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鹤年愣怔,没想到苗毅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目光从苗毅脸上挪到了寇凌虚的脸上,想看看寇凌虚的反应。⊙,

    殿外,将蓝夜菩萨一行送走的寇铮返回,在门口也听到了苗毅后面的话,默默进入殿内站在了一旁,也在观察着寇凌虚的反应。

    寇凌虚脸上没任何反应,只是盯着苗毅看了会儿,面无表情道:“不知你打算如何先下手为强?”

    苗毅拱手道:“变被动为主动,与其等他们来找我麻烦,不如我先找他们麻烦,对他们在鬼市的秘密据点动手,逼得他们难受了,逼得他们一起发力,才能逼陛下松口让我离开鬼市,我才能回北军为义父效命!”

    寇凌虚和唐鹤年再次意外地相视一眼,没想到苗毅竟然有此冲劲,竟然想直接和那几家掰手腕。

    寇铮瞅着苗毅暗暗咂舌,心想好大的胆子,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唐鹤年皱眉出声道:“姑爷,事情说起来容易,他们在鬼市的秘密据点连家里都摸不清,先不说能不能找到他们在鬼市的秘密据点,光其中的凶险您想过没有,一旦逼得他们狗急跳墙直接对你下杀手,只怕信义阁也很难护你周全。”

    苗毅平静道:“唐叔,难道我不做,他们就能放过我吗?难道我不做,就能没有风险吗?陛下什么心思,义父和唐叔比我更清楚,只要我不背叛义父,陛下就不可能放我离开鬼市,会一直把我置于险地施压。而我一旦背叛了义父,就要终身背负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骂名。唐叔,我已经没有了退路。不能被动干等着他们对我动手!”

    唐鹤年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寇凌虚,轻叹道:“姑爷,您的担忧老奴能理解,可家里这么大一摊子,要顾及的方面很多,要紧的人手不可能一直围着鬼市转,希望您能明白。”

    苗毅:“唐叔,我也不想惹事,然树欲静而风不止!从踏入天街经营正气杂货铺开始。我的处境从来就没有真正安全过,一直是这么危机四伏地走过来的,我不怕,也早就习惯了,所以我敢在天街杀的血流成河,所以我敢率半支虎旗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在我看来,好的条件没有忍出来的道理,都是打出来的!至于人手方面…唐叔,我在天街坐镇多年。危机四伏之下为求自保,不可能不做点准备,手上掌握着大量商铺买卖权的情况下,免不了要结识一些朋友。而不少心腹手下已经被我或明或暗地推上了各地天街大统领的位置,有这些控制油水的渠道,所以三教九流的朋友我也认识不少。我自信还是能找到一些人手帮忙的。当年无所依靠的时候,我尚且不怕。如今有家里支持,我就更不怕了!”

    唐鹤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原来这家伙早在天街做大统领的时候就在发展自己的势力。

    寇铮同样目闪惊讶。

    寇凌虚微微闭眼,淡淡道:“说具体的,你具体准备怎么下手?”

    苗毅道:“义父,之前我一直被逼得缩在总镇府内,对那几家在鬼市据点的情况一无所知,现在说具体怎么做尚为时过早,那些深谋远虑的事情我也搞不来,我更习惯视情况而定,所以想请义父给我一定的自主权。”

    寇凌虚眼睑低垂,语调略显幽幽,“你觉得寇家限制了你的自由?”

    苗毅拱手道:“义父误会了,我只是希望义父能给我临机专断之权。”

    这就是加入寇家的弊端,事事都要向寇家请示,许多事情他根本没办法去做,人身自由可谓被限制的死死的。前些日子唐鹤年找他深谈了一次后,他思考了许多,除了久别胜新婚天天把云知秋给折腾的死去活来外,就一直在考虑这事,不说彻底摆脱寇家,起码也要想办法争取到一点回转的余地,否则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天后有孕,他觉得可能是个机会,不管能不能成,果断决定一试。

    寇凌虚不为所动,依旧不疾不徐道:“你已经是寇家的一份子,事事让你上报是因为许多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而你在下面情况不明,这边能帮你从大局上多做考虑,能让你少吃一点亏,既是为寇家,也是为你好。”

    苗毅诚恳道:“我知道义父是为我好,牛有德也不是不明情理之人,自有分寸。我也不是说自己做主乱来,只是希望能得到义父的支持,给予临机专断之权,也不是说不向家里通气,而是有些事情千变万化,有了临机应变的权利,更有利于我发挥,希望义父成全?”

