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执罚神帝?

    放逐空间?

    吕重双眼一亮,“你的意思是那空明神飞升的不是神界,而……而是放逐空间?”

    “哈哈,不错!”

    见吕重终于想起,剐龙刀的刀灵在他的意识海大笑起来,“这空明神简直绝了,当年他的空间圣道的确修炼到了极致。↑,.想要强行破开仙神通道。结果,错识地挤入了混沌中的[放逐空间],哈哈,现在想来都是那么好笑……”

    “他为什么能挤入执罚神帝的放逐空间?那个放逐空间不是连三阶神将都无法破开其空间么?”吕重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如果一个区区一阶神人就能挤开放逐空间,那么,可就危险了。

    毕竟,现在这放逐空间已被[大寂灭珠]给吞入其内部,万一这三阶神将冲出放逐空间,对大寂灭珠内部空间的生灵特别是虫族大军会有极大的威胁。

    剐龙刀正处于吕重的意识海,对于吕重开放的意识波动,它自然感应得到,也明白他的担心,不由有些嘻嘻哈哈:“嘻嘻,主人不用担心。放逐空间只能进,不能出。最主要的是,收入的圣人、圣尊、神人,都是罪孽深重之人。您以为当年空明神为何会误入[放逐空间]?”

    不等吕重答话,它便自顾自地解说:“那空明神的神性可不是被神雷改造而转化的,它为了提升自己的神性,却是利用一种传自神界的神性合成之法,用抽取大道、融合大道相配合,从超过五十位圣尊的身上抽取了元神,才合成了一种比神识弱,却比顶级圣识强的伪神识,借此伪神识之助,不停滋润肉身,让身体也得到质的提升,产生神性。只不过。人作事,天在看……”

    说到这里,剐龙刀的刀灵微微停顿了一下,嘘唏一声。摇了摇头:“在他兴致勃勃准备破空飞升之时,却不知道,因为执罚神帝的放逐空间正在附近的混沌中,他强行破空,其罪孽之躯。立时被[放逐空间]感应。结果……”

    “他还在放逐空间?”吕重突然一问。

    剐龙刀微微摇头,“不,当年在放逐空间这小子也极为放肆、大胆。想利用放逐空间的圣尊、神人进一步凝聚神性,从而去伪存真。结果触动了刑罚条例,被我一刀给斩了!因为这家伙是最近一亿年才闯入[放逐空间]的,所以,我才有点记忆。”

    “被你斩杀了?”吕重顿时无语。

    敢情这个让无数圣尊顶礼膜拜的空明神,居然被自己新得不久的剐龙刀斩了。

    不过吕重想到在放逐空间,这剐龙刀曾斩杀的神龙尸体,也不由苦笑。

    这等牛逼的存在。要斩杀一区区一阶神人自然不会费多大的力。

    只是,明明大家现在都在这空明神“证”神飞升之地,拼命去感悟对方的道。

    结果,这人居然是一个伪神,伪飞升者?

    这让吕重也是哭笑不得。

    而要是让其他人知道,这个大家眼中的最后一位飞升神界的空明神,其实不是那么伟大,而是误入了执罚神帝的关押犯人的特殊空间。

    不知会有什么想法。

    这可能只有[天蓬元帅]误入猪胎这事有得一比。

    “悲了个推的!可怜的家伙!”吕重顿时觉得有些喜感。

    这空明神要是在当时知道他不会飞升神界,而是误入一个“监狱”的话,想必他的脸色会非常精彩。

    有了剐龙刀的解说。吕重顿时对[空明神]留下的感悟没有了任何想法。

    似乎感应到了吕重的想法,剐龙刀突然传音:“主人,这空明神虽然是一个伪神,但是他的空间圣道的确已修炼到极点。几乎临门一脚就能达到神纹境界。对您也有点好处,不知您需要不需要?”

    巅峰的空间圣道?

