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早知道是一件伪神器,本尊拼尽全力也要把那悟道神碑给夺走,顺便强行吞噬其内空明神所留的神性意志。可惜,真他奶妈的可惜!”混蚕才祖兀自愤愤不己。如今,他可是最接近空明神的圣尊,只差临门一脚就有可能突破。但是迟迟感应不到神劫,他也有心借空明神证道成神的感悟提升自己的境界、实力。

    以前,真的是被悟道神碑内那更高一层的神性意志给唬住了。

    可现在,悟道神碑一爆炸,他反应过来,却已是太迟了。

    不过,混蚕老祖也仅仅只是懊悔了一会儿,继而又开心地起来:“伪神器?哈哈,就算那空明神飞升圣神界,想来自身的实力也极弱,只怕在圣神界也混不出什么名堂。哈哈,等我飞升圣神界,一定能快速超越那厮……”

    “唉,本来还期望这次在飞升神台感悟神碑内的神性意志,本身实力、境界会有进一步的提升,可是……”刀尊一脸可惜。

    看着众位圣尊,居然因为悟道神碑这伪神器而心神震动,吕重也是一脸抽搐。

    空明神并不是真正飞升到神界的牛人!

    如果大家知道悲推的空明神,主动“飞升”到执罚神帝的随身“监狱”,又不知会有何感想?

    “算了,大家也别贪心了。伪神器未必对我们有多大的帮助。”鸿钧道祖的表现倒是坦荡。他深深地看了众圣一眼,道:“这悟道神碑如此爆炸,也说不定是大道对我们的考验。甚至借此机会。让我们更专注地走自己的‘道’!”

    “咦?”

    混蚕老祖惊奇地看了鸿钧道祖一眼。古怪地道:“鸿钧老儿。看不出来,你的心境很强啊,居然能看清这个?高!实在是高!”

    鸿钧道祖无语,嘴角也不自然地微微抽搐了一下。

    “好了,这玄机星之行我们圣尊没得到什么,但是,我们门下的弟子们似乎有不少的收获,也算是不虚此行。”莲尊深深地看了众位圣尊一眼。然后举手抱拳,“各位,这里既然已没什么事,我们就此告辞。”

    莲尊门下的弟子,个个都身俱大功德,而且没有太多的业力。所以,她们得到的感悟都还算不错。

    而且,吕重也没有让大寂灭珠、剐龙刀对莲尊席下的弟子暗中使坏。

    不过,像黑天魔尊、司命欲尊等门下弟子,个个业力远超功德之力。而且为了嚣张霸道,却是被大寂灭珠暗中弄了一些隐匿巨大后患的感悟在其内。

    一旦时机一到。绝对会让这些圣人死不欲生……

    只是,让吕重可惜的是,创世光尊的实力太强,就算大寂灭珠是真正的高等级道器,也无法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对其暗下后手。

    否则,吕重绝对不介意让创世光尊也领略一下他的手段。

    ……

    “保重!”

    鸿钧道祖、剑祖、刀尊等与之关系颇深的圣尊们也同时回礼。

    混蚕老祖、创世光尊、黑天魔尊等俱都一副高傲的样子,对于莲尊似乎不怎么在意。

    莲尊带着门下的弟子,正准备离开。

    “慢着!在我们天神联盟没有查清楚这件的事件是不是与你们有关之前,你们谁也不许走!”

    就在这时候,天神九宫卫突然出现。

    不对!

    不仅仅是天神九宫卫!

    与他们九大圣尊一起出现的还有七位圣尊。

    这些圣尊,完全是天神联盟的人。

    这时候,天神联盟赶来的圣尊,个个都是神色不善,甚至都是杀气腾腾,全身的圣力在疯狂股动。

    鸿钧道祖、莲尊、混蚕老祖、刀尊、剑祖、黑天魔尊、司命欲尊等七位圣尊,脸色也俱都为之一变。

    混蚕老祖更是表现得最明显,他昂然走了出来,一脸阴沉地看着天神联盟的十六位圣尊,不屑地道:“怎么,你们要留下我们?”

