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完了!

    天神九宫卫一个个满脸绝望。

    这悟道神碑才是整个天神联盟的基础,是整个天神联盟维系一体的保证。

    现在,悟道神碑崩溃,那么,整个天神联盟绝对会乱起来,不消多久就会四分五裂。

    “怎……怎么会这样?”空寂圣尊惨然大叫。

    其他的八大天神卫也个个全身发抖,一股惨绝的气势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轰隆隆……”

    悟道神碑终于完全崩溃、爆炸。

    无数碎块,暴射出去,一瞬间,使大量的圣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被击中。

    一时间,超过三百多圣人重伤,甚至更有七十几位圣人直接陨落。

    恐怖!

    恐怖如斯!

    这次的突发事件,让赶来悟道的圣人简直是伤亡惨重。

    这简直是一次真正的劫难!是专门针对圣人的劫难!

    “咻咻咻……”

    然而在神碑碎块的极速爆炸、冲击之下,也还有好些片段性的人生感悟从中爆出,钻入了不少人的体内。

    就在这时候,大寂灭珠已裹着剐龙刀化为一颗微粒闪入了吕重的体内。

    “哈哈,主人,大功告成!”

    刚一入体,寂灭小公主兴奋的声音就已在吕重的意识海内响起。

    “好!”吕重双眼神光一闪,内心多了一丝狂喜。

    “主人,你真的很幸运。哈哈那空明神最后一丝神性内蕴藏的可是中品巅峰圣纹级抽取、融合大道的感悟。这下您要发达了!”剐龙刀也是兴奋地传音。

    中品巅峰级圣纹?

    还是抽取、融合两种大道圣纹的感悟?

    吕重顿时有一种被馅饼砸中的狂喜。

    不错!

    吕重体内的空间圣纹,也达到了中品巅峰圣纹境界。

    可是,这是吕重唯一达到的中品巅峰镜的圣纹。而且是吕重主修的一种圣纹。

    如果有了这抽取、融合两种大道圣纹的大量感悟,吕重自身所凝聚的抽取、融合大道,会以更快的速度晋阶。

    到时候,吕重实力的提升会再次让人瞠目结舌。

    甚至吕重可惜更高级的抽取、融合大道,吞噬别人的各种大道为己用,就连他的空中圣纹,都有可能以“大鱼吃小鱼”的方式。更快地晋阶。

    “哈哈,这次真的多谢你们了。”吕重在心中大笑起来,真心诚意地感谢着大寂灭珠、剐龙刀的器灵。

    寂灭小公主心中欢喜不己,脸上却满是傲骄。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没事,跟我混,绝对不错!”

    剐龙刀的器灵却是谦虚得多了,连忙道:“主人太客气了。其实这次我也是有着很大的收获。”

    它说的不错,吕重要的是几种大道感悟。而它剐龙刀却是直接吞噬了空明神最后的一丝神性意志,这能让它恢复一小部分实力。

    吕重微微一笑,于心中暗暗嘀咕:“既然目标达成,那么我们也是时候跟着溜之大吉了!”

    ……

    “快走”

    飞升神台附近,鸿钧道祖连忙对剑祖、刀尊、混蚕老祖、莲尊等几位相熟的圣尊传音。

    而他自己则猛地一挥道袍,顿时,一层浩浩荡荡的能量把三清、女娲圣母、佛门二圣、吕重七人给包裹住了,接着,左手拂尘一抖,一条璀璨的剑之银河冲击而出。直接在这空间破开一个巨大的空间黑洞。

    没有任何犹豫,鸿钧道祖已带着盘古宇宙七大圣人冲出[玄机星]最核心空间。

    紧接着,混蚕老祖、剑祖、刀尊、莲尊等圣尊也带着各自的门人弟子冲了出来。

    唯有创世光尊,所有弟子在闯入[九宫天杀大阵]时被吕重给雷霆斩杀,出来时却真的是光杆司令一个,好不凄凉。

    而随着整个[悟道神碑]的崩溃,玄机星最核心的第五层空间也不复存在。

    剧烈之极的空间波动,直接影响到了外围四大空间正在论道的帝级、皇级、王级修行者。

    “怎……怎么回事?第五层核心空间内的所有圣尊、圣人都怆惶逃出来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天啊,连圣人、圣尊都逃了出来?这……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出大事了!真的出大事了!”

