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谢义父成全!”苗毅拱手谢过。

    寇凌虚身后松出一只手摆了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还有什么要求就一起说出来。”

    苗毅想了想,“暂时没有了,等想起来了再麻烦义父。”

    “嘿!你还真不客气。”寇凌虚哼了声,挥了挥手,“行了,没事就先回去陪老七吧,你也不能在这边呆太久,还是要尽快回鬼市那边,趁着机会多陪陪她吧。至于鬼市人马更换的事,老唐会跟你联系。”

    老唐亦点头道:“姑爷,事情好了老奴会立马联系您。”

    “有劳唐叔。”苗毅拱手谢过,顺带告辞。

    目送其离开后,老唐转身道:“老爷,真的要让他在鬼市搞事?”

    寇凌虚:“他说的也没错,他一日不背叛我,青主一日不会放他离开鬼市,一直羁押在鬼市,我们能护住他一时护不住他一世,弄成这样的局面,把他留在手上也成了鸡肋,一旦他面临危局,我们怎么办?救还是不救?几家都要置他于死地,我们寇家一家和几家长久周旋下去得不偿失,可若是不救他,这名声落在头上也不好听呐?如今让他闹一闹也好,真能如他所说,能成功回到北军为寇家效命自然更好,若是不能成功,栽在了那几家的手上,事情也算是有了个了结。”

    寇铮和唐鹤年皆露出若有所思神色,自然明白那个‘了结’是什么意思,牛有德被青主摁在了鬼市,的确给寇家造成了极大的被动。这是寇家之前怎么都没想到的,花了心血抢到的火修罗弟子却成了累赘。既然已经失去了作用,也许死在那几家的手上未必不是一个最佳选择。

    两人也明白了寇凌虚为什么会痛快答应牛有德的条件。尽力帮他也是做给外界看的,否则连费尽心血积极招揽的人都能轻易放弃的话,让下面人看了怎么想,岂不心寒。

    “唉!”唐鹤年轻轻叹了声,有些事情确实是此一时彼一时,不免感慨道:“其实也不得不承认,此子的确有过人之处,居然有胆气跟那几家掰手腕,仅凭这胆子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天街大统领那个级别。别人还想着怎么往上爬、怎么捞油水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就在发展自己的势力?”话指苗毅之前所说利用天街职权结交了一些三教九流。

    “老大,牛有德刚才的话你可都听到了。”寇凌虚转身看向寇铮,郑重告诫道:“他有冲劲、有狠劲、有拼劲,一旦环境不利于自己就敢豁出去拼命,这种人也许是最愚蠢的,同样也是可怕的,因为成功的人往往都是这种人,没有机会会给自己创造机会。而不是那些优柔寡断、瞻前顾后只知道等机会的人,世上哪有那么多机会能让人等到。成则功成名就,败则烂命一条,这就是草根崛起和权贵子弟之间的巨大差别!你们从小到大有家族庇护。没受过什么挫折,能学到的东西也是守成之下的权谋手段,不要什么事情都靠权谋绕来绕去。沉湎其中觉得自己聪明而沾沾自喜是愚蠢,绕久了会把自己给绕糊涂了。当碰上不跟你绕的人,直接一刀捅过来的时候你会不知所措。牛有德身上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

    “是!儿子受教了。”寇铮拱手长鞠一躬。

    心事重重的苗毅走到园子外面时,不由止步,抬头看着门廊上寇凌虚亲笔书写的‘云轩’二字。

    话说到了那种地步,寇凌虚也丝毫没有松口让云知秋离开天王府的意思,他当然明白云知秋留在这里是干什么,他在外面却留了自己老婆寄人篱下做人质,这让他心生愧疚。

    只是现在回头想一想,让云知秋留在这里未尝不是好事,至少安全无虞,他即将在鬼市做的事情,不适合带着云知秋一起冒险。事成则能换来云知秋的自由,若事败自己怕是要粉身碎骨,自己死后,寇家也失去了扣住云知秋的价值,同样能让云知秋获得自由。而云知秋手上掌握有自己留下的所有渠道和资源,将来的生活想必是不成问题的,姬美丽等人如今也都有了各自的背景做依靠,自己就算死了对她们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至于其他人,人死如灯灭,他也顾不上了。

    后事无大忧,念及此,苗毅突然深吸了口气,觉得可以放开手脚面对那群王八蛋了!

