关?”

    云知秋断然道:“起始点靠近极乐界入口,在丁卯域!”

    苗毅:“不懂!凭什么把老二和丁卯域扯上关系…”话一顿,自己皱眉嘀咕了起来,“丁卯域,丁卯域!”复又抬头,狐疑道:“你的联想是传出妖僧南波消息、在丁卯域现身的那个三尾妖狐?”

    云知秋点了点头,“不仅仅是如此,若仅是因为丁卯域这个地方我还不会做这个联想,地图目的地标示的那颗星球上方,特意标出了一座寺庙,寺庙里还有一个模糊人影…什么寺庙值得特意在星图上标示出来?标示出寺庙也就罢了,还特意在寺庙内彰显一个模糊人影又是为什么?除非对这张星图来说,这个人影很重要!”

    “寺庙?人影?”苗毅眼神恍惚,想起了高冠转述的那三尾妖狐的话,一座寺庙里封着一个看不清面貌的人,不禁眼神一震,倒吸一口凉气。脱口而出:“妖僧南波!”

    云知秋再次点头,不过又摇头道:“这只是我结合你当初对我说的所做出的疑判,具体对不对,我也不能肯定。”

    “南无门…毁在妖僧南波手上…南无门遗迹…南无遗殇中…藏宝人…藏宝地…妖僧南波!”苗毅又站了起来,踱步到凉亭檐下,抬头望天,徐徐吐出一口气来。眯眼思索着什么。

    云知秋走到他身后,环臂搂了他腰。贴在了他后背,低声道:“我知道你担心老二的安危,可这仅仅是我一个猜测,你不要心急。”

    “可能性很大!”苗毅轻轻摇头,发出无限惆怅似的感慨,“若地图上标示的地点真的妖僧南波的封印之地的话,我想我应该能确认藏宝人的身份了。”

    “哦!”云知秋放开了他,绕到一侧,看着他硬朗分明的侧颜。“怎讲?”

    苗毅低声沉吟道:“从藏宝地发现的迹象来看,藏宝人和南无门应该是有匪浅关系的,否则不会制止寻宝人取南无门遗留的财物。南无门毁了之后的许多年,妖僧南波才被封印,若这地图指明的真是妖僧南波封印地,肯定是许多年之后才被人放进藏宝点的。妖僧南波是被他六个弟子封印的,也就是六道圣主。而六道圣主在世时,不可能让外人知道妖僧南波封印在哪,否则凭妖僧南波目空一切的行径,一旦脱困必然要清理门户。这是绝密之事,六道圣主至死才有可能吐露,活着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甚至有可能连死都不敢吐露!据说妖僧南波法力之高深已经到了能掌控生死轮回的地步,别人也许不敢确认,我们却是看过完整版阴魂通阳诀的人,清楚看到阴魂通阳诀所谓的最高境界就是如此,而阴魂通阳诀正是妖僧南波所创,也就是说一旦妖僧南波脱困,六道圣主就算是死的再久。妖僧南波也有办法将他们的来世给揪出来严惩,你说六道圣主怕不怕?”

    云知秋亦倒吸一口凉气,沉吟接话道:“所以妖僧南波的封印之地不可能让外人知道,如果能让外人知道也必然是告知给妖僧南波的仇人,或者是有办法剪除妖僧南波神魂的人。”

    苗毅绷了绷嘴唇,艰难道:“相信不到垂死,六道圣主是不可能轻易说出封印之地的,这个无关信不信任谁。而最后逼死六道圣主的人也许符合你说的那两个条件,至少符合其中一条,他的师傅死在了妖僧南波的手上,的确算的上是妖僧南波的仇人,最重要的是,六道圣主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应该就是他,也最有可能在临死前托付机密。”

    云知秋瞳孔骤缩,抬头看着苗毅怔怔道:“白主!”

    “白主!”苗毅点头轻叹了声,复又仰望苍穹呢喃,“老白,白主…老白,是你吗?若真的是你,为何需要把事情搞这么复杂?”

    “老白?”听到呢喃的云知秋试着问道:“你怀疑他们两个是同一人?”

    苗毅黯叹:“不知道。”

    云知秋又好奇道:“那个老白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看?”

    苗毅苦笑:“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睿智洒脱,那份飘逸逍遥之姿无人能及,气质无双,我都没办法去形容,就算让千面妖狐去假冒他,估计怎么变也变不出他那份气质来,无法模仿,而相貌简直是长的逆天了,说他风华绝代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真正是绝代风华!我很难想象看起来那般与世无争的人,怎么会是令青主和佛主都忌惮的白主,真的很难想象他那种气质的人会是个争权夺利的人!”

    云知秋被他说的心痒痒,很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竟值得苗毅在容貌上如此夸赞,真的有长的那么夸张的男人么?不过又迟疑道:“若那老白真是白主的话,那镇妖塔里面的白主是怎么回事?青主和佛主不至于连白主跑了也不知道?何况凭他的能力应该不需要假你之手才对,他亲自出来应付一切比什么不强?”

