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哦,北军这么快就放了人?”

    天宫,负手漫步在琼楼玉宇间的青主听完禀报后,慢悠悠问了声。

    跟随在后的上官青回:“是的,看来牛有德在极乐界那边已经没事了,不然寇天王也不会这么快解除对那些寺院的禁令。”

    青主哼哼两声,“这猴崽子到哪都不消停,跑到哪,哪里就要出事。不过这猴崽子还真行呐,嬴家那边下这样的黑手居然都没能做掉他,还让他活着回来了,嬴老鬼估计心里不太舒服啊。”

    上官青陪笑道:“过的了初一怕是难过十五,不但是嬴家,那几家都不会坐视牛有德成长起来,以后的明枪暗箭只怕有他受的。”

    “这是他自找的,朕看他能抗多久。”青主一声冷笑。

    离开极乐界后,苗毅暂时也没办法回鬼市,随同寇铮直接返回了寇天王府邸。

    这是苗毅第二次到寇府,刚到门口,便看到了领着千儿、雪儿在门外等候的云知秋,两人相视会心一笑。

    不管云知秋平常有多泼辣,可是有一点是苗毅不得不承认的,一看到云知秋便有种家的感觉,这是在其他女人身上找不到的感觉。在云知秋身边,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暴露自己的种种缺点,大骂其泼妇,对其他女人却不好乱骂。

    当然了,云知秋脾气一上来也照样逮住他狠揍,休想她做那种百依百顺的小女人,门都没有。

    用云知秋自己的话来说,你娶老娘之前老娘就是这样的,当年扒老娘裤子往老娘身上爬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觉得看不顺眼后悔了?晚了!

    门口等候的还有寇家的一群女眷,都跑出来迎接来了,莺莺燕燕叽叽喳喳一堆人,不是苗毅人缘好,而是都知道这是寇家老爷子有意培养的人,一旦将来老爷子不在了。这位很有可能关系到不少人的前途,不趁现在结交示好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有些事情男人做的太谄媚不好看,女人出面更合适。

    寇铮跟众人打了声招呼,便领了蓝夜菩萨等人前去拜见老爷子去了。

    苗毅也和众人打了个招呼。才和云知秋握了双手面对相视,最终还是云知秋含情脉脉地轻轻推了他一下,“先去拜见义父,有话回头再说。”

    “嗯!”苗毅点了点头,快步而去追上了寇铮。

    “七妹。这算不算是小别胜新婚?”

    “大家今晚可不能再打扰七妹了,小两口难得见面,正是卿卿我我时,良辰美景呐,咱们可不能坏了人家的好事。”

    一群女人簇拥着云知秋入内,一路上调侃打趣,云知秋也不是善茬,嘴上荤素不忌地反击,一帮女人咯咯笑个不停,欢快的很。

    然而大家都知道。这种欢快都是建立在寇天王这棵大树之下的,一旦寇天王倒下了,大家的荣华富贵都有可能随之烟消云散。也许还不止这么简单,墙倒众人推的情况也很有可能出现。

    有外人来,寇凌虚在天王府正殿见客,宾主见礼后,寇铮把掌握的情况当着蓝夜菩萨的面对寇天王做了禀报。

    其实事情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只是有些事情是苗毅的一家之言,还需要坐实,无论是天庭这边还是极乐界都想知道情况。妙存这个证人就成了关键。

    治疗妙存的事寇天王交给了寇铮去处理,蓝夜菩萨这边也要监督参与,随后宾主散去,不过寇凌虚却把苗毅留了下来问话。

    “既然遇袭。慧林星脱身后为何不及时向家里求援,反而要拖上一些时日?”

    殿内就剩下了寇天王、唐鹤年和苗毅三人,寇天王抛出的话题令殿内的气氛有些压抑。

    苗毅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当时的情况,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要置我于死地,为何能知道我的行踪。不敢跟任何人联系,只想先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身再说,没想到还是撞上了罗刹门的人。”

    寇天王眯眼盯着他看了会儿,最终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你和老七见一次不容易,去陪老七吧。”

    “是!”苗毅拱手行礼后退下。

    待到苗毅远去,寇天王冷哼一声,“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没有?这是连寇家也提防上了。”

    “唉!”老唐轻轻叹了声,“大爷亲自去鬼市将七小姐带回来,他就算当时没反应过来,事后也肯定会有所察觉,当知道这边是把七小姐当成了人质,事关性命的情况下,缺了份信任,有所顾虑多加小心也是人之常情。”

    寇天王负手道:“走上了这条路,有些事情他就该学着适应。他应该要明白,既然身上打下了寇家的烙印,成了寇家船上的人,就要同舟共济,一旦这艘船触礁沉没,谁都别想好过,他也脱不了身。想要这艘大船航行的更远,就必须齐心协力,由不得谁想上就上、想下就下,不但是他,对寇家的任何人都一样,道理,你回头要好好跟他讲一下,没有专门针对他的意思,别为点小事闹别扭,若真过不了这道坎,那寇家也容不下他,没有只沾光不付出的道理!”