    收敛沉闷心情,脸上换上了微微笑意,大步走进了云轩。

    里面很快传来雪儿的呼唤声,“夫人,大人回来了。”

    很快,环佩叮当的云知秋领着千儿快步从后院内走了出来,发髻上的金步摇明晃晃,人比花娇,光彩照人。

    近前,云知秋上下打量他一眼,哟了声道:“笑眯眯的,遇上什么好事了?是不是谁家的美人又要送上门了?”

    苗毅伸手挑了一下她白皙圆润下巴,“昨晚不知是谁哀声求饶,一穿上衣服就嘴上不饶人了?”

    啪!云知秋一把拍开他手,想起昨晚的死去活来,简直羞煞人,脸颊浮起两抹淡淡红霞,裙子一提,又羞又恼地朝他小腿踢了一脚,“口无遮拦、不知羞的贱人。”

    千儿、雪儿双双抿嘴偷笑,貌似也只有在那事后才能看到夫人在大人面前吃瘪。

    云知秋狠狠瞪了二人一眼,二女立刻老老实实绷起了脸,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死鬼!”云知秋又伸手在苗毅腰间掐了一把,这才挽了他胳膊一起朝内院走去,边问道:“没事了吧?”

    苗毅轻松道:“能有什么事,无非是两边要个交代,蓝夜菩萨已经带人回去了。”

    至于和寇家的谈话,以及自己即将要干的事情,他不准备告诉她,免得她担心。

    “没事就好。”云知秋一只手拍了拍饱满胸脯,双双进了亭子后放开了挽着的苗毅,顺手从千儿手中接了茶盏递给苗毅,自己坐在了对面,待苗毅喝了口茶润喉,她才小范围传音道:“紧赶快赶,终于赶在你回鬼市前将那两幅地图对比出了一些眉目,详细的怕是也对比不出了什么,要等到现场核实了才能确定。”

    “哦!”苗毅放下茶盏,问:“什么结果?”

    云知秋:“你猜的没错,其中一份星图的确有可能是进出极乐界的密道,通往一处星门的起始点就在极乐界内,应该是从极乐界出来的通道,至于星门具体位置在极乐界那边的未知区域,想找到恐怕还是要按图索骥才行。另一处星门的起始点就在天庭这边,星门位置也在未知区域,按照上次炼狱之地的地图,结合藏宝人的意图,有进有出成双成对,另一处星门应该就是进极乐界的。”

    苗毅点了点头,“那另一幅地图呢?”

    说到另一幅地图,云知秋黛眉微皱,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一副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

    苗毅顿时奇怪了,“难道还有什么不便对我说的不成?怎么了,你不会背着我偷人了吧?”

    “去死!”云知秋美目一瞪,立马发飙了,一个闪身过来,揪住苗毅的发髻、掐住他脖子,就直接把苗毅脑袋往桌上摁,那叫一个虐,看的千儿、雪儿牙疼,幸好两人早就习惯了。

    殊不知对云知秋来说,别的什么玩笑都能开,唯独不好把她往‘偷人’上扯,她表面上没什么,实际上骨子里传统的很,因为曾经和风玄的那一段往事,心里脆弱着呢,尤其是亲自从苗毅嘴中跑出这种话来,更是令她分外受刺激,这简直成了她这辈子无法回避的软肋。

    “泼妇,你疯了吧,开个玩笑也不行吗?”。苗毅强行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她。

    云知秋两手叉腰,“把话说清楚,究竟是谁偷人了?你背着老娘在外面沾花惹草,还有脸说我?”