    苗毅叹道:“所以我想不通,真的想不通!不过如今至少应该能确定藏宝人就是白主!”

    “疑惑太多,也许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情,想不通就不想了。”云知秋一只手扶在了他肩头,皱眉问道:“牛二,若那地图标示的地方真的是老二所在地,你准备怎么办?”

    苗毅毫不犹豫道:“自然是去找到他,我不可能放任他困在那不管。”

    “这就是我之前犹豫的地方。”云知秋有些生气地将他双肩掰正了过来,面对面道:“牛二,我警告你不要意气用事,丁卯域那边的情况你应该知道,天庭同样非常忌惮妖僧南波,自从得到那三尾妖狐传来的消息后,已经派了大量人马往那一带查探,你出现在那个地方算怎么回事?”

    “这…”苗毅无语,还真是疏忽了这个,天庭至今不肯罢休,对那地方的搜索一直没放弃,他跑去露面的话只怕很难不被发现。想来想去,也只能是暂时作罢,等想到周全办法再来解决,不得不恨恨一声道:“老二是自己作死,让他多长长教训吃点苦头也好!”

    云知秋白眼一番,鄙视一句,“口不由心!有办法的话,只怕我拦都拦不住你,装什么大义灭亲,你这人就是贱骨头!”

    苗毅嘴一抽,就要反驳,谁想内院门口有下人来禀报:“大爷和大夫人来了。”

    “有…”苗毅刚要喊出‘有请’二字,一只香香的手掌掩了过来,直接捂了他嘴巴,除了云知秋谁还能干出这事来。

    “你干什么?”苗毅拨开她手,有点生气。

    云知秋指了指他那被扯的东倒西歪的发髻,“你这能出去见人吗?还不快去梳理一下再出来。”回头招呼一声,“千儿,快去帮大人整理一下。”

    苗毅下意识抬手一摸头顶,脸色黑了下来,差点糗大了,指了指云知秋,一副你给我等着瞧的样子,大袖一甩,赶紧跑了,怕外人瞅见丢不起那人。

    云知秋噗嗤偷笑一声,旋即正了正衣裙,恢复了一本正经样,略微思索了一下,不知道寇铮夫妇一起跑来所为何事,接着大声道:“有请!”自己也领了雪儿去相迎。

    不一会儿,亲自将寇铮和其夫人隋楚楚引了进来。

    隋楚楚的姿色自然是不用说的,寇天王的长子岂能委屈了,必然是出的厅堂的绝色佳人,一路和云知秋有说有笑。

    三人进了正厅分别落座,寇铮左右看了看,有些奇怪道:“老七,妹夫呢?”

    正与隋楚楚说笑的云知秋突然收了笑脸,冷哼一声,“大哥,你们男人什么德性你还不知道么?你和大嫂也来得凑巧了,他刚拉了个侍女回屋快活去了,拦都拦不住啊。”回头朝雪儿一挥袖,“去看看完事没有,让大人快点滚出来,来了客人别没完没了的。”

    雪儿赶紧低头离去,心里却在唏嘘,夫人这理由找的真好,大人这黑锅背的,让大人知道了估计非得吐血不可。

    隋楚楚抿嘴憋笑,发现这老七的嘴巴还真不饶人,连自己男人也捎带进去编排了,寇家除了老爷子还真没人敢这样说自己男人,不过说的好,男人在这方面的确没一个好东西。

    寇铮嘴角抽了一下,端了茶盏掩饰脸上的一丝尴尬,心里也在骂苗毅,什么人呐,随便来一次也能撞上这事,晦气!)

    :/7/7739/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82章 圣尊对决    “早知道是一件伪神器,本尊拼尽全力也要把那悟道神碑给夺走,顺便强行吞噬其内空明神所留的神性意志。可惜,真他奶妈的可惜!”混蚕才祖兀自愤愤不己。如今,他可是最接近空明神的圣尊,只差临门一脚就有可能突破。但是迟迟感应不到神劫,他也有心借空明神证道成神的感悟提升自己的境界、实力。

    以前,真的是被悟道神碑内那更高一层的神性意志给唬住了。

    可现在,悟道神碑一爆炸,他反应过来,却已是太迟了。

    不过,混蚕老祖也仅仅只是懊悔了一会儿,继而又开心地起来:“伪神器?哈哈,就算那空明神飞升圣神界,想来自身的实力也极弱,只怕在圣神界也混不出什么名堂。哈哈,等我飞升圣神界,一定能快速超越那厮……”

    “唉,本来还期望这次在飞升神台感悟神碑内的神性意志,本身实力、境界会有进一步的提升,可是……”刀尊一脸可惜。

    看着众位圣尊,居然因为悟道神碑这伪神器而心神震动,吕重也是一脸抽搐。

    空明神并不是真正飞升到神界的牛人!

    如果大家知道悲推的空明神,主动“飞升”到执罚神帝的随身“监狱”,又不知会有何感想?

