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苗毅手中星铃放下,寇铮那边已经传讯给他做了叮嘱,示意他先不要乱来,尽量先保全自己等他赶到。

    斜了眼目露悻悻盯着自己不放的沧虹,苗毅不加理会,说白了,真打起来的话,他根本不把这些女人放在眼里,若不是还有利用价值,哪会跟她们纠缠,火上来了直接做掉都有可能。

    头朝阎修偏头示意了一下,阎修把妙存给提了出来,解除了妙存身上的禁制。

    禁制一除,妙存霍然睁开双眼,眼神时而凶悍,时而柔弱,脸上更是各种喜怒哀乐情绪交织,整个人哆嗦抱头,情难自禁,俨然已经难以左右自己。

    苗毅微微摇头,阎修只好又出手将妙存给制住了。

    不是苗毅化解不了妙存身上的七情六欲,而是不能出手相救,救了反而可能给自己惹来麻烦,以修行功法化解对方体内的七情六欲可不是一般火性功法能做到的,容易惹人怀疑。

    他和阎修为何没有受七情六欲的影响好解释,大不了说他苗毅已经先以火性功法护住了二人,一时情急没能顾得上妙存,而妙存那个状态下估计也搞不明白状况。

    所以妙存要救治也不是由他来救治,这也是和沧虹等人耗上的原因。

    沧虹等人见一个女僧人落在了二人的手中,一个个面露愤愤之色,沧虹喝道:“为何抓我佛门中人?”

    苗毅斜睨道:“人都被绑起来,嘴还不老实,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你”沧虹怒了,有想甩脱束缚冲上去找苗毅拼命的感觉。

    “虹师姐。”沧洛拉了她一下,示意目前的状况你不好再多做什么,自己接话出声道:“牛总镇,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苗毅反问:“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们心知肚明,何必在这里装什么糊涂。一看”

    沧洛严肃:“贫僧等人怎么会知道”话没说完一愣。

    阎修将妙存收了起来,又扯出了狼狈不堪的允明,对允明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砸在了地上,并对苗毅传音道:“没有从他身上找到任何能证明其身份的东西。”

    才刚见了个被抓的女僧人,这又见着了一个男僧人,而且还更惨的样子。沧虹等师姐妹们一个个脸浮怒容,现这牛有德仗着寇天王的背景简直太不把佛门中人当人了,天庭中人有什么资格跑到极乐界来撒野!

    更令罗刹门僧徒恼羞成怒的是,苗毅竟然一脚踩在了允明的胸口,将其死死踩在了地上。

    “牛总镇。极乐界不是你们天庭能随意撒野的地方,别以为你是寇天王的女婿就能为所欲为!”

    这次连沧洛也忍不住了火,很是出言不逊地警告了一声。

    苗毅懒得理她,唰一声拉出宝剑在手,剑锋摩挲在了允明的脸上,淡然道:“说!为何设下陷阱刺杀我?”

    此话一出,罗刹门上下等人脸上的愤怒之色瞬间一僵,刺杀?这僧人刺杀牛有德?刺杀寇天王的女婿?这怎么可能?

    允明倒是一脸视死如归的淡淡笑意,“落在你手中,贫僧就没指望能活下去。何必多此一举。”

    他知道自己这次压根没任何活路,不管是天庭那边还是极乐界这边都会把他给处置了以儆效尤,不抱任何侥幸。

    剑尖缓缓在允明脸上如绣花一般刻出血痕,苗毅漠然道:“到了这个地步嘴硬下去还有意义吗?我听那慧林星的百六临死前喊你们当中一人为‘允光’,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想必百六不会骗我,有这个名字在,你认为我还查不出你是谁吗?你已经落在了我的手上,难道还认为我查不出你的来历吗?”