    一提沾花惹草,苗毅脑子里就闪过了皇甫君媃的身影,冷哼着坐了下来,“发什么疯,问个地图的事,至于这么大反应么?快说,别遮遮掩掩,究竟怎么回事?”

    云知秋也只是戳了软肋一时刺激性的反应,回味过来了,也知道苗毅是有口无心的话,遂也冷哼了一声,坐回了对面,裙子一提,翘起了二郎腿,斜眼道:“先认错再说。”

    千儿、雪儿相视无语,双双低头暗暗叹气,实在不知道该说这两夫妻什么好,动不动就能翻脸打起来,这叫什么事。

    “行!我错了行吗?”。苗毅很是言不由衷地认了错,心里却在发狠,反正有时间,今晚有你这贱人受的时候。

    云知秋哼哼两声,慢慢平复了情绪,然而眉头又皱了起来,酝酿了一下说道:“牛二,那幅地图我只是猜测,你听了可别着急。”

    “着急?”苗毅好气又好笑道:“不就一幅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地图,我至于吗?早就被你气饱了,你男人是这么沉不住气的人吗?”。

    云知秋翻了个白眼,撇嘴道:“是你说不急的,那你听好了,我怀疑那幅地图所标示的最终目的地和你家老二如今身陷的地方是同一个地方。”

    此话一出,苗毅霍然站起,瞪圆了两颗眼珠盯着她。(未完待续。)

    第一六四零章另一幅地图: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81章 圣人之劫    完了!

    天神九宫卫一个个满脸绝望。

    这悟道神碑才是整个天神联盟的基础,是整个天神联盟维系一体的保证。

    现在,悟道神碑崩溃,那么,整个天神联盟绝对会乱起来,不消多久就会四分五裂。

    “怎……怎么会这样?”空寂圣尊惨然大叫。

    其他的八大天神卫也个个全身发抖,一股惨绝的气势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轰隆隆……”

    悟道神碑终于完全崩溃、爆炸。

    无数碎块,暴射出去,一瞬间,使大量的圣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被击中。

    一时间,超过三百多圣人重伤,甚至更有七十几位圣人直接陨落。

    恐怖!

    恐怖如斯!

    这次的突发事件,让赶来悟道的圣人简直是伤亡惨重。

    这简直是一次真正的劫难!是专门针对圣人的劫难!

    “咻咻咻……”

    然而在神碑碎块的极速爆炸、冲击之下,也还有好些片段性的人生感悟从中爆出,钻入了不少人的体内。

    就在这时候,大寂灭珠已裹着剐龙刀化为一颗微粒闪入了吕重的体内。

    “哈哈,主人,大功告成!”

    刚一入体,寂灭小公主兴奋的声音就已在吕重的意识海内响起。

    “好!”吕重双眼神光一闪,内心多了一丝狂喜。

    “主人,你真的很幸运。哈哈那空明神最后一丝神性内蕴藏的可是中品巅峰圣纹级抽取、融合大道的感悟。这下您要发达了!”剐龙刀也是兴奋地传音。

    中品巅峰级圣纹?

    还是抽取、融合两种大道圣纹的感悟?

    吕重顿时有一种被馅饼砸中的狂喜。

    不错!

    吕重体内的空间圣纹,也达到了中品巅峰圣纹境界。

    可是,这是吕重唯一达到的中品巅峰镜的圣纹。而且是吕重主修的一种圣纹。

    如果有了这抽取、融合两种大道圣纹的大量感悟,吕重自身所凝聚的抽取、融合大道,会以更快的速度晋阶。

    到时候,吕重实力的提升会再次让人瞠目结舌。

    甚至吕重可惜更高级的抽取、融合大道,吞噬别人的各种大道为己用,就连他的空中圣纹,都有可能以“大鱼吃小鱼”的方式。更快地晋阶。

    “哈哈,这次真的多谢你们了。”吕重在心中大笑起来,真心诚意地感谢着大寂灭珠、剐龙刀的器灵。

    寂灭小公主心中欢喜不己,脸上却满是傲骄。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没事,跟我混,绝对不错!”

