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人,可以行动了吗?”

    感应到悟道神碑的附近已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圣尊、圣人,寂灭小公主一脸跃跃欲试地问道。

    这可是她第一次准备在这么多圣尊、圣人的眼鼻子底下捣乱呢,他哪能不兴奋。

    而如小弟一般立在她身后的剐龙刀的刀灵,也是一脸兴奋。

    做为曾经执罚神帝的无上刑之道器,剐龙刀一向极为凶悍,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主。

    唯有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一脸淡漠。只不过这化成冷酷叛逆少年的家伙那双眼中时不时闪过的一丝冷芒,完全出卖了他的内心。显然,这小子也有一颗不甘寂寞的闷骚之心。

    吕重有些迟疑,“你们动手,会不会被那些圣尊给察觉?”

    “在……在这一界动手,这……这个自然是无法隐瞒得了他们……”剐龙刀刀灵所化的小屁孩讪讪地捎了捎头,有些赧然。

    寂灭小公主却是负着双手,傲娇地白了吕重一眼,“无法隐瞒就不隐瞒呗,有我、小刀、小冰三件道器在,不怕他们。”

    “不行,咱们的底牌不能全亮出来。所以,小冰还是不要出手了。”吕重果断摇了摇头,他可是与创世光尊还有一战约战呢。

    大寂灭珠、剐龙刀已经暴露,没关系。但是,九玄寒龙冰棺可是一直没有在外界暴露过。

    要是过早地把[九玄寒龙冰棺]这张底牌暴露出来,先不说对他千年后的大战极为不利。当是九玄寒龙冰棺一暴露出来,绝对会引起有心之人的警觉。

    那么。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等三大圣尊陨落在吕重手下的秘密。将再也明白不过了。

    因为。九玄寒龙冰棺,所有的圣尊都知道那是[鸿蒙龙珠]之内的东西。

    吕得都得到[九玄寒龙冰棺]的认主,那么自然而然,鸿蒙龙珠也被吕得给收服了。甚至所有圣尊都明白他们为之发狂的玄青神石,也一定在吕重手里。

    到时候,吕得才真的是天下皆敌!

    “也罢,小冰就不用出手了,大不了我与小刀再辛苦点!”寂灭小公主无耐地说道。

    九玄寒龙冰棺所化的冷酷少年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这也是吕重真正以灵魂种镜术收服的法宝,它心中的想法,可瞒不过吕重。

    当下,吕重有些歉意地对着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道:“小冰,对不住了,暂时无法让你名扬天下、威镇诸天。不过,你是我的王牌之一。我必须借助你的力量才能遇圣弑圣,见神屠神。等我实力提真正提升到七阶圣人境界时,我将会让你重新现世”

    明白吕重的想法,得到吕重的承诺。九玄寒龙冰棺心情顿时开心起来,传音道:“主人不用管我。刚才我只不过因为太长的时间没有动过,才有想法活动活动一下。呵呵,认真来说,我也不是什么攻击性道器。本应修心养性才对!”

    “好了,主人不要废话了,我们开始行动……”

    ……

    “呼呼呼……”

    悟道神碑,光华越来越亮!

    璀璨的金光一圈圈地澎湃。

    一种形而上的意志出现,这是一种能威压圣人、甚至是圣尊的强悍意志。

    这种意志,正是空明神所留的神之意志!

    在这种神之意志的推动之下,金、木、水、火、土、光、暗、风、雷、重力、压力、威势、空间等几达八十种的大道本源气息在澎湃。

    恐怖!

    这么多的大道气息存在,让无数圣尊都为之心折!

    要知道,在场领悟最多大道的圣尊,所凝聚的圣纹、道纹加起来都没有超过三十个。

    因为,每多凝聚出一种大道道纹,就必须多花一倍的时间去修炼、提升这种大道道纹的等级。

    一般来说,不论是圣人,还是圣尊,大家顶多只是选择三两种最适合本身修炼的大道修炼修炼。而其他大道可以凝聚用来辅助修炼。但是几乎没有圣人、圣尊会凝聚超出三十种的辅道修炼。

    然而这空明神却凝聚了高达八十多种辅助修炼的道纹。更诡异的是,虽然没有真正地见过空明神的各种道纹、圣纹。

    但是在场的圣尊可有不少,单从这弥留一亿年上的各种大道的本源气息,就能分辨得出,空明神不但主修的几种大道,都达到极为高等的级别。甚至那些辅助修炼的大道,也几乎绝大部分都达到了圣纹境界。

    这种表现,真的太恐怖了!