    允明淡笑:“既然如此,那就去查好了。一何必费这口舌,贫僧自知没了活路,给个痛快吧。”

    苗毅:“这就是关键所在,你让我心里不舒服。我就能让你生不如死,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不想试试看?”剑锋悬在了他的眼球上方,随时要刺下的样子。

    允明突然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忽又问道:“你说话能算话吗?”

    任谁都听出他口气松动了,倒不是什么怕不怕死的原因。而是他转念一想,觉得已经没有了再隐瞒的必要,五龙珠都落在了对方的手上,他的来历根本不难查出,师门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只怕师傅联系不上自己已经他拖到现在再开口,已经算是给师门争取了时间,算是仁至义尽了,再为这个受罪不值得。而且他心中也有恨意,若不是嬴家逼迫,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他倒是希望寇家能让嬴家不自在。

    苗毅:“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给你个痛快。”

    允明:“你想知道什么?”

    苗毅:“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谋害于我?”

    允明:“多力罗汉亲传弟子,奉师命度你。”

    此话一出,罗刹门上下一个个心惊不已,极乐界竟然真的有人要刺杀寇天王的女婿,暗执此事的竟然是堂堂罗汉。

    “多力罗汉?”苗毅皱眉思索了一会儿,问道:“我和你师傅有仇吗?”

    允明:“你和我师傅没仇,却和嬴家有仇,蓝夜菩萨法会之际,嬴家子弟嬴阳授意师傅对你下手,师傅本不答应,然师尊在天街暗中经营的产业落了把柄在嬴家手上,嬴家以此要挟之下,师尊才不得不踏出了这一步,派了我们师兄弟五人一路尾随于你伺机下手,后面的你都看到了。”

    又是嬴家?苗毅心中腾地升起一股怒火,记住了‘嬴阳’这个名字。

    其实他之前就隐隐怀疑和天庭那几位大佬脱不了关系,他在天庭那边几乎没和佛门中人打过交道,和极乐界这边真的没仇,又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佛门中人犯不着跟他苗毅过不去,傻子也知道动了他之后一旦露馅的后果,不能对这边施加相当压力的人也无法驱使这边的人去冒这个险。

    得到的这个答案只能说是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测,当然,他也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也有可能是挑拨离间。

    苗毅:“慧林门也参与进了这件事?”

    “此事和慧林门无关,有关也只是和百六个人有关”允明也不隐瞒,竹筒倒豆子般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罗刹门上下正听得唏嘘不已之际,苗毅忽然又挥剑指向了她们,“那她们呢?她们和你们也是一伙的吗?”

    他故意泼脏水先是想让罗刹门明白这真的是一场误会,其次也是想恶心一下这帮女人。还有个目的,想试试允明是不是破罐子破摔在故意乱咬。

    罗刹门众闻言一愣。

    幸好允明费力扭头看了眼后,帮她们撇清了,“贫僧不认识她们,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不过极乐界能如此装扮的佛门弟子怕是没有第二家,倒像是罗刹门弟子中的天魔女一脉。”

    罗刹门众人顿时松了口气,这真要卷进了刺杀寇天王女婿的事情里面,一旦被证人一口咬定了,那麻烦可就大了,没牵连也能把你给审问个死去活来,不死也要脱层皮。

    苗毅再次确认,“真不是和你们一伙的?那她们为何对我图谋不轨?”

    对面的沧洛立刻大声道:“牛总镇,我们为何困住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跟这人没有任何关系。”

    苗毅:“有没有关系你们说的不算,要等查过了才知道。”

    他这话也没错,堵的罗刹门众人无话可说。

    允明倒是有话说,“我知道的就这些,牛施主能兑现承诺吗?”

    “我说话算话!”