    “是啊。我……我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

    ……

    无数仙妖佛魔惊恐起来,他们是第一次发现,圣人、圣尊级强者都这么狼狈,这让他们心中各种猜测纷纷出现。

    不管玄机星上。那些王级、皇级、帝级仙妖佛魔如何惊惧、恐慌,从第五层核心空间冲出的圣人、圣尊,个个直接挪移到了玄机星域之外的太空。

    这一次,玄机星第五空间内悟道神碑的崩溃,几乎让赶来的圣人损失惨重!

    因为这神碑的爆炸太过于突然,而且。最关键的原因是众圣之前达个空间所承受的压制力太强大。就算悟道神碑爆炸的瞬间,那种压制力已自动解除,可还是有一冲部分的圣人没有反应过来。

    从而让悟道神碑爆炸的碎片伤到、击杀。

    “神器?这就是神器的爆炸力?太恐怖了……”逃过一劫,一个圣人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甚至,此时,他的心神也在剧烈地波动,很不正常。

    “是啊!太恐怖了!这就是神器啊……”又有圣人接腔。

    不过,鸿钧道祖、混蚕老道、刀尊、剑祖、莲尊甚至是创世光尊等圣尊,个个都是一脸凝惑与晃然。

    好一会儿,刀尊才嘟嚷起来:“他奶妈的,我们之前被镇住了,这丫的悟道神碑根本就不是一件神器!”

    “哼,如果是真正的神器自爆,我们这些圣尊气运低一点的话,都会陨落几个!”剑祖也是皱起了眉头,一脸阴沉。

    莲尊也是一脸苦笑:“不错,这是一件伪神器!只留有空明神的一小股神性意志在内。而且,这股神性意志似乎不那么纯碎,顶多只比我们的元神力量高一个小境界罢了!”

    “从前真的被唬住了。这的确是一件伪神器。它的确能对付我们这些圣尊。但是,一旦有七位圣尊联手出击,这件悟道神碑都会直接被轰碎!”创世光尊微微眯起了双眼,脸上隐隐有一丝懊悔。如果他早知道这悟道神碑是伪神器,以他的超级速度与空间大道,要动手争夺,绝对有可能成功。(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庆学等兄弟的打赏!

第一六三九章 临机专断之权    唐鹤年愣怔,没想到苗毅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目光从苗毅脸上挪到了寇凌虚的脸上,想看看寇凌虚的反应。⊙,

    殿外,将蓝夜菩萨一行送走的寇铮返回,在门口也听到了苗毅后面的话,默默进入殿内站在了一旁,也在观察着寇凌虚的反应。

    寇凌虚脸上没任何反应,只是盯着苗毅看了会儿,面无表情道:“不知你打算如何先下手为强?”

    苗毅拱手道:“变被动为主动,与其等他们来找我麻烦,不如我先找他们麻烦,对他们在鬼市的秘密据点动手,逼得他们难受了,逼得他们一起发力,才能逼陛下松口让我离开鬼市,我才能回北军为义父效命!”

    寇凌虚和唐鹤年再次意外地相视一眼,没想到苗毅竟然有此冲劲,竟然想直接和那几家掰手腕。

    寇铮瞅着苗毅暗暗咂舌,心想好大的胆子,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唐鹤年皱眉出声道:“姑爷,事情说起来容易,他们在鬼市的秘密据点连家里都摸不清,先不说能不能找到他们在鬼市的秘密据点,光其中的凶险您想过没有,一旦逼得他们狗急跳墙直接对你下杀手,只怕信义阁也很难护你周全。”

    苗毅平静道:“唐叔,难道我不做,他们就能放过我吗?难道我不做,就能没有风险吗?陛下什么心思,义父和唐叔比我更清楚,只要我不背叛义父,陛下就不可能放我离开鬼市,会一直把我置于险地施压。而我一旦背叛了义父,就要终身背负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骂名。唐叔,我已经没有了退路。不能被动干等着他们对我动手!”