    这让所有圣尊、圣人都是心中极为震动。

    不过,这些圣尊、圣人大多早就来过玄机星的飞升神台,也早就在这悟道神碑附近修炼、感悟过,所以,虽然每次都心生震惊之感,可是也大都没有太过极端的表现。

    只有那些第一次来的圣人,才会由衷的震惊、恐惧、崇拜……

    “有意思,这空明神也是够阴险,都在这悟道神碑中留下了八十多种大道本源气息,却没有留下他最为隐秘的抽取、融合两种大道的气息,看来,这家伙果然也有私心,不想任何人知道他还拥有抽取、融合两种大道……”吕重暗暗摇了摇头。

    寂灭小公主顿时笑了:“嘻嘻,主人,别担心,这抽取、融合大道的本源气息没有留下,但是对于这两种大道的感悟,这空间神却有把它们隐藏在他留下的神性之中。等小刀吞噬了它的神性可以把这两种大道的感悟给剥离出来呢……”

    吕重还没有回话,他意识海内的[剐龙刀]已是急切地对大寂灭珠的器灵催促起来:“大姐大,别废话了,时机到了,我们动手吧……”

    “好!”小公主应承了一下。

    陡然,整个空间诡异地一颤,似乎有极强的空间能量以[悟道神碑]为中心,向整个空间扩散。

    接着,一瞬间这种空间颤动就消失。

    似乎没有什么情况发生。

    但是,圣尊级的强者顿时心生警惕,因为他们发现似乎以他们的圣识都无法感应到外界[玄机星]的存在了。

    也感应不到天神九宫卫的气息了!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而就在这时候,整个[悟道神碑疯狂震动,接着,无数至强的大道本源气息从其中飘散出来,疯狂向四周的圣人的体内汇聚……(未完待续……)

第一六三六章 魅姬菩萨    然苗毅这边的确把时间拖的长了点,不但是多力罗汉跑的没了人影,多力罗汉门下的弟子能跑的也都跑光了,执法力士赶到时扑了个空,只抓了些莫名其妙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小僧。

    多力罗汉本是想一个人跑了算了,也的确是一个人跑了,不过在逃跑的途中想到那些弟子,自己这一走怕是要牵连门下弟子,遂等自己到了安全地带后,联系上了门下弟子表达了忏悔,让大家能跑的也赶紧跑。

    然多力罗汉这边的行为无异于承认了刺杀牛有德的事,否则用得着这样心虚吗?简直是审都不用审了,灵山那边震怒,追查,搜捕!

    这都是后话,目前的苗毅仍被罗刹门弟子给困着,他也不担心,就地盘膝打坐,阎修在一旁护法警惕。

    “大人!”也不知过了多久,阎修突然传音提醒了声。

    睁开眼的苗毅也站了起来,蓝夜菩萨法驾亲临,数名弟子相随,其中的怀玉显得有些诚惶诚恐。

    由不得怀玉不惶恐,上面第一时间追查多力罗汉的行踪就到了蓝夜星,传令蓝夜菩萨,多力罗汉若在,立刻羁押拿下,等于一下就将多力罗汉在蓝夜星那边的事给爆了出来。怀玉这才明白之前多力罗汉为什么屡屡从她口中问牛有德的事,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成了帮凶,灵山震怒,她又岂能不惶恐?