    “是!”老唐稍稍欠身应下。

    云轩,寇凌虚亲笔书写的庭院名称。

    虽说云知秋处于半软禁的状态,不过寇家对她的待遇却是没话说,如同其他子女一样,单独一套园子,环境也是相当清雅幽静,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当初云知秋初来这里时就住在这里,如今依旧住在这,哪怕云知秋不在寇府,这园子也是为云知秋留着的,相当于云知秋的娘家。

    雕金镶玉的奢华浴池内,赤条条的苗毅泡坐在水中,亵衣半遮凹凸身段的云知秋陪在水中帮他擦洗着身子,平常泼辣的云知秋这个时候照顾起人来格外细心周到。

    两人全程传音交流,讲述着极乐界内的事发经过。

    获悉六大奇功的天字部已经全部到手,云知秋自然是欣喜不已,接了苗毅递来的东西,找到天字部大魔无双诀就靠坐在了苗毅身边,细细研读了起来。

    “复制一份天字部功法给阎修和千儿、雪儿,另外那两份星图尽快比对一下,其中一份我怀疑是极乐界的进出密道,还有一份没有星门标识,搞不懂是什么东西。”苗毅说话间手顺着云知秋的白糯胸口滑进了抹胸内把玩。

    “别闹。”云知秋正看的入神,胳膊肘推了他几下。

    苗毅无奈,心想这个时候给她这个干嘛?

    最后被除了亵衣的云知秋光溜溜趴在了玉石台上,胳膊肘支撑着上身,手上拿着玉牒看的入神。苗毅大官人拿了块毛巾做牛做马,在给她搓背擦洗身子……

    虽然妙存只是被法宝所含七情六欲击中,体内的七情六欲并不多,可救治起来依然废了不少的工夫,足足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清除干净。

    在正殿中询问的当天,寇凌虚和蓝夜菩萨都到场了,苗毅也被叫了过去旁听核实。

    最终妙存所陈述慧林星遇袭经过证明了苗毅没有说假话,两边都拿到了证词。

    蓝夜菩萨也无意在这边久呆,事毕向寇凌虚辞行,寇铮代为送客,苗毅又被留了下来。

    “有德,鬼市那边你可能要多加小心了。”寇凌虚突然徐徐冒出一句话来。

    一直旁观的苗毅其实早就看出寇凌虚似乎对刚才的审问一点兴趣都没有,似乎一直在走神思索着什么。他拱手回道:“义父放心,我会小心的。”

    寇凌虚微微摇头,知道他还不知道情况,朝唐鹤年颔首示意了一下。

    老唐会意,沉声吐出了一个重大消息,“姑爷,你的确要小心点,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天后娘娘可能已经怀上了天子。”

    苗毅两眼瞪大了几分,这消息的确足够劲爆,怪不得能让寇凌虚也有些神不守舍。

    他自然明白天后娘娘怀上了天子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夏侯家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意味着夏侯家和寇家的合作要结束了,信义阁那边怕是不会再向他提供安全保障了。不禁问道:“唐叔,能确认吗?”

    话一出口,他又觉得多余,凭寇家的消息渠道,不能确定的事情哪会说出来。

    老唐:“尽管天庭还没有正式公布,不过从天牝宫那边有异于平常的动静来看,怕是差不离了,而且夏侯家那边也传来了消息,表示会尽快帮你把品级恢复到二节上将,在此期间会负责你的安全,之后难以保证。”

    寇凌虚接话,“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信义阁也不会让鬼市出什么大乱子,家里这边也会派高手过去保护你。”

    “义父!”苗毅突然抬头,掷地有声道:“鬼市是我的地盘!”

    寇凌虚和唐鹤年双双一愣,不禁面面相觑,都看出了对方也没弄明白苗毅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鹤年问道:“姑爷,我想你应该明白,鬼市是信义阁的地盘。”

    苗毅抬头挺胸道:“义父,我是鬼市总镇,这样龟缩下去等别人动手不是个办法,只要义父给我一定的自主权,其实没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左右躲不掉,不如先下手为强!”

    从他踏入修行界开始,无论坐镇哪一方,还从来没像鬼市总镇一样憋屈过,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被逼得不敢露面,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想发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一六三七章 小人物    寇铮一来就看到了魅姬和苗毅对峙在一起,给人一触即发的感觉,也不知道两人为何闹得如此紧张.