    苗毅淡淡一声,看都没看他,手起剑落,长剑直直插了下去,噗一声,刺入了允明的眉心,贯穿了头颅。

    长剑连人一起钉在了地上。

    瞪大了眼睛的允明似乎也没意料到苗毅竟能如此干脆,身体抽搐着渐渐没了动静,脑袋下面鲜血淌出。

    苗毅踩在他胸口的脚挪开了,握着剑柄的手也松开了。

    若问他为何如此干脆,因为允明是亲眼看见了阎修施展阴魂通阳诀的人,也许允明不认识阴魂通阳诀,可一定有人知道,所以他不会让允明落到别人手中说出不该说的话来,就这么简单。

    罗刹门众人在极乐界也听说过牛有德的果狠,听说在天街将一群权贵家的人给杀的血流成河,今天算是让她们领略到了什么叫做名不虚传,这突兀一剑就可见一斑。

    亲眼见了这一场,现在罗刹门众人都怀疑了起来,这可能真是一场误会,这牛有德正在躲避追杀,哪有心思跑毒星去采集梦陀罗,真嫌犯搞不好已经借机跑了,却被他们碰巧撞上了这一位。

    但唯独沧虹银牙咬唇盯着苗毅,不肯将怀疑目标转移。

    苗毅再次摸出了星铃联系寇铮,将这边讯问出的情况告知。

    寇铮尚在赶来的途中,获知情况后立刻和寇天王那边做了通报,寇天王又立刻联系极乐界这边,要求抓捕多力罗汉。

    极乐界这边闻讯亦相当震惊,竟然有罗汉卷入了此事,惊动了佛主,灵山那边直接下达佛旨抓人。(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76章    执罚神帝?

    放逐空间?

    吕重双眼一亮,“你的意思是那空明神飞升的不是神界,而……而是放逐空间?”

    “哈哈,不错!”

    见吕重终于想起,剐龙刀的刀灵在他的意识海大笑起来,“这空明神简直绝了,当年他的空间圣道的确修炼到了极致。↑,.想要强行破开仙神通道。结果,错识地挤入了混沌中的[放逐空间],哈哈,现在想来都是那么好笑……”

    “他为什么能挤入执罚神帝的放逐空间?那个放逐空间不是连三阶神将都无法破开其空间么?”吕重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如果一个区区一阶神人就能挤开放逐空间,那么,可就危险了。

    毕竟,现在这放逐空间已被[大寂灭珠]给吞入其内部,万一这三阶神将冲出放逐空间,对大寂灭珠内部空间的生灵特别是虫族大军会有极大的威胁。

    剐龙刀正处于吕重的意识海,对于吕重开放的意识波动,它自然感应得到,也明白他的担心,不由有些嘻嘻哈哈:“嘻嘻,主人不用担心。放逐空间只能进,不能出。最主要的是,收入的圣人、圣尊、神人,都是罪孽深重之人。您以为当年空明神为何会误入[放逐空间]?”

    不等吕重答话,它便自顾自地解说:“那空明神的神性可不是被神雷改造而转化的,它为了提升自己的神性,却是利用一种传自神界的神性合成之法,用抽取大道、融合大道相配合,从超过五十位圣尊的身上抽取了元神,才合成了一种比神识弱,却比顶级圣识强的伪神识,借此伪神识之助,不停滋润肉身,让身体也得到质的提升,产生神性。只不过。人作事,天在看……”

    说到这里,剐龙刀的刀灵微微停顿了一下,嘘唏一声。摇了摇头:“在他兴致勃勃准备破空飞升之时,却不知道,因为执罚神帝的放逐空间正在附近的混沌中,他强行破空,其罪孽之躯。立时被[放逐空间]感应。结果……”

    “他还在放逐空间?”吕重突然一问。

    剐龙刀微微摇头,“不,当年在放逐空间这小子也极为放肆、大胆。想利用放逐空间的圣尊、神人进一步凝聚神性,从而去伪存真。结果触动了刑罚条例,被我一刀给斩了!因为这家伙是最近一亿年才闯入[放逐空间]的,所以,我才有点记忆。”

    “被你斩杀了?”吕重顿时无语。

    敢情这个让无数圣尊顶礼膜拜的空明神,居然被自己新得不久的剐龙刀斩了。

    不过吕重想到在放逐空间,这剐龙刀曾斩杀的神龙尸体,也不由苦笑。

    这等牛逼的存在。要斩杀一区区一阶神人自然不会费多大的力。

    只是,明明大家现在都在这空明神“证”神飞升之地,拼命去感悟对方的道。

    结果,这人居然是一个伪神,伪飞升者?