    偏偏蓝夜星那边连多力罗汉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跑到多力罗汉落脚的客院一看,才知道多力罗汉走了,谁也没有告知。蓝夜菩萨把怀玉一阵怒斥,随后亲自带着人第一时间赶来了。

    不亲自出面不行了,先不说灵山那边的震怒。人家寇天王派女婿来给你贺寿是给你面子,结果你这边居然成了帮凶要人家女婿的小命,灵山那边还好说点,有镜花佛在,关键那位寇天王可不是好惹的主,不比极乐界这边的架构,那位可是真正的强权人物,在天庭那边手握重兵,连青主和佛主都不敢轻易将其怎么样。这种拥兵自重的人,一声令下就能让她蓝夜菩萨损失惨重。

    所以于情于理都要亲自出面,怎么的也要给个交代,最起码撇清嫌疑的样子也要做一做,表示重视。

    “见过菩萨。”

    不单单是苗毅,连同罗刹门上下也跟着一起行礼。

    蓝夜合十还礼后,直面苗毅问道:“牛总镇,听说怀玉座下弟子妙存在你手上?”

    “不错!”苗毅点了点头,又朝阎修偏头示意了一下,阎修将状态异常的妙存给提了出来。苗毅解释道:“落入陷阱时,仓促之下为了自保没能顾上她,以至于被七情六欲所侵犯。不过侥幸之下总算保住了她一条命,待其体内七情六欲清除掉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多谢!”蓝夜颔首,又对怀玉偏头示意了一下,示意把人给接过来。

    怀玉出面上前,谁知苗毅却伸手一拦,“人是因我受伤,救治之事在下义不容辞。”

    阎修也立刻将妙存给收了回去。

    蓝夜菩萨道:“牛总镇的心意本座知晓,不过区区小事不用那么麻烦。本门自会救治。”

    苗毅淡淡一笑,干脆把话挑明了,“牛某不敢不给菩萨面子,不过家里那边传话了,妙存身为证人,在家里人没赶到之前,牛某无权做主把她交给任何人,还请菩萨见谅。”

    这倒不是他乱说。之前寇铮传话就是这个意思,手里没个证人,怕到时候出现什么意外扯不清楚。

    蓝夜菩萨微微蹙眉,既是寇家的意思,她倒是不好强要了。只得挥手示意怀玉退下,暂时作罢。等寇家的人来了再说。

    这边等了没多久,罗刹门上下忽又一阵动容,迅速列队以待。

    苗毅等人跟着看去,只见空中呼呼飞来一群人,衣袂飘飘从天而降,居中一顶垂纱香妃榻,里面隐约躺着一个女人。

    这一幕似曾相识,令苗毅有些恍惚,脑海中出现了当年初见云知秋的画面,妙法寺的那次邂逅,谁能想到竟会缘定终身?后来云知秋也讲过,若不是两人在妙法寺的那场偶遇,一见面就被他给抱了,他苗毅后来去了风云客栈也只会被当做一个普通人对待,两人压根不会出现后面的事情,更不可能会成为结发夫妻。

    缘分这东西有时候真的是说不清楚,想到当年初见云知秋其从香妃榻内款款走出时的狂野性感打扮,苗毅心头一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突然想早点回去抱着那女人温存,也许可以试着让云知秋再穿成当年那样。

    纱帐分开,一双莹润赤足落地,一位发髻如云,小小两块布片兜住胸口两团几乎遮不住的女人下来了。身上衣服少的可怜,胸前多了些璎珞遮掩而已,好一个丰乳肥臀的曼妙身段,********,蛮腰带胯扭动,薄纱长裙包着腰臀,一边开衩露出一条修长大腿。肌肤白如堆雪,明眸流盼间风情万种,一颦一笑简直是魅惑众生,令人血脉喷张。

    其左右的那些女弟子的穿着打扮也暴露的不行,十几名抬轿的和尚则一个个精壮,赤膊上身,身上那一块块肌肉看起来硬的跟石头似的。

    这些人一看就是罗刹门的人,苗毅就纳闷了,貌似来了极乐界后有点颠覆自己对佛门的认识,似乎女僧人比男僧人多,尤其是怎么尽撞见这种女人?