    一直以来,混蚕老祖都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一向霸道、蛮横,不可理喻。

    也只有他给别人脸色看、斥责别的圣尊。

    现在,天神联盟的人居然这么放肆、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说话,这让他几乎当场就要暴走。

    领头的圣尊,看着混蚕嚣张地走了出来,不由脸色一凝,傲气看着混蚕老祖,冷笑道:“混蚕,我们是要留下你们,你又为之奈何?”

    “哈哈,长风,你果然够嚣张!”混蚕老祖顿时被激出了心中杀意,傲气冲霄:“要留下我,三个你也不行!”

    “哼,混蚕老鬼,我承认你个人实力强大。但是,这里是我天神联盟的地盘。你是虎在这里你得给我卧着,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长风圣尊森然冷喝。

    他话音一落,其身后六位圣尊以及天神九宫卫全部给围了上来。

    似乎只要混蚕敢有异动,他们加起来十六位圣尊会联手而动。

    “混蚕老鬼,虽然本尊一向看不惯你,不过,这次我帮你!”鸿钧道祖狂啸一声,暴喝着上前,与混蚕老祖肩并肩地站在了一起,全身战意澎湃。

    “哈哈,算我一个!”剑祖大笑一声,也跟着站了出来。

    “再加上我们!”刀尊、莲尊同时出声,各自的法宝也瞬间祭出,两人也是目光阴沉地看着天神联盟的人。

    这一次,天神联盟的人实在是太张狂、太嚣张了!

    鸿钧道祖、混蚕老祖、莲尊、剑祖、刀尊等人也俱都是圣尊的身份,而且实力在圣尊之中,也是排在前列的。

    天神联盟的圣尊,居然敢这么看轻他们,不给他们面子,那么只有一战了!

    其实,混蚕老祖、莲尊、剑祖、刀尊等人也想不到。

    当年在混沌之中,他们几人还相互大打出手,没想到这一次的空明宇宙之行,却会联起手来。

    不得不说,世事真的玄奇!

    而这一刻,鸿钧道祖、莲尊、剑祖、刀尊等人心里对混蚕老祖的那一丝间隙也是陡然烟消云散。

    之前是敌非友,而现在,众人之间居然多了一丝战友般的友谊。虽然这种友谊还比较浅,但是也足以让他们相信彼此,联手与天神联盟的圣尊们一战了。(未完待续……)

第一六四零章 另一幅地图    “谢义父成全!”苗毅拱手谢过。

    寇凌虚身后松出一只手摆了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还有什么要求就一起说出来。”

    苗毅想了想,“暂时没有了,等想起来了再麻烦义父。”

    “嘿!你还真不客气。”寇凌虚哼了声,挥了挥手,“行了,没事就先回去陪老七吧,你也不能在这边呆太久,还是要尽快回鬼市那边,趁着机会多陪陪她吧。至于鬼市人马更换的事,老唐会跟你联系。”

    老唐亦点头道:“姑爷,事情好了老奴会立马联系您。”

    “有劳唐叔。”苗毅拱手谢过,顺带告辞。

    目送其离开后,老唐转身道:“老爷,真的要让他在鬼市搞事?”

    寇凌虚:“他说的也没错,他一日不背叛我,青主一日不会放他离开鬼市,一直羁押在鬼市,我们能护住他一时护不住他一世,弄成这样的局面,把他留在手上也成了鸡肋,一旦他面临危局,我们怎么办?救还是不救?几家都要置他于死地,我们寇家一家和几家长久周旋下去得不偿失,可若是不救他,这名声落在头上也不好听呐?如今让他闹一闹也好,真能如他所说,能成功回到北军为寇家效命自然更好,若是不能成功,栽在了那几家的手上,事情也算是有了个了结。”