    吕重也是心里一动,虽说他也认为别人的大道是别人的,最好还是走自己的“道”为妙。

    不过,他的空间大道最近迟迟没有进步。还是中品巅峰境界。

    如果能吸收这空明神对空间的感悟,他的空间圣纹绝对可以再次提升。

    那样的话。千年之后,对战速度性的创世光尊,吕重也就会多出一份保险。

    想了想,吕重道:“废话,如果能得到他的空间感悟,我当然想要了。只不过,我也不知道如何得到他的道……”

    “哈哈,主人,你是谦虚了,有大姐大在,你要得到空明神那厮的空间感悟,绝对是小菜一碟……”

    剐龙刀刀灵放肆的笑声响起,吕重也不见怪,相反,心里也是多了一丝由衷的开心。

    “对了,小刀,如今执罚神帝早已损落,那岂不表明新的执罚神帝不就位,下界就再无人飞升?”吕重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也不是如此!”刀灵摇了摇头,“你的师尊说的对,还有‘以力证道’强行破空这方法可行。不过,这种方法困难到了极点。而第二种方法是神界天雷的洗礼!”

    “可你不是说执罚神帝已陨落了,那么还有谁来召唤神劫天雷?给众圣尊渡劫?”吕重也有点迷糊了。

    “哈哈,不急,新的执掌神劫的人应该早就诞生了,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哈哈……”剐龙刀突然大笑,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道:“不说了,我还要修炼,闪了……”说完就急不可待地消失,再也不与吕重交流。

    “神神道道的!”吕重微微嘀咕一句,心中的某一种担心也突然消失。

    ……

    与剐龙刀的刀灵看上去交流了许久,不过这意识的交流极快,只是一瞬间罢了。

    而切断了与剐龙刀刀灵的交流,吕重回过神来,发现鸿钧道祖、太上、原始、通天、女娲、接引、准提等人个个都是沉思着,不由又多了一份笑意。

    “好了,师尊,诸位师兄、师姐,大家就不要再关注这个话题了。即来之,则安之,我们是来感悟寻道的,何必在乎空明神究竟是怎么飞升的……”

    吕重一脸带笑,却并不想把空明神只是伪神,伪飞升这事给曝光出去。

    一者,容易给众人造成心理上的压力。

    二者,他也怕师尊与众圣询问他是怎么知道空明神是伪神、伪飞升者。

    三者,他也不想暴露出三百亿年来无圣尊成功证道飞升神界的大秘密。因为这秘密一旦暴露,会引起天大的暴乱。(未完待续。)

第一六三四章 毒星采药人    他之前只是有点怀疑地下的藏宝点和南无门有关,毕竟那地下空间的佛门风格太明显了,加之‘卍’字符号,谁想关联竟然如此明显,大老远绕了一圈,藏宝点竟然就在南无门遗址的下面深埋。

    苗毅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那地下空间就是南无门的遗产。

    由此他也能肯定藏宝人和南无门之间似乎有什么关系,否则为何不让拿那笔唾手可得的巨大财富,南无门已经覆灭这么多年,哪还有什么主人,却非要经过主人同意才可拿,藏宝人对南无门的尊敬显而易见,只是这其中关系究竟是怎么回事实在让人费解,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清楚。

    如今再品味‘南无遗殇中’那句话,还真是别有深意,感怀意味颇深呐。

    “什么人?”

    一声娇喝响起,三条人影掠来,正是虹、洛、雨三人。

    之前三人一路追查苗毅而去,却没有找到苗毅的人影,谁知到处找了遍返回此地居然又撞见了。

    苗毅回过神来,一瞅三人的装束便知是采集梦陀罗的人,搞不清这些人的来历,不想跟这些人发生什么冲突,加之东西已经到手,二话不说,闪身冲天起,直破苍穹而去。

    “站住!”