    “菩萨!”罗刹门弟子合十见礼。

    蓝夜菩萨微微一笑,迎了过去,合十道:“魅姬菩萨。”

    又来个菩萨?苗毅无语。

    魅姬菩萨左手回到胸前,没有合十行礼,很优雅地掐了个兰花指当礼数,发出婉转绵柔语调:“蓝夜菩萨。”随后目光直接落到了苗毅这边,“想必这位就是鬼市总镇牛有德吧?”

    “正是。”蓝夜菩萨点了点头。

    苗毅合十给礼,“牛有德见过菩萨。”

    “呵呵…”魅姬掩嘴一笑,扭着水蛇般的柔软腰肢,赤足踏尘走来,带来一阵香风,********,体态极为撩人。其上下打量着苗毅转了圈之后,稍送螓首于苗毅耳边,红唇娇语道:“不必多礼。”

    明眸斜了眼地上允明的尸体,一转身又留了个光溜溜不着片缕的后背给苗毅,回到了罗刹门那边,稍一勾手,立刻有两名赤膊光头和尚前去提了被绑的沧虹过来。

    “你就是沧虹吧?牛总镇告你们意图刺杀于他,你怎么解释?”魅姬的语气冷了几分。

    苗毅自然知道自己是栽赃,对方自然也知道罗刹门没干那事,纯粹是在他面前装模作样而已。

    沧虹立刻辩解道:“菩萨,绝无此事,弟子们在毒星采药,发现有人涉嫌盗采梦陀罗,一路追踪到此,遇见了牛总镇及其麾下,而牛总镇现身的地方正是嫌疑人藏身之处,所以弟子有理由怀疑牛总镇就是那个涉嫌盗采梦陀罗的人,谁想牛总镇却倒打一耙,说我们刺杀他。弟子句句属实,还请菩萨明鉴。”

    魅姬背对回头斜睨,“牛总镇,梦陀罗一念可为善,一念可作恶,乃是禁药,这是天庭和佛界的共识,沧虹怀疑你盗采梦陀罗,你有何话可说?”

    苗毅淡然道:“菩萨这是在审问牛某吗?”

    魅姬:“事情既然已经出了,最好还是查清楚。”言下之意是承认在审问。

    苗毅:“你们人多势众,我看不像是在审问,而像是在仗着人多欺负人,这个沧虹是你们的人,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要审可以,等天庭那边的人来了再审也不迟,天庭的人没来之前,牛某拒绝回答菩萨任何问题。”

    有一点就算是他苗毅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有了寇家的背景还是有不小的好处的,若无寇家背景他哪敢跟一堂堂星君级别的人这样说话,把人家搞火了能一巴掌拍死你。

    魅姬笑吟吟转过了身来,目光中渗透出的寒意却是难以掩饰,寇天王的女婿又怎样,她就算给点教训又如何?这里毕竟是佛界的地盘。但这次事情有点不一样,抵达之前她已经接到上面的通知,寇凌虚那边已经动手了,玉面佛在天庭北军境内的各大寺庙陆续被天兵天将查封,被抓的佛门弟子已经超过百万,求援消息不断传到了玉面佛那,她敢乱动牛有德一下,只怕不知道有多少佛门弟子的脑袋要落地,而且很有可能首先遭殃的就是她门下弟子。

    “都说牛总镇向来目中无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魅姬走到了苗毅的跟前,手指在苗毅胸口点点点着笑吟吟道。

    苗毅神情淡淡道:“菩萨过奖了,菩萨也颠覆了牛某对佛门中人的印象。”抬手格挡住了她的手,慢慢拨开一旁。

    此举在旁人看来有些无礼,尤其是魅姬的随从,一个个脸露愠色,纷纷挪步上前。

    倒是魅姬稍稍抬手阻止了,和苗毅面对面四目相对在一起。

    蓝夜菩萨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就在这时,魅姬和蓝夜几乎是同时抬头看向空中,众人也陆续抬头看去。

    上千人出现在空中悬停,为首者正是寇铮,只见寇铮注视着下面大手一挥,身后千人瞬间化作万人,万人再扩充成了十万人,十万甲士,前面站了一溜杀气腾腾的红甲大将。

    寇铮亲率十万大军全速赶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