    寇凌虚淡淡一声,“你真认为你能和那几家较劲?”

    苗毅道:“我自然是没那实力,所以希望得到义父支持,希望义父能先帮我解决一些后顾之忧。”

    寇凌虚哦了声,慢慢从苗毅身边走过,站定后,负手看向了大殿门外,背对道:“哪些后顾之忧?先说来听听。”

    苗毅随其身后,“首先朝堂上希望得到义父的支持,否则大势之下牛有德根本扛不住。”

    寇凌虚:“这是自然,一家人,能帮你的自然要帮你。”

    苗毅:“鬼市总镇府下面的那些兵卒多年晋升无望,已经成了老油子,估计已经被各方势力给渗透烂了,做任何事情根本没有保密性可言,我希望能换一批人,希望义父能调派一批得力人手给我,给我一批绝对听我指挥的人。”

    听到这话,寇凌虚的脸色终于缓出了点人情味,还当苗毅要彻底自我做主,让他这边派人过去,就说明苗毅不是想脱离寇家的监管。寇凌虚回头看向唐鹤年,“老唐,这事你去处理吧。”

    寇铮一惊,唐鹤年却有几分疑虑道:“老爷,这事怕是不好办,首先鬼市不在北军辖区,在天后的掌管之下,不说去鬼市麻烦,以后从鬼市调出来也是个麻烦,怕是没人愿意去。”

    寇凌虚:“后宫那边,让喻妃去找天后好好说道说道,天后如今人逢喜事,我寇家出了这么大的力,正是好说话的时候,夏侯家欠了我们人情还没还,这个时候这点小事想必不会阻拦,应该难度不大。至于下面人的顾虑,为本王效命,本王会亏待他们吗?”

    寇铮依然旁观沉默,心里却明白,父亲能说出这话来,等于是已经答应了牛有德的请求。

    “是!老奴回头立刻通知喻妃,督促喻妃尽快把事情办好。”唐鹤年欠身应下。

    寇凌虚:“还有什么一起说出来。”这话自然是针对苗毅。

    苗毅也不客气,“义父,人员到位后,能不能给他们全部配上破法弓?”

    寇凌虚同样不客气:“鬼市总镇府本就个摆设,没有资格配备破法弓,人可以调派给你,北军的破法弓调不过去,天后也没这权利,这事没办法帮你。”

    苗毅本想说如果自己能弄到破法弓行不行,不过想想还是没说出来,免得给自己找麻烦,只得换了个请求,“义父,我想要一个人的脑袋!”

    “说!”寇凌虚随口一声,波澜不惊。

    苗毅道:“我想拿嬴阳的脑袋先开第一刀!”

    此话一出,寇铮和唐鹤年迅速回头看来,寇凌虚也转过了身来,目光闪闪道:“嬴九光的那个孙子?”

    “是!”苗毅平静道:“嬴阳在极乐界对我下黑手,这笔账我要找他清算。”

    寇铮忍不住出声道:“妹夫,嬴阳哪能调动极乐界的人,你心里应该清楚,背后是嬴家。”

    苗毅很老实:“可是我拿嬴家没办法,只好拿嬴阳开刀。”

    寇铮哭笑不得道:“你还真实诚,嬴家间接或直接死在你手上的孙子已经有两个了,你再杀一个,让嬴家情何以堪?”

    “没他们生的快,听说死了两个又生了两个。”苗毅淡淡回了句,决心不改道:“嬴家屡屡对我动手,我却拿嬴家没办法,只好伸一只手过来就砍一只!不但是这次,以后只要嬴家再对我动手,我就专找嬴家的子孙出气,我倒要看看是他们生的快,还是我杀的快。其次,我需要逼嬴家在鬼市那边的秘密据点有所反应,好顺藤摸瓜端掉!”