    剐龙刀的器灵却是谦虚得多了,连忙道:“主人太客气了。其实这次我也是有着很大的收获。”

    它说的不错,吕重要的是几种大道感悟。而它剐龙刀却是直接吞噬了空明神最后的一丝神性意志,这能让它恢复一小部分实力。

    吕重微微一笑,于心中暗暗嘀咕:“既然目标达成,那么我们也是时候跟着溜之大吉了!”

    ……

    “快走”

    飞升神台附近,鸿钧道祖连忙对剑祖、刀尊、混蚕老祖、莲尊等几位相熟的圣尊传音。

    而他自己则猛地一挥道袍,顿时,一层浩浩荡荡的能量把三清、女娲圣母、佛门二圣、吕重七人给包裹住了,接着,左手拂尘一抖,一条璀璨的剑之银河冲击而出。直接在这空间破开一个巨大的空间黑洞。

    没有任何犹豫,鸿钧道祖已带着盘古宇宙七大圣人冲出[玄机星]最核心空间。

    紧接着,混蚕老祖、剑祖、刀尊、莲尊等圣尊也带着各自的门人弟子冲了出来。

    唯有创世光尊,所有弟子在闯入[九宫天杀大阵]时被吕重给雷霆斩杀,出来时却真的是光杆司令一个,好不凄凉。

    而随着整个[悟道神碑]的崩溃,玄机星最核心的第五层空间也不复存在。

    剧烈之极的空间波动,直接影响到了外围四大空间正在论道的帝级、皇级、王级修行者。

    “怎……怎么回事?第五层核心空间内的所有圣尊、圣人都怆惶逃出来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天啊,连圣人、圣尊都逃了出来?这……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出大事了!真的出大事了!”

    “是啊。我……我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

    ……

    无数仙妖佛魔惊恐起来,他们是第一次发现,圣人、圣尊级强者都这么狼狈,这让他们心中各种猜测纷纷出现。

    不管玄机星上。那些王级、皇级、帝级仙妖佛魔如何惊惧、恐慌,从第五层核心空间冲出的圣人、圣尊,个个直接挪移到了玄机星域之外的太空。

    这一次,玄机星第五空间内悟道神碑的崩溃,几乎让赶来的圣人损失惨重!

    因为这神碑的爆炸太过于突然,而且。最关键的原因是众圣之前达个空间所承受的压制力太强大。就算悟道神碑爆炸的瞬间,那种压制力已自动解除,可还是有一冲部分的圣人没有反应过来。

    从而让悟道神碑爆炸的碎片伤到、击杀。

    “神器?这就是神器的爆炸力?太恐怖了……”逃过一劫,一个圣人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甚至,此时,他的心神也在剧烈地波动,很不正常。

    “是啊!太恐怖了!这就是神器啊……”又有圣人接腔。

    不过,鸿钧道祖、混蚕老道、刀尊、剑祖、莲尊甚至是创世光尊等圣尊,个个都是一脸凝惑与晃然。

    好一会儿,刀尊才嘟嚷起来:“他奶妈的,我们之前被镇住了,这丫的悟道神碑根本就不是一件神器!”

    “哼,如果是真正的神器自爆,我们这些圣尊气运低一点的话,都会陨落几个!”剑祖也是皱起了眉头,一脸阴沉。

    莲尊也是一脸苦笑:“不错,这是一件伪神器!只留有空明神的一小股神性意志在内。而且,这股神性意志似乎不那么纯碎,顶多只比我们的元神力量高一个小境界罢了!”

    “从前真的被唬住了。这的确是一件伪神器。它的确能对付我们这些圣尊。但是,一旦有七位圣尊联手出击,这件悟道神碑都会直接被轰碎!”创世光尊微微眯起了双眼,脸上隐隐有一丝懊悔。如果他早知道这悟道神碑是伪神器,以他的超级速度与空间大道,要动手争夺,绝对有可能成功。(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庆学等兄弟的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