    不管怎么说,见到苗毅安然无恙,多少松了口气,寇铮微微偏头“嗯”了声,身旁一名红甲大将挥手一切,十万大军除了十几名红甲大将留在寇铮身边,余者唰唰冲了下去列阵,将现场所有人给围了。

    破法弓虽然不多,但也唰唰亮了出来,一个个拉弓上弦,瞄准了被围之人。

    蓝夜和魅姬的脸色不太好看,环顾四周。

    而十万天兵天将中有一位是苗毅的老熟人,碧月夫人的丈夫天元也在其中,虽然还是身穿紫甲,但是作为天王府的家臣赶来了。

    见到苗毅,天元心中可谓摇头,他算是服了苗毅这家伙,走到哪都不消停,跑到极乐界也能惹出事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天元也不得不感慨命运这东西,他身为天元侯时处处小心、如履薄冰,结果混成了这样,牛有德这一路横着来的家伙反倒混得比他更好了。他虽然实力比苗毅强,可是两人如今的地位已经调了个,苗毅如今是天王府的女婿,而他只是天王府的家臣,以后再见反倒要向苗毅行礼了。

    下面摆好了围困的阵势,寇铮这才率人落入阵中。

    “寇大哥。”苗毅拱手见礼。

    寇铮无视蓝夜和魅姬,对苗毅微微点头,“没事吧?”

    苗毅一笑:“现在还说不准,得问魅姬菩萨的意思。”

    “哦!”寇铮双手一背,偏头冷眼瞅向魅姬,“莫非还有人敢公然行凶不成?我倒要看看谁有那胆子!”

    此时,他身上权贵大少的气势毕露无疑,看向堂堂星君级别的魅姬菩萨的眼神是那样的不屑。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他不摆架子则已,真要摆架子的话,元帅级别的对他都要客客气气。又岂会把一个星君级别的给放在眼里。

    魅姬被他的态度刺的有点难受,边上毕竟还有众多门下弟子,这让她情何以堪,沉声道:“寇铮。你这是什么意思?”

    如同魅姬对苗毅一般,寇铮负手步步逼近于她,脸上傲气毕露无疑,胸几乎贴在了魅姬那挺翘的****才停下,脸凑到了魅姬的脸前。“没什么意思!你若有什么意思的话,寇某随时奉陪!”

    魅姬门下怒了,一群人刚有所动,一排红甲大将唰一声到了寇铮左右戒备,一堆破法弓迅速瞄准了这边.

    苗毅看着魅姬那握紧了又松开的粉拳,暗暗好笑,论个人实力寇铮肯定是不如魅姬的,奈何寇铮带来的一群高手不是吃素的。

    魅姬挥手阻止了门下人冲动,身子一扭,避开了寇铮。脸上又换上了盈盈笑意,“寇铮,脾气见长啊!跑到极乐界撒野来了。”

    寇铮冷笑道:“没办法,刀都架到我寇家脖子上来了,再没点脾气只怕寇家人什么时候死光了都不知道。”

    魅姬嗤笑一声,“不跟你斗嘴,说正事,牛有德涉嫌盗采梦陀罗,极乐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

    寇铮回头问苗毅:“你采了梦陀罗?”

    苗毅:“我连梦陀罗长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再说了。梦陀罗也不止毒星才有,我真要想获得梦陀罗还需要跑这里来?鬼市什么东西没有,我身为鬼市总镇,难道还弄不到梦陀罗?不会真的有人天真到认为梦陀罗真被控制的滴水不漏市面上丝毫不见流通吧?顶多价钱贵一点。我犯得着冒险跑这里来采集梦陀罗?”

    寇铮听的暗暗点头,说实话他之前多少有点怀疑,觉得罗刹门不会无的放矢,可听苗毅这样一说,的确是没这个必要。回头对魅姬道:“没证据的事最好不要乱说。”

    魅姬也默了默,本就觉得苗毅被追杀之下不太可能还有心思跑毒星盗采梦陀罗。现在听了苗毅这话,也觉得符合实情,不过嘴上自然不能干脆认了,朝苗毅努嘴道:“要证明清白也简单,搜一下就知道了。”

    寇铮:“搜?不是不行,可若是搜不出来什么,是不是得有人给个交代,寇家也不是谁想栽赃就能栽赃的。”

    这个承诺可不好给,魅姬笑吟吟看着他……

    最后的结果是,罗刹门这边没搜苗毅,而寇铮也默认了罗刹门没有参与刺杀苗毅的事,这是最好的结果,不到逼不得已,寇凌虚和玉面佛之间都不想把动静闹大。

    “这是人证,你怎么把他给杀了?”站在允明的尸体前,寇铮传音责怪了苗毅一句。

    苗毅传音回:“我当众答应了他,只要他招供出真相,我就给他一个痛快,岂能言而无信。另,就算有他作证又怎样,对最后的结果怕是不会产生任何作用。”