    寇铮哑了哑口,叹道:“你这是把嬴家往死里得罪啊!”

    苗毅反问:“大哥,我不动手,他们会停手、会放过我吗?”

    寇铮无语,看向父亲的反应。连唐鹤年也不禁挠了挠额头。

    寇凌虚默了默,道:“这边不会帮你杀嬴家的子弟,你自己有本事自己解决去。”

    苗毅:“义父,我需要掌握他的动静和去向。”

    寇凌虚:“老唐,你关注一下嬴家那小子的动静吧。”

    老唐苦着脸道:“老爷,嬴家那边已经表态了,愿意让出两个都统的位置揭过极乐界的事。”

    寇凌虚:“要做也就罢了,如果有办法让我寇家不知道是谁干的,那也是嬴家的本事!是嬴家那边先坏了规矩,光摆明的,这已经是嬴家第二次对有德动手了吧?也是该让嬴家清醒一下了,那两个都统的位置回掉吧,按有德的意思去办。”

    “是!”老唐苦笑着点头应下了,只是不知道嬴家知道寇家的态度后会是什么反应,不知道嬴家那小子会不会害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80章    时间不断地过去,悟道神碑上的金光越来越璀璨,几乎已成实质!

    整个飞升神台,都被披上了一层金纱!

    无比耀眼的金光,让整个悟道神碑都多了一种神圣的气息!

    所有圣人、圣尊,全力地感悟着天地大道,感悟、吸收着一种道之意念的传承!

    “轰隆隆……”

    突然,太上老君的头上出现了极为浓郁、精纯的阴阳二气。太极图也从他的身体内冲出,盘旋在他的头顶。接着,各种药材诡异地出现在阴阳二气之中,一个紫色的巨鼎,张口一吞,无数药材被瞬间吞入其内。

    “嗡嗡嗡……”

    不到一刻钟,紫色巨鼎鼎沸起来,接着光华万丈,一种诱人心神的浓郁药香从太上老君那边扩散出来,让无数圣人都为之沉醉。甚至连好几位圣尊,都是一脸震动。

    “好快的炼丹速度!好恐怖的炼丹效果!”

    剑祖、刀尊、莲尊、混蚕老祖、创世光尊等圣尊级强者,脸上也多了一丝动容。而鸿钧道祖则是一脸开心:“哈哈,太上,汝之丹道可成”

    而就在太上老君出现异动的时候,原始天尊猛地张口一吐,一道剑光几乎破空而去。

    这时候,原始天尊双手迅速结印,同时一股至强的元神之力喷出,那道剑光开始诡异重组!

    同时,一股越来越恐怖的气息从那道剑光上产生。

    “神……神炼法?器之大道?”剑祖猛然睁开眼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原始天尊。

    紧接着,通天教主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四剑齐出。亿万道剑光闪烁。配合着诛仙剑阵图。通天教主头领的一方天空。顿时成了一方剑之绝域,气势、攻击力也顿时提升了两到三筹!

    这时候,如果有圣人闯阵,可就不是“非四圣不能破了”!

    只怕与通天教主同级的六阶圣人,没有七人联手,只怕都不能够出来。

    女娲圣母的头领,投射出一副副唯美之极的画面。一颗种子衍生万千,化成一个完美的世界!这是造化大道……

    接引佛祖、准提佛祖……

    “靠。这次盘古宇宙的人占的便宜大了……”

    “赶来的七大圣人,居然在第一时间有六位圣人得到了最好的大道感悟……”

    “天啊,这得多大的运气……”

    “盘古宇宙的圣人,也太好运了吧……”

    “难道他们所占据的那个位置最好?”

    “咦,他们不是来了七位圣人么?那个传说中修炼天赋最强的吕重呢?他怎么没有感悟大道?”