    寇铮和唐鹤年皆露出若有所思神色,自然明白那个‘了结’是什么意思,牛有德被青主摁在了鬼市,的确给寇家造成了极大的被动。这是寇家之前怎么都没想到的,花了心血抢到的火修罗弟子却成了累赘。既然已经失去了作用,也许死在那几家的手上未必不是一个最佳选择。

    两人也明白了寇凌虚为什么会痛快答应牛有德的条件。尽力帮他也是做给外界看的,否则连费尽心血积极招揽的人都能轻易放弃的话,让下面人看了怎么想,岂不心寒。

    “唉!”唐鹤年轻轻叹了声,有些事情确实是此一时彼一时,不免感慨道:“其实也不得不承认,此子的确有过人之处,居然有胆气跟那几家掰手腕,仅凭这胆子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天街大统领那个级别。别人还想着怎么往上爬、怎么捞油水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就在发展自己的势力?”话指苗毅之前所说利用天街职权结交了一些三教九流。

    “老大,牛有德刚才的话你可都听到了。”寇凌虚转身看向寇铮,郑重告诫道:“他有冲劲、有狠劲、有拼劲,一旦环境不利于自己就敢豁出去拼命,这种人也许是最愚蠢的,同样也是可怕的,因为成功的人往往都是这种人,没有机会会给自己创造机会。而不是那些优柔寡断、瞻前顾后只知道等机会的人,世上哪有那么多机会能让人等到。成则功成名就,败则烂命一条,这就是草根崛起和权贵子弟之间的巨大差别!你们从小到大有家族庇护。没受过什么挫折,能学到的东西也是守成之下的权谋手段,不要什么事情都靠权谋绕来绕去。沉湎其中觉得自己聪明而沾沾自喜是愚蠢,绕久了会把自己给绕糊涂了。当碰上不跟你绕的人,直接一刀捅过来的时候你会不知所措。牛有德身上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

    “是!儿子受教了。”寇铮拱手长鞠一躬。

    心事重重的苗毅走到园子外面时,不由止步,抬头看着门廊上寇凌虚亲笔书写的‘云轩’二字。

    话说到了那种地步,寇凌虚也丝毫没有松口让云知秋离开天王府的意思,他当然明白云知秋留在这里是干什么,他在外面却留了自己老婆寄人篱下做人质,这让他心生愧疚。

    只是现在回头想一想,让云知秋留在这里未尝不是好事,至少安全无虞,他即将在鬼市做的事情,不适合带着云知秋一起冒险。事成则能换来云知秋的自由,若事败自己怕是要粉身碎骨,自己死后,寇家也失去了扣住云知秋的价值,同样能让云知秋获得自由。而云知秋手上掌握有自己留下的所有渠道和资源,将来的生活想必是不成问题的,姬美丽等人如今也都有了各自的背景做依靠,自己就算死了对她们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至于其他人,人死如灯灭,他也顾不上了。

    后事无大忧,念及此,苗毅突然深吸了口气,觉得可以放开手脚面对那群王八蛋了!

    收敛沉闷心情,脸上换上了微微笑意,大步走进了云轩。

    里面很快传来雪儿的呼唤声,“夫人,大人回来了。”

    很快,环佩叮当的云知秋领着千儿快步从后院内走了出来,发髻上的金步摇明晃晃,人比花娇,光彩照人。

    近前,云知秋上下打量他一眼,哟了声道:“笑眯眯的,遇上什么好事了?是不是谁家的美人又要送上门了?”

    苗毅伸手挑了一下她白皙圆润下巴,“昨晚不知是谁哀声求饶,一穿上衣服就嘴上不饶人了?”

    啪!云知秋一把拍开他手,想起昨晚的死去活来,简直羞煞人,脸颊浮起两抹淡淡红霞,裙子一提,又羞又恼地朝他小腿踢了一脚,“口无遮拦、不知羞的贱人。”

    千儿、雪儿双双抿嘴偷笑,貌似也只有在那事后才能看到夫人在大人面前吃瘪。

    云知秋狠狠瞪了二人一眼,二女立刻老老实实绷起了脸,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死鬼!”云知秋又伸手在苗毅腰间掐了一把,这才挽了他胳膊一起朝内院走去,边问道:“没事了吧?”