    唐鹤年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寇凌虚,轻叹道:“姑爷,您的担忧老奴能理解,可家里这么大一摊子,要顾及的方面很多,要紧的人手不可能一直围着鬼市转,希望您能明白。”

    苗毅:“唐叔,我也不想惹事,然树欲静而风不止!从踏入天街经营正气杂货铺开始。我的处境从来就没有真正安全过,一直是这么危机四伏地走过来的,我不怕,也早就习惯了,所以我敢在天街杀的血流成河,所以我敢率半支虎旗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在我看来,好的条件没有忍出来的道理,都是打出来的!至于人手方面…唐叔,我在天街坐镇多年。危机四伏之下为求自保,不可能不做点准备,手上掌握着大量商铺买卖权的情况下,免不了要结识一些朋友。而不少心腹手下已经被我或明或暗地推上了各地天街大统领的位置,有这些控制油水的渠道,所以三教九流的朋友我也认识不少。我自信还是能找到一些人手帮忙的。当年无所依靠的时候,我尚且不怕。如今有家里支持,我就更不怕了!”

    唐鹤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原来这家伙早在天街做大统领的时候就在发展自己的势力。

    寇铮同样目闪惊讶。

    寇凌虚微微闭眼,淡淡道:“说具体的,你具体准备怎么下手?”

    苗毅道:“义父,之前我一直被逼得缩在总镇府内,对那几家在鬼市据点的情况一无所知,现在说具体怎么做尚为时过早,那些深谋远虑的事情我也搞不来,我更习惯视情况而定,所以想请义父给我一定的自主权。”

    寇凌虚眼睑低垂,语调略显幽幽,“你觉得寇家限制了你的自由?”

    苗毅拱手道:“义父误会了,我只是希望义父能给我临机专断之权。”

    这就是加入寇家的弊端,事事都要向寇家请示,许多事情他根本没办法去做,人身自由可谓被限制的死死的。前些日子唐鹤年找他深谈了一次后,他思考了许多,除了久别胜新婚天天把云知秋给折腾的死去活来外,就一直在考虑这事,不说彻底摆脱寇家,起码也要想办法争取到一点回转的余地,否则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天后有孕,他觉得可能是个机会,不管能不能成,果断决定一试。

    寇凌虚不为所动,依旧不疾不徐道:“你已经是寇家的一份子,事事让你上报是因为许多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而你在下面情况不明,这边能帮你从大局上多做考虑,能让你少吃一点亏,既是为寇家,也是为你好。”

    苗毅诚恳道:“我知道义父是为我好,牛有德也不是不明情理之人,自有分寸。我也不是说自己做主乱来,只是希望能得到义父的支持,给予临机专断之权,也不是说不向家里通气,而是有些事情千变万化,有了临机应变的权利,更有利于我发挥,希望义父成全?”

    寇凌虚淡淡一声,“你真认为你能和那几家较劲?”

    苗毅道:“我自然是没那实力,所以希望得到义父支持,希望义父能先帮我解决一些后顾之忧。”

    寇凌虚哦了声,慢慢从苗毅身边走过,站定后,负手看向了大殿门外,背对道:“哪些后顾之忧?先说来听听。”

    苗毅随其身后,“首先朝堂上希望得到义父的支持,否则大势之下牛有德根本扛不住。”

    寇凌虚:“这是自然,一家人,能帮你的自然要帮你。”

    苗毅:“鬼市总镇府下面的那些兵卒多年晋升无望,已经成了老油子,估计已经被各方势力给渗透烂了,做任何事情根本没有保密性可言,我希望能换一批人,希望义父能调派一批得力人手给我,给我一批绝对听我指挥的人。”