    “哈哈,什么诸天万界第一的修炼天赋,这下露馅了吧?盘古宇宙七圣之中,居然就他一人没有一丁点感悟大道的迹象。亏他还被圣尊级的强者那么看重……”

    “果然,后天人类,怎么可能与先天众神的天赋相比?这么一比。这水货彻底现形了……”

    ……

    之后,玄光子、风火魔圣、绝命毒皇、千屠妖圣等圣人也有了各自的缘法与感悟。

    一时间。整个飞升神台,无数圣人都被深深震撼了!

    这么多人,得到空明神的恩赐,这让不少圣人的心跳都开始没有了规律。

    但是,之前在诸天万界闯下狂神之名的无双吕重,却是沉寂了。

    多达八十人悟道成功,偏偏资质最高的吕重,居然没有惊出一点动静。

    顿时,吕重在不少圣人的心里,被打上了“水货”的名称。

    而吕重曾经以雷霆手段灭杀几尊圣人的骄人战绩,对诸天万界众圣形成的威慑力,也在迅速削弱。

    “呵呵,人倒是够狂,只不过修炼潜力真的被夸大了……”

    “我就说了,吕重的修炼天赋其实真的不怎么样。他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灭杀好几尊圣人,都是暂时的运气罢了。毕竟,他可是有道器傍身……”

    “不错,如果没有道器,吕重他屁都不是!”

    “区区一个二阶中位圣人,用自己的真本事,怎么可能斩杀五阶圣人?显然,我们之前忽视了他的道器的强大了……”

    “是啊,如果本圣拥有道器,也能轻松灭杀五阶圣人、甚至是七阶圣人……”

    ……

    随着时间的流逝,吕重毫无表现,让越来越多的圣人开始看吕重不顺眼。甚至更多的人心生贪婪,恨不得在第一时间就把吕重的道器占为己有。

    显然,这些圣人却是忘记了。

    吕重真要是水货,又岂能在灭杀了那么多的圣人后,还能抵抗弑圣所带来的那种恐怖的业力。

    如果吕重真的是水货,又岂能在区区二阶中位圣人境界,就能掌握道器?甚至能让道器为己所用?

    要知道,越是高级别的法宝,要使用它越是困难。

    道器级的法宝,比极品混沌至宝更加的高傲。

    这样的道器,岂会随便就任人控制?

    这本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无数圣人因为贪心、嫉妒心,却是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些。

    不得不说,财帛动人心,利令智昏!

    吕重自然感应到了无数圣人的鄙视与贪婪眼神,但是他并不为所动。

    这时候他整个人都如一杆标枪一般,矗立在悟道神碑的面前,只是,没人发现他双眼之中已有笑容在迅速盛开。

    大寂灭珠、剐龙刀可是真正的道器,而且是高等级的道器。而它们这次的目标只是一件神器……不对,只是一件伪神器。

    有它们出马,又有吕重暗中以[破界之力]相助,如果还对付不了这悟道神碑内的空明神的意志、神性,那道器也太差劲了。

    “轰隆隆……”

    突然,一阵无与伦比的震动自悟道神碑上传来。

    真正的地动山摇!

    甚至整个空间都似乎要崩溃、破碎!

    “怎么回事?难道悟道神碑也要出土?”

    “历次以来,还从来没有出现如此异象呢……”

    “该死,我怎么感觉悟道神碑要崩溃了……”

    “靠,你丫的不懂就别乱说,这可是悟道神碑,是一件神器,而且还有空明神留下的神之意志存在,曾有五大圣尊联手,都无法破坏悟道神碑。又岂会无缘无敌地崩溃?”

    “不崩溃?可我感觉……”

    ……

    更多的圣人被惊得纷纷停止了修炼与感悟,看着那晃动得越来越剧烈的悟道神碑,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

    “混蛋,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居然让悟道神碑快崩溃了……”

    突然,天神九宫卫的九大圣尊,一脸绝望与恐惧地出现,天寂圣尊更是全身发抖,一脸绝望。

    “轰……”

    就在此时,整个悟道神碑突然爆炸……(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