    三人连连娇喝,穷追不舍不说,还迅速摸出星铃联系其他同门。

    很快,毒星各地又冒出二十余人,紧急赶来,陆续破苍穹而去。

    身在星空疾驰的苗毅不时回头查看,有点火大,自己也没有招惹这些人,无缘无故追着自己不放干嘛?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人的修为似乎和自己差不多,追赶速度差不离,他有动手的冲动。

    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这么做,朝阎修藏身的地方飞去。同时摸出了星铃联系阎修。

    一闯入阎修藏身星体的山峦之间,苗毅迅速闪身隐没于其中。

    虹、洛、雨三人穷追不舍,正要冲向苗毅消失的地方搜查,突然一道人影从下闪出。横空拦住三人,喝道:“什么人?”正是阎修。

    三人紧急悬停,上下打量阎修,而阎修的长相自然是不讨人喜欢的,不过见阎修居然是俗家装扮。虹师姐沉声道:“你们两个速去搜查。”

    洛师妹和雨师妹正要闪身而去,谁知苗毅已经主动现身闪来,喝斥道:“来者何人?”

    当然,那裹在身上的黑布已经除掉了,露出了真容。

    阎修略露恭敬神色,退回到上来的苗毅身边,回:“大人,看来是避不开了,这些人不杀了我们怕是不会罢手的。”

    虹、洛、雨三人看了看苗毅的来向,又听到‘大人’的称呼。正惊疑不定欲喝叱,谁想苗毅已经怒声道:“好!既然摆脱不了,那就拼个鱼死网破好了,鬼市总镇牛有德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挥手捞出了逆鳞枪怒指三人。

    鬼市总镇牛有德?这人就是牛有德?虹、洛、雨三人瞬间有点懵,有点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

    虹师姐有点愣怔道:“你就是天庭那边的鬼市总镇牛有德?”

    苗毅枪指冷笑,“何必明知故问,从慧林星追杀至此,不就是想取牛某性命么?尽管放马过来!”

    什么从慧林星追杀至此?师姐妹三人面面相觑。

    也就在这时,后面又陆续有同门赶来。协助三人将苗毅和阎修围困在了中间,一个个手上捞出了三叉戟。

    虹师姐沉声道:“我不管你是谁,刚才从毒星出来的人是不是你?”

    苗毅冷笑:“什么毒星,少在这里故弄玄虚!一个个藏头缩尾见不得人吗?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虹师姐扯下了黑色套装的头套。一头秀发散开,露出了一张绝美容颜,“玉面佛座下弟子沧虹,遵佛旨于毒星采药,贫僧再问一句,刚才从毒星出来的人是不是你?”

    一群师姐妹们纷纷摘下了头套。除掉了黑色套装,露出了真容,一个个长的娇美,尤其是那穿着打扮,实在是火爆诱人,够暴露,几乎个个都露出大半个雪白胸脯和白花花的大腿,多看两眼简直令人血脉喷张,连苗毅都看的一愣,这群人的穿着比之张天笑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苗毅和阎修不禁面面相觑,有点怀疑这些女人真的是佛门中人吗?

    “玉面佛?怪不得这么大胆子!”苗毅哼哼冷笑一声,摸出了星铃,直接联系上了寇铮,求援!

    寇府,正在静室内修炼的寇铮一接到苗毅的求援,可谓大吃一惊,立刻飞奔出静室,直闯寇府内宅重地。

    寇凌虚也正在修炼中,外面拦住寇铮的唐鹤年一听是这事,也吃了一惊,不加犹豫,立马回头通报。

    寇凌虚很快从大殿内走了出来,边走下台阶,边对台阶下等候的寇铮喝道:“怎么回事?”

    寇铮拱手道:“据牛有德说,他在极乐界游历到慧林星,被慧林星一个叫百六的弟子给诱骗到了一处偏僻之地,设下了陷阱围杀,险些丧命,拼命杀出脱身后,立刻第一时间逃离慧林星,谁想逃到毒星一带,又被玉面佛座下弟子不分青红皂白给围住了,对方人多势众,形势岌岌可危,遂向家里边紧急求援!”

    寇凌虚回头看向唐鹤年,“你怎么看?”

    唐鹤年皱眉沉吟道:“慧林星到毒星好像有一段距离,他逃离慧林星时为何不向家里告知一声,非要等到现在?”复又问寇铮,“牛有德没有亮明自己的身份吗?”