    听到这话,寇凌虚的脸色终于缓出了点人情味,还当苗毅要彻底自我做主,让他这边派人过去,就说明苗毅不是想脱离寇家的监管。寇凌虚回头看向唐鹤年,“老唐,这事你去处理吧。”

    寇铮一惊,唐鹤年却有几分疑虑道:“老爷,这事怕是不好办,首先鬼市不在北军辖区,在天后的掌管之下,不说去鬼市麻烦,以后从鬼市调出来也是个麻烦,怕是没人愿意去。”

    寇凌虚:“后宫那边,让喻妃去找天后好好说道说道,天后如今人逢喜事,我寇家出了这么大的力,正是好说话的时候,夏侯家欠了我们人情还没还,这个时候这点小事想必不会阻拦,应该难度不大。至于下面人的顾虑,为本王效命,本王会亏待他们吗?”

    寇铮依然旁观沉默,心里却明白,父亲能说出这话来,等于是已经答应了牛有德的请求。

    “是!老奴回头立刻通知喻妃,督促喻妃尽快把事情办好。”唐鹤年欠身应下。

    寇凌虚:“还有什么一起说出来。”这话自然是针对苗毅。

    苗毅也不客气,“义父,人员到位后,能不能给他们全部配上破法弓?”

    寇凌虚同样不客气:“鬼市总镇府本就个摆设,没有资格配备破法弓,人可以调派给你,北军的破法弓调不过去,天后也没这权利,这事没办法帮你。”

    苗毅本想说如果自己能弄到破法弓行不行,不过想想还是没说出来,免得给自己找麻烦,只得换了个请求,“义父,我想要一个人的脑袋!”

    “说!”寇凌虚随口一声,波澜不惊。

    苗毅道:“我想拿嬴阳的脑袋先开第一刀!”

    此话一出,寇铮和唐鹤年迅速回头看来,寇凌虚也转过了身来,目光闪闪道:“嬴九光的那个孙子?”

    “是!”苗毅平静道:“嬴阳在极乐界对我下黑手,这笔账我要找他清算。”

    寇铮忍不住出声道:“妹夫,嬴阳哪能调动极乐界的人,你心里应该清楚,背后是嬴家。”

    苗毅很老实:“可是我拿嬴家没办法,只好拿嬴阳开刀。”

    寇铮哭笑不得道:“你还真实诚,嬴家间接或直接死在你手上的孙子已经有两个了,你再杀一个,让嬴家情何以堪?”

    “没他们生的快,听说死了两个又生了两个。”苗毅淡淡回了句,决心不改道:“嬴家屡屡对我动手,我却拿嬴家没办法,只好伸一只手过来就砍一只!不但是这次,以后只要嬴家再对我动手,我就专找嬴家的子孙出气,我倒要看看是他们生的快,还是我杀的快。其次,我需要逼嬴家在鬼市那边的秘密据点有所反应,好顺藤摸瓜端掉!”

    寇铮哑了哑口,叹道:“你这是把嬴家往死里得罪啊!”

    苗毅反问:“大哥,我不动手,他们会停手、会放过我吗?”

    寇铮无语,看向父亲的反应。连唐鹤年也不禁挠了挠额头。

    寇凌虚默了默,道:“这边不会帮你杀嬴家的子弟,你自己有本事自己解决去。”

    苗毅:“义父,我需要掌握他的动静和去向。”

    寇凌虚:“老唐,你关注一下嬴家那小子的动静吧。”

    老唐苦着脸道:“老爷,嬴家那边已经表态了,愿意让出两个都统的位置揭过极乐界的事。”

    寇凌虚:“要做也就罢了,如果有办法让我寇家不知道是谁干的,那也是嬴家的本事!是嬴家那边先坏了规矩,光摆明的,这已经是嬴家第二次对有德动手了吧?也是该让嬴家清醒一下了,那两个都统的位置回掉吧,按有德的意思去办。”

    “是!”老唐苦笑着点头应下了,只是不知道嬴家知道寇家的态度后会是什么反应,不知道嬴家那小子会不会害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