    苗毅轻松道:“能有什么事,无非是两边要个交代,蓝夜菩萨已经带人回去了。”

    至于和寇家的谈话,以及自己即将要干的事情,他不准备告诉她,免得她担心。

    “没事就好。”云知秋一只手拍了拍饱满胸脯,双双进了亭子后放开了挽着的苗毅,顺手从千儿手中接了茶盏递给苗毅,自己坐在了对面,待苗毅喝了口茶润喉,她才小范围传音道:“紧赶快赶,终于赶在你回鬼市前将那两幅地图对比出了一些眉目,详细的怕是也对比不出了什么,要等到现场核实了才能确定。”

    “哦!”苗毅放下茶盏,问:“什么结果?”

    云知秋:“你猜的没错,其中一份星图的确有可能是进出极乐界的密道,通往一处星门的起始点就在极乐界内,应该是从极乐界出来的通道,至于星门具体位置在极乐界那边的未知区域,想找到恐怕还是要按图索骥才行。另一处星门的起始点就在天庭这边,星门位置也在未知区域,按照上次炼狱之地的地图,结合藏宝人的意图,有进有出成双成对,另一处星门应该就是进极乐界的。”

    苗毅点了点头,“那另一幅地图呢?”

    说到另一幅地图,云知秋黛眉微皱,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一副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

    苗毅顿时奇怪了,“难道还有什么不便对我说的不成?怎么了,你不会背着我偷人了吧?”

    “去死!”云知秋美目一瞪,立马发飙了,一个闪身过来,揪住苗毅的发髻、掐住他脖子,就直接把苗毅脑袋往桌上摁,那叫一个虐,看的千儿、雪儿牙疼,幸好两人早就习惯了。

    殊不知对云知秋来说,别的什么玩笑都能开,唯独不好把她往‘偷人’上扯,她表面上没什么,实际上骨子里传统的很,因为曾经和风玄的那一段往事,心里脆弱着呢,尤其是亲自从苗毅嘴中跑出这种话来,更是令她分外受刺激,这简直成了她这辈子无法回避的软肋。

    “泼妇,你疯了吧,开个玩笑也不行吗?”。苗毅强行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她。

    云知秋两手叉腰,“把话说清楚,究竟是谁偷人了?你背着老娘在外面沾花惹草,还有脸说我?”

    一提沾花惹草,苗毅脑子里就闪过了皇甫君媃的身影,冷哼着坐了下来,“发什么疯,问个地图的事,至于这么大反应么?快说,别遮遮掩掩,究竟怎么回事?”

    云知秋也只是戳了软肋一时刺激性的反应,回味过来了,也知道苗毅是有口无心的话,遂也冷哼了一声,坐回了对面,裙子一提,翘起了二郎腿,斜眼道:“先认错再说。”

    千儿、雪儿相视无语,双双低头暗暗叹气,实在不知道该说这两夫妻什么好,动不动就能翻脸打起来,这叫什么事。

    “行!我错了行吗?”。苗毅很是言不由衷地认了错,心里却在发狠,反正有时间,今晚有你这贱人受的时候。

    云知秋哼哼两声,慢慢平复了情绪,然而眉头又皱了起来,酝酿了一下说道:“牛二,那幅地图我只是猜测,你听了可别着急。”

    “着急?”苗毅好气又好笑道:“不就一幅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地图,我至于吗?早就被你气饱了,你男人是这么沉不住气的人吗?”。

    云知秋翻了个白眼,撇嘴道:“是你说不急的,那你听好了,我怀疑那幅地图所标示的最终目的地和你家老二如今身陷的地方是同一个地方。”

    此话一出,苗毅霍然站起,瞪圆了两颗眼珠盯着她。(未完待续。)

    第一六四零章另一幅地图: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