    寇铮:“他说他亮明了,但是对方不肯罢手。”

    “嘿嘿!玉罗刹想干什么?当老夫是摆设吗?”寇凌虚怒极反笑,当场摸出了星铃联系玉罗刹确认,玉罗刹也就是玉面佛,他要亲自确认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

    而极乐界那边的玉罗刹一接到寇凌虚传讯也吃了一惊,自己下面怎么会干这种事情,不过听到在毒星附近也有些吃不准了,毒星采集梦陀罗刚好轮到她这边,遂让寇凌虚稍安勿躁,她这边要确认一下。

    于是围住苗毅的沧虹很快接到了师傅的询问,问她是不是和牛有德对上了?

    好快的反应?沧虹银牙咬唇盯着苗毅,才刚见苗毅放下星铃没多久,这边就惊动了师尊,看来这人还真是天庭那边的牛有德,这有关系有背景就是好。

    她有点委屈,确认真的围住了牛有德后,其师把她给怒斥了一顿不说,还让她不要乱来。

    “虹师姐…”沧洛和沧雨有些为难地将沧虹给挟制在了中间,师尊下令让她们把沧虹给控制起来,卷入了谋杀寇天王女婿的事情里面,可不是小事,事情未查明未确认沧虹有什么猫腻之前,沧虹是别想有什么自由的。

    沧虹默默咬牙垂首,任由两位师妹制住了自己,把自己给绑了。

    只是她有点委屈的想哭,明明是一片公心,却因为得罪了有权势背景的人而当众受辱。

    当然,这边提到了牛有德有可能闯进了毒星盗采梦陀罗也不是小事,围住苗毅的人在事情没有查明前也没有放过的意思。

    玉面佛得到了下面的反馈,也迅速给了寇凌虚答复。

    寇凌虚回了她一句话,你看着办!

    台阶下,见寇凌虚收了星铃,唐鹤年问道:“老爷,情况怎么样?”

    “哼!”寇凌虚冷笑道:“玉罗刹说很有可能是场误会,她下面人怀疑牛有德跑到毒星盗采梦陀罗,碰巧撞上了,这理由还真编的好,事情明显没那么简单,慧林星那边就有人设下陷阱,牛有德逃命还来不及,还能恰好和她的人撞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天庭这边哪位串通那边下黑手了!”

    唐鹤年和寇铮相视一眼,这话无疑确认牛有德的确是遇险了。

    寇铮:“看来这妹夫也不简单,那边能设下陷阱必然是笃定了能置于死地,谁想还是被妹夫逃脱了。爹,现在怎么办,我们这边一时间也无法赶到那去,牛有德会不会出事?”

    “极乐界竟然掺和到这边来了,这是想帮谁压制本王吗?玉罗刹有本事动个手脚试试看,本王让她十万年内恢复不了元气!”寇凌虚冷笑一声,冷眼斜睨唐鹤年,沉声道:“传本王军令,立刻派兵将北军管辖范围内所有和玉罗刹有关的寺庙全部控制起来,所有僧侣一律抓捕,胆敢拒捕者,杀!”

    唐鹤年问:“老爷,以什么理由发兵?”

    “随便找几个和反贼有过牵扯的人,就说有人指认他们勾结反贼!”寇凌虚轻飘飘一句话出口,却决定了无数人的命运,这就是权势。

    唐鹤年点了点头,立刻摸出星铃操办。

    寇凌虚转而又道:“老大,带足人手,你亲自去一趟极乐界,若真确认欺到咱们寇家头上来了,不需要给什么好脸色。”

    “是!”寇铮领命而去。

    此时的苗毅等人已经全部落地,周边围着的人也没散开。

    被绑了个严严实实的沧虹却不甘心,依然暗中吩咐了同门四处去搜查。

    同门回来禀报,附近没有发现任何人,也不知是不是这样耽误之下跑了,连沧洛和沧雨也怀疑是不是真的凑巧而出现了误会。

    沧虹却盯着苗毅咬牙不放,憋屈之下,她认定了那人就是苗毅。(~^~)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