    寇铮皱了皱眉,也没再说他什么。

    后面的事情也简单,至于妙存这个证人寇铮是不会放手的,要带回天庭那边去。为了公允,极乐界这边也要出人,蓝夜菩萨亲自随行。

    寇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带了苗毅一起返回,至于追查那个什么多力罗汉的事,佛界这边也不会让天庭那边代劳。

    有些事情大家其实都心中有数了,都知道是嬴家在幕后指使的,可是谁也拿不出证据,牵涉到插手极乐界这边,没有铁证,嬴家那边不可能会承认,嬴家也不会留下什么证据。

    只是对寇家来说,有些事情不需要证据,只要确认了就行,就看嬴家暗中会给寇家一个什么交代了,否则你能做初一,别人就能做十五。

    而对苗毅来说不免有些可惜,若不是出了这档子事,他还有机会去灵山看看,如今也只能是传讯给普兰居士表示歉意。

    目送一行人离去,魅姬冷哼一声,再回头,目光无意中落在了依然被绑的沧虹身上,淡淡挥了挥手,“放了她吧。”

    谁知沧虹一解开束缚,立刻快步跪倒在了魅姬跟前,大声道:“菩萨,弟子可以肯定那闯入毒星的人就是牛有德。”

    魅姬皱眉看着她,也不知这弟子是真傻还是装傻,已经不追究你责任了,你还揪着不放干什么?就算能确认牛有德盗采了梦陀罗又能怎么样,有寇家的背景在,还能当成普通人一样处死他不成,顶多是再贬两级,回头人家又能爬起来,照样比一般人升的快。而得罪了寇家对这边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那么多寺庙、那么多弟子在人家的地盘上,人家有的是办法给你穿小鞋,为了把牛有德贬上个两级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值得么?

    “你亲眼看到他盗采了梦陀罗吗?”魅姬语调阴沉了下来,已经是在警告了,她也不好当众说人家有背景咱们不好得罪。

    “没有!”沧虹低头。

    “好了,这事已经过去了。”魅姬挥手转身,朝香妃榻走去。

    沧虹猛一抬头,忽又喊道:“就算他没有盗采梦陀罗,弟子也觉得这事另有蹊跷。他若不是为了盗采梦陀罗,那他为什么要闯入毒星?菩萨,您不觉得蹊跷吗?”

    她真的被苗毅那不屑的眼神给伤着了,可事实就如苗毅那不屑的眼神一样,结果苗毅一点事没有,反倒是她自己当众受辱被绑了。自己明明没错,明明一片公心无私,为什么会这样?就因为人家有权势背景就能为所欲为吗?她不甘心,她就不信自己扳不倒苗毅!

    有些时候,小人物也能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那种不愿妥协的小人物。

    沧洛和沧雨她们都在暗暗为沧虹着急,发现虹师姐这执拗脾气就是不知悔改,非要弄得自己遍体鳞伤么?

    魅姬脚步陡然一停,的确被这话打入了心坎,慢慢转身看向了这跪地不起的小弟子,凝视了好一会儿……

    没有多久,重新穿上了墨蚕蛛丝衣的沧虹有幸单独陪着魅姬来到了毒星,而魅姬也同样穿上了那黑色套装。

    两人浮空停在了南无门的遗址上空,沧虹指着下面清理了出来的遗迹,道:“菩萨,你看,这里是南无门的遗址,他为什么要废那么大的劲把这遗址清理出来?弟子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魅姬也不是没有来过这里,当然知道这里被尘封的样子是什么样的,何况这新清理出来的痕迹又是如此明显。

    她蹙着眉头,明眸中满是疑惑,也想不通苗毅把这里清理出来是什么意思,跑来缅怀逝去的南无门?未免太扯淡!是南无门的遗传弟子?可能吗?

    “你确认这里是牛有德清理出来的?”魅姬疑惑道。

    “他当时虽然蒙着黑布,但弟子还是有很大把握肯定是他。”沧虹虽然也不能肯定就是苗毅干的,因为她也没看到是谁清理的这里,可她就是豁出去了。

    “哦!”魅姬扭头盯着下面看了又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也依然想不通苗毅为什么要这么干,好一会儿之后,突然咯咯一笑,“看来还真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蹊跷,这牛有德有点意思…沧虹!”

    “弟子在。”沧虹应声。

    “你这丫头也有点意思。”魅姬扭头上下看了她一眼,笑吟吟道:“到我这边来吧,你若是没意见,回头我会跟你师傅说一声。”

    沧虹一愣,旋即大喜,魅姬是她师爷,手头的资源自然不是她师傅能比的,能给的前途也同样不是她师傅能给的,赶紧合十道:“弟子谨遵法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