    “算了,大家也别贪心了。伪神器未必对我们有多大的帮助。”鸿钧道祖的表现倒是坦荡。他深深地看了众圣一眼,道:“这悟道神碑如此爆炸,也说不定是大道对我们的考验。甚至借此机会。让我们更专注地走自己的‘道’!”

    “咦?”

    混蚕老祖惊奇地看了鸿钧道祖一眼。古怪地道:“鸿钧老儿。看不出来,你的心境很强啊,居然能看清这个?高!实在是高!”

    鸿钧道祖无语,嘴角也不自然地微微抽搐了一下。

    “好了,这玄机星之行我们圣尊没得到什么,但是,我们门下的弟子们似乎有不少的收获,也算是不虚此行。”莲尊深深地看了众位圣尊一眼。然后举手抱拳,“各位,这里既然已没什么事,我们就此告辞。”

    莲尊门下的弟子,个个都身俱大功德,而且没有太多的业力。所以,她们得到的感悟都还算不错。

    而且,吕重也没有让大寂灭珠、剐龙刀对莲尊席下的弟子暗中使坏。

    不过,像黑天魔尊、司命欲尊等门下弟子,个个业力远超功德之力。而且为了嚣张霸道,却是被大寂灭珠暗中弄了一些隐匿巨大后患的感悟在其内。

    一旦时机一到。绝对会让这些圣人死不欲生……

    只是,让吕重可惜的是,创世光尊的实力太强,就算大寂灭珠是真正的高等级道器,也无法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对其暗下后手。

    否则,吕重绝对不介意让创世光尊也领略一下他的手段。

    ……

    “保重!”

    鸿钧道祖、剑祖、刀尊等与之关系颇深的圣尊们也同时回礼。

    混蚕老祖、创世光尊、黑天魔尊等俱都一副高傲的样子,对于莲尊似乎不怎么在意。

    莲尊带着门下的弟子,正准备离开。

    “慢着!在我们天神联盟没有查清楚这件的事件是不是与你们有关之前,你们谁也不许走!”

    就在这时候,天神九宫卫突然出现。

    不对!

    不仅仅是天神九宫卫!

    与他们九大圣尊一起出现的还有七位圣尊。

    这些圣尊,完全是天神联盟的人。

    这时候,天神联盟赶来的圣尊,个个都是神色不善,甚至都是杀气腾腾,全身的圣力在疯狂股动。

    鸿钧道祖、莲尊、混蚕老祖、刀尊、剑祖、黑天魔尊、司命欲尊等七位圣尊,脸色也俱都为之一变。

    混蚕老祖更是表现得最明显,他昂然走了出来,一脸阴沉地看着天神联盟的十六位圣尊,不屑地道:“怎么,你们要留下我们?”

    一直以来,混蚕老祖都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一向霸道、蛮横,不可理喻。

    也只有他给别人脸色看、斥责别的圣尊。

    现在,天神联盟的人居然这么放肆、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说话,这让他几乎当场就要暴走。

    领头的圣尊,看着混蚕嚣张地走了出来,不由脸色一凝,傲气看着混蚕老祖,冷笑道:“混蚕,我们是要留下你们,你又为之奈何?”

    “哈哈,长风,你果然够嚣张!”混蚕老祖顿时被激出了心中杀意,傲气冲霄:“要留下我,三个你也不行!”

    “哼,混蚕老鬼,我承认你个人实力强大。但是,这里是我天神联盟的地盘。你是虎在这里你得给我卧着,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长风圣尊森然冷喝。

    他话音一落,其身后六位圣尊以及天神九宫卫全部给围了上来。

    似乎只要混蚕敢有异动,他们加起来十六位圣尊会联手而动。

    “混蚕老鬼,虽然本尊一向看不惯你,不过,这次我帮你!”鸿钧道祖狂啸一声,暴喝着上前,与混蚕老祖肩并肩地站在了一起,全身战意澎湃。

    “哈哈,算我一个!”剑祖大笑一声,也跟着站了出来。

    “再加上我们!”刀尊、莲尊同时出声,各自的法宝也瞬间祭出,两人也是目光阴沉地看着天神联盟的人。

    这一次,天神联盟的人实在是太张狂、太嚣张了!

    鸿钧道祖、混蚕老祖、莲尊、剑祖、刀尊等人也俱都是圣尊的身份,而且实力在圣尊之中,也是排在前列的。

    天神联盟的圣尊,居然敢这么看轻他们,不给他们面子,那么只有一战了!

    其实,混蚕老祖、莲尊、剑祖、刀尊等人也想不到。

    当年在混沌之中,他们几人还相互大打出手,没想到这一次的空明宇宙之行,却会联起手来。

    不得不说,世事真的玄奇!

    而这一刻,鸿钧道祖、莲尊、剑祖、刀尊等人心里对混蚕老祖的那一丝间隙也是陡然烟消云散。

    之前是敌非友,而现在,众人之间居然多了一丝战友般的友谊。虽然这种友谊还比较浅,但是也足以让他们相信彼此,联手与天神联盟的圣尊们一战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