    这让吕重也是哭笑不得。

    而要是让其他人知道,这个大家眼中的最后一位飞升神界的空明神,其实不是那么伟大,而是误入了执罚神帝的关押犯人的特殊空间。

    不知会有什么想法。

    这可能只有[天蓬元帅]误入猪胎这事有得一比。

    “悲了个推的!可怜的家伙!”吕重顿时觉得有些喜感。

    这空明神要是在当时知道他不会飞升神界,而是误入一个“监狱”的话,想必他的脸色会非常精彩。

    有了剐龙刀的解说。吕重顿时对[空明神]留下的感悟没有了任何想法。

    似乎感应到了吕重的想法,剐龙刀突然传音:“主人,这空明神虽然是一个伪神,但是他的空间圣道的确已修炼到极点。几乎临门一脚就能达到神纹境界。对您也有点好处,不知您需要不需要?”

    巅峰的空间圣道?

    吕重也是心里一动,虽说他也认为别人的大道是别人的,最好还是走自己的“道”为妙。

    不过,他的空间大道最近迟迟没有进步。还是中品巅峰境界。

    如果能吸收这空明神对空间的感悟,他的空间圣纹绝对可以再次提升。

    那样的话。千年之后,对战速度性的创世光尊,吕重也就会多出一份保险。

    想了想,吕重道:“废话,如果能得到他的空间感悟,我当然想要了。只不过,我也不知道如何得到他的道……”

    “哈哈,主人,你是谦虚了,有大姐大在,你要得到空明神那厮的空间感悟,绝对是小菜一碟……”

    剐龙刀刀灵放肆的笑声响起,吕重也不见怪,相反,心里也是多了一丝由衷的开心。

    “对了,小刀,如今执罚神帝早已损落,那岂不表明新的执罚神帝不就位,下界就再无人飞升?”吕重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也不是如此!”刀灵摇了摇头,“你的师尊说的对,还有‘以力证道’强行破空这方法可行。不过,这种方法困难到了极点。而第二种方法是神界天雷的洗礼!”

    “可你不是说执罚神帝已陨落了,那么还有谁来召唤神劫天雷?给众圣尊渡劫?”吕重也有点迷糊了。

    “哈哈,不急,新的执掌神劫的人应该早就诞生了,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哈哈……”剐龙刀突然大笑,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道:“不说了,我还要修炼,闪了……”说完就急不可待地消失,再也不与吕重交流。

    “神神道道的!”吕重微微嘀咕一句,心中的某一种担心也突然消失。

    ……

    与剐龙刀的刀灵看上去交流了许久,不过这意识的交流极快,只是一瞬间罢了。

    而切断了与剐龙刀刀灵的交流,吕重回过神来,发现鸿钧道祖、太上、原始、通天、女娲、接引、准提等人个个都是沉思着,不由又多了一份笑意。

    “好了,师尊,诸位师兄、师姐,大家就不要再关注这个话题了。即来之,则安之,我们是来感悟寻道的,何必在乎空明神究竟是怎么飞升的……”

    吕重一脸带笑,却并不想把空明神只是伪神,伪飞升这事给曝光出去。

    一者,容易给众人造成心理上的压力。

    二者,他也怕师尊与众圣询问他是怎么知道空明神是伪神、伪飞升者。

    三者,他也不想暴露出三百亿年来无圣尊成功证道飞升神界的大秘密。因为这秘密一旦暴露,会引起天大